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總在詩句裏沉船






沙   塵    暴



:單守銀




我家住在沙漠邊上

那個巨大的沙漠呀  

(後來才知道它叫古爾班通古特)

一個小小的村莊

泥土做的房屋和豬圈

每年養兩頭豬  那是我和弟妹的

學費   以及家裏大半年的

油鹽醬醋

因此   除了上學就是打豬草

主要是苦苦菜   拉拉秧

野莧菜也不錯  

人和豬都可以吃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下午

豬草剛打了半筐  

眼見西邊半個天就黑了

可打不滿瓷實的一筐 

回到家是要挨揍的    正猶豫間

狂風已卷著沙粒    打到我的

小臉上

打著我小小的身體    幾乎要

把我刮跑

我死死地抓住筐子   像抓住

自己的命

我趕緊趴下   在一條幹溝裏  

像一個躲避敵人火力的

士兵


我清楚地記得   在我埋下腦袋之前

朝西邊看了一眼

於黑風之間   我看到了一張

叫人恐怖之極的臉    真的

直到今天   我都不敢描述那張

猙獰的臉

當時   我肯定是嚇壞了

不停地戰栗    感覺有幾萬匹大馬

踩過我小小的身體

有一個魔鬼就在我身旁   摸著我

瘦小的身體

決定著吃不吃我

我早已嚇破了膽   縮成一團  

抖動不已

像一個斷了線的破風箏

大哭卻不敢出聲    一臉的泥土

和淚水    泥濘不堪


後來     我知道這叫沙塵暴

頑固地記得那張叫人恐怖的臉

多少回從夢中尖叫著醒來

那次以後    我發誓要永遠離開那個

沙漠邊上的村莊

我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終於靠一張

中專錄取通知書    離開了那個

鬼地方  

來到了人稱“塞外江南”的伊犁

一住三十多個春秋

都說故鄉故鄉

在那裏出生   那裏當然是故鄉

可這麼多年    卻很少回去走走

因為那裏的同學說    沙塵暴

已成慣匪    屢屢來襲

我害怕



                                         3,20



有雪的時候


文/冰山上的來客


有雪的時候

一半是喜悅

一半是憂傷


那些

在冬天有些枯瘦的語言

羞於見人

一直躲藏在心裏的某個角落

不肯出來

不知如何寫就

有關於你的詩行


習慣在冬天

養精蓄銳的花草樹木

在雪花芬芳的暖被裏酣睡

盼著

攬春天入懷


而我習慣

在有雪的時候

閉著眼睛想你

夢一場

春暖花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