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戰真相:中國出手實在太狠,美國狂吐血

大道至簡,金融戰並不複雜。道理和在縣城開一個賭場一樣。容我慢慢道來~


首先提個問題?誰能開賭場?誰敢開賭場?


聯合國安理會幾大流氓誰不想開?


但是,賭場目前暫時隻有一家~美帝國賭場。靠什麼開賭場?美元做籌碼,航空母艦看場子。


世界上各國就成了牌手,換籌碼玩牌局。小國弱國就算了,當個服務員看別人打牌就行了,有些人連進賭場看人打牌的資格都沒有,比如金3。


冷戰結束,美帝一超獨大。想從良了,發現靠街頭火拚(戰爭)來錢還沒開賭場快(所謂的金融)。而且街頭火拚吃相太難看,注意紳士風度,咳咳~


話說美帝不搞街頭火拚從良後,在地球村開了個美帝國賭場。歡迎各村捧場,規則隻有一個:賭場規則我來定,其他免談。


朝.鮮,古巴,伊蘭,甚至兔子(軍迷網友都喜歡用兔子代指中國)等好青年門口去看了一看,老子不粘黃.賭.毒。


話說美帝賭場開張那天,優惠又打折,包吃包住,晚上還送夜宵。尼瑪那個人山人海,彩旗飄飄。各村民蜂擁而入,都想來點快錢。勞動致富?爬一邊去。


大廳裏麻將桌擺了幾十桌都不夠坐,旁邊看熱鬧的也不少。包房裏也是滿的。


哪些都來賭了?“民.主.自.由”的“西方紳士”和石油中東土牛暴發戶等,日本倭寇也不例外,亞洲幾小龍都跑去了。


第一局牌打完後,全場TMD傻眼了,麻將桌上五顏六色,花花綠綠,亂七八糟一堆紙片。有英鎊、法郎、馬克、日元、港幣、尼瑪還有節操沒,甚至越南盾,非洲的紙幣也跑來了,整個賭場亂哄哄。


英國不幹了:“老子放炮出一英鎊,你小日本放炮給我一日元。”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來者都是客”。美帝發話了:這樣,你們打牌錢先拿我的籌碼(美元)打,最後在結賬。不過,我要抽點“水錢”哈,還有,籌碼兌換規則我來定哈,1籌碼等於X英鎊,等於Y日元,等於Z馬克。啥?不服兌換規則,出去!今後沒有籌碼不準來賭場玩,一遍涼快去。老子的賭場不認英幣也不認日幣,更別來蘿卜和盾牌了。


各位看官看出門道沒?想玩牌,先買籌碼(美元),於是“彙率”出現了(籌碼兌換規則)。


就是這個——籌碼兌換規則我來定哈,1籌碼等於X英鎊,等於Y日元,等於Z馬克



話說賭場開業運營後,美國當老板的不用說了,西方老牌資本主義大國都大發了,日本倭寇也回光返照了,亞洲四小龍牛逼了,連鼻屎國新加坡都贏錢了。兔子還在埋頭辛苦搞搬運,搞地球裝修,一晃30年過去了。


話說全球參賭不務正業後,歐洲國家德國、法國、英國、意大利等等賭徒一看,開賭場真TMD賺錢,要不我們不搞工廠了,那個真TMD髒累苦活,給兔子和亞非拉去搞吧。我們也開個賭場,籌碼統一用歐元如何,大家一聽,好,就TMD這樣幹!


規劃設計中的歐盟賭場裝修漂亮,設施豪華,服務還行。一幫牌友也準備跑去新賭場打麻將了,還有空調吹。


我靠!比美帝的安逸、舒服、爽!


美夢快要成真。賭場被砸了!科索沃戰爭爆發,尼瑪的,不怕的盡管去炮火中打麻將!於是乎,大家乖乖回美帝大賭場繼續窮賭濫賭。


兔子其實想賭,賭不得,為什麼?幾千年的曆史,尼瑪我們古代發明賭場的時候,你西方猴子還在擊劍鬥毆呢。


那麼,人家規矩是美帝定的,沒法,人民幣不認!兔子其實曾經喊香港牌手進去賭了幾把,吃了些甜頭的,什麼是一國兩製?你不讓老子賭,老子派兒子來賭。


小賭怡情,大賭傷身,濫賭敗家......


賭場開了這麼久,別問我哪些贏大錢了?除了賭場老板可以“抽水錢”輸贏通吃外,其他的幾大西方老牌手,水平高還出老千,他們不贏誰贏?贏小錢的是哪些呢?歐洲一些小國、亞洲新加坡,韓國之流的等,因為在賭場聽話可以分點紅錢,吃點狗骨頭,日子也算有滋有味。


那麼誰輸錢了?反正首先冤大頭首先是尼瑪家裏富得流油的中東土牛,然後家有金山銀山抵押的,然後是有天然氣的,有樹木森林的,你們不輸誰輸?



印度阿三哥呢?他怎麼了?他啊,沒怎麼贏錢也沒怎麼輸錢,人家還真是小賭怡情,沒把主業放在賭博上,靠勞動致富也養活了10億人口,這點得承認。


看官最關心的兔子怎麼辦?其實兔子心裏那個癢啊,尼瑪都說小賭怡情,大賭傷身,濫賭敗家......老.子是被禁賭傷心啊!


先不說兔子,先說說北極熊。


蘇聯自從被美帝解體後,留下大兒子北極熊。熊大眼裏看著美帝國賭場開的紅紅火火,那個恨,那個悔啊。然後手裏磨刀霍霍,口裏喃喃自語,“老子曾經也開過賭場,老子曾經也開過賭場。”似曾相識?似曾聽過?對!隔壁阿Q也經常說:“老子祖上也曾富過”。但是,隔壁還是那個隔壁,但是阿Q已經不在,兔子橫空出世,燕雀安知鴻鵠之誌!


美帝國賭場規則:


1、衣冠不整禁止入內


(尼瑪好含蓄——直接點嘛,沒錢不準進來,你看,南韓能進來賭,北韓就不行)


2、禁止帶刀槍入內


(尼瑪好智慧——美帝也怕被劫場子!這不,抗美援朝,薩達姆的入侵科威特,還有那個卡紮菲,都是砸場子,壞了賭場規矩嘛)


咋辦,兔子手癢癢,心癢癢。忍!


——深挖洞,廣積糧。搞了30年,搭建起了工業基礎和農業基礎,吃飯不是問題了,彈彈也硬了,沒人敢來搶劫。尼瑪問題出來了,雖然別人不敢來搶了,但是我解放全人類的目標要實現,猴年馬月啊。不行,得換個思路,換個辦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得融入國際社會。——改革吧,開放了,韜光養晦,共同開發。


美帝和西方牌手一看樂嗬了,快來看啊,兔子也穿西裝了!


終於,兔子改開後,穿上西裝混進賭場了。進去一看傻眼了,尼瑪開始以為世界是我們的,敵人被包圍了,結果是我們被隔離了。所以,進去後加倍低調,從不坐上麻將桌賭錢。隻給各牌手端茶送水,送盒飯,送衣服。連小賭徒都可以把兔子呼來喚去,我們當貴賓服務。


小日本,南棒子,菲律賓一看樂嗬了,兔子也就一賭場服務員了。


還是那句話——燕雀安知鴻鵠之誌!


兔子進去後,一邊繼續端茶送水,刷盤子掃地,一邊看中東土牛怎麼敗家,看非洲怎麼被挖坑,看美洲怎麼陷泥塘,看小日本怎麼被剪羊毛,看東南亞各賭徒怎麼被出老千爆毆。牌技無師自通,籌碼也越積越多?什麼,看官沒看錯吧?兔子籌碼越積越多,怎麼回事?


老子辛苦給眾賭徒端茶送水,刷盤子掃地,送蛋炒飯,捶背按摩一個一個籌來的。


兔子安排服務員混進賭場後,家裏一刻也沒歇著。


這不,今天某土牛贏錢了要出去娛樂一下,哦,來嘛,我們特區有卡拉OK。


明天某大款贏錢了要來旅遊一趟,哦,來嘛,我們這景區多。


後天某小妞贏錢了要請保鏢,哦,來嘛,我們會功夫。


N天美國老板也整高興了,幹脆我把工廠建設到你們那兒吧,哦,來嘛,我們這空地多。


全世界都在嘲笑兔子,全世界都在娛樂兔子。尼瑪世界工廠,人傻......


兔子也不搭理,TMD你說球你的,罵球你的,老子隻管埋頭賺籌碼(這就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最牛逼武林高手是誰?掃地僧!


兔子就是這賭場最低調的角色,沒有之一!低調得家裏賺的GDP怎麼超亞洲四小龍,怎麼超歐洲老牌帝國,怎麼超過小日本,大家都沒太多感覺。低調得手握賭場籌碼(美元債權)數萬億還被呆灣說老子吃不起茶葉蛋。哎!



不過,懷孕久了肚子還是要大,武功強了總得暴露。


怎麼暴露的呢?


敗家子中東土牛除了賣油,賭得生活不能自理,全靠買,汽車飛機,坦克大炮,衣服玩具,手機手表~我靠,除了賭尼瑪還能幹什麼?!這些東西,居然兔子都能提供,量大份足,童叟無欺。


好嘛,今後經常拿石油換點吃喝拉撒睡和防身的雞雞蛋蛋~哦,打錯字了,是飛機導彈。


後來最搞笑的是兩伊戰爭,雙方炮彈上居然都有“賣得贏china的”標記。


其實除了中東敗家賭徒,歐洲老牌也賭得老眼昏花,因為天天總是贏錢,人家也樂意賭。但是家裏的工廠農場還繼續開不?


兔子說,哎呀,這些苦差事那是你們這些貴族做的哦,來我們這開分廠,我們這裏人多,人傻,力氣大。然後,兔子學會了汽車,高鐵,然後就沒有什麼然後了~尼瑪你會的我都會了,你不會的我也會了。哦,對了,老祖宗教的嫦娥奔月我也回憶起來了。


然後是倭寇,就那點電子產品優勢~其實我一直在迷茫倭寇的這個優點怎麼來的?哦!A.V業發達。需要拍照攝像~


韓國呢?整容能整出強國?我表示同情。



兔子掃地僧一直在仔細觀察賭場老板的運作模式,同時也在觀察著各位賭徒的特點和優缺點。不斷地開展統一戰線工作:


針對土牛,兔子就賣飛機大炮給他們防身。


針對老牌帝國,兔子通過市場換技術撕開口子。


針對鄰居,兔子堅持以鄰為壑,你們去賭博可以,回家後不要亂來影響老子後院。


針對亞非拉窮賭徒,兔子苦口婆心,力勸賭海無邊,回頭是岸。回哪兒?當然回來和我一起刷盤子洗碗掃地,種菜養豬,先把第一第二產業做起來,否則吃喝都不保你賭個球啊。永遠當長工的命!


有些被兔子勸說回頭是岸的村民不耐煩了,問兔子:為什麼鼻屎大的新加坡都賭贏了,你勸我們不賭。還有,你剛收回的兒子香港也賭,咋講?


新加坡?你不看看哪兒是誰的碼頭,那個馬六甲海峽真以為是他的?他就是聽話而已,賭場老板給他個好的停車停船位,收點過路費。


香港?老子不給他龜兒子輸血,都不知道死幾回了!


還有小日本,錢贏了想跑路,被賭場老板打來跪起,簽了個廣場協議,現在除了衝我犬吠,還能幹啥?


韓國,做點手機賺了點錢,為啥?是方便賭場老板和賭徒們打牌約角子聯係。


歐洲牌手?他們造點飛機,汽車,輪船也是為了打牌方便。


中東土牛不講了,你們都知道,富二代,有油田。


尼瑪的你們窮二代,靠什麼打牌?跟我混吧,幹點苦力活,填飽肚子,穿好點再說了。


就這樣,一幫小夥伴被兔子慢慢統戰了。


另一幫不信邪的小夥伴不聽勸告,非要去賭,結果內褲都輸沒了,跑回來哭哭啼啼找兔子。


兔子沒轍,誰TMD我的理想是解放全人類呢,我不出手幫忙誰幫?


慢慢地,靠兔子周邊混的小夥伴越來越多了。小夥伴們經常請教兔子,沒見你麻將桌上打啥牌,怎麼存了這麼多籌碼呢?


老子靠勞動致富,啥子行當賺錢我幹啥?賭徒需要什麼我提供什麼!舉個例子:


賭徒要吃飯不?要!我開餐館!


賭徒要睡覺不?要!我開賓館!


賭徒要娛樂不?要!我開卡拉OK!


賭徒要穿西裝不?要!我開服裝廠!


賭徒要旅遊不?要!我開高鐵!


賭徒要買禮物送情人不?要!我開小商品批發城!


萬一你沒有賣的咋整?老子山寨!


您不怕被告侵犯專利嗎?


他們來咬我啊!


兔子手裏有餘錢了,籌碼越積越多,慢慢地也開始學“壞”了。隻要一看到某某土牛牌桌上沒籌碼了,兔子馬上跑去上門服務,我放水,借錢給你賭,甚至送錢給你賭。


什麼?我沒聽錯吧。


沒錯,送錢就稱為“國際援助”,放水稱為“國際信貸”。沒錢還咋辦?


有油嗎?有!哦,你看著辦。


有礦嗎?有!哦,你看著辦。


有米嗎?有!哦,你看著辦。


實在啥也沒有呢?沒關係,交個盆友嘛!今後再說~哦,對了,不準和我大兒子台灣亂搞關係哈!


話說兔子在外麵存了數萬億籌碼美元,家裏的小夥伴鬧情緒了,把哪些籌碼兌現(減持美元)拿來修房子嘛,扶貧嘛,教育嘛,搞醫療嘛。


兔子高層思考了一下,暫時兌現不了,會導致賭場老板要和我們火並,上次歐盟,小日本想兌現跑路都被修理了。大家辛苦辛苦,堅持堅持,我們還不富裕,我們還要發揚艱苦奮鬥的作風,我們還要好十年才能“全麵建成小康社會”。關鍵是我們的航母還沒全部出來!



賭場開成這樣子,有兩人最開心:


1.不說了,首先一定是賭場老板美帝。坐收水錢,享受生活。


2.其次是掃地僧兔子。眼看全球參賭,眾賭徒生活不能自理。真是不怕輸得苦,就怕斷了賭。放眼全球,中低端生活必須品,誰TMD能“賣得贏china”。


就連賭場老板對兔子也是刮目相看,不敢直接過分得罪這個掃地僧。還經常來忽悠兔子,來嘛,我們搞基2(中美共治G2)!你別說,這條件還真TMD有點意思。


但是,我們平頭老百姓覺得就要參股美帝國賭場該慶賀高興的時候,噶的一聲被老大叫停了!


太平洋足夠寬,滾一邊去。


老大一聲“太平洋足夠寬,滾一邊去。”敲醒了想搞基2的。


立正,稍息!


向左向右看齊,齊步走!


我沒看錯吧?向左向右看齊?


給大夥翻譯一下:“堅持道路自信,不向左走老路,更不向右走邪路。堅持堂堂正正向前走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


怎麼走?向前走!老大,您給指條路?咱不摸石頭過河了?


賭場老板走的啥子路最厲害?


海路,空路,太空路,他們擅長走的路我們都要走,他們沒有走過的路我們也要走!


您說的海路,空路,太空路我都懂,啥路賭場老板沒走過呢?陸路~高鐵路!


於是乎,一帶一路橫空出世!


看到祖國這麼流氓,我也是放心了。


話說賭場老板美帝經營賭場這麼多年,從沒遇到過兔子這樣的牌手。尼瑪,他基本上就不親自在麻將桌上打牌。但賭場的江湖上總有他的傳說~


洗盤子掃地,養豬種菜,不在話下!


打火機,掏耳勺,啥都賣!


衣服,玩具,手機,電器,尼瑪沒他不能賣的。


還特別精通架橋打洞,修電站!


這些我忍!


有次買條大船說搞旅遊,結果尼瑪出來條航母!


有次說射個煙花,爆竹聲中辭舊歲,結果尼瑪搞出了北鬥!


還有最近幾年說還要去月球探親戚!


尼瑪軍艦像下餃子一樣,一碗12個!


再這樣下去,我賭場咋個開得下去哦?!

【溫馨提示】:與你共同成長,讓我們一起踏上付出之路,如果覺得對您有幫助,請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直接轉發給朋友 ,贈人玫瑰、手有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