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營口律師李慰||被搶劫後以暴力索賠的行為應如何定性?



  【基本案情】

  2012年6月份的一天,李某強和盤某在百色市偉弄村被該村的李某平和李某寬等人毆打並被搶劫1038元和價值1600元的兩部手機。2014年1月26日17時許,李某強在淩雲縣電信廣場遇見李某平,決定報複對方並要求其賠償之前被搶劫的財物損失,便指使同行的李某亮和李某弟毆打李某平,威脅其交出身上財物,李某平被迫給了李某強200元。過了一會兒李某寬也來到該廣場,李某強和李某弟立即上前毆打對方,兩人威脅李某寬交出身上現金,李某寬因害怕被迫交出60元現金給李某強。後李某強以賠償之前被搶的兩部手機為由,強行開走李某平的鈴木彎梁摩托車(價值4902元),要求其用2000元贖回。

  【分歧意見】

  本案中李某強、李某亮和李某弟3人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存在兩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李某強等3人的行為不構成犯罪。理由是:(1)李某強曾在2012年被李某平、李某寬等人搶劫現金和手機,李某強要求李某平和李某寬交錢是索賠行為,強行開走摩托車是為了能得到賠償。而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規定“行為人僅以其所輸賭資或者所贏賭債為搶劫對象,一般不以搶劫罪定罪處罰”。賭博是非法行為,賭資屬於非法所得,本應依法沒收歸國家所有,此種情況下搶劫賭資尚不能認定為搶劫罪,而為搶回自己合法所有被他人非法占有的財物卻構成搶劫罪,不符合司法解釋規定本意;(3)李某強等3人所搶的財物包括現金260元和要求的贖金2000元,與李某強和盤某之前被李某平、李某寬等人所搶的現金和手機價值共2000多元,價值相當。

  第二種意見認為,李某強等3人的行為構成搶劫罪。理由是:李某強等3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暴力、脅迫手段,強行取得李某平和李某寬現金260元和價值4000多元的摩托車,因此,3人均構成搶劫罪。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一、搶劫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取公私財物的行為。本案中李某強等3人,對李某平和李某寬進行毆打和脅迫,致使李某平和李某寬不敢反抗而被迫交出現金260元,李某強還趁李某平不能反抗之機,強行開走李某平的價值4000多元的摩托車。(1)李某強等3人違反李某平和李某寬的意誌將兩人的260元現金和摩托車轉移占有,非法占有的主觀目的明顯;(2)李某強等3人當場使用暴力、脅迫的方法,致使李某平和李某寬不能、不敢反抗,搶走兩被害人財物的行為,符合搶劫罪的客觀表現;(3)李某強等3人的行為,不僅嚴重侵犯了李某平和李某寬的人身權利,而且還侵犯了兩被害人的合法財產。

  二、本案中,李某強與被害人李某平、李某寬之間並不存在民事上的債權債務關係,不屬於司法解釋規定的“行為人為索取債務,使用暴力、威脅等手段的,一般不以搶劫罪定罪處罰”情形。李某強等3人搶劫的是兩被害人的合法財產,無論之前李某強是否被兩被害人搶劫均不影響對本案的定性,即使認定本案兩被害人之前對李某強實施搶劫行為並構成搶劫罪,李某強也不能通過非法手段索賠,而應通過司法程序依法要求賠償;(3)李某強被搶時間是在2012年,被搶走財物後李某強時隔近兩年才以暴力向搶劫其的行為人索賠,時間間隔太久,也喪失了正當防衛的“現實性”要件,亦不能認定為正當防衛。李某強以前被搶事實僅可作為本案的量刑情節考慮。

  綜上,筆者認為李某強、李某亮和李某弟的行為構成搶劫罪。

  (作者單位:廣西壯族自治區淩雲縣檢察院)

  來源:刑事備忘錄

  更多遼寧法律谘詢,請聯係李慰律師,電話:13050678665


  【免責聲明】

  “遼寧營口律師李慰”對轉載、分享的內容、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僅供讀者參考,並請承擔全部責任!

  【版權聲明】

  本文經由智飛微管家編輯上傳,圖文轉載於網絡,版權歸作者所有,僅供學習參考之用,禁止用於商業用途,如有異議,請聯係。

  【智飛微信通-專注律師微網站建設與營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