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每天喝它, 從不吃紅肉,我現在好的像20歲一樣


封麵人物|五十歲辣媽劉葉琳





  

      

       唯有健康與美不可辜負!


本文所有內容均為翻譯,題目選取自英國的 Irving B 發給富蘭的感謝信。我已經連續發表了多篇最新的體驗反饋。


文中所有內容均來自國外用戶的真實體驗,包括:英國的 Irving B、加拿大的 Marcy S Inge F 和美國的 Jill T。用戶改善的對應病症列於段首左上角。


1


2007年3月1日

其他:纖維肌痛


我現在40歲,我從27歲就開始有纖維肌痛的問題。


我第一次出現這個問題時,我從一個工作了一年半的單位下班,我失業了,我真的很虛弱。然而,我後續的爆發能夠有所控製。


我從2005年開始服用Flor·Essence。我有纖維肌痛(所有軟組織的炎症,如肌肉和韌帶和肌腱)。它可以引發一係列症狀,但是不會在體檢時有所顯示,它是一個係統性的問題。


我甚至不是為了病而喝Flor Essence---僅僅隻為了我的整體健康,是我姑姑推薦的,我覺得這可能是在我假期排毒的好主意。但是,我的纖維肌痛,沒有減退,但已經變得慢性。在兩個半星期內,我意識到我感覺好一些,又過了一周症狀消失了!


我意識到如果我犯懶或者喝沒了,3周左右我的症狀就有反複了。所以我不能隨隨便便的了。我已經學到了教訓並且認真服用!我真的很感激這個產品,無法言表!真的!


我曾經嚐試過其他據說對纖維肌痛的產品,針灸,按摩,物理治療,脊椎按摩或偶爾的藥物,我有點擔心這輩子都無法擺脫這個病了。


雖然沒有惡化,但是會產生不停的麻煩,我意識到每天都會產生不同的症狀。


我明白草本治療對每個人是不同的,但是這真的對我有效。我認為每個人都會從服用這茶受益,比如排出毒素。我希望你們可以一直生產這茶!謝謝!


P.S –我不會嚐試別類似產品。我對這個品牌絕對忠誠!


Jill T.

IL USA

2


1994年8月

其他:健康,思維,排便



我想我是從1993年開始服用Essiac的,那種你需要自己做的包裝。今年因為我的工作行程,我沒有時間,我做了些研究發現煮好的液體包裝更好。


我是一名女性,今年10月就50歲了。我的狀態和頭腦都不太好,至於我的健康,我感覺沒有力氣,反應遲緩。


很難解釋,我感覺不再是曾經的自己。至於我的頭腦,我在上學時我的成績都不太好,但是自從我服用Flor Essence,我的電腦課和成績從85分變成100分。我也在上別的課程,所有的成績都棒極了。


我的睡眠、體重還有胃口沒什麼感覺,因為一直以來都挺好的。但是說到腸胃蠕動,簡直了,以前我有便秘問題,現在非常的規律。總體來說,我不得不說自從我服用了Flor Essence,我看到我生活和健康的巨大改善。


我感覺服用Essiac挺好的但是服用液體瓶裝Flor Essence效果更好。


今年我停止喝Flor Essence一個月,我感覺糟透了。我覺得我快不行了,我的身體係統紊亂,變的非常情緒化。所以我又開始服用,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又感覺好多了。


我總感覺這茶讓我好起來,給我正麵的情緒和健康狀態。我讀了很多關於Flor Essence的文獻,了解到Elain談論這個產品,我100%支持,而且我也會將這個產品推薦給大家,我也有一些朋友在服用,奇跡也出現了。


我是個注意健康的人,我會注意我的飲食。如果Flor Essence不好,我便不會服用,我知道這是好東西,服用後我的感覺也很好,就是很適合我。


我曾經複印過一些文獻給我的朋友,我知道他們會選擇服用Flor Essence,事實上也是如此。


我現在還在上學,希望很快我就可以學習成為艾耶爾吠陀經醫生。我會將Flor Essence推薦給我所有對病人,我說過,我深信並且100%支持這個產品。


最後一件事,真是怎麼說都不嫌多。每天上床睡覺前服用是一個好習慣,我一般5:30pm以後就不會進食,我服用1盎司Flor Essence和等比例的過濾水,我非常認真的在睡前服用。


感謝您的關心,

Marcy S

安大略省,加拿大



3


2008年5月12日

癌症:前列腺癌



當我被診斷出前列腺癌後,在過去的9年裏 我一直在服用Flor Essence。


據醫學專業人士所說,放射治療或冷凍手術是我唯一的選擇。

沒有進行標準治療。


從不吃紅肉和每天服用Flor Essence, 我現在好的像20歲一樣。


盡管最近的掃描發現前列腺癌還在那裏, 檢測的結果是自從首次診斷出癌症以來,一直沒有活檢。 


毋庸置疑,如果我接受了傳統治療,我不可能活到現在。我堅信每日服用的Flor Essence是我能夠對抗癌症,提高整體健康的願意。


我很感謝Leda Fair, Flora的產品顧問,那些給我建議,支撐我走過這9年半的人們。



Irving B

UK 



4


2002年1月

普遍:胃部不適和便秘

普遍:預防



從朋友那裏聽說Flor Essence,於是從10月到3月開始每天服用3次,每次2盎司。 


Flor Essence讓我的丈夫遠離疼痛4個月,直到他感染上非常嚴重的炎症,使他昏迷兩個星期後離開了人世。


他從來不需要服用瑪菲,隻是偶爾服用一次止疼藥。


我自己服用Flor Essence四年了,我的胃病和便秘在服用後的2個月後消失。


現在我每天服用2盎司,為了預防,我感覺很好。


我的兒子和兒媳婦也信任這個產品。


感謝你在Paul生病期間對我的幫助,我給你打了那麼多次電話。


非常感謝,

Inge F

安大略省,加拿大


5


2010年3月10日

癌症:臉部基底細胞癌



我媽媽88歲了,今年年初被診斷出臉部基底細胞癌症。在1年之前或以前,她在診斷之前鼻子末端有一個瘡。


醫生開了一個特殊的膏藥,並通知我們,這可能是比破壞性大的手術要好的辦法。


6周後, 還有3個昂貴的療程而且不報保險的膏藥後,瘡布滿了她的整個鼻子,然後我們被告知,治療不起作用。所以,8月1日,醫生將我媽媽引薦到手術科。


我們都飽受摧殘,但根本不能和我媽相提並論。她開始變的非常安靜,我知道她害怕了。我問她是否想做手術,她說:如果醫生說我需要,我就需要去做“。


我感到悲傷,因為她召回了我在1986年以前持有多年的心態。在那個時候,我展示過Flor Essence好幾次,對它的曆史和大量前來購買的它的客戶印象深刻。


我知道這個草本配方來自Ojibwa部落,我記得特別清楚因為我的奶奶有1/4 Ojibwa血統。


我買了一包回家,煎煮了草本並裝入大玻璃罐中。我本想把這些草本渣子丟掉,但直覺告訴我將它們儲存在玻璃罐,放在冰箱裏。


我告訴媽媽是奶奶讓她喝的這茶,所以她喝的非常認真,早晚各2盎司。


與此同時,每天至少一次,有時2次,我會講草本包在紗布裏,放在她的鼻子上敷20分鍾。


8月27日,媽媽去見手術醫生,他告訴我們瘤不見了,隻有鼻子上還有一些小根癌症可以通過藥膏治療。


我確信這些最後都會消失,於是我們花更長的時間用Flor Essence治療。


癌症好了,全家人都鬆了一口氣。我媽媽也很開心。


語言無法表達我們對Flora製造的這個產品的感激。


Kethrine L

卑詩省加拿大



我是傅林謙。 一個知天命的女人,一個職業女人,一個女博士,母親,女兒,還是妻子,願意分享我的專業知識,或許還有些價值,希望幫到您。



特別說明:為了方便回答微友們的谘詢,成立谘詢群,有興趣的微友,可以添加微信4002421入群,有專業營養師為大家答疑解惑。


(長按並“識別二維碼”即可購買)


重要通知:根據相關法律,本品不能替代藥品,亦不能作為藥品使用,敬悉。


閱讀原文即可進入“護士茶”了解詳情或購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