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涼意案監控視頻曝光,逃避村霸圍毆竟被判無期!


2016年1月16日晚9時許,河南省林州市西豐村民郭涼意駕車回村接母,在村口遭一群村霸的圍毆和毒打。原因是郭涼意拒絕與村霸等人一起聚餐,村霸心懷不滿,糾集村霸弟弟,村霸叔叔等二十餘人持菜刀,棍棒、 等凶器,在西豐村口設伏郭涼意。郭涼意在遭受暴力毆打時乘機逃回車中,駕駛車輛逃離時,村霸弟弟趴上車輛引擎蓋上,村霸叔叔等扒上車輛窗戶兩側對郭涼意毆打堵截和搶奪方向盤。慌亂中,郭涼意駕車失控村霸醉酒撞上汽車致村霸死亡。案發後郭涼主動投案自首,並賠償村霸家屬150萬取得村霸家屬諒解書。

 

據了解,死者郭寧,糸林州西豐村一帶的惡霸,多年來,其聚集眾多閑雜人員,四處搶奪硬要民眾錢財,欺淩百姓,強奸民女,稱霸一方,村民敢怒不敢言。郭涼意,共產黨員,退伍軍人榮獲二等功多次,與村霸同係西豐村人,長年在外承包工程,很少在西豐村生活,與村霸素未來往。

 

村霸死後,西豐村及附近村莊,多個受過村霸欺淩的村民,放鞭炮慶祝。三千多名村民,政協委員,人大代表聯名上書請求法院對郭涼意從輕處罰。但是,法院對村霸等人的不法侵害行為視而不見,徑直判決郭涼意無期徒刑

 

當地村民認為,之所以村霸橫行鄉裏多年,欺淩百姓,是因為其背後有親戚在市裏領導崗位上,利用職權,一手操縱了案件的偵查與判決,將一個無辜的人,生生推上了無期徒刑的罪名上。郭涼意已向高級人民法院堤起上訴,肯求社會,媒體和各界人士的關注。


《法律與生活》雜誌報道後,很多讀者和網友想了解本案證據。以下為視頻以及同步解說文字,便於大家了解案發經過。



視頻時長43分鍾,建議在wifi環境下觀看。



此視頻拍攝地點位於林州市姚村鎮西豐村東路口,郭涼意案件發生現場。我們看到的東視頻是西豐村東路口新河公路東側加油站,由東向西拍攝成的。西視頻是西豐村東路口郭紅栓廠南牆外攝像,由西向東拍攝的。此視頻來源於安陽市人民檢察院,由於東、西視頻時間相差29秒,為統一解說時間順序,本視頻解說時間以東視頻解說時間為主。

古老的西豐村,五千餘口人,曆史至今,同村同族,尊老愛幼,和睦相處。隨著時代的變革和優越,是一些人趁國家和諧發展的機遇,他們卻勾結組織以黑社會性質在一方明打,打家劫舍;明搶,攔路搶劫;明砸,趁夜色之際,往百姓家裏扔石頭,砸窗戶。而原本正義部門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有些幹部充當其保護傘。

2016年元月16日晚6時許,西豐村郭寧夥同親弟郭帥、叔伯兄弟郭鵬、郭濱華、親家郭永平、妹夫郭耀華、兒女幹親大郭濤、小郭濤、朋友郭耀偉共計九人。在姚村鎮大盆骨飯店喝酒吃飯,白酒七瓶,啤酒十瓶下肚後,發愁飯後由誰付賬,就在這時郭寧親弟郭帥想起了在西豐村祠堂門口看見過郭涼意,將此告訴了郭寧,郭寧讓郭帥給郭涼意打電話,讓郭涼意來喝酒吃飯付酒錢,電話打通後,郭涼意聲稱有事,郭帥就把電話遞給郭寧,郭寧在電話裏大罵郭涼意。根據郭涼意的供述,郭寧在電話裏罵到 “給你臉你不要臉,你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嗎,你老子還得給我麵子,小屁孩,等你回來老子打死你,讓你知道誰是西豐村老大。”郭涼意回應說“大哥,因我有急事,實在對不起,今天晚上我總要回去,隨後再說。”電話掛斷,郭寧一夥回到西豐村後,由於酒精濃度的原因,沒有回家睡覺,老想著郭涼意不給他麵子,必須教訓郭涼意一番,於是他們特定的這夥人,又到郭威家裏喝酒,商量怎麼教訓郭涼意,在郭威家裏又喝了四瓶白酒。感覺九人伏擊郭涼意人少,準備再找九人。他們將第一伏擊點預設牛家莊東路口,第二伏擊點預設在郭紅栓廠西門口,因為這兩個地點都沒有監控錄像,

晚上20點30分左右他們由原來的第一批9個人先後到西豐東路口集合。

晚上22:07:09 在晚上20點30分左右,他們糾結的原有的第一批9個人,早已來到西豐東路口,22:07:36郭東瑞駕駛著郭寧一夥的第一輛車進入現場,拉著第二批人;郭海清、郭鵬英、郭新玉、五隊太林家兒子、十隊海昌家兒子進入現場,(加箭頭指示東西視頻)這些人在西豐東路口路南及西豐加油站南門對麵下車後,在六角亭下等候,

22點8分52秒路南石獅子旁,郭耀偉打電話又通知了郭增旺、郭五紅、郭永剛,先後兩批共計十八人。郭耀偉邊打電話邊往西走去。

22點9分12秒郭東瑞開的一號車從西豐加油站南門返回西豐路口南側石獅子旁,(東、西箭頭指示車輛)與早已停在那裏的郭寧會合,郭寧親弟郭帥、親叔伯弟兄郭鵬、郭濱華、親妹夫大郭濤、小郭濤,這些早已特定的打手集聚。(期間箭頭標示車輛)

22點10分04秒路南石獅子旁集聚的多人在不停晃動打手機,(加箭頭指示西視頻)他們在找什麼?原來在找郭耀偉,他們原計劃將伏擊郭涼意的伏擊點設在牛家莊東路口或設在郭紅栓廠西門口,因為這兩個地點都沒有監控錄像,最後如果如何選擇,應郭耀偉不在不能決定。

22點11分34秒第十五幀,郭耀偉(用箭頭指示)跑步進入現場,到達路南石獅子旁和郭寧等打手碰頭後,各人分工而去。伏擊點確定於郭紅栓廠西門口為一號點(用箭頭指示),有郭永剛的二號車,郭增旺的三號車,大郭濤的四號車,郭耀華的五號車,一字橫排作為攔路車(加箭頭指示)。二號點早已停著郭帥開著的郭寧六號車再此守候(加箭頭指示),三號點早已停著郭濱華的車(加箭頭指示)。

 

10:11:52,駕駛郭永剛車的二號車由南向北行駛到牌坊外南側與郭耀偉、郭帥、郭寧接頭後開到1號點隱藏起來。

10:12:35,駕駛郭增旺車的三號車由南向北開至牌坊外北側石獅子旁,然後掉轉90度由東向西經牌坊開往1號點隱藏起來。

10:12:43,駕駛郭永剛車的二號車燈熄滅。二號車閃燈告知三號車、一號車其停放的位置。

10:13:38,郭寧一夥將1號點其中的三輛車停在牌坊內通往村裏的馬路上作為攔路車,並且調試車燈,將車燈調成最明亮、最佳狀態。

10:14:00,大郭濤從牌坊內經牌坊向外徒步至牌坊外南側。

10:14:34,1號點攔截的三輛車燈光閃爍。

10:15:20,1號點攔截的其中大郭濤的車開往牌坊內西約50米通往南邊的小路上,停車並隱藏。

10:16:58,牌坊外南側郭寧一夥停放的一號車及人員,有郭永平、郭帥、郭東瑞、郭耀華在車外晃蕩。

10:17:23,牌坊外南側亮光處,郭寧一夥中郭耀偉在撥打電話。

10:18:07,郭五紅駕駛的電動車從南向北駛過來,在牌坊外邊停留並轉圈。

10:19:20,駕駛大郭濤車的四號車從南向北駛入現場,五號車駛入現場。郭五紅駕駛著電動車帶領四號車五號車駛入一號點隱藏起來。

10:21:45,牌坊外南側一號車輛開啟遠燈,照亮郭寧一夥9人(郭寧、郭帥、郭鵬、郭耀華、郭濱華、大郭濤、小郭濤、郭永平、郭東瑞),有人在車外邊,有人上車。

10:22:03 為了不讓郭涼意發現,他們組織郭永平、郭帥、郭東瑞坐上一號車並開到一號點隱藏起來。

10:22:56郭五紅駕駛的電動車從1號點返回,停在了三號點。

10:23:26 石獅子旁有人在原地等待,來回走動,不停打電話(加箭頭指示)。

10:23:59 注意這輛車(加箭頭指示),這輛車才是與本案無關的現場目擊者,他們是墳頭村王慶委、王凱,他們在西豐路口北側路東,親眼目睹了本次案件的全過程。其實目擊全程的還有楊家泊的王二小、西豐郭金旺、墳頭王寶,(牌坊南邊有人,加名字。)他們的車被堵在一號點後,過來查看情況,當走到西豐牌坊南邊時,一看是熟人不敢近前,躲在暗處目擊了整個案發過程,視頻上也出現了他們的身影。

10:25:07 東西視頻均顯示這些涉案的打手,伸手探腦,已經開始蠢蠢欲動。(加箭頭指示)

10:26:50 大馬路上大小型車輛來來往往,不停穿梭。

10:27:15 郭濱華、郭耀華(加箭頭指示)跑到西豐路口正中央,不停的向大路南側張望.

10:28:24(同時西:10:28:53),郭涼意的車由南向北進入視頻,打著左閃。為躲避大馬路上由北向南行駛的卡車,車輛緩慢向北行駛並預左拐。卡車過後郭涼意的車左拐行進,接近牌坊外北側時,前燈照射處正前方從牌坊外南側過來小郭濤,小郭濤手推車輛保險杠,郭涼意的車迫不得已被攔截在牌坊外北側,停在石獅子東側15米處。

10:29:09,牌坊外南側又過來四個人,四人分別是郭寧、郭鵬、郭耀華、郭五紅。

10:29:30,1號攔截點隱藏的主要打手郭東瑞駕駛著一號車開啟大燈由西向東朝牌坊外駛來,停在了牌坊外北側石獅子旁,將郭涼意的車堵住。

10:29:47,一號車南邊下來主要打手郭永平,北邊前門郭東瑞,後門郭帥。其中郭帥手持菜刀,快看(加箭頭、暫停),29分53秒(暫停、箭頭)郭永平手持木棍,向圍打郭涼意的地點急速前進。

10:29:58,牌坊外北側郭寧、郭鵬、小郭濤、郭耀華在毆打郭涼意,緊接著從一號車下來的郭帥趕到,手持菜刀用刀背砍向倒在地上的郭涼意臀部,郭永平掄起木棍向郭涼意頭部和頸部後脊梁多次擊打。(輪刀時加圓圈、慢放)

10:30:08,郭帥手拿菜刀被人奪下扔在馬路沿上。

10:30:20,郭涼意夥伴的第一輛奧迪車從南向北開過來,在牌坊外北側短暫停留,燈光照到郭寧、郭帥、郭永平、郭耀華、小郭濤正在毆打郭涼意並將其按到在地,右腳踩住郭涼意的頭,膝蓋跪在郭涼意身上。(加箭頭)

10:30:44 奧迪車向北駛離後掉頭。

10:30:50 從牌坊外南側又過來郭五紅、郭耀偉、大郭濤三個人,其中郭五紅奔跑,參與毆打郭涼意。

10:30:59,郭涼意夥伴的第二輛車燈照射到郭寧一夥還在持續毆打郭涼意。

10:31;09 奧迪車停在牌坊外南側5米的地方。

10:31:17 牌坊外南側郭新玉向北側快速跑了過去。

10:31:38沒有外界燈光,但借著郭涼意車尾部的光亮,一閃一閃的打著郭涼意。

10:31:45 郭帥、郭永平、郭鵬、郭寧拖拽著郭涼意向南一路打了過去,其他人圍著郭涼意,使郭涼意即跑不了也沒有還手餘地。

10:32:25  1號攔截點三號車燈閃爍。同時郭增旺、郭海清、 郭五紅、太林兒子在牌坊外路中央堵截郭涼意,防止郭涼意逃跑。

10:33:00(西:10:33:38),郭涼意遭毆打中,郭寧從馬路沿上撿起菜刀向郭涼意衝了過來,(箭頭、暫停)郭涼意逃回車內迅速逃命,看(箭頭指著跑著的人),郭寧手持菜刀繼續追趕。郭涼意車未開燈也未關起正駕駛室和副駕駛室車門玻璃,避開前麵的人緩慢從人群中向南行進約20米。(箭頭指著車20米處暫停)

同時攔截在郭紅栓廠西門口的攔路車大燈立即亮了起來,(箭頭)照射著郭涼意,郭涼意被燈光刺的不能前進,隻好從一號車尾部掉頭。

10:33:29(西10:33:58),郭涼意行駛到一號車後麵時,車輛正前方出現了郭寧、郭東瑞,(暫停)郭涼意的車躲閃郭寧和郭東瑞,車頭向東南方向偏移,右前方又出現了郭帥和小郭濤(暫停),由於車與人不到2米左右,車撞倒小郭濤,郭帥扒在了車輛的前擋風玻璃上,郭帥兩手抓住雨刷器座,雙腳蹬前保險杠(暫停),小郭濤被撞後立即站起來向牌坊外南側走了。

10:33:37 郭涼意車朝南行進5米後,郭永平飛奔過去扒在了副駕車門外(暫停),10:33:37秒第十五幀(暫停),郭永平頭部和雙手及前半身鑽進副駕駛室內,搶奪車輛鑰匙、拽扯方向盤。此時明顯看到車輛行進軌跡不穩,車輛在晃動中撞在了已停在南側奧迪車的車尾上(暫停),當時奧迪車內坐著馮雪靜,由於汽車被撞的慣性,馮雪靜碰在了自己車前方,不是郭涼意所為。撞車後速度減緩,拐彎後明顯看到扒在擋風玻璃上的郭帥,(暫停)左手抓著雨刷器底座,左腳蹬著前保險杠,右手已伸進正駕駛車內拽扯方向盤,右腳踩在正駕駛車門外腳踏板上。在行駛過程中,明顯看到郭帥身姿在車上已成“大”字型,車輛抖動朝北行駛此時燈光照射到石獅子旁,地上爬著的郭寧邊起身邊朝北急走。(暫停)

10:33:48秒第十五幀,由於郭帥擋住前擋風玻璃,右手搶奪郭涼意方向盤,郭永平頭手前半身進入駕駛室內,也在搶奪郭涼意的方向盤,郭涼意的車失去控製撞向了郭寧。

郭寧被撞後,郭帥從車上跳了下來。跌在了路北邊花池沿上,碰破了腿、腰、手,不是郭涼意用車撞傷的。現在起訴書描述是郭涼意所為,實在與視頻所示事實不符。

10:33:52 從南邊奔跑過來的郭鵬(暫停、標示箭頭)扒在了郭涼意正駕駛室門外。頭手伸進了正駕駛室車內。

10:34:06 頭部、雙手、前半身已進入附駕室內的郭永平被高速轉彎行駛的離心力甩出,但雙手依然扒在車上、雙腳著地。

10:34:12 從車上掉下來一個人慢慢站起,應當就是扒在副駕駛室門外的郭永平。

10:34:14 郭涼意車由西向東穿過牌坊第一次從西視頻上消失。

10:34:21 郭涼意車客觀上遭遇1號點四輛車燈光(標示三個箭頭指向郭紅栓廠西攔路車輛)照射、攔截,本能地由村內方向經牌坊再次駛出。

10:34:32 郭帥從馬路沿邊撿起了菜刀,在一號車左前方3米處向郭涼意示威,(暫停,箭頭)郭永平手持木棍也在向郭涼意示威,慌亂中郭涼意車撞上了郭寧一夥一號車的車頭,郭涼意倒車要走。郭帥、郭永平再次向郭涼意示威,(暫停,箭頭)郭涼意隻好再次向前。

 

10:34:52 郭帥持刀從一號車北側衝向郭涼意車輛,郭涼意開車就逃,順時針行駛一圈,郭帥由北向南朝牌坊外南側奔跑,由於汽車右拐彎,如果不注意汽車主燈方向就好像是郭涼意在追郭帥,其實不是。

10:34:58 看1號點車又在閃亮。

10:35:00郭涼意車停頓並倒車觀察通往西豐的道路,車頭朝西。

10:35:04 1號點車燈開始明顯變弱,靠北邊的一輛郭耀華的車向後倒去

10:35:22郭涼意車由東向西穿過牌坊、經由郭耀華車輛閃開的通道朝村內行駛,郭涼意第二次從西視頻上消失。

10:35:56郭東瑞從牌坊外南側走向北側,尋找郭寧。(加箭頭)

10:36:12郭東瑞又返回南側的郭帥一夥特定人群中。(加箭頭)

10:36:39郭五紅又從牌坊外南側的人群中走向北側觀察郭寧21秒後。

10:37:00郭五紅迅速又返回南側郭帥一夥特定人群中,人群迅速亂了起來。(加箭頭)

10:37:16郭耀偉未去救人,而是從牌坊外南側由東向西穿過牌坊朝村內逃走。現場隻留下原有的固定打手7人郭帥、郭永平、郭耀華、小郭濤、大郭濤、郭鵬、郭濱華由南向北側跑過去。(加箭頭) 

10:38:10 牌坊外南側、北側上述七人來回竄走。(加箭頭)

10:38:36 1號攔截點有車輛燈光閃爍。(加箭頭)

10:38:48 牌坊外北側有車輛燈光閃爍,燈亮處,上述七人撮動。

10:39:22  一號車向前移動6秒。

10:39:28 1號攔截點車輛光圈逐步有大變小顯示四輛車陸續由東向西朝村內撤離。

10:41:04,牌坊外北側的一號車載著郭寧開往姚村醫院搶救。

整個事件的全過程,由他們原來喝酒的九個人挑起,又固定了九個人參與整個事件的圍毆和經過,最後,後九個人悄無聲息的消失,原先的九個人,送往醫院了一個,逃走了一個,他們固定現場,固定人員,固定了整個事件的發生。剩下了郭寧的親兄弟郭帥、親叔伯兄弟郭濱華、郭鵬、親家郭永平、妹夫郭耀華、兩個兒女幹親大郭濤、小郭濤,七個人將郭寧送往了醫院。他們把事情的經過一股腦推在了郭涼意身上,也忘記了他們是一家人串供供詞是達不到法律效應的。縱有萬般狡辯也抵不過攝像頭鐵一樣的事實。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他們也忘記了在大公路北側東麵有輛車和幾個目睹了整個案件的真相,更忘記了西豐牌坊南邊也有幾個人目睹了現場的全過程。在郭紅栓廠西門口,他們一字排開的攔路車,不但攔住了郭涼意,也攔住了正常的來往車輛,當時就有兩輛車被堵在了那裏。 



延伸閱讀:


河南“於歡案”:駕車逃離圍毆,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無期徒刑


郭涼意:我比山東的於歡冤得多!


最高的讚賞就是轉發!




關注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