【金融】投資保險公司還能賺錢麼?

7:17 投資保險公司還能賺錢麼? 來自財經第一聲

“如今,手裏沒有一個保險牌照,都不好意思見人了。”有業內人士調侃到。

 

與保險“牌照熱”形成強烈反差的,則是近年來監管層對於保險“野蠻人”的毫不客氣,前海人壽的姚振華則成為“出頭鳥”——被施以10年內禁入保險行業的處罰。

 

那麼,投資保險公司還是一門賺錢的生意嗎?


寫給保險的“三頁情書”


從動機來看,眾多資本之所以偏愛保險行業,原因無非有三。

 

一是資金通道的需要。比如前海人壽、恒大人壽等保險公司,獲得較低成本的保險資金進行資本運作。以前海人壽為例,其2014年淨利潤僅有1.32億元,2015年就飆升22倍,達到31億元。2016年,利潤繼續增長到40億元,同比增長30%。於是,這份業績也讓不少民營資本前仆後繼,希望能複製奇跡。

 

寶能投資集團董事長


二是板塊協同,多元化發展的需要。比如銀行投資保險公司工銀安盛、建信人壽、光大永明、招商信諾等,充分利用自己的渠道,肥水不流外人田,而由於背後有實力“老爹”的支持,多數都實現了正利潤。

 

三是看重保險的美好前景,從而賺取利潤。但從現實來看,能獲得持續穩定的利潤對於保險公司來說是極為不容易的,能夠持續盈利的也在少數,舍得給股東分紅的更是屈指可數。

 

但在資本逐利性的背後,則是總是羨慕別人風光滿麵,卻忘了絕大多數都在“吃糠咽菜”。

 


從保監會的數據來看,保險行業淨利潤自2013年以來,首次出現了下降。

 

2016年,保險業實現淨利潤接近2000億元,較2015年同期的2800億元大幅下降,甚至,低於2014年的2047億元。

 

至於原因,則可追溯到保監會各種監管政策的出台,比如建立起了保險行業的質詢製度,讓頭上的“緊箍咒”越戴越緊。


誰動了資本的“奶酪”?


2016年年初,麥肯錫發布了研報《中國壽險業:走向價值創造》,稱壽險公司平均每年投資回報率減去股東資金成本,真正的回報率僅有0.5%。

 

相信這份報告讓不少人都大跌眼鏡?但現實何嚐不是如此?

 


對公司披露的償付能力數據統計顯示,2016年,24家壽險公司利潤下滑超過了五成,19家公司出現了虧損,其中,富德生命人壽、長城人壽、恒大人壽、利安人壽、東吳人壽、中銀三星以及同方全球人壽等7家公司,利潤虧損均超過1億元。

 

即使是40家盈利的公司,如果把時間拉長,連續三年盈利的家數下降到28家。

 

而且,償付能力的剛性要求,對於股東們來說,也是壓力不小。由於投入的都是真金白銀,贏利反而不穩定,甚至虧損,便讓不少股東不願意繼續出資,有的不得不轉讓股權,選擇黯然離場。

 

比如2014年,大眾保險的部分股東將5.6億股以1.2億美元的價格轉讓給史帶保險,每股作價僅為1.35元,年化投資收益也在3%以下。同年,海康人壽兩大股東之一的中海石油投資,以10億元的價格,出售了其持有的海康人壽50%的全部股權,從2003年中海油投資9億元算起,這筆投資年化收益率僅為1%。

 

據不完全統計,2016年以來,已經有28家保險公司股權發生變動,其中,13家保險公司的股權變更涉及原股東完全退出。

 


除了回報壓力外,保險業曾做出了不少創新,比如曾一度被認為媲美銀行理財的萬能險。

 

2016年開門紅,則是萬能險最為“風光”的時候。當年第一季度,人身險行業原保費收入、保護投資款新增交費、投連賬戶新增交費較去年同期分別大幅增長了52%、214%和147%。

 

2017年此刻,卻換了個光景。

 

如何讓產品既“合規”,又能滿足消費者需求,變成了行業難以突破的瓶頸,如今,則遭到了監管機構的“捉妖打鼠”運動,讓曾經的市場香餑餑,似乎又回到了原點。

 

有業內高管麵對如今的市場感慨到:“萬能險都成了敏感詞,產品報備時幾乎不能出現這幾個字。 現在,都不知該怎樣設計保險產品了,就怕觸碰紅線。”

 


在監管重錘之下,激進的險企紛紛開啟保費結構調整序幕。

 

但根據統計,78家人身險公司中,有38家人身險公司保戶投資款和投連險獨立賬戶新增交費不同程度同比下降。市場關注度較高的前海人壽、安邦人壽以及君康人壽等10餘家險企,保戶投資款和投連險獨立賬戶新增交費更是同比下降超過90%。

 

而且,監管也並沒有停下腳步。

 

在去年底的《通知》中,保監會明確表示,將建立人身保險公司分級分類監管製度,保險公司經營不同類型的保險業務,應當具備相應的管理能力,符合中國保監會關於產品精算、賬戶管理、業務管理的有關規定。

 

綜上所述,如今再想進入保險行業的資本,似乎並不具有太好的未來。


原點亦是開始


但有句話說,平靜過後,轉型陣痛或將接踵而來。

 

東吳證券分析師丁文韜表示,過去5年,大量“資產驅動型”中小民營保險,通過高收益萬能和現價產品迅速做大資產規模,負債端金成本很高,直接麵臨利差損風險,未來,行業主動降低負債成本是大勢所趨。

 


而中產消費升級、政府社會保障缺口帶來的保障需求爆發,人身險行業更可以通過儲蓄型保險、保險資管產品、企業年金以及未來的個稅遞延型養老險等方式,來參加金融體係蛋糕的重新劃分。

 

所以,任何時代都不卻機遇,保險行業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