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一家在中被盜竊殺害 涉外滅門案還給我們留下什麼。。。

2000年4月1日深夜,4個來自江蘇北部沭陽縣的失業青年潛入南京一棟別墅行竊,被發現後,他們持刀殺害了德國屋主一家。這個不幸的家庭的主人普方,51歲,時任中德合資揚州亞星奔馳公司外方副總經理,他40歲的妻子、15歲的女兒和13歲的兒子也慘遭殺害。案發2小時後,4名凶手被捕,後被法院判處死刑。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絕大多數中國人難以想象的。

普方先生的母親從德國趕到南京,做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決定——她寫信給法院,認為對四個凶手的刑罰過重。“德國沒有死刑。我們覺得,他們的死不能改變現實。”   

最終,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了4名被告的上訴,維持原判。  

這起當時轟動全國的特大涉外滅門慘案很快結了案,但故事並沒有結束。

就在那年的11月,在南京居住的一些德國人設立了紀念普方一家的協會,致力於改變江蘇貧困地區兒童生活狀況。

普方晚宴

他們把募集到的善款用來支付那四個凶犯的家鄉——蘇北沭陽縣貧困家庭的孩子們的學費,為他們走上自主而充實的人生道路創造機會。

這一舉動已經默默延續了15年,雖然已有超過600名的中國貧困學生因此圓了求學夢,但它至今鮮為人知。

這就是普方協會,一個民間慈善組織。這就是活著的人——準確地說是在中國的老外們,在那一刻做出的選擇。

普方協會接受善款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還是回到那個案子:4個男青年並非有預謀要殺人。他們一開始隻是想偷摩托車,但換來的錢並不多。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們得知玄武湖畔的金陵禦花園是南京最高檔的別墅區。那晚,他們潛入小區,隻是想去洗劫一間不亮燈的空宅,結果那套正在裝修的別墅沒有東西可偷。最終他們選擇了隔壁的普方家。盜竊的行動被普方一家查覺,因為言語不通,驚懼之中,他們選擇了殺人滅口。

庭審中的一個細節給了德國人很大的觸動:那4個來自蘇北農村的年輕人都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也沒有正式的工作,其中有一個做過短暫的廚師,有一個擺攤配過鑰匙。       

普方協會執行主席萬多明與受助學生在一起

他們認為,社會不公和缺乏教育是滋生犯罪的土壤。要杜絕再出現殺害普方那樣的年輕人,靠仇恨是沒有用的,處決犯罪的根源比處決罪犯更重要。這個社會需要法庭和監獄,但是更需要的是互助與教育,前者通過資源共享讓困乏的人免於絕境,後者通過開發人的智慧與道德讓人學會正確抉擇。  

隻有做好了這兩項,人類才能真正遠離恐怖和暴力,否則,我們每個人隨時都可能成為下一個犯罪的目標,這才是最可怕又最可悲的。  

國際學校師生與受助學生交流

“如果普方還在世,那麼普方家肯定是第一個參與的家庭。”德國巴符州駐南京代表處總經理茱利婭肯定地說。她是普方協會的創始人之一,她覺得這是紀念普方一家最好的方式。

“我們並不想傳達這樣一個理念,因為一家德國人不幸遇難,我們就要資助凶手家鄉的孩子,”茱利亞說,“我們想讓大家知道的是,教育,能夠改變或成就人的一生。”

2009年起,普方協會發現,10年前相對貧困的蘇北地區如今已變得不再貧窮,於是決定,將目光轉為更為窮困的安徽南部地區,依然是尋找那些最需要獲得資助的窮困家庭的孩子。 

受助學生的家

如今這個善舉仍在繼續,這是德國人普方在中國留下的遺產。

同樣是處理一件案子,德國人卻把眼光放在了人類的全體和長遠的未來。對此,值得我們每一個人深思。

一個人在童年受到愛的浸潤,就會在內心埋下善良的種子。善與愛是社會的矯正器,當愛的情感升華為關愛的情懷,會潛移默化為一種文化。而文化,則是一個民族精神的標誌、一個民族可愛到令人尊敬的璀璨之花。

(網絡轉載)

有什麼想說的就到下麵的評論裏暢所欲言吧~


谘詢聯係方法:

微        信:cdhd66666  headoilseal 

德國電話:0049-176-5685-6698

中國電話:0086-185-8189-6699

(該文引用自“開元網”)“好文章歡迎轉載、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