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需要儀式感麼?

“分手”這件事情對於這個時代的我們來說,大多數沒有電影裏那麼慘烈,大家都是成年人,真的沒有必要把分手搞成一個事故現場。

我是一個形式感很強的人,決定在一起的那一天,我25歲,談了一場一輩子都不想分手的戀愛,可是三個月以後麵對冷落冰霜的臉和蒼白的對話,我們打開了微信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刪除了好友,拉黑了電話。不再走一起走過的路,不再去一起吃過的飯,不聽喜歡的歌,不說講過的話,酗酒一個月每天都是醉生夢死的,我以為我舍不得她,我不敢麵對儀式,後來才想通,原來這一個月才是最好的儀式。

既然分手了,就代表著你不必要出現在我的好友列表,通訊列表,一切社交軟件裏,別必要軟弱的求你留下來,我的要你知道你已經沒有資格擁有我了,就像謝耳朵對艾米說的,你已經沒有資格享受我那可愛的小怪癖了。

談一場戀愛受傷了不可怕,因為當初選擇在一起就要承擔的風險,可拍的是受傷了還儀式衝動妄想報複結果傷害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