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價之下,何去何從。

18號淩晨廣州廣州出台樓市新政,本來以18號淩晨廣州廣州出台樓市新政,本來以為經過了2016年的暴漲,現在各項調控政策都出台之後,廣州樓市一夜之間又漲了一成。

請辯證以下論題:


去年12月,我陪朋友去看房,因為是剛需房所以就看一天的房子就付首付,沒錯!我的朋友們都跟我一樣很不靠譜。18號早上那損友一大早打電話過來興衝衝地說“我那套房子漲了50%,老子幹幾年都不及這三個月啊”。

在廣州,200萬的房子隻能遠離市區遠離地鐵,可能還南北不通透,戶型不好看,不是學位房,沒有好的配套~

那天早上我打電話回去跟父母說我想把戶口遷到廣州,我怕我將來某一天有錢在增城買個40平方但我沒有資格買。父母在電話那頭沉默著最後說了一句話“你自己看著辦吧”

雖然很多人說女孩子沒有必要自己買房的,可我覺得說這句話的人一定是父母就在身邊。

像我們這些獨自生活在一個陌生城市的女孩,最大的願望就是以後能把獨自“留守在家”的父母接過來一起生活。

實習期在深圳,1500在城中村租一個不足10平方單間,終日不見陽光。畢業之後到廣州,公司提供了公寓,就這一點讓身邊很多朋友羨慕我所謂的好福利。有時候加班到深夜我想假如我在這個城市是有一套房子的,我一定安安穩穩去找一份朝九晚六的工作,下班回家跟家人一起喝湯吃飯。

在深圳的時候加班到淩晨是經常的事,不敢跟家人說,最怕家人那一句“那麼累就回家吧”,我不敢辭職,我害怕我一辭職我連那微薄的收入都沒有,我就要流浪街頭了。隻有努力工作,手上有點錢,對自己的安全感才會增加一些。

有一陣子和在深圳工作的朋友聊天,她先是勸我跳槽去深圳工作,後來又說算了,深圳房租那麼貴,你還是在廣州吧。

我們這一代人,爭著搶著要逃離家鄉,可逃離得了家鄉,卻帶不走家裏的父母,帶不走內心的根,沒有什麼比這更難過。

不僅如此,一線二線城市的人,要掏空父母的全部積蓄付出首付,甚至還要繼續在父母的幫助下還清房貸。

看著北上廣地鐵裏來來去去的年輕人,我都在想,這個城市,究竟是要讓一個年輕人就此紮根,還是要斬斷一個家庭的根?






你說2015年因為股市的大跳水很絕望?2016年房價的暴漲隻會你更絕望。

你說北京的霧霾讓你很絕望?霧霾之下、陋室難求的狀態才讓你更絕望。

你說退回到二線城市,去二線城市生存發展?二線城市的生存狀態不比一線城市好到哪裏去。畢竟,像青島、廈門、南京這樣的二線城市人均工資不過四五千。

而且北上廣的學區房房價入天,二線城市好的學區房同樣買不起,尤其是經過2016年的房價暴漲之後,哪一個學區房價格不是以幾萬計。

買房子之前,擔心的是房價一直漲漲漲。買房子之後,更擔心的是地產泡沫破裂,是房價下跌。即使擔心,還是要成為房奴。

一個年輕人背後站著一個家庭,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他們買房不是為了投資,隻是為了安放一個家,可這個家,比什麼都難。


你跟他說夢想?


他隻想盡快買個房。







我身邊的很多小朋友都憂心忡忡地問我:“究竟怎麼才能多賺點錢呢?”


最普通的年輕人,在一個二三線城市月薪隻有五六千。不是他們不想賺更多,而是賺不了更多了。


朋友開玩笑說,你們那些隻會買口紅的姑娘不過是因為窮。


可是也許真的,我們就是除了口紅什麼都買不起。

 

而買了房子之後,我們很可能窮得連口紅都買不起了。



成年人的生活裏沒有容易二字。

今天,我如此真切地懂了這句話。

不容易,所以,更努力。幸福尚遠,我慢慢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