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億!銀泰商業退市,馬雲在下一盤什麼棋

文|《浙商》全媒體記者 張魯楠整合


  今天,是銀泰商業從港交所退市的最後期限。這家以“杭州武林店”始發站的百貨巨頭將從上市企業公告欄中徹底消失。


  此前,5月8日晚間,銀泰商業發布公告,在當日的法院會以及股東特別大會上通過了公司私有化的相關議案。根據議案,銀泰將於5月16日起暫停股份過戶,並於5月19日收市後撤銷在港交所的上市地位。



1
退市,是光榮“犧牲”還是一場贏棋?

  時間回到2017年1月10日,當時阿裏巴巴宣布聯同銀泰商業(集團)有限公司創始人沈國軍的全資公司(合稱“聯合要約方”),要求銀泰董事會向其股東提呈有關通過協議安排私有化銀泰的建議。


  隨後,銀泰的私有化正式提上議程。根據交易,阿裏巴巴將成為銀泰的控股股東,持股比例預計增至約74%。完成建議交易所需的最大現金金額約為198億港元(約合177億元人民幣),這就意味著阿裏巴巴成為銀泰的實際控製人。


2014年4月,阿裏巴巴集團以53.7億港元戰略投資銀泰商業,成為僅次於沈國軍的第二大股東


  從入股到控股,阿裏巴巴用了三年的時間,不過在這三年中,阿裏確實為銀泰的發展提出了很多新思路。


  改造百貨店、加碼購物中心、落地淘品牌、體製內的創新項目,阿裏的到來似乎讓銀泰換發了新的活力。


  有業內人士分析稱,銀泰私有化是必要的“犧牲”,因為這是阿裏新零售布局“落地”的最重要一步。的確,解綁銀泰商業上市公司身份帶來的各種束縛,是因為一盤以“新零售”為看點的大棋正在下著。這需要借助阿裏巴巴進一步實踐全渠道策略,全麵打通和整合線上線下業務。如今“新銀泰”的棋盤上已出現了喵街、喵客、喵貨、西有、西選、集貨、InJunior等多枚棋子。


  截至2016年12月31日,銀泰實現全年零售收入為55.02億元,同比增長6.8%;收入總額為59.84億元,同比增長4%,在百貨業“一片哀鴻”的今天,銀泰取得這樣的增長實屬不易。


2
阿裏準備出大招了?

  自2012年開始,國內百貨行業進入下行軌道,銀泰商業選擇的應對招數是闖入以O2O之名搭建的互聯網世界。故事發生的時間是2013年,這一年,銀泰商業與阿裏巴巴達成戰略聯姻,包括淘品牌入駐銀泰百貨、銀泰百貨在天貓超市開設線上超市,銀泰百貨將主力門店全部入駐手機客戶端APP“喵街”等。


  幾年過去了,銀泰的新零售圖譜上已經繪出了三條顏色鮮明的產品線條,分別為以喵街、喵貨、喵客為代表的O2O產品,以西選、西有、集貨為支撐的“買手製”業態,及以InJunior集合店、“生活選集”為試點的新式集合店。不難看出,雖然阿裏旗下還收編了三江、蘇寧等,但是銀泰還是阿裏新零售的重中之重。


  阿裏巴巴CEO張勇曾說:“阿裏巴巴對銀泰商業的定位非常清楚,它將會是阿裏集團艦隊中的一艘主力艦,擔負線上線下零售百貨轉型升級平台的使命”。


  如果說此前銀泰與阿裏的合作隻是“小打小鬧的試探”,那麼退市後可能會“放大招”了。目前,阿裏的新零售現在已經從炒“概念”到“落地”的階段,而上市對於新零售落地來說有太多的束縛,要想放開手腳做,退市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在今年的公開活動中,銀泰CEO陳曉東曾經多次對媒體提到一個詞——重構,人、貨、場的重構,那麼退市後的銀泰將如何“重構”,阿裏會提供哪些支持以及阿裏新零售落地後的實際效果,都是最值得期待的事情。


  回看兩家企業的融合之路,從雲鋒基金的初次“邂逅”、菜鳥網絡的第一次攜手合作,到阿裏出手戰略投資直至成功入主銀泰......環環相扣,每一步似乎都是促成銀泰最終私有化的必經之路。然而故事並沒有結束……


轉自:浙商雜誌


免責聲明:本公眾號所載文章由浙商雜誌公眾號原創或編輯整理或網絡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跟我們聯係!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公眾號讚同或支持其觀點。本公眾號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