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發行回歸常態,“漂亮50”和“要命3000”也會是常態嗎?

  • 作者:黃凡 / 微信公眾號:qspyq2015

  • 這是秦朔朋友圈的第1413篇原創首發文章


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勝利召開,會議的規格空前,不但最高領導人出席作重要講話,而且會議通報中提到中央軍委有關部門、武警的負責同誌也列席了會議。

 

做好金融工作要把握好以下重要原則:

 

第一,回歸本源,服從服務於經濟社會發展。金融要把為實體經濟服務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全麵提升服務效率和水平,把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更好滿足人民群眾和實體經濟多樣化的金融需求。

 

第二,優化結構,完善金融市場、金融機構、金融產品體係。要堅持質量優先,引導金融業發展同經濟社會發展相協調,促進融資便利化、降低實體經濟成本、提高資源配置效率、保障風險可控。

 

第三,強化監管,提高防範化解金融風險能力。要以強化金融監管為重點,以防範係統性金融風險為底線,加快相關法律法規建設,完善金融機構法人治理結構,加強宏觀審慎管理製度建設,加強功能監管,更加重視行為監管。

 

第四,市場導向,發揮市場在金融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處理好政府和市場關係,完善市場約束機製,提高金融資源配置效率。加強和改善政府宏觀調控,健全市場規則,強化紀律性。


如果把領導的講話翻譯成大家都能聽懂的語言,那就是說,金融必須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過去的資金空轉,監管套利是不能容忍的了;而且過度的金融創新帶來的風險必須加以控製;監管的協調必須加強;與此同時市場規律必須尊重,形成約束機製。


因此,貨幣的繼續寬鬆是不能指望了、新股發行的常態化是要繼續的、對市場中存在的種種不規範的監管與打擊是會不斷強化的。


上周末,證監會又核準了9家公司新股發行,這是連續兩周恢複每周9家的節奏了。顯然,新股發行節奏在經曆了幾周的放緩後又回歸常態。


今年以來,在監管者新股發行“隻做不說地走向注冊製”、“嚴厲懲處市場操縱”等舉措的推動下,A股的走勢分化明顯,藍籌績優股票穩步上升,成了“漂亮50”,而同期間的在市場中占多數的高估值“中小創”、次新股、故事股、概念股價格則持續下跌,被稱為“要命3000”


| 7月17日


股市投資者們都在熱議在現階段“漂亮50”與“要命3000”究竟哪一個更值得參與,有不少專家說“中小創已跌出價值”、“藍籌股泡沫很大”雲雲……我認為判斷起來很簡單:如果這些以中小創為代表的所謂成長股真的很有投資價值,最了解價值的一定是控股股東、董事、高管,那他們應該會如何?一定是拚命買,借錢也要買……買到直至像房子一樣被限購。而我們看到的恰恰相反,他們一直想方設法賣,賣到被限售。聰明的讀者你們覺得應該如何選擇?


實際上,從以下天時地利人和各個理性角度來分析,高估值的股票都會繼續麵臨價格下調的壓力:



貨幣政策的“維持中性”讓股市的泡沫難以為繼。去杠杆為主基調的貨幣政策不可能持續寬鬆,央行的“麻辣粉MLF”、“酸辣粉SLF”等流動性的臨時釋放大部分是用於對衝到期的相關安排,新增有限。流動性不再泛濫之際,估值偏高的股市難以吸進新資金來承托。


股票二級市場總體價格依然貴,價值重估壓力大。雖然上證指數成分股得益於權重較高的銀行、保險股的低估值而算得平均市盈率在20倍以下,但整個市場市盈率上百倍、甚至幾百倍的股票依然比比皆是。中泰證券研究所的數據認為A股市盈率的中位數為70,也就是,一筆投資需要70年才回本,理性的選項顯然就是“不參與”了。又有專家提出以以實充虛”所謂以實充虛,就是股價虛高的上市公司通過不斷並購提升盈利能力,從而把泡沫充實。其實這並不是什麼偉大的發明,上世紀末互聯網高科技泡沫高漲時期,許多納斯達克上市公司就用過這一招。實際上,以並購提升公司盈利能力從而充實泡沫的做法是不靠譜的,在泡沫期買入資產多為價貴而質劣。當年納斯達克的上市公司曾大量采用並購的方式來壯大,泡沫期天價買回的資產卻最終難逃折價甩賣的命運。回到國內,過去兩年間以“樂視網”為代表的高價公司就不斷以瘋狂的並購來打造各種“生態圈”,結果……



高價的次新股上市公司業績增長乏力支撐不起股價的空中樓閣。在新股發行嚴格管製下,很多公司對上市“趨之若鶩”,財務數據在上市審核前往往都是如皮筋般“用力向上拉伸”的,上市後,皮筋就隻能彈回原型了。因此,次新股業績在上市後不升反降是一點不稀奇的。在目前的發行上市機製下,上市新股是稀缺資源,萬分之幾的中簽率,加上上市後被熱炒至被超級高估值的位置,下跌基本上是順理成章的。


“題材股”、“概念股”中陷阱滿布。高估值的股票多在前期通過各種各樣的“故事”、“概念”等被推至高位,期間很大部分有各種“定增”、“質押”、“配資”等令人眼花繚亂的“結構”構成各種深不可測的陷阱。投資人一旦不慎陷入則不可自拔。


有些投資人覺得,盡管這些“要命3000”的股價總體免不了下跌,但自己的“操作水平”高,能駕馭市場而獲利。遺憾的是,現實中的能“駕馭市場”的股神是不存在的,可以驗證的、全靠在二級市場操作而發家致富的人一個也沒有。曾經在傳說中的股神徐翔,最終被揭露靠的是內幕交易和與大股東勾結操作市場而煉成;還有股神馮小樹,有把300萬炒到2.5億的驚世財技,靠的是利用發行審核權獲得在一級市場入股的機會,然後把低價獲取的股份在估值超高的二級市場拋售……



不久前,A股第四次闖關終於成功被明晟公司(MSCI)接受。公告顯示,將中國A股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加入的中國A股共222隻大盤股,基於5%的納入因子,這些A股約占MSCI新興市場指數0.73%的權重。


從長遠而言,這不失為中國股市對外開放之路上的又一重要裏程碑,對A股的影響非常正麵,極為有利於A股的運作形態與投資模式與世界接軌。A股作為新興市場的股票指數的一部分,會促進市場化、法製化的改革。


首批納入的222隻股票均為大盤股票。這些大盤股票從來就不是國內A股普通投資人的最愛,A股投資人有炒小、炒新、炒概念、炒題材等“光榮傳統”,以致被晾在估值高高在上的“中小創”、“各種概念股”的價格巔峰站崗。而海外投資人以機構為主,理性投資、長期投資是基本風格。根本就不會把這些高估值的“中小創”以及“概念股”納入。



因此,預期A股走勢將繼續分化,在資金抱團取暖的簇擁下“漂亮50”會依然“漂亮”,而在上述分析的各方麵的因素驅動下的貴價股票的價值回歸征程應該是成“開弓就沒有回頭箭”的態勢了,“要命3000”是會繼續“要命”的。作為普通投資人,如果到股市投資的目的不是為了送錢的話,是時候改變原有的思維定式,遠離“要命的陷阱了”。

「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眾號:qspyq2015

商務合作|請聯係微信號:qspyqswh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