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前,他欲罷不能!離婚後,他出天價,求我陪他....

第一章 神秘眼角膜


海州第一人民醫院的一間病房裏,一位母親坐在病床前安慰著兒子。

“浩浩,一會兒別緊張,給你打麻藥的……”

盛浩聽著母親的話,點了點頭,麵帶憂鬱地問道:“手術……費用是怎麼解決的?咱們家哪來的錢啊?”

“街道裏發動街坊大家捐了錢,民政局還有你爸的老部隊都送來錢了。手術的費用你別擔心,好好養病……”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雖然很平靜,但鍾秀琴眼中的淚水還是抑製不住地流了下來。

雖然眼角膜移植的費用才三萬塊錢,但對於一個靠著低保生活的單親家庭來說,無異於釜底抽薪。她把家裏那套十五平米的小屋賣了。雖然那套房子年後可能要拆遷,到時候補償款至少二十萬,可為了兒子的眼睛,她還是五萬塊錢賣了。

但這些事情,她現在不能跟兒子說。她知道兒子是個倔強的人,如果知道“家”沒了,他寧可當瞎子,也不可能讓她賣房的。

母親的話還是有作用的,盛浩的煩躁終於安定了下來。

眼前一片漆黑,他的心裏卻跟明鏡似的。他要接受角膜移植,盡快的恢複,然後參加高考,考上一個好的大學,徹底改變自己和母親的命運。他要讓那些看不起他,把他害成這個樣子的人付出代價!

曾誌豪!你等著!

沒一會兒,護士進來了。

“36床,今天九點的手術……”確認完了之後,護士讓護工進來把盛浩搬上平車往手術室去了。

“辛大夫,我兒子盛浩的手術,就拜托您了!這是一點小意思……”守候在手術室門口的鍾秀琴看到兒子的主治大夫辛德仁過來,立刻上前塞了一個紅包。

辛德仁捏了捏紅包的厚度,臉上的表情出現了一絲輕鬆地笑容:“放心好了,角膜移植手術的難度不大,成功率很高的。放心啊……我進去了!”

聽著他的話,鍾秀琴心裏一直繃著的擔心總算是放鬆了一點。

“老辛!這回又不少吧?”一個年輕大夫湊過來小聲的問道,剛剛的一幕他都看在眼裏了。

辛德仁是海州一院眼科的頭把刀,對於一萬塊錢的紅包自然是不會放在眼裏的。他淡淡地笑了笑道:“也就一頓飯錢……回頭請哥幾個一起搓一頓也就沒了!”

“我聽說這家人挺困難的,湊手術費就湊了一個多月?”

“是啊!是挺困難的,就這樣手術費用還差五千多呢,我看他們母子可憐最終決定還是給做了……”辛德仁說這話的時候,心理上還是挺滿足的,在他看來動這台手術也算是做善事了。

“手術費用差五千,院裏會同意嗎?”現在可都是科室自負盈虧,做這種帶有慈善性質的手術,可是要大家分擔的。

同為眼科大夫的同事心裏有些不舒服,可他又不能說辛德仁拿大家的錢做好人,也就隻能提到院裏的規定……

辛德仁自然知道對方心裏的真實想法,他微微一笑道:“手術費差五千,自然不可能我們墊上……我給他用的是別的渠道弄來的角膜!”

別的渠道!

正規渠道的角膜費用是其他渠道的一倍多……五千塊錢!哼,這家夥在這上麵還要賺一筆。想到這裏那個年輕大夫也就“嗬嗬”一笑走了。

做好了所有準備工作之後,辛德仁開始給盛浩做手術了。

今天這角膜也不知道是從什麼人身上摘下來的,反正這些器官販子總有路子。看著那微微有些泛藍的角膜,辛德仁心裏有點嘀咕。

這角膜和平時用的那些不太一樣。

換上這個角膜,倒是給了你一副藍眼珠……辛德仁看著麵前躺著地盛浩笑了笑,開始了移植角膜的工作。

用開瞼器打開了盛浩的眼瞼,清除掉殘破的眼角膜之後,辛德仁小心翼翼地拈起了一片角膜,貼到了盛浩的眼球上……

按理說後續還有一些固定工作。可就在這片角膜貼在盛浩的眼球體上的時候,很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淡藍色的角膜竟然自動融合了!

這種情況辛德仁還是第一次見到。他也沒多想徑直將第二片角膜也貼了上去……

當兩片角膜完全融合之後,盛浩的整個人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怎麼了!”看到所有的監護儀器都出現了故障,數據亂跳,甚至連手術室的無影燈都開始閃爍的時候,辛德仁嚇了一跳。

他看到盛浩的身體在不由自主的顫動,想要上前壓住他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股電流從自己的手掌穿透了手套……

砰!

辛德仁被彈飛了出去,跌坐在地上之後,雙眼茫然地看著手術室裏的人亂作了一團。

此時的盛浩,雖然整個人在顫抖,但神智還是非常清醒的,他聽到了一個奇怪地聲音……

“主腦連線中……連線成功。艾澤拉斯太空堡壘一級星艦指揮官,歡迎您重新登陸主腦係統。請重新設置係統權限密碼!”

這是什麼鬼?

盛浩心裏剛剛腹誹了一句,那聲音又響起來了:“‘這是什麼鬼’,係統權限密碼重置成功!係統使用說明正在更新……”

緊接著,盛浩的腦袋裏就仿佛一個20G的硬盤突然塞進了100T的文件,整個大腦都被撐開了,這些信息流傳送的過程中盛浩的腦域也被改造開發了一遍。

異世界的一個神秘位麵。

一位穿著筆挺軍服的白發將軍,冷冷地訓斥著一個穿著緊身戰衣的女人:“卡洛斯指揮官在位麵旅遊過程中意外身亡,你們取回的遺體缺損了一部分!元老院決定關閉位麵旅遊通道。你被判處永世監禁,作為處罰……”

“為什麼?這種小事情以前也發生過,都隻是警告處分。”女人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將軍冷厲地嗬斥道:“你知道卡洛斯指揮官的重要性嗎!他是擁有登陸主腦權限的聖殿騎士!”

“登陸主腦權限?!”女人的臉一下子煞白,她的未來也跌到了無盡深淵。

第二章 冷言冷語


盛浩被推出手術室的時候,整個人都一直在不停顫抖。

對於這種情況,辛德仁的解釋是正常的肌肉震顫,隻是暫時查不出病因,需要觀察。

原本角膜移植手術的恢複期也就一個月,而盛浩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三個月。

辛德仁所說的“肌肉震顫”,持續了差不多兩周。雖然後來都不抖了,但整個人卻陷入了一種植物人狀態。

在外人看來,盛浩處於深度昏迷,但其實他的神智卻非常清醒,除了身體不能動之外大腦卻一刻都沒停歇。

他在學習,瘋狂地學習。

雖然他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怎麼發生的,但他很清楚,自己的大腦可以登陸那個叫“主腦”的係統。

雖然他所能了解的隻是這個係統浩如汪洋中的一滴水,但僅僅這麼一點點就足以讓他可以像神一樣的俯視這個世界所有生靈了。

他所在的這個世界,隻是整個宇宙中的一個位麵,而且是最低等的位麵。主腦所在的位麵處於整個宇宙各位麵文明的上層。

“主腦”是那個強大位麵的統治者。

不過這個主腦,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係統。

一個完全按照係統法則運轉的沒有主觀意識的智能係統。

以他目前的權限,可以動用一些異能,也可以學習一部分能夠接受的“基礎”知識。

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八月份了。窗外的蟬鳴吵得盛浩心緒有些煩躁。他睜開了眼睛,看到了一點微弱的光感。

他能感覺到有一隻手在給自己擦拭額頭的汗水。這隻手的觸感,還有他聞到的那股幽幽的茉莉花香般的味道,給他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這不是他的母親。但在他似睡似醒的這段時間裏,他能夠感覺到這個女人經常會出現在他身邊。

他努力地睜開眼睛後,那點微弱的光感在漸漸增大,一開始是一片白色,等他想要看清楚一些的時候,出現了一種粉嫩的粉紅色,緊接著又是一片雪白,不過這種雪白和之前那種白不同,有點白裏透紅。

當他將視線的焦點收回一點之後,他剛剛看到的那兩個渾圓物體完整清晰地展現在他眼前了。

盛浩已經是十八歲的成人了,對於自己看到的東西是什麼非常清楚。第一次嚐試透視異能,竟然就看到了不該看的,這讓還是童男的盛浩有點麵紅耳赤心跳加速,身體的一些自然反應也漸漸地產生了。

方倩柔照顧盛浩也有三個月了,在她看來這對母子的確是太不幸了。盛浩的手術出了問題,可辛德仁一直都不承認自己的手術過程有什麼失誤。

在病房裏住了三個月,除了日常的普通用藥,基本就沒有任何治療和護理措施了。要不是方倩柔幫忙,鍾秀琴根本就照顧不過來。

“也不知他還會有多久才能醒……”

這屋子裏連空調都關了,對於這些繳費時長拖延的貧困患者,醫院的待遇也相應會降低不少,據說這是為了節約運營成本。但在方倩柔看來純粹就是毫無人道“死要錢”。

方倩柔給盛浩擦汗的時候,感覺到胸前沒來由的有點熱……這種熱度好像還在來來回回的“掃描著”。

她忍不住低頭看了一眼。

盛浩的眼睛上還蒙著紗布,不過他眼睛周圍的確是在動,眉毛也是一挑一挑的。更讓人狐疑地是他的臉,通紅通紅的……還有薄薄的被單下麵撐起了一頂小帳篷。看到那個部位,方倩柔也不由得臉一紅。

“盛浩!你醒了嗎?”方倩柔小聲地問了一聲。

盛浩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鍾秀琴帶著做好的魚湯過來了。

“鍾阿姨,盛浩醒了!”方倩柔的聲音有些激動。鍾秀琴也有點不敢相信,她怔愣了一下之後,立刻跑了出去。

過了一會兒,辛德仁終於過來了,檢查了一番之後,他冷冷地說道:“我早說過,他沒事的……既然醒了就辦出院吧,走之前把費用結了!”

說完之後,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殊不知,在他的身後,盛浩的眼睛正冷冷地盯著他。

從小失去父親的盛浩對母親是非常珍視的,最聽不得的就是母親去求別人。但在這三個月裏,他雖然不能動,但曾經數次聽到母親向辛德仁哀求,而這位大夫卻總是以冷言冷語回複。

剛剛的那句話,讓盛浩非常清楚,那個一直都以冷漠傷害母親的醫生,就是剛剛這個漠然離開的家夥。

“浩浩,為了給你治病,媽把房子賣了。我們現在去外婆家住……”帶著不多的行李,鍾秀琴母子走出了醫院。

聽到要去外婆家住,想到小舅媽那張刻薄的麵孔,盛浩的表情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鍾阿姨,盛浩,我送你們回家吧!上車……”方倩柔的車停在母子倆身邊,打了個招呼之後,就直接把他們拉上了車。

“謝謝你哦!小方姑娘,你真是好人!”

對於方倩柔這個幫她照顧了兒子三個月的義工,鍾秀琴還是非常感激的。

方倩柔在前麵開車,也沒回頭笑著說道:“沒什麼,我正好順路!”

“浩浩出院啦!”外婆看到盛浩之後臉上一臉的欣喜,渾濁的眼睛之中泛起的淚花讓人動容。

“嗬嗬……回來了就好啊!鍾秀琴,你當初可是說就住幾個月的!現在你兒子也出院了,你該找地方搬家了吧!”

就在這時,盛浩的小舅媽汪月芬從屋裏走了出來,臉上雖然掛著笑,可話卻是冷冰冰硬邦邦的。

看到這一幕的方倩柔,感覺自己在這裏有點不太方便,隨即提出了告辭。

鍾秀琴客套著說了一句:“方姑娘,吃了飯再走嗎!”

“吃什麼吃!又不是自己家,還招三領四的……”汪月芬脫口而出地嗬斥道。

“砰”地一聲盛浩砸爛了麵前的一張桌子,把汪月芬嚇了一跳。

“媽!我們明天搬家!”

盛浩冷冷地扔下一句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家。

未完待續...
點擊“閱讀原文”閱讀後續精彩情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