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駕又有最新政策了?權威解釋來了!

 導語:


最高人民法院近日針對八種常見犯罪的量刑,出台了指導意見。其中受到關注的是,這份量刑意見對什麼樣的醉駕屬於“輕微”程度,提出了這樣的表述:


對於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處罰;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


消息一出,不少媒體就將其冠以“醉駕不再一律入刑”的標題,進行傳播。一時激起千層浪,引發了爭論。


1

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


“醉駕入刑”是2011年的“刑法修正案”增加進來的,是“危險駕駛罪”的一部分。法律條文來看,危險駕駛罪有二種情況。一種叫做 “追逐競駛”,另外一種就是今天要說的“醉酒駕駛”,並且請注意,法律對“醉酒駕駛”沒有附加任何條件。簡單地說,隻要“醉駕”,就要入刑。



隻要您還時不時地出門應酬,都應該在這幾年裏,切身感受到了這一法律條款的威懾力。不管是政府官員、社會名流還是普通老百姓,交警查酒駕讓你吹氣,發現所吹氣體中酒精含量達到或超過了80毫克/100毫升,就立即抽血複檢;確定還是超標時,就予以刑事立案,入刑沒商量。“醉酒一律入刑”的說法,在一定程度上就是這樣傳開的。


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日前製定的《關於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二)》(試行),決定自5月1日起,在全國第二批試點法院對危險駕駛等8個罪名進行量刑規範改革試點,其中關於醉駕量刑的規定引人關注。


此次出台的指導意見明確:對於醉酒駕駛機動車的被告人,應當綜合考慮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機動車類型、車輛行駛道路、行車速度、是否造成實際損害以及認罪悔罪等情況,準確定罪量刑。對於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處罰;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

 

根據規定,最高法要求各高級人民法院在轄區內指定1-2個中級法院、2-4個基層法院開展試點。試點工作從今年5月至10月,為期半年。根據試點情況,將適時在全國法院推行。


2

要對“醉酒一律入刑”進行鬆綁了?


那麼,這次出台的指導意見,盡管是試點、試行,但是否意味著要對“醉酒一律入刑”進行鬆綁?


在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阮齊林看來,最高法院這次出台的指導意見是對既有法律規定的重申,也可以被看做是對“醉駕一律入刑”這樣的認知和做法進行糾偏。“醉駕一律入刑”的概括本來就不夠準確和權威,現在又何來“醉駕不再一律入刑”一說呢?


阮齊林:醉駕一律入刑,這個說法本身就不是權威、不準確,不能代表法院的官方的立場。並不表明最高法院在危險駕駛罪上,態度上有什麼轉變。隻是當時是新法出台,可能各地執行得比較嚴格一些。另外,考慮到這個標準不好掌握,怕出現選擇性的執法,所以一時也出現了隻要抓到醉駕就定罪的狀況。

 

按照阮齊林教授的觀點,將規範醉駕量刑解讀為醉駕入刑鬆動並不準確,指導意見隻是規範,並沒有鬆動。公眾不必擔憂,一些駕駛人也不必竊喜。對醉駕量刑的細化和規範,是根據現實情況和既往案例做出的科學修正,有著一定的現實價值和積極意義,也是法製人性化的一種體現。


同樣是來自學界的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宗玉也強調,新的指導意見實質是在懲戒尺度上的微調。


王宗玉:這次最高法院之所以修正了量刑指導意見,也就是說,在有些情況下,是可以不構成犯罪的,這也是全麵考慮了刑法總則的規定,社會危害性不大,情節顯著輕微,不認為是犯罪。罪刑相適應,有多大的犯罪行為,適用多大的刑法。



不光在是否鬆綁的問題上存在不同的解讀,對於這份“指導意見”的法律效力,不同專家也持不同的看法。


3


新指導意見何時會影響到每個人?


阮齊林告訴記者,在執行層麵上,依舊存在諸多可預見的障礙因素。首先是,“輕微”醉駕的客觀標準還未落地,其次是,由於司法審判存在慣性,在全國範圍內、在短期時間裏,醉駕定罪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一個最嚴峻的挑戰,到底在什麼情況下是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呢?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去甄別,什麼情況下定罪,什麼情況下不定罪,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標準沒有搞清楚的話,它是不能輕易使用的。


我們也了解到,其實對於醉駕情節輕微免刑事處罰,各地方已經行動起來了。2017年1月,浙江、上海、江蘇先後出台了關於醉駕案件辦理的最新規定。隨後,重慶也采取跟進措施。新規中明確,懲治“醉駕”犯罪,部分情節輕微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責任。


4

延伸閱讀:“醉駕入刑”法規變化



2011年2月 醉駕和飆車入刑:《刑法修正案(八)》通過,其中規定,“在道路上駕駛機動車追逐競駛,情節惡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的,處拘役,並處罰金。”


2011年9月 醉駕一律立案偵查:公安部下發的《關於公安機關辦理醉酒駕駛機動車犯罪案件的指導意見》規定,“要從嚴掌握立案標準,對經檢驗駕駛人血液酒精含量達到醉酒駕駛機動車標準的,一律以涉嫌危險駕駛罪立案偵查”。




2013年12月 80毫克以上屬醉駕: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印發《關於辦理醉酒駕駛機動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的通知。其中規定:在道路上駕駛機動車,血液酒精含量達到80毫克/100毫升以上的,屬於醉酒駕駛機動車,依照刑法以危險駕駛罪定罪處罰。  




2017年5月 醉駕情節輕微不予定罪:最高人民法院製定《關於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二)》(試行),規定:“對於醉酒駕駛機動車的被告人,應當綜合考慮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機動車類型、車輛行駛道路、行車速度、是否造成實際損害以及認罪悔罪等情況,準確定罪量刑。對於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處罰;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



來源:央廣新聞(ID:cnr_cnr),央廣網綜合自《新聞縱橫》





金城車載第一媒體

蘭州交通音樂廣播

掃掃了解交通谘詢


商業合作:微信號970619481 Xuefei04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