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欠條”醫生遇尷尬,診所被查:不具備精神病診治資質

導語:

你可以收治普通病人,但不包括精神病病號。行醫數十年,曾經的“最美鄉村醫生”楊全鴻摸索出一套中醫治療精神病的路子,診所裏的幾個屋子內,堆滿了病人家屬贈送的錦旗、牌匾。

楊全鴻手中拿著配置好的瀉火藥

楊全鴻給病人量血壓

未燒盡的欠條


311日,因燒欠條一事,他重新回到大眾視野,也引起了當地相關部門的關注。314日下午,新鄉縣衛計委突查楊全鴻的診所,並下發一紙“衛生監督意見書”,要求遣返住院的相關精神病人,並立即停止超範圍診療活動。土療法曾讓楊全鴻收獲榮譽和口碑,然而,缺乏治療精神病病人的資質,讓這名從業40餘年的鄉村醫生陷入尷尬境地。

 

關於鄉村醫生楊全鴻的幾個疑問

“燒欠條”是咋回事?

幾天前,楊全鴻的一位朋友李某前去衛生所拜訪,言談之間,兩人提到了巨額欠條的事兒。

“你這要不來錢,咋辦?還不如(拿火)點了。”李某向記者描述,楊全鴻聽見後也持讚同意見,“行,點就點了。”

於是,311日下午4點左右,在院裏的一個爐子內,楊全鴻焚燒了成遝成遝的欠條,李某也拍攝了一段視頻,此後,這段視頻在網絡上熱傳,楊全鴻和欠條的事情又一次進入大眾視野。

對此,楊全鴻說,其實早在兩三年前,他就有了銷毀欠條的念頭,因為這些欠條也兌現不了,“無奈,沒法兒,燒了以後就不想這事兒了。”在院落的一個爐灶內,記者注意到,裏麵還存有數張尚未燒盡、寫有藥方的處方箋。

 

鄉村醫生是“全科醫療”嗎?

針對外界的一些疑問,新鄉縣衛計委一位負責人說,通常來講,鄉村醫生隻能處理一些常見、多發病,麵對較為複雜的病情時,他有轉診的義務,引導病人前去有資質的醫院。

他研製的治療精神病的藥方有科學依據嗎?

衛計委負責人認為,中草藥成分複雜,藥效評估鑒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且不是衛計委一個部門能決定的,對此他們也很無能為力。

 

村民怎樣評價他?

新鄉縣合河鄉郭小郭村村民郭某說,他曾在前年、去年前來楊全鴻這裏醫治精神病,總共花費1萬多元,經治療,病情頗為好轉。由於經濟困難,他目前確實欠楊醫生8000元醫療費。他承諾會賺錢將欠債款補上。

走訪中,村民郝金霞說,幾個月前,她曾短暫前去衛生所幫忙,協助楊全鴻看管病號,幹了16天。其間,她數次目睹有人看病,但楊全鴻不收費的情形。

 

現場行醫幾十年,牌匾裝滿多個房間

楊全鴻說:“我既是醫生、護士,又是廚師,啥都得自己幹。”

“病號都走了,一個不剩。”昨日,電話中楊全鴻的聲音有些疲憊。而就在幾天前,他的衛生所還住著5位精神病患者。

314日上午,新鄉縣七裏營鎮楊屯村邊,來自安陽的崔某攙扶著妻子,踱步來到院子裏曬太陽,他說:“老伴是重度抑鬱症,剛住進來。”

崔某說,上個月他帶著妻子曾在邯鄲一家醫院看病,花費上萬元也沒見效果。經病友推薦,他們趕來了楊屯村。雖然這裏條件有些簡陋,但他感覺挺滿意,費用也不貴:第一個月3000元藥費,每人每天的生活費隻要10塊錢,管吃管住。他對楊全鴻的印象也不錯,“怪負責任的。”

在外人看來,楊全鴻的衛生所硬件確實談不上好:一些房間內設施簡陋,布滿灰塵,還傳出陣陣異味。但在二樓的三四個房間內,展示著病人贈送給他的牌匾,至少有上百塊,上麵大多有“醫術精湛,妙手回春”等類似字眼,時間更是跨度達幾十年。幾名患者家屬仍對楊醫生充滿希望。他們告訴記者,確實不少病人經楊大夫治療後好轉了,楊大夫幾十年來在當地有些名氣。

中午時分,診斷室內,楊全鴻幫一名村民量過心跳,開出了一張藥箋,“從今以後,看病都不能打欠條了。”在探望過一圈病號後,他又來到院裏生火,炒菜,為病人及家屬準備午飯,當天的午餐是雞蛋撈麵條。“我既是醫生護士,又是廚師,啥都得自己幹。”

 

采訪行醫40餘年,他“掙”了幾十萬欠條

欠條有兩種:一種是病人手寫的,另一種是病人的處方箋

在此之前,因行醫40餘年,“掙”了幾十萬欠條的事,68歲的楊全鴻曾被媒體關注過。在2014年,在某電視台一檔活動中,楊全鴻和其他9名鄉村醫生一起,還榮獲了“最美鄉村醫生”的稱號。

“以後不再提欠條了。”麵對采訪,楊全鴻的第一反應往往是擺擺手,“平凡人做點平凡事,沒啥好說的。”

據他個人統計,從1969年開始行醫到現在的40餘年間,病人打下的欠條有半人多高,總金額達到50.1萬餘元。病人以省內居多,也有江蘇、山西、山東等地的。

楊全鴻的欠條包括兩種:一種是病人手寫的欠條,另也有一部分並非欠條,而是病人的處方箋,上麵寫有藥方。在他看來,因為涉及的病人無法支付醫療費,所以這種處方箋也是一種欠條。他曾將所有這些欠條一一相加,得出了50.1萬餘元的總額。

“不管有錢沒錢,既然來看病了,總不能不治吧?”楊全鴻說,1968年,他因患膿毒敗血症,住進了縣醫院。出院之後,初中畢業的他開始立誌行醫救人。

 

行醫純中藥醫治精神病,他很有心得

他說,有病號曾拿刀紮傷過他,也有病號對他突然拳打腳踢

作為一名具備執業資格的鄉村醫生,楊全鴻醫治村民頭疼腦熱之類的小毛病,自然是不在話下,另外,他還收治精神病人。

如何治療精神病人?楊全鴻說,他采用的是純中藥療法。在診所一樓一間小屋內,幾個箱子裏裝滿了各種用紙包好的中藥包,紙上則標注為“瀉火藥”等不同功效,這種中藥裏,有些原材料是他自己采集的,比如說蒲公英,而大多數需要從市場上購置。楊全鴻表示,正是依靠這些中藥,數十年間,他醫治好了許多的病人。

不少掏不起錢的病人,留給了楊全鴻大量的欠條。“有病人主動還錢嗎?”記者問。“有,但很少很少。”楊全鴻說,他很理解。而由於累積的欠條太多,很多都發黴了,這當中,最早的可以追溯到上世紀70年代。

由於精神病人較為特殊,楊全鴻描述,有病號曾拿刀紮傷過他,也有病號對他突然拳打腳踢。

 

尷尬無資質的“最美醫生”被叫停精神病診治

有關部門負責人稱,支持他繼續行醫,但不能超範圍行醫。

314日下午,新鄉縣衛生部門派人來到了衛生所,下發了一紙衛生監督意見書,稱按照《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第二十七條“醫療機構必須按照核準登記的診療科目開展診療活動”,楊全鴻的衛生所屬於超範圍經營。

當晚,新鄉縣衛生計生監督所所長張亞娜說,楊全鴻確實有鄉村醫生執業資格,但並不具備診療精神病患者的資質。之前該所並未接到過相關舉報。314日他們從網上看到相關信息後,前去調查核實。此後,衛監所執法人員暫扣了門診登記本,並下發了衛生監督意見書,要求楊全鴻遣返住院的精神病患者,立即停止超範圍診療活動。

“允許病人打欠條,並且最終主動銷毀,我們對楊醫生的做法表示讚賞。”昨日,新鄉縣衛計委一位負責人表示,收治精神病人,醫療機構必須要具備相關條件:比如有精神科執業醫師,配專業護士,有相關專業的醫療設備,新鄉縣境內就有可以治療精神病人的正規醫療機構。而目前來看,楊醫生的衛生所一個條件都不具備。

該負責人表示,楊醫生身體不算太好,並且年齡已超過65歲,他們會在征求其家人意見後,建議老人退休。如果老人還想繼續幹,他們也支持,但老人不能超範圍行醫,譬如,收治精神病人。

“不想再幹了。”對此,陷入尷尬境地的楊全鴻說,他很無奈。


來源: 大河網(鄭州)


投稿郵箱:hxbjb@jcys.com

商務合作微信:fanzed

商務合作電話:13810188120


往期精彩


紅杏e生∣ 屬於基層醫生的公眾號
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首都醫科大學兒科醫生專項提升研修班預計4月開班,欲了解研修班詳情,請點擊左下方的“閱讀原文”,報名可撥4009158120報名熱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