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為什麼孫悟空永遠無法說服唐僧?| 壹起讀書

選自《好好說話:新鮮有趣的話術精進技巧》 

作者|馬薇薇 黃執中 周玄毅 等 

生活中我們會發現,人年紀越大、地位越高,往往就越保守。我們的父母、老師、領導,基本上都會覺得年輕人的想法太激進、不靠譜;而這些人又掌握著話語權。於是問題就來了:計劃書能不能通過、想法能不能得到賞識、冬天能不能不穿秋褲……往往都是這些人說了算。

我們跟他們爭吧,他們是長輩;不爭吧,活活憋死自己。那麼,我們就要想一些辦法,能夠讓他們認同我們的觀點。 

很多人都會覺得,長輩之所以不同意自己的觀點或者方案,是因為價值觀的差別,因此他們會試圖向長輩解釋自己這麼想是對的。例如,冷一點其實沒什麼,但是穿秋褲顯得胖不好看,對我來說好看比較重要。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公司的上下級之間。但其實領導也是從基層做起的,父母也經曆過年輕的時候,他們又怎麼會不懂呢?他們完全知道我們的價值觀,隻是他們現在不認同而已,因此,輸出價值觀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正確的做法是什麼呢?

找到長輩能聽進去的理由

不管是長輩還是領導,之所以聽不進去我們的理由,主要是因為他們與我們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我們暫且先用公司領導和員工來舉例。

比如,員工做具體工作,專注於技術問題的解決;領導負責全局統籌,專注於宏觀態勢的把握。看問題的層次不同,做決策的時候優先級就會不一樣,即一個看重於把事做成,一個看重於別出亂子。這才是領導之所以比較保守的根本原因。

一般情況下,領導能夠明白員工為什麼這麼想,員工卻很難知道領導真正關心的是什麼。如果我們不試著從一個更高的層麵去理解,隻知道掰扯自己的道理,就算領導駁不倒我們,我們的溝通也一定是無效的。這就需要把我們的道理用領導層次的視角轉換一個說法,讓他能聽得進去。

比如,《西遊記》裏“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大家都熟悉,可是我們有沒有想過,唐僧為什麼死活聽不進孫悟空的意見呢?表麵上看,他是不相信孫悟空的專業水平,其實真正的原因是他們想問題的方向不同。

孫悟空的角色相當於我們現在的專業技術人員,隻負責降妖除怪、保護師父,見妖怪就打很正常;可是唐僧是什麼人?他是十世修行的金蟬子,輪回過那麼多次了,安全問題真的不是他的第一考慮。唐僧當然知道孫悟空是專家,然而問題是,萬一孫悟空錯了呢?唐僧的十世修行就會付諸東流。被妖怪吃了不要緊,大不了再輪回一次;可是萬一錯殺無辜,取經這事就算徹底泡湯了。所以,唐僧的真實關切絕不是孫悟空站在自己那個層麵就能理解的。 

如果我們是孫悟空,又要打死白骨精,又要顧及師父的麵子,該怎麼辦呢?我們就應該站在唐僧的高度來分析裏麵的利害關係。比如,孫悟空可以這樣說:“師父,我知道您是怕我萬一看得不準就會濫殺無辜。可是您也要想想,萬一我們被外表迷惑錯放走了妖精,受苦的可是周圍的老百姓啊。多少生靈塗炭可都要算在我們頭上,到時候在佛祖麵前如何交代啊!”這就相當於是一個員工,從領導真正關心的問題著手去提出自己的訴求。就算這時候唐僧還是猶豫,至少也不會念緊箍咒了。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有效說服。 

當然,領導不一定像唐僧那麼嘮叨,他的考慮也不一定像唐僧那麼高大上,但是道理是一樣的,就是上下級想問題的角度不同。領導想問題跟我們的優先級是不一樣的,我們得跳出自己的專業局限,才能找到他聽得進去的理由。 

找到對方感同身受的痛點

找到對方感同身受的痛點是什麼意思?先說個冷知識。 

據調查統計,麵對重大疾病選擇治療方案的時候,與普遍人相比,醫生這個群體往往會選擇比較激進、風險比較大,但是如果實施成功,效果會比較好的方案。為什麼呢?因為醫生見過的病人多了,完全知道生病有多痛苦,所以他們寧願選擇一個要麼快點死、要麼好好活的方案,也不願意接受拖一天是一天、持續處於痛苦之中的保守治療。而作為普通人,因為這種大病之前也沒得過,沒有切膚之痛,所以往往不太敢選擇激進的方案,自然比較傾向於保守的治療。 

可見,很多人之所以保守,之所以覺得還能忍,是因為不知道有多痛。作為領導,年紀比我們大,地位比我們高,我們的很多痛點他是沒感覺的。就像我們在烈日下騎著電瓶車等紅燈,他們在烈日下坐在豪華汽車裏等紅燈,同一個紅燈,不同的世界。工作也是一樣,我們覺得不改不行的地方,比如作風太官僚、手續太煩瑣,而領導覺得沒有什麼不妥。所以,我們必須要觸及他的痛點,他才能采納我們的意見。

 比如,在工作中,很多基層工作者最頭疼的就是辦事手續太煩瑣,而讓領導簡化流程又很難推動,因為領導辦事的時候手續並不煩瑣—沒有痛點嘛。怎麼辦呢?讓他痛!

我們要把話說成這樣:我們也是被逼無奈;我們也得走流程、按規矩來;這也得簽字,也得批示;這也要開會,也要打報告的。也就是說,我們不能白忙,要拉著領導一起忙,直到領導不堪其擾,說出那句我們等了很久的話—“這點小事也要來麻煩我?”

 

妥了!現在我們就可以說出憋在心中很久的那句話了:“唉,我們不也是沒辦法嗎?程序就是這樣規定的,我不天天找您我擔不起這責任啊,要不咱們考慮考慮簡化一下流程?”這個時候,跟我們有一樣痛點的領導,自然也就比較容易點頭啦。

又比如,我們要推進一個項目,但是領導覺得風險太大。那我們要清楚,領導和我們的痛點是不一樣的。錯過一個好項目,對他來說也心疼;可是萬一搞砸了,我們倒是可以辭職走人,領導舍不得啊,所以他的痛點在這裏。所以,在勸領導的時候,我們不要太多強調收益,更多地要強調風險規避;不要太多強調創意(什麼行業先行者啊、領先多少年啊,這些會讓領導越聽越害怕),更多地要強調市場的可行性(即別人也有幹成過的)。這才是找準了領導的痛點來進行說服,效果會好得多。

給對方一套完整的解決方案

保守派想問題,一向是從最壞的情況出發,而要應對最壞的情況,預案就需要比較完備。說個生活中的例子,媽媽要兒子穿秋褲,怎麼辦?說“我不冷”有用嗎?沒用! 

可是,如果兒子方案比較完備,那就不一樣了。比如他可以這麼說:

“等會兒出門打車,我會等司機到了再下樓,不會在外麵待太久。”

“我去的那個地方暖氣很足、人很多,穿多了不舒服。回來時也是離地鐵幾步路而已,凍不著。萬一要在外麵走路,我就叫個專車直接門口到門口,您就放心吧。”

兒子的出門方案如此完整,媽媽就是再擔心,也說不出什麼來。 

總之,家長、長輩和領導比較容易保守,這是人家的天職所在。要說服保守派,我們就要找到他們能聽得進去的理由,讓他們能切身感受到痛點,並且提供一套完整的方案。

很多人會覺得和長輩說不通道理,其實不是的,隻是因為他們有自己的一套道理而已。所以說服長輩的核心,其實不在於具體的語句,而在於你要去了解他們的“三觀”。在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中,你要清楚地知道他們是如何看待各種問題的。這樣才能有機會說服他們,不然難免會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無從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