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環境汙染的幾個問題

我一直關心環保問題,日常生活中比較留意和環保相關的一些觀點。我覺得好些人對環保的認識存在很多誤區。我把最近接觸到的幾個觀點羅列出來,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

作者按   


1、前幾天聊天說到環保問題時,有人說所有這些事情都可以用兩句話概括:“關我屁事!”“關你屁事!”這樣的態度我覺得是不可取的,環保問題切實關係到每一個人的切身利益,因為你卻無法不呼吸空氣。


能不能有結果,或者能不能改變什麼取決於很多因素,但是你如果不為改變自己的境況而努力就不應該了。

 

2、提到環境汙染,大家反映最大的是化工廠。確實,化工企業通常是目前最大的汙染源,這點有目共睹。但是,汙染是人禍,而不是化學工業本身的過錯。事實上,我們今天這樣物質極大豐富的生活,正是拜化工產業的發展所賜。我們今天無論是吃、穿、住、用、行,都離不開化學工業。僅僅以農業為例。

糧食產量的突飛猛進是化肥普及以後的事情

一直說我們中國很了不起,用世界上百分之七的土地養活了百分之二十多的人口。這一點其實離不開化工產業的發展。在普遍使用化肥之前,我們如皋地區小麥畝產最高隻有四五百斤,水稻畝產最多七八百斤。現在無論小麥還是水稻,畝產量基本上都實現了翻倍。這其中有品種改良、種植技術提高等原因,最根本的卻是化肥的普遍使用。

 

3、有人根據自己的直覺判斷,現在癌症比以前增多,認為這是環境汙染、化肥等等所導致的。我對這一判斷持懷疑的態度。實際上,在不遠的二十多年之前,我們如皋農村還有很多人生病了不是立刻去醫院,而是選擇“挨”,或者“土房子”,或者“求神問鬼”。也就是最近十來年之內,身體不舒服先去醫院才成為普遍的共識。


中醫有一個曆史傳承下來的詞彙叫做“疑難雜症”,這是一個口袋病,凡是說不清楚的病,都是“疑難雜症”。現在醫療水平進步了,很多的“疑難雜症”能夠被清楚地認識。


過去很多人都沒有去醫院看過,就可能病死了,或者去醫院看了,卻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病。也就是說,到底過去的癌症多不多,我們根本無從得知。但是有一個相對客觀的統計數據可以說明問題,那就是平均壽命。


從人均預期壽命曆史數據看,1960年至2015年,55年間中國國民的平均預期壽命增長了32.64歲,增幅達75%。據世界銀行數據,1960年中國人均預期壽命為43.35歲,1970年為58.68歲,1980年為66.52歲,1990年為69.03歲,2000年為71.73歲,2010年為75.01歲,至2015年為75.99歲。


這組平均壽命的數據可以說明,整體上我們現在的健康水平要比過去高很多。


相關科學研究表明環境汙染和癌症確實關係,但沒必要捏造事實,美化過去缺醫少藥食不果腹的貧乏時代。

 

4、最近政府在集中整治農村的養殖業,關閉了很多小型的養殖場。有很多人在叫屈,說自古以來農民都養雞養豬,為什麼到現在才汙染?這樣的見解,隻能說是斷章取義。


首先,過去養雞養豬大多是農戶小規模養殖,一戶人家養個十來頭豬就算大戶了,不像現在,動輒成百上千頭的豬,萬兒八千的雞。十來頭豬和成百上千頭豬產生的豬糞的數量根本不好比。

才養了區區200頭豬就把一條河變成了屎河,如果養三五百頭豬不得把整個村子變成大糞坑?

其次,和秸稈一樣,過去豬糞、雞屎是農民的寶貝,所謂莊稼一枝花,全靠糞當家。那時候,養殖戶家裏禽畜糞便是可以賣錢的,根本不存在汙染的問題。

現在一方麵是效率更高的化肥普遍適用,另一方麵是人力成本的增加,越來越少的農戶使用禽畜糞便施肥。一個不識字六十多歲的老太,到服裝廠剪線頭、掃地,一天至少可以賺四五十塊錢,還有工作餐,而一個壯勞力現在一天未必能挑糞澆完一畝田。一畝田的產出才有多少?所以禽畜糞便被農民淘汰是市場規律作用的結果。


而所謂的禽畜糞便綜合利用技術,和秸稈綜合利用技術一樣,成本大於受益,那些中小規模的養殖戶根本玩不起。所以,對這些中小養殖戶而言,禽畜糞便成為了一個累贅。


說禽畜糞便沒有汙染的那些人,應該罰他們到養殖場周圍呆上半天,聞聞屎味。


有人說政府關閉這些中小養殖場是因為沒法向他們收錢。這純屬扯淡,政府都能拆掉你的養殖場,要想向你收錢怎麼會有問題?更何況,拆除這些養殖場,政府反過來出錢給養殖戶補助的。這件事除了保護環境,政府真沒啥其他動機了。


5、前麵說了,化工企業汙染是人禍。很多化工企業國外也有,人家那邊運行得很好,沒有什麼問題,但是中國不行。


比如曾經在中國各地引起很大風波的PX項目,新加坡就有,人家運行良好,沒有出事,也沒有誰反映該項目帶來的環境汙染問題。這是什麼原因?人家那邊監管嚴格,製度合理。新加坡彈丸之地,如果化工廠出了問題,全國都受害,所以沒有人敢玩忽職守。

中國不同,地大物博,監管者往往在遠離那些化工企業的地方監管,甚至貓鼠一窩,得到好處之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樣的情況之下,保護環境、規範操作,隻能依靠那些化工企業的良知了。


我一直都覺得,要解決化工汙染問題,其實不複雜,隻要把市政府建在化工園區之內,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那時候市長在辦公室裏聞到異味,馬上就可以召集環保局長現場辦公,環保局長敢跟市長睜著眼睛說瞎話麼?天天在市領導的眼皮底下作業,那些化工企業敢像現在這樣肆無忌憚麼?


6、遇到環境汙染事件我們能怎麼做?證據確鑿的情況下,請大膽地拿起電話撥打12369或者12345舉報,一次不行打兩次,兩次不行打三次……當然,要強調一個“準確”,有些朋友很激動,說“有哪個化工廠沒有問題,不偷排?”這樣舉報,職能部門無從查起,一定要具體,某一家單位在哪個時間做了什麼事,或者某個地方在哪個時間出現什麼異常。


隻要你舉報的內容真實、具體,職能部門必須認真查處答複,否則可以向紀委舉報他們瀆職,紀委很歡迎這類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