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建設法院信息化3.0時代背景下 中國司法公開進入了新階段

人民網北京3月20日電 (記者 李楠楠)今日,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聯合發布2017年《法治藍皮書》,並發布了《中國司法透明指數報告》,對最高人民法院、各高級人民法院及較大的市的中級人民法院的司法公開狀況進行了評估。

《法治藍皮書》指出,信息化在司法公開中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互聯網及其應用已成為司法透明的主要推動力量,全麵塑造了司法公開,擴展了司法公開的深度與廣度。“透明便民”是人民法院信息化3.0版的重要特征之一,陽光法院與網絡法院、智能法院一起構成智慧法院的三個維度。在構建法院信息化3.0的時代背景下,公開的集約化趨勢初露端倪、裁判文書全民共享、法院庭審貼近民眾、司法改革透明度有所提升、司法數據公開受到重視等。

《法治藍皮書》指出,集約化是司法公開走向成熟的標誌。在邁向法院信息化3.0時代,中國的司法公開從形式到內容都應該進行整合,集約化初見端倪。2016年評估調研發現,不少法院開始整合網站平台的政務、公開、服務功能,並在政務網站上建立與全國統一專項平台的鏈接;為方便公眾查閱目標信息,一些法院開始嚐試對網站的首頁進行優化,改變傳統的首頁凸顯新聞圖片的做法,將首頁整合顯示為幾個分類欄目;為了便於公眾知曉信息的全貌和脈絡,有的法院對相關信息進行組合公開,如齊齊哈爾市中級人民法院設置涉訴訪案件公開平台,不僅公開了信訪方麵的法律法規,還公開了本院關於信訪案件的複查情況。

《法治藍皮書》指出,裁判文書成為全民共享的司法盛宴。裁判文書作為重要的有價值的司法“產品”,記載了當事人信息、案件事實和理由、審判人員意見等案件審理的全部要素,其公開不僅可以成為真實鮮活的普法素材,還是法學研究的第一手資料。2016年裁判文書上網成為司法公開的典範,最高人民法院新修訂《關於人民法院在互聯網公布裁判文書的規定》,進一步增強中國裁判文書網的功能,並借助移動互聯技術成為公民的掌上資源。

《法治藍皮書》指出,庭審公開讓更多人見證司法正義。旁聽庭審對於公民是非常深刻的法治教育和宣傳,在七五普法階段,旁聽庭審有望成為公民的一種生活方式。2016年評估發現,法院愈發重視保障公民的旁聽權,實現“現場正義”。受時間和空間的限製,公民到法院旁聽庭審還是存在諸多不便,而借助互聯網進行庭審視頻的直播和錄播則進一步拉近了公民與法院的距離。自2016年7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所有公開開庭的案件全部實行網上直播,實現了最高人民法院庭審直播的常態化。2016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與商業視頻網站合作推出“中國庭審公開網”,借助商業網站的技術與經驗,提升庭審公開的效果,實現“可視正義”。

《法治藍皮書》指出,法院在“基本解決執行難”目標導向下推動陽光執行。2016年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國兩會上承諾“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執行信息公開平台作為四大平台之一,除了繼續肩負陽光執行的使命之外,還承載了破解執行難的重任。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網絡司法拍賣若幹問題的規定》,對司法網拍進行頂層設計,明確了司法拍賣以網拍為原則。為了規範終本案件的管理,防止濫用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關於嚴格規範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規定(試行)》,嚴格規定了終本的實質要件和程序要件,並要求對終本案件定期篩查,暢通恢複執行渠道。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還公開了終本案件的數量以及每個終本案件的案號、被執行人、立案日期、結案日期、終本裁定書以及舉報線索,方便公眾監督,倒逼法院嚴格遵守關於終本的規定。

《法治藍皮書》指出,大數據戰略布局下司法數據公開有所加強。評估結果顯示,2016年專題報告或白皮書的公開率提升明顯,從2015年的22家法院增加到38家,公開率由2015年的27.16%上升至46.91%。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還公開了2016年司法建議發出及反饋情況統計表。另外,2016年1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數字圖書館上線,是法院係統作出的又一重大貢獻,顯示人民法院在網絡強國戰略、國家大數據戰略背景下主動向社會共享數據資源的決心和情懷。

《法治藍皮書》還進一步指出,未來,為適應智慧法院建設的要求,陽光法院建設還將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如強化信息化與司法公開的黏合度,落實裁判文書的反向公開,完善執行信息公開平台,強化數據對接、共建社會誠信體係。

《法治藍皮書》指出信息化為司法公開提供了平台,但是信息化本身存在的問題也會製約司法公開的縱深發展。受製於“案多人少”的客觀現實,有些地方的法官在辦理案件時無法進行精細化操作,法官未能將案件信息全麵及時錄入係統,有些案件還停留在線下辦理的狀態。另外,多係統辦案造成數據割據,為後續的司法公開設置了困境。

《法治藍皮書》指出執行公開應重點公開“重點人員失信”。長期以來,黨政機關和公職人員以及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重點人群不履行法院判決確定的支付、賠償等義務責任,是各地法院執行工作的難點。為了強化對公職人員和公權力的監督,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應對失信被執行人作進一步分類,將公職人員和黨政機關作為失信被執行人的情況單列。

《法治藍皮書》指出,強化數據對接,共建社會誠信體係。破解執行難有賴於社會誠信體係的完善,而執行信息本身又是社會征信體係的重要組成部分。目前,社會誠信體係建設存在征信平台多元、執行信息與征信數據對接不佳等問題。目前,在全國層麵涉及信用信息查詢的平台有“信用中國”“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係統”“中國職業信用管理平台”等。另外,不同地域、不同層級的法院的執行數據共享存在困難;以網絡執行查控和聯合懲戒為主要內容的執行聯動機製存在法院係統與其他部門之間的信息沒有完全對接;社會信用信息與被執行人名單信息之間未能做到無縫對接。數據不對接現象的背後存在多種原因:有些是客觀原因,有的部門的數據的確較為敏感,在保密技術無法保證的情況下不能輕易共享、開放;有些是主觀原因,在部門主政者傳統保守意識觀念的主導下不願意向其他部門共享數據。除了上述兩個方麵的原因之外,技術層麵的因素也是不可回避的,有的是因為部門的信息本身的數字化程度不高,未跟得上大數據時代的步伐,如房產信息本身在其係統內還未實現全國聯網;還有些是因為係統未按照統一的技術標準開發,導致係統無法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