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就要自殺?對不起,我們真的結束了。


放生 範逸臣 - 不說出的溫柔

點擊上方音頻收聽




兩個人在一起,總有不合適的。畢竟要找到一個適合的人,不容易。


可如果你的另一半,一提分手就要自殺,還能怎麼相處下去。


小雯便遇到過這樣的男友,兩人相戀兩年多。男友的不懂事,又限製她的正常交友,還愛做出偏激的事,讓小雯覺得特別累,想要結束這段感情。


有一次兩個人吵架,小雯很生氣想要分手。男友一聽分手,馬上拿起刀子在自己腳上劃口子,然後用血書來求小雯不要離開他。小雯當時就嚇掉了,心一軟就原諒他了。


事後小雯特別害怕,男友如此偏激的性格,下一次要是他的刀子不是劃在他身上而是劃到自己身上呢?


沒過多久,她和男朋友在電話裏的又一次吵架,小雯覺得太累了,說要分手。他男朋友聽完馬上對她狠狠地說,你敢跟我分手我就跳樓給你看,我現在就在陽台。


小雯聽完之後,嗬嗬了一聲,然後就掛斷電話,離開了男友。


一味的用自殺來逼迫對方別離開,隻會讓你們真的分開。



愛一個人原本是一件幸福的事,過度的放縱自我想要控製對方,則會在愛情裏讓對方感到窒息,想要逃。


阿華是個大大咧咧,性格直爽的女生


李毅是在朋友餐會中認識的,一個高大帥氣的男生,阿華一眼就被他吸引。當時的李毅剛跟前任分手很頹廢,阿華經常去他的出租屋裏照顧他,幫他買日常用品、買菜做飯、打掃衛生、洗洗曬曬。


最初交往的時候,李毅對她很好,也許阿華原本就不是高要求的人。兩人的生活相處十分融洽,在一起一個月後,同居最初的熱情過後,漸漸地李毅對阿華的關注越來越少。


吃飯的時候,他總是眼睛盯著電視,絲毫不理會阿華。偶爾問他什麼,他也都是敷衍應付。


為了討好他,阿華學做更多菜式,學習按摩技巧,幫他按摩放鬆。每次想得到他的鼓勵和讚揚,他卻總說他不需要一個廚娘或保姆,他希望我能夠獨立一點,不要這麼依賴他。


在阿華越來越依賴李毅時,李毅卻表示他要的是能在精神上和他交流的伴侶,而不是純粹照顧他生活的保姆。


阿華深感委屈,為了他付出那麼多,對他死心塌地卻變成這樣。


李毅一說分手,阿華就會哭得昏天暗地。他看阿華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也沒再說什麼。


隻是兩人漸漸疏遠,有時候李毅還會在朋友家裏過夜,或是很晚回家,自己睡沙發。


上個月,李毅又鄭重其事地跟阿華提出分手,說沒辦法再繼續下去,他已經努力嚐試了很多次,發現和她根本無法交流,兩個人的想法和性格根本合不來。


一聽分手,阿華百般懇求,跪著、哭著、喊著。


眼看李毅都不理會,阿華直接跑到陽台,站到椅子上跟他說:“你要分手,我就從這裏跳下去。”


李毅當時臉都白了,急忙說 “不分手了”,讓阿華先下來再說。


之後幾天,李毅對阿華變得很溫柔,還主動提出一起去看電影、逛街。雖然阿華很高興,但阿華能夠感受得出,他對她的好,是帶著小心翼翼,帶著誠惶誠恐那種。


男人,是經不起威脅的。一旦你們之間走到了以死相逼這一步,你們之間真的不長久了。



網絡上類似的事件也很多,看著讓人糾心。對方不愛了,何不能大方放手,給對方一個新的生活,也是放過自己呢。


小月的男友小鑫因小月公司聚餐到很晚,在打了多次電話沒接通後,瘋狂給小月發微信要吃安眠藥自殺。


因小月要幫同事向心愛的人表白,小鑫也是鎖住家門不讓小月去,揚言敢去就死給她看。


交往幾年的女友提出分手,29歲的遼寧男孩李雷(化名)從沈陽趕到女孩的老家四川德陽,希望能當麵挽留住這段感情。


女友拒絕見麵後,李雷在一家小旅館房間裏吞下近百粒去痛片,希望“用生命來證明”對女友的感情。


幸好,有人及時報了警,民警趕到之後將他送到了醫院。


後來民警在李雷的手機發現一則視頻,視頻裏,李雷一邊喝礦泉水大把吞咽白色藥片,一邊哽咽向女友表白:我要讓你看到,我有多愛你......


“黑馬先生”在交往的女友由於家境優越,從小嬌生慣養,敏感多疑,經常無端指責保姆和老人。


“黑馬先生”感覺相處毫無尊嚴,太累,在打算與女友分手後,女友服下許多安眠藥和一瓶葡萄酒,幸好搶救及時,才挽回生命。



因為分手便要死要活的他們,其實早已不是愛,隻是一種習慣性的依賴,占有,他們隻是試圖以愛的名義來軟禁另一半的一生。


也許他們想著,經此一事,對方心軟了就會不離開。


不管是偏執或是陰謀,這種“以死示愛”的做法真的很不值得提倡,特別不理解。


而且這種做法示的都不是愛,而是自己的幼稚、無能和狠戾。表麵上是你在求對方回來,而實際上你是在逼對方回到你身邊。


更何況,他們根本沒有考慮過這麼做的後果。


以死相逼,出現的情況有幾種:

  • 第一,你死了,對方因此接受重大打擊,人生也這樣毀了。

  • 第二,你死了,對方壓根不在乎。

  • 第三,你沒死,對方一時心軟,回到你身邊,可心裏再也對你愛不起來。

  • 第四,你沒死,對方為了躲你,切斷了所有聯係,再也不敢跟你有任何交集。


不管哪一種可能,你所謂的愛都再也回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