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是我給你最好的情書 | 愛之於我,就是肌膚之親,就是一蔬一飯。

    那些精致盛器裏色味俱佳的饕餮盛宴,也許能帶來一時的刺激和驚喜。但是,我還是迷戀家裏樸實的一粥、一菜、一湯、一蔬,平和中帶著恒久的安全感。像極了我們的愛情,沒有了最初的轟轟烈烈,隻剩下一蔬一飯的平凡相守。

    還記得,異地戀那段煎熬而激情的歲月嗎?得到抑製的愛情在釋放的時候能得到雙倍的回報,因為每次相見時都有初見的不安和驚喜,即便是現在回憶起來也能感受到那種悸動,好像自己瞬間變年輕了。

    還記得,我給你的約定嗎?能給離別帶來最有效的安慰莫過於下次再見的時間。於是,我給你約定好,每過一天就寫一張明信片給你。所以,每次你離開的時候,帶走的除了思念還有那厚厚的一摞明信片。

    後來,我來到了你的城市,我們結婚了。

    你有時會像孩子一樣抱怨,我怎麼不給你說明信片上那些肉麻的情話了。你能感受到嗎?當我不再給你說那些好聽的情話的時候,可能已經把愛情過在了我的生活裏。就像你每天下班回來桌上的熱湯熱飯。

    是的。美食,是我給你最好的情書。

    初來廣州什麼都不適應, 最棘手的莫過於從不喝湯的我攤上了一個早已入鄉隨俗,天天嚷著要喝湯的老公。廣州的靚湯好像成都的火鍋人人掛在嘴邊,感覺吃飯沒湯,就像沒吃米一樣不得勁。真真是可以三日不吃肉,不可一日不喝湯。廣州的湯講究原汁原味,對食材要求苛刻,時令新鮮,幾乎都不放調料。很多湯料的搭配也講究食物之間的互補,所以有很多意想不到食材在搭配中也能入湯,但求用食物最原始的力量來滋養生命。

     於是,我開始學著當地人煲湯,每次去市場就像小學生上學一樣,站在湯料的檔口望著上百種的湯料抓著老板問個遍,這個叫什麼啊,怎麼煲啊,可以和什麼一起煲啊,這個有什麼功能啊,我都買點你給我便宜點啊.....老板最後被我搞煩了,連價都會懶得和我還,匆匆賣我免得耽誤了生意。

    就這樣,長期浸淫在市井的菜市場聽老廣州人對各種美食靚湯的交流,從湯出品的色澤、味道到功能,並且湯品豐富得彷佛萬物皆能入湯。才發現我貪心得想一口氣問完湯料老板時,老板的無奈。

    看似最無知的老農,卻對生活有著最深層的智慧,那是對食物靈性的感知。愚鈍的我總是在和他們的交流中半信半疑,然後又在實踐中感受到食物帶來的驚喜。就像賣蘿卜的阿婆說,“白蘿卜,根部、中間、尾部,每一個部位都有不一樣的味道”。原來,喜歡食物本來的味道,是用心感受過才能說出的話。

   從此以後,煲湯我都盡量不放調味料,隻讓食物們自己盡情地翻滾、醞釀、融合。我要做的,隻是等待這麼簡單。給食物時間,亦如給自己時間,不著急,不慌張。

    煲湯好似一個修心的過程,需要耐心,需要尊重每一個個體,不試圖用自己的想法去改變它。等,等那一鍋原本分離的食物慢慢變成融彙在一起的濃湯。等待的時間,恰好溫柔了我們的歲月。

    好事,都不需要著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