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頭條 | 十年蟄伏,一朝涅槃重生——薛之謙7.17生日快樂


十年前,薛之謙以一首《認真的雪》紅遍大江南北。



十年後,他以段子手的身份,再度回到大眾的視野中,但真正理解他的人都明白,他最愛的始終是音樂。不管是拍戲,還是在綜藝節目中賣力表演,開淘寶服裝店、開火鍋店,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做自己的音樂而鋪路。

今天是謙謙34歲的生日,讓我們重新打開關於薛之謙的音樂故事。


初學者 薛之謙 - 初學者


薛之謙的媽媽曾經麵臨一個非常困難的選擇,因為身體的緣故,醫生讓她做一個選擇:要孩子還是保自己。媽媽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他。

 

然後在薛之謙四歲那年,一直身體不好的媽媽病逝了。他的爸爸為了給孩子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放棄了自己喜歡的攝影工作。他想,孩子已經失去了母愛,不能再讓孩子在生活中有什麼缺失了。

 

所以,薛之謙小時候一直都是跟奶奶和外婆長大的,早上是奶奶帶,晚上是外婆帶,那時他很討厭在幼兒園裏看到別的爸爸媽媽來領孩子,因為那是他所沒有的待遇。


方圓幾裏 薛之謙 - 意外


高中畢業的時候,爸爸在征求了他的意見後送他去瑞士讀酒店管理。60萬元,那是兩年的學費,薛之謙後來才知道,這是爸爸把自己家的房子賣了才湊出這一筆錢。

 

在國外的日子並不好過,薛之謙得自己掙生活費,他做過很多事情,洗碗,搬東西,還被人高馬大的老外打過……但他都忍下來了,為了爸爸和他的理想。


我好像在哪見過你 薛之謙 - 初學者


等到他回國探親時,有人問他有沒有興趣做音樂,這正好問到了薛之謙的心坎上。他一直都很喜歡音樂,也自己作詞作曲,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夠從事音樂事業。那個人給他介紹了一些音樂界的人,薛之謙很高興,覺得自己碰到了伯樂。

 

他跟爸爸說自己不想再回瑞士讀書,而想留在上海做音樂。爸爸沒有說什麼,給他買了瑞士的往返機票,讓他過去把行李收拾了再帶回來。“給你三年時間,不行的話你得再回去讀。”這是爸爸給他的一個君子協定。


演員 薛之謙 - 紳士


當薛之謙以為一切都在朝著他所要的方向進發時,才發現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那個他所認為的“伯樂”跟薛爸爸要40萬,表示這樣才能幫薛之謙出專輯。就這樣薛之謙遭到了重大打擊,也讓他看清了現實。


意外 薛之謙 - 意外


戲劇性的是,有一天他落寞地坐在人民廣場時,一個中年人走過來和他搭訕。沒想到是一個演藝公司的老板,就這樣生活給薛之謙打開了另一扇門。他開始拍一些戲,但這並不是他最終所想要的,他要的,還是音樂。


剛剛好 薛之謙 - 初學者


2004年,21歲的他參加了《我型我秀》,卻在後來無奈退賽;2005年,他再次參加比賽,進入了全國四強;2006年推出了他的首張同名專輯;2008年,舉辦了人生中的第一場演唱會。


醜八怪 薛之謙 - 意外


在最近一期《火星情報局》中,薛之謙含淚解釋了討厭黃牛的原因,“為什麼我這麼針對黃牛,是因為不想讓(歌迷)那些錢,白白的就這樣犧牲掉。”


他跟大家分享了一個自己在08年開演唱會時遇到的環衛工人和小姑娘的故事:環衛工媽媽給自己的女兒買了最便宜的一張票,自己送她票進場,但被拒絕了。因為女兒已經進去了,她必須在這個路口等她,不然會走散,因為她們沒有電話。這件事情讓薛之謙更加堅定了要辦好演唱會的決心,要讓每一個來看的歌迷都覺得值得。


紳士 薛之謙 - 紳士


7月15日,薛之謙“我好像在哪裏見過你”2017全國巡回演唱會南京站開唱,這已經是此次巡演的第九站。而恰巧又在薛之謙生日前兩天,現場歌迷每個人都手舉應援手幅,上麵寫著“薛之謙717生日快樂”。薛之謙也全場唱跳結合,十分賣力地想把最好的一麵呈現給大家。安可部分驚喜的生日歌大合唱,也讓薛之謙感動不已。



十年音樂路,薛之謙走得並不輕鬆,但心中那份音樂執著與熱愛的初心始終不變。他說:十年算什麼?終究來日方長!堅持付出是他的日常。他是歌手薛之謙。


全民娛記綜合整理

編輯/蛋蛋


全民娛記組織正在宇(貼)宙(吧)中(娛)心(樂)

呼喚的加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