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賣卵黑市:少女賣卵一次賺1.5萬 學曆顏值決定價格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生殖醫學中心門口的代孕、供卵廣告。中國青年網記者孫釗 攝

中國青年網北京10月31日電 (見習記者 張瑞宇)不久前,廣州17歲少女捐卵一次取卵21顆險喪命的報道,讓地下捐卵黑市浮出水麵。記者尚未獲得地下捐卵機構的相關數據,但據2015年統計顯示,中國不孕不育患者已超過4000萬,需要輔助生殖助孕的育齡婦女約有300萬左右。國內正規的卵子庫遠遠不能滿足需求。

地下卵子交易市場有多大?眼下,即便對普通人來說,聯係一家地下捐卵機構也毫不困難。位於北京市海澱區花園路的北醫三院生殖醫學中心附近,人行道和天橋上“捐卵”、“供卵”、“代孕”的小廣告綿延數百米。在網上,隻要檢索“捐卵”或“買卵”,也能找到大批中介。一些中介明確出價2萬到6萬。在北京和上海一些高校的貼吧,記者也發現不少“求愛心捐卵”的帖子,標示“營養費”1到3萬。

卵子賣價由捐卵者學曆、顏值決定

與中介聊天截圖。中國青年網記者孫釗 攝

10月17日,中國青年網記者通過QQ檢索“捐卵”、“北京”關鍵詞找到三個北京地區捐卵的QQ群,試圖加入,但未通過驗證。兩小時後,網名為“試管生殖中心”的QQ賬號發來消息,稱其為聯係捐卵和買卵客戶的中介人員。

記者以剛畢業大學生身份表示希望捐卵,按要求提供了一份個人基本信息,包括職業、學曆、專業、畢業學校、體重、血型、膚色、臉型、眼睛、例假、五官中最滿意地方、特長愛好、性別偏好等。

收到記者的個人信息後,中介進一步要求記者發4張近期照片和學曆證明給客戶看。中介表示,學曆證明會在學信網核實,捐卵者的長相不太重要,客戶比較看重學曆。此外處女不要,最近服用避孕藥的不要,作息時間不規律的不要,吸煙酗酒者不要。中介提醒,以上幾項根據體檢都能查出來,希望捐卵者自重。

記者提供了某985高校的學曆證明,並給出了6萬元的“理想價格”。在中介發來的“捐卵注意事項”中寫著:“學曆不夠長相甜美,價格會低;長相不夠學曆夠隻能盲捐(盲捐指不見客戶,不一對一供卵)。”

由於記者填的血型為ab型,中介表示ab血型太稀少,隻有夫妻雙方中有一方是ab血型或者一方a、一方b的會選擇記者做卵源,很多客戶還是會嫌麻煩,不予考慮。

通常在北京見客戶到外地取卵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生殖醫學中心附近密集的代孕、供卵廣告。中國青年網記者孫釗 攝

中介向記者表示,安排捐卵者與購卵者見麵一般都在捐卵者例假之前一段時間,等雙方談妥,例假來的時候就要開始注射促排藥物,持續10到13天直至取卵。

對於捐卵體檢,其稱檢查是在正規的門診,主要針對艾滋病、梅毒、淋病、乙肝等疾病,一項不合格都不行。

對於促排的相關操作,其稱是“自己的私立醫院”在外地,注射促排卵溶液也是醫生私自調配的,但並不願透露醫院和溶液的具體情況。並稱,促排、取卵的路費要自己出,因為騙子太多,取完卵後才報銷。

由於促排要去外地醫院,記者表示不希望去外地。中介稱,北京需要卵子的客戶少,希望記者降低價格。並表示一旦找到購卵客戶,就安排記者與客戶見麵。

記者問及其他捐卵者,其稱很多學生和低收入群體,“因為來錢比較快”,“捐三四次的都有,過三個月就可以捐,但是為了保證質量一般建議過半年再捐”。

綜合記者的個人情況,以及記者不去外地取卵的要求,雙方最終協商5.5萬的價格。中介強調說,如果是在正規醫院捐卵,價格隻有5000元。

買賣雙方交易後“老死不相往來”

北京麗亭華苑酒店酒店,卵子供需雙方見麵。中國青年網記者孫釗 攝

三天後,中介安排記者與客戶在某酒店見麵。女客戶到場後,簡單確認了記者的成績、學曆及親屬年齡等信息以後,便要拉記者去附近的家恩德運醫院做B超。女客戶告訴記者,中介通常有他們自己的私立醫院做排促卵、試管嬰兒等,南方很多。但是女客戶表示自己不會用中介聯係的醫院,她會對自己的生命安全著想而選擇正規的私立醫院。

對於促卵方麵,女客戶表示她給記者選擇的是進口果納芬,從例假來的第一天持續注射10到13天。期間,由一位據稱是女客戶朋友的女性(後證實也是中介)陪記者每天去醫院打針,最後一天取卵。

記者詢問是否要簽協議時,對方回答,如果記者想簽是可以的,但是她會要求記者放棄對將來產生的孩子的一切權力。

北京麗亭華苑酒店,卵子供需雙方商談催卵取卵事宜。中國青年網記者孫釗 攝

女客戶表示,自己年齡太大(近四十歲),做B超檢查卵巢內已經沒有卵子了,不能再生育,之前做過兩次試管嬰兒都未成功,自己有一個7歲的女兒,想再要一個給孩子做伴,並稱性別還在考慮。女客戶表示,自己從事IT行業,不會和記者再有交集。此前中介也曾告訴記者,捐卵後會和客戶“老死不相往來”。聊天間,女客戶給記者看自己的B超檢查。

關於費用的問題,女客戶並不透露自己給了中介多少錢,也不知道中介給了記者多少錢。客戶似乎看出記者比較猶疑,表示見記者前已經見過五六個女孩,而她們隻是長得很好但並不合適,“感覺你跟她們不一樣,上過大學嘛,你可以這麼想——第一你可以賺筆錢,第二你這樣也是幫助了別人,讓別人的家庭幸福啊”。

北京麗亭華苑酒店,卵子供需方及中介商談。中國青年網記者孫釗 攝

律師:買賣卵子構成犯罪

10月28日記者就買賣卵子行為谘詢了律師。北京春林律師事務所主任龐九林接受采訪時稱:衛生部發布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明確規定,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配子、合子、胚胎。那些中介組織所進行的買賣卵子活動已構成犯罪,相關醫療機構也屬非法行醫。

衛生部2003年修訂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範》中明確規定,禁止任何組織和個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進行商業化供卵行為。贈卵隻限於試管嬰兒治療中的剩餘卵子,嚴禁買賣卵子。

中國青年網記者獲悉,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生殖醫學中心設有卵子庫,谘詢中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其卵子庫僅用於保存試管嬰兒治療中剩餘卵子,並不麵向社會募集。

記者關注到,曾有律師提出買賣卵子或涉及非法買賣人體器官罪。另據記者了解,2015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國鼎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列玉提出議案將組織出賣、非法摘取卵子的行為規定為犯罪的議案。現有法規僅僅對醫療機構的買賣卵子行為規定了處罰辦法,但對非醫療機構沒有規定任何處罰措施。其議案建議在刑法中設置組織出賣卵子罪、發布買賣卵子廣告罪,以及對未經同意、強迫、欺騙摘取卵子和摘取未成年人卵子的行為,按照故意傷害罪定罪處罰。

截止記者發稿前,中介不斷在聯係記者,問是不是有思想波動反悔了,並稱因為客戶特別滿意,所以他可以在6萬的基礎上再提高價格。

卵子供需雙方及中介離開酒店。中國青年網記者孫釗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