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的嬰兒!如果沒有完全死亡怎麼辦?



二胎媽媽

二胎媽媽的勇氣,是在實踐中不斷踏實的。

二胎媽媽的世界,豐富,多姿多彩,二胎媽媽的愛,溫馨,深摯恬謐。



墮胎手術在倫理道德麵一直頗有爭議,但不可否認的是,目前世界上的許多國家還是允許墮胎手術的執行;隻是偶爾這些手術也會發生失敗,導致胎兒沒有完全死亡,但你是否知道這些幸存下來的胎兒,會麵臨怎麼樣的命運呢?


▼在佛羅裏達州某間醫院擔任護士的凱薩琳曾見過這樣的景象,那天,一位在鹽水墮胎法中存活下來的女嬰被送到她的醫院。



▼鹽水墮胎法(saline abortion)適用於懷孕後期,醫生會在孕婦子宮內注入高強度的濃鹽水,胎兒吸入鹽水後肺部、皮膚就會被燒灼而死,然後在24小時內作為死胎生產出來。


▼凱薩琳說:有天晚上,我注意到嬰兒室的外麵有張嬰兒床,裏麵有個已經成形的小嬰兒正在大哭,但和其他正常的寶寶不同的是,她的全身都被嚴重灼傷,因為她才剛經曆了鹽水墮胎法。你想快速安全的豐胸嗎?添加微信號:fxfxii,免費給你指導!

凱薩琳形容這個小女嬰看起來就像剛被丟入一鍋滾燙的熱水裏,但現場沒有醫生、沒有護士、也沒有家屬來照顧這個受傷的寶寶,因為她是一個"不該活下來的存在",所以隻能全身赤裸裸被丟棄在育嬰室外,一個人痛苦地等死。

 

▼“我很難相信在現代文明的社會裏竟然還存在這種事,但這是真的,而且無時無刻都在發生”,凱薩琳說她大受震撼,“以前我以為醫院是一個治愈病人的地方,不是什麼扼殺人的場所,但那天晚上,小女嬰就在極大的痛苦下慢慢沒了呼吸…我真的很愧對自己的專業。”

後來,凱薩琳問了其他間醫院的護士怎麼對待同樣情況的胎兒,但聽到的答案卻更令她心灰意冷…他們居然是把嬰兒丟在桶子裏,蓋上蓋子,讓他們窒息而死!

 

▼另一名在紐澤西工作的護士分享她的經曆說:“婦產科的護士帶來一個剛墮胎但還有心跳的小男嬰。他媽媽是罹患癌症、接受化療後才發現自己懷孕了,但醫生說化療會對胎兒造成嚴重影響,所以建議拿掉小孩。”

“我看著這個躺在保溫設備裏,幾乎已經成形的23周大男嬰。我不需要用聽診器就知道他的心跳強而有力,因為我看到他的胸腔還微微上下起伏著。他有900克重,比我們過去搶救的同時期胎兒還要重2倍。後來醫生來了,但小男嬰開始缺氧,他喘息著、手腳不停地揮舞,卻呼吸不到空氣。他的全身顫抖不止,很努力地想要呼吸。”


“那一刻我們每個人都在內心裏糾結,我真的很希望可以聽到醫生說『這個寶寶還有救,看看他的大小,他絕對不隻23周大。』後來,我試著說服醫生救小男嬰,但他隻說了句『這是墮胎的嬰兒,我們無權幹涉。』”

 

▼“我用毯子把小男嬰抱在懷裏,希望可以讓他溫暖一點。看著他拚命地呼吸,努力地想要活下來,我忍不住掉下眼淚。我慢慢感受到懷裏的他漸漸失去生命,後來他停止喘息了,心跳越來越慢、越來越慢,直到最後停了下來。”


▼“諷刺的是,當小男嬰被放棄痛苦死去時,醫生正在全力搶救另一個意外早產的女嬰,”這位護士無奈地說,“雖然她最後還是沒能活下來,但她生前獲得了醫療人員盡全力的搶救。”


▼瓊安在她的護士生涯中也經曆許多不人道的扼殺,“我永遠忘不了那晚,一名穿著手術服的護士急急忙忙地跑來我們單位,丟給我一個上麵蓋著紙巾的手術盤,說完『這是剛墮胎的,22周大,還有呼吸』就跑掉了。我掀開紙巾,發現裏麵是一個小男嬰。”

“後來醫生來了,卻告訴我什麼都不用做,等他慢慢死去就好。我摸著他的小手臂,心裏滿滿的憤怒、絕望和悲傷。我心想,這就是我們的醫療體係?我身邊明明有這麼多儀器、科技可以救活他,卻什麼都不能做。”


4個小時後,這個小男嬰的心跳完全停止了。這位護士說她隻能把他帶到太平間,“但他永遠不會知道在媽媽懷中有多麼溫暖,他永遠都不會有名字,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歡迎他的到來…”


▼這些22周的胎兒並非因為年紀太小而無法被救活,現實中其實還有更多早產的嬰兒小於22周;雖然他們同樣都是一個生命,但存活與否的差別卻隻在於他的家人和這個世界要不要他而已。

在某些麵向而言,墮胎跟殺嬰幾乎是沒有區別的,由於這些嬰兒還沒有自我意誌,他們的命運隻能任由大人來幫他們決定…珍惜生命的做法之一,就是不要任意創造他們又任意將他們放棄。

(本文內容來源於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