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退學、吸毒、得乳腺癌的大媽,如今靠畫畫涅槃成為Gucci的寵兒

 


“我犯過錯,

可我的作品就是在不斷的修修補補中、

在缺憾中不斷完善,

就像我的人生一樣。”


涅槃重生


提到時裝周,

你聯想到的畫風,

應該是這樣的:



精心的秀場布置,

華麗的燈光,

堪稱一場時尚的嘉年華。



熟悉時尚的小夥伴,

肯定知道小編放的都是Gucci的秀場圖,

性感在Gucci女裝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但又不是唯一的元素。



自2015年Alessandro Michele接手

Gucci創意總監一職後,

Gucci便像是注入了一股新鮮血液般,

引領著時裝圈掀起了複古、

華麗、雌雄同體的風潮。


Alessandro本人,

卻鮮少公開露麵,

更多地躲在幕後,

低調甚至神秘。



而在英國有個Helen Downie的家庭主婦

缺得到了Alessandro的青睞,

從未拿過畫筆的Helen,

卻成為了Gucci的禦用時尚插畫師。


左二為Helen Downie

Helen Downie的插畫作品


那麼她究竟被Alessandro寵到了什麼程度呢?

2015年Gucci米蘭時裝周上,

除了華麗複古的服裝,

大家的眼球幾乎都被

Helen Downie的作品所吸引。



Alessandro說Helen的畫,

“看起來天真幼稚,卻又迷人得不行。”

後來便邀請她去看Gucci 2015秋冬女裝秀,

還讓她以這場秀為靈感畫了好幾幅畫。



在一間紅房間裏,

放上了她為米蘭時裝周設計的時裝插畫。



畫中的人物衣著顏色鮮豔,

但那雙瞳孔空靈純淨,

能讓你定睛在那裏,

外界的華麗喧囂,

好像都無你無關。



後來Gucci幹脆在同年,

於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

舉辦的“已然未然”展覽裏,

騰出了一個巨大的空間,

一口氣展出了Helen的所有畫作。



據說一共6個展廳的展覽現場,

有一個專屬Helen Downie,

還吸引了不少明星、

時尚博主一同前往觀看。



就是這樣一位年近50

才迎來人生曙光的時尚圈寵兒,

曾退過學、陸續生了4個娃、

吸過毒、得過乳腺癌……

她的人生故事之豐富,

足以寫成一本勵誌自傳。




Helen Downie從小

就不是個“循規蹈矩”的姑娘,

曾作為大人眼裏的問題少女,

Helen顯得和一般孩子並不合群。



對於小編來說,

我是個十分欣賞有自己個性的人,

隻要是好看的、美的個性追求,

都會極大地鼓勵和支持。



年紀尚輕的Helen,

就已經有了自己的審美意識和主張,

正因為她對於美有著自己的理解和堅持,

所以小時候在同伴中,

就顯得特別另類。



估計是怎麼花哨、怎麼酷就怎麼來,

這讓她傳統的父母,

實在是愁得不行,

他們希望Helen做一個

所謂的真正的淑女。



所以幹脆把她丟進一所修道院附屬學校,

讓她好好學些“規矩”,

或許這也是大部分國人父母的想法吧。



然而並沒什麼卵用,

一天,Helen穿著粉色的莫卡辛鞋,

搭配亮粉色的馬海毛毛衫,

在我們每天還穿著土到掉渣的校服的時候,

Helen就憑著這一身衣著,

閃瞎了修女阿姨們的眼睛。



或許是一身黑白裝扮的修女們,

不能理解什麼是時尚的嗅覺,

於是Helen在15歲便被開除了。



輟學後的Helen沒有選擇回家,

而是去了英格蘭的一所創作藝術大學,

你沒聽錯,

她是去了一所大學!

但並不是被破格錄取的,

而是Helen在學校附近一所發廊,

當發型師……



Helen希望自己能正經地學習藝術,

本來是打算靠自己的勞動,

攢著並不便宜的學費,

然後去蹭課蹭講座,

好好做個旁聽藝術生的。



或者是實現夢想的壓力太大,

又或者是現實中獨自支持的辛苦,

在幾個混混的慫恿下,

Helen抽上了第一根大麻,

並染上毒癮,

20歲那年,她懷孕了。



20歲的少女轉眼。

成為了被日常瑣事所困的少婦,

然而生活並沒那麼平淡,

在未來的日子裏,

她生了一個又一個……

等她想一個人靜靜的時候,

已經是4個孩子的母親了。



一個接一個出生的孩子,

幾乎占據了她生活的大部分時光。



Helen也曾想過戒毒,

但在空虛無力的時候,

毒品的誘惑促使她從中,

尋求一點點的刺激和快感。



一天天長大的孩子們,

終於還是在一日發現了母親吸大麻的真相,

麵對家庭,Helen始終明白,

身為母親的責任和榜樣義務。

於是她下定決心——戒掉大麻



但戒毒的過程談何容易,

反複疼痛、抽搐的折磨,

使她不止一次有過輕生的念頭。



後來當Helen成功走出毒品的陰影時,

她已經40歲了。



本以為人生的考驗就此過去,

Helen卻被醫院告知患上了乳腺癌。

這個噩耗將一個準備迎接新生活的人,

徹底地推進了穀底。



一天,在發病的痛苦中,

孩子桌上擺放著的一隻彩筆,

令Helen回憶起曾經的夢想。

於是她拿起畫筆畫畫,

沒想到就是這樣隨手一畫,

讓她暫時忘記了疼痛的感覺。



後來在兒子的鼓勵下,

Helen決定開始拿起筆,

重新投入到作畫的樂趣中。



這一畫便一發不可收,

手術成功後的Helen,

隻要一有時間,

便待在房間裏畫畫,

直到屋裏鋪滿了她的畫作。



如此來之不易的繪畫生活,讓她覺得自己好比安徒生童話《紅舞娘》故事中,那年輕的女舞蹈家,穿上了那雙舞鞋,就再也停不下來,一直到死去



在朋友的推薦下,

Helen在Instagram上,

注冊了一個賬號,

因為沒受過專業訓練,

所以她給自己取名Unskilled Worker,

並曬出了自己第一張作品,

時髦有趣的畫風,

一下吸引了許多的關注者。



這些作品,

全都是Helen靠著天分,

以及後期的摸索創作出來的。



她畫的人總是大頭大眼,

配上細小的身子,

每一個人物都仿佛

被注入一股夢幻般的童稚,

每一個毛孔都滲透出

一種神秘的怪誕的愁緒。



每一個看過她畫作的人,

都會被畫作深處憂鬱的雙眼所吸引,

又會被強烈的色彩,

和細致的線條所驚豔。



然而看久了,

不難發現作品中,

無一不散發著淡淡的哀愁,

一張張烏雲密布的臉龐背後,

濃縮的是Helen一路走來的辛酸。



Helen Downie童趣又醒目的畫風,讓Alessandro Michele一見鍾情,且迫不及待要和她見麵。


“這些眼神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那麼童稚又醒目,她的配色簡直完美!大愛Helen Downie!”



這位50歲的勵誌家庭主婦,

如今算是靠Gucci涅槃了,

不得不說,

Alessandro掌舵後的Gucci,

Helen將文藝複古的浮誇少女風格,

表現得十分透徹。



將生死置之度外的Helen,已經不在乎別人怎麼評價,她隻是希望在她的畫作中,多犯點錯誤。


“這種混亂和缺失正是來源於我一直以來的真實生活,當我畫畫時,我希望是有錯誤的,因為這樣才真實。”



也許在Hellen康複的那一刻,

她在跌宕起伏的人生經曆中收獲的,

便是那股原始生命力的衝擊。



“我想畫出那張臉,

它能讓看的人深深地被吸進去。”


那張臉和那雙巨大的瞳孔,好像能看穿你的內心最深處,而要畫出看透人心的瞳孔,得先把自己掏空。


這種脆弱而又真誠的交流,不知不覺觸動了人心最柔軟的那一塊,讓駐足的人都能感到熟悉和溫暖。



“我犯過錯,

可我的作品就是在反複的修修補補中、

在始終無法填滿的缺憾中不斷完善,

就像我的人生一樣



人心很脆弱,

甚至有些殘破不堪,

但你若能欣賞自我,

即便是討人厭的雀斑,

長在臉上也可以很美。



你受過的傷,

最後都會成為勳章。



免責聲明: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版權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係,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