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誓不複婚:前妻不回頭 [

           

誓不複婚:前妻不回頭

字數: 998012

四年前她被利用之後狠心拋棄,四年後,她攜萌寶華麗歸來,諷渣男,鬥小三,卻無意中發現驚天秘密。最後,從未低頭的他無比悔恨:我錯了,你回來好不好?她:你說什麼?大聲點,我聽不見!

第一章:天道好輪回

轟隆……

震耳欲聾的雷聲響起,一道閃電迅速劃過漆黑的天空,刺眼的光芒照亮了整個世界,又瞬間被淹沒在無盡的黑暗之中,豆大的雨滴開始落下,“劈裏啪啦”地拍打著別墅的窗戶,濕氣彌漫了整個臥室。

“你到底想要什麼!!!”喝醉了的顧天駿很不耐煩,身形高大的他毫不費力的將安然抵在了昂貴的大理石牆麵上,帶著粗繭的雙手幾乎要把安然瘦弱的肩膀捏碎了。

為什麼這個女人這麼執迷不悟!他從來都沒愛過她,從一年前結婚到現在,他都沒有碰過她,難道她還不明白嗎?

“我要你啊!”安然撕心裂肺的哭喊了出來,她滿臉淚痕的看著顧天駿,“天駿,我要你啊,我隻要你!”

“要我是嗎?!”顧天駿的鷹眸突然射出一道讓安然發抖的寒光,“好,我給你!直到你不想要為止!”

顧天駿的話音剛落,寬大的手掌迅速伸撕扯著安然的錦緞睡衣。

安然的身體瞬間暴露在潮濕的空氣當中,光滑的的脊背被顧天駿狠狠的按在了冰冷的牆麵,安然瘋狂的搖著頭,哭喊著:“天駿,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這不是你想要的嗎?”顧天駿的鷹眸如同銳利的刀子,在狠狠的刺痛了她眼睛的同時,也在瞬間狠狠的侵占了她的身體。

“唔……”安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撕裂了一樣疼痛,她伸出手推搡著顧天駿的胸膛,卻發現毫無作用。

“你不是說要我嗎?”顧天駿將安然抵在牆上,仍然不停止身上的動作,安然的緊致和生澀,讓本來醉的就不清醒的顧天駿更加的瘋狂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安然看著仿佛變了陌生人一樣的顧天駿,停止了掙紮,她閉上眼睛,眼角不停的掉落著豆大的淚珠。

安然怎麼也不會想到,在她21歲大學畢業的這天,結婚了一年的丈夫,竟然送給自己這樣一個畢業禮物!

從前,顧天駿對自己隻是冷漠,卻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像個惡魔一樣的折磨她。

“為什麼……,為什麼……”安然望著臥室裏巨大的水晶吊燈,不停地重複著這一句話。

然而,顧天駿沒有回答,隻是狠狠的侵略著安然,他的粗魯與狠厲,幾乎要讓安然疼昏了過去,安然從來沒有想過,她心中最期待的接觸,卻是這個樣子!

不知過了多久,在安染身上發泄了好幾次的顧天駿停了下來,在接了一個女人的電話之後,顧天駿就毫不猶豫的離開了。

而安然躺在床上,目光空洞的抬頭看著上方的空氣,淚,已經流幹了。

現在的安然終於願意承認,顧天駿從始至終都不愛自己,他之所以會娶她,完全是因為顧天駿要掌管父親的公司,逼走陰狠的繼母和剛剛高三畢業的同父異母的弟弟。

現在,他成功了,所以就不需要自己了,安然的心在這一刻,突然跌進了塵埃裏,如同死灰一般。

安然木然的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見那張離婚協議就擺在床邊的桌子上,她伸出纖細的手腕,拿起了那份離婚協議書。

離婚協議書寫的很詳細,主要都是關於財產分割的問題,顧天駿把安然應得的那份毫不猶豫的給了安然。

看到這些的安然苦笑了一下,她要是隻在意財產,胸口會不會不再那麼疼。

安然拿起簽字筆,將離婚協議書平鋪好,看著那白紙黑字具有法律效應的離婚協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將離婚協議書放好,安然連那張支票看都沒看一眼,赤著腳離開了臥室……

******

四年後……

林家別墅裏,乳白色的大理石光滑如鏡,一排排紅色緞麵鋪成的餐桌上整齊地排放著各色的美味佳肴。來往的全是豪門顯貴和商界精英,他們談笑風生,相互寒暄著。

現在的安然已經改名為安染,她穿著白色的抹胸禮服,彰顯線條的廓形設計在腰間一巧妙金屬設計鏈接,膝蓋上的裙擺是精致的手工花瓣刺繡,淡淡的淺色讓她仿佛從花海中走來,舉手投足之間全是優雅和甜蜜的氣息。

安染拿著酒杯,望著宴會上來來往往的顯貴,心裏有一些激動。

今天是珠寶屆龍頭老大的兒子——林敬澤的生日宴會。

正好安染所在的蘇氏服裝公司和林氏公司有意向日後進行合作。安染作為蘇氏公司的一名職員,有幸跟著蘇氏公司的副總經理參加了這場宴會。

原本,作為一名新調來的服裝設計師,安染是沒有資格參加這場高級的宴會的。

但是,安染的作品被新上任的蘇總經理看中以後,就親自點名把她從在S城的子公司,調來了位於H城的公司總部,打算經過實習期以後,委以重任。

四年前,在和顧天駿的離婚協議書上簽上自己的名字以後,她就從H城逃到了S城,在那裏,她靠著自己的努力,養活自己和自己的兒子安安。

現在,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也為了賺更多的錢,她再一次踏進了H城。

想到這裏,安染的眼神暗淡了一下:H城有那個人——顧天駿。

現在,安染最害怕的是那個人會搶走她的兒子。

即使不愛看新聞,安染也知道。四年前和安染離婚以後,顧天駿大張旗鼓的娶了他現在的妻子——周夢芷。

不過,天道好輪回,蒼天從來沒有饒過誰,顧天駿雖然有錢有勢並且深愛現在的妻子,但是他的妻子多年不孕不育,他們兩個到現在還沒有孩子。

所以安染擔心,如果顧天駿知道安安的存在,會不會和那個女人直接來搶自己的兒子?!

絕對不可以!

安染皺緊了好看的眉頭,她絕對不能讓這件事情發生,她的兒子安安是自己的一切,誰都不能從自己的手中搶走!

安染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自己不要胡思亂想,H城這麼大,怎麼會就遇見他了呢?

“安染,怎麼在這裏站著,快跟我來一起去給那幾個公司的老總打聲招呼!”胡副總看到安染在發呆,於是走到她身邊,催促道。

“好,我這就跟著您去!”安染唯唯諾諾的點點頭,跟在了胡副總的身後。

胡副總轉頭看了漂亮的安染一眼,就向那一群談笑風生的老板們走去了,而安染也努力的在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款款的跟在胡副總的身後。

“王總好,好久不見!”胡副總臉上掛著殷勤地笑,和滿臉橫肉的王總碰了一下酒杯。

“嗯。”王總對胡副總楊了一下嘴唇,算是對胡副總笑了笑,他的目光漫不經心的遊離著,突然定格在了安染的身上。

白色的抹胸禮服讓安染的香肩展露無遺,精美的脖頸比例更是讓人眼前一亮,不僅如此,安染有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眉梢隻要微微帶著笑意,便盡是令人移不開目光的風情,在加上直挺如白玉一般的鼻子,柔軟又光滑的嘴唇,讓她那有著完美弧形的小臉,愈發的引人注目。

王總的眼睛亮了一下,主動的問向胡副總問道:“胡副總,這位是…?”


 

第二章:我要是不滾呢?

“這是我們公司新來的服裝設計師,蘇總經理一眼看中了他的作品,特意提拔上來的。”胡副總一看王總對安染來了興趣,連忙向旁邊靠了一下,示意安染給王總說話。

“王總你好,我叫安染。”安染伸出手和王總握了一下手,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紹道。

“王總可是我們公司最大的服裝麵料供應商。”胡副總在一旁對安染介紹道。

安染立刻會意,她走上前和王總碰了一下酒杯:“希望以後能和王總合作愉快。”

胡副總看到王總臉上的褶子都笑開了,於是說道:“你們先聊,我去那邊和李總打個招呼。”

胡副總離開以後,王總上前跨了一大步,幾乎要貼近安染的身上:“安小姐,這是我的名片……”

安染身上那悠悠的香味兒像是一雙小手一樣,讓這個王總心癢難耐。

“謝謝王總。”安染連忙雙手接了過來,收好,同時臉上陪著殷勤又曖昧的笑,身體卻不易擦覺的退後了一步,和王總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經過一番談話,安染巧妙的讓王總對蘇氏公司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同時,王總也發現安染也不是一個虛有其表的花瓶,對她另眼相看了一些。

現在,安染和王總都得到了有用的信息,安染客套的和王總打了聲招呼,就向胡副總走去。

“呼…”安染將酒杯放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聊了那麼長時間,總算沒白費功夫!

“怎麼樣了?”胡副總看到王總離開了,連忙上前問道。

“還可以,”安染謙虛的說道,“王總說,如果我們誠心合作,適當加大訂單量的話,會以低於市場價格百分之八的價格,供給我們的麵料。”

“很好!”胡副總滿意的點點頭,“我們公司現在正計劃加大生產量,給王總的訂單一定會加大,現在麵料的價格變低了,我們公司獲得的利潤也會有所增加。”

“安染啊,表現不錯,王總的事情你來負責吧。”胡副總向來很會用人,現在安染表現這麼好,他當然有所獎勵。

隨後,安染又跟胡副總一起和幾個有頭有臉的老板說上了話,在此期間,安染都是進退有度,遊刃有餘。

終於,重要的人都見的差不多了,安染也喝了不少的酒,她覺得自己的臉都笑僵了,和胡副總打了一聲招呼,安染打算去洗手間補一下妝。

林氏別墅的二樓,林家私人洗手間裏……

顧天駿不停的輕怕著周夢芷的背部,有些擔心看著低頭嘔吐的她,問道:“夢芷,你感覺好一點了嗎?”

“嘔……”回答顧天駿的,隻有撕心裂肺的嘔吐聲。

周夢芷捂著自己的胸口,一對遠山黛一般的細眉微微的蹙著,原本櫻桃一般紅潤小巧的嘴唇略顯蒼白。

由於不停的嘔吐,周夢芷一雙好看的杏眼裏含著點點淚光,如陶瓷一樣光滑的臉頰略微有些蒼白,看得顧天駿心疼不已。

“天駿你也不要太著急了,夢芷隻是身體不太好。”周夢芷的表哥,也是顧氏公司市場部的經理,更是顧氏別墅裏的管家——周漢卿,雖然臉上的擔心並不比顧天駿少,但嘴裏還是不停的安慰著顧天駿。

“我就應該讓夢芷在家裏好好休息的,明知道你的身體很虛弱,還是讓你來了。”顧天駿看著還在難受的周夢芷,語氣無比的懊惱。

“沒,沒關係的……”周夢芷揚起蒼白的小臉,她看著顧天駿勉強一笑,善解人意的說道,“天駿,我感覺好多了,你不要擔心,我,嘔……”

周夢芷還沒說完話,立刻低著頭又嘔吐了起來,她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胸口,不能的吐著胃液。

周夢芷昨天晚上本來就沒有休息好,再加上今天的活動量多了一些,因為是宴會,吃的東西又很雜,原本身體就不好的她,現在胃病也犯了。

“夢芷,我們馬上回家,我叫你的私人醫生過來。”顧天駿上前摟住周夢芷的肩膀,低頭看著她溫柔的說道。

“不用了,”周夢芷又嘔吐了一陣,這才抬起頭看著顧天駿說道,“這是你好朋友的宴會,我不能掃興。”

“天駿,夢芷說的對,這畢竟是你好朋友的生日聚會,夢芷作為你的妻子,來也是應該的,天駿你也不要太自責。”周漢卿好聲好氣的安慰著,眼睛時不時的看向顧天駿那隻摟著周夢芷肩膀的手,眼中流露出一種說不清的情緒。

“可是,夢芷你這個樣子我實在是不放心。”顧天駿搖搖頭,耐心的勸道,“夢芷,聽話,我們回家好嗎?”

“可是……”

“嗒”、嗒”、“嗒”……

一陣高跟鞋敲擊地麵的慵懶聲音,打斷了周夢芷的話,帶著幾分醉意的安染在一樓的洗手間看到了很多的鶯鶯燕燕在排隊,她又醉的厲害想馬上清醒一下,所以摸索著來到了二樓的洗手間裏,朦朦朧朧的就看見洗手間裏站著三個身影。

顧天駿擔心著周夢芷的身體狀況,所以也注意看來人是誰,隻是轉頭看了周漢卿一眼,示意他把來的人趕走。

周漢卿對顧天駿點點頭,就向著安染迎麵走了過去。

“這位小姐,這個洗手間是私人用的,請你出去。”周漢卿來到安染的麵前,擋在她的麵前嚴肅的說道。

“咦?怎麼會有男人在這裏?”安染眨眨她那雙帶著醉意的桃花眼,沒有理會周漢卿的話,而是伸出蔥段一般的手指,指著周漢卿說道,“這位男士,應該是請你出去吧。”

這時,胸口疼的周夢芷轉頭看了看遠處和周漢卿理論的漂亮女人,心中頓時生出一股不悅,她抬起頭看著顧天駿,聲音嬌弱的說道:“天駿,那個女人好無理取鬧啊。”

“別生氣,我馬上趕她出去。”顧天駿安慰似的輕拍了周夢芷的背,轉身向著安染走了過去。

顧天駿隻對周夢芷露出溫柔的笑,在別人的麵前,他從來都是冷如冰霜,所以,顧天駿還沒有來到安染的麵前,冷峻的聲音就傳來了過來:“滾出去。”

正在和周漢卿理論的安染一聽這麼囂張的話,當時就笑了,她一邊向來人看去,一邊風輕雲淡地問道:“我要是不滾呢?”


 

第三章:假表哥

一刹那間,四目相對,熟悉又陌生的臉同時闖入對方的眼簾。

感受不同、但同樣讓兩個人刻骨銘心的回憶,再一次湧入了各自的腦海之中。

四年前顧天駿的狠心拋棄和絕情,讓安染那顆波瀾不驚的心再次充滿了恨意。將指甲嵌入自己的掌心,那尖銳的疼痛讓她清醒了幾分。

顧天駿,她是永遠都不會原諒的,隻是,她也不想招惹,她與顧天駿之間,最好兩不相欠,老死不相往來。即使有生之年能狹路相逢,你我也不過是陌路人!

一瞬間,安染想了很多。

最後,她用眼睛淡定的看了顧天駿一眼,便猛然轉過身,向洗手間的門口走去。

當然,在四目相對的那一刻,顧天駿也被驚到了:安然變了,20歲嫁給他時臉頰上的嬰兒肥也不見了蹤影,本來就很精致的五官淡妝的修飾下越發的動人,

最關鍵的是,安然整個人的氣場變了。要說四年前的安然還是一朵沾著晶瑩露珠的百合花,那麼今天的安染,就是一株妖豔動人的紅蓮,隨便搖擺一下花瓣,便能讓人眯了眼睛。

隻是,安然那雙投向恨意的眼睛,讓顧天駿覺得自己像是被蟄了一下,畢竟,從始至終都是他對不起她,在四年前那個夜晚,他逼著安然離開了自己,而她離開的時候,沒有帶走分毫。

這四年間,顧天駿偶爾回想起安然傻笑的臉,也會想起她為自己煮解酒湯的身影,更會想起四年前那個電閃雷鳴的雨夜。

他傷害了她,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

顧天駿有時候在想,要是安然拿走了那份高額的離婚賠償金,他會不會就能徹底的忘記她。

下一秒,安染就決絕的轉身離開了。看到安染轉身離開,顧天駿猛地向前跨了一步。

“天駿!”

這時,周夢芷突然出現在了顧天駿的身邊,她用骨節分明又蒼白無血色的手,抓住了顧天駿強有力的胳膊。

周夢芷發現了顧天駿的不對勁,顧天駿的目光在別的女人身上目光的停留,最多不超過十秒。

可是這一次,周夢芷發現顧天駿不僅目光長久的看著那個女人,表情還別有深意。

周夢芷將探尋的目光轉移到了安染的身上,卻隻看見安染匆匆離去的背影,周夢芷發現,這個女人身材姣好,穿著時尚,從背影來看,臉蛋長得一定也不錯!

由於四年前安染簽完離婚協議書就離開了顧天駿,而顧天駿從不願意提起安染,也將她所有的痕跡都抹去了。所以,周夢芷沒有見過安染,不要說安染的一個背影,就算安染站在周夢芷麵前,她也不認識。

不過,即使周夢芷不認識安染,她的目光也立刻暗了一下:雖然有很多的女人上趕著勾引顧天駿,但是周夢芷知道,顧天駿從來都是潔身自好。可是為什麼這個眼前地女人,會輕易的引起天駿的注意?

周夢芷忍不住咳嗽了一聲,她轉頭看著顧天駿一樣的側麵,裝作什麼都沒有發覺的問道:“天駿你怎麼了?”

“沒,沒事。”顧天駿連忙回頭,伸手捂住周夢芷那隻攥著自己胳膊的手,溫柔的一笑。

“剛才那位女士,你認識嗎?”周夢芷試探的看著顧天駿。

顧天駿頓了一下,然後搖搖頭,說道:“不認識。”

五年前,顧天駿和安染大婚,為了不讓她傷心,他的婚禮一點也不張揚,媒體也不知道,周夢芷隻聽說安然這個名字而已,但是他們兩個人從來都沒有見過麵。

現在猝不及防的相聚,顧天駿並不打算告訴周夢芷這件事情,他知道周夢芷是一個生性多疑又敏感的人,她本來身體就不好,萬一思慮過多就更不好了。

“嗯。”周夢芷對顧天駿天乖巧的點點頭,便不再追問了。隻是,她的眼睛還是看了看安染離去的方向。

“天駿,不如讓我先送夢芷回去吧,這畢竟是這是林先生的生日宴會,你提前離場也是不好的。”周漢卿上前一步,看著顧天駿提議道。

“可是夢芷她……”

“天駿,我沒關係的。”周夢芷善解人意的晃了晃顧天駿的胳膊,“不然我再忍一忍,等到宴會結束在回家,反正不能讓你提前離場,這樣多不好啊!”

“可是夢芷你的身體情況也不允許啊!”周漢卿有些著急,他上前一步,對兩個人勸道,“還是按我說的來吧,天駿你在這裏,我送夢芷回家休息。”

顧天駿想了一下,最後隻好點點頭:“隻能這樣了。”

顧天駿也不願意周夢芷不舒服還要強撐著,他摸摸周夢芷的臉頰,輕聲的說道:“回家記得好好休息。”

“嗯。”周夢芷在顧天駿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替我向敬澤說抱歉。”

“夢芷,敬澤都知道,不要擔心的。”

“嗯,那我走了。”周夢芷對顧天駿嫣然一笑,漂亮的杏眼裏全是愛意。

和顧天駿難分難舍了一陣子之後,周夢芷就在周漢卿的攙扶下離開了。

周漢卿將周夢芷扶到了加長的勞斯萊斯的後座上以後,沒有坐到駕駛座上,反而坐到了周夢芷的身邊。

周漢卿顧不得看一眼周圍,連忙攬住了周夢芷的肩膀,關切的問道:“夢芷,你怎麼突然就胃疼了呢?現在感覺好點了嗎?”

“你快鬆開手,我們現在可是在外麵呢!”周夢芷渾身一凜,猛地撥開了周漢卿那隻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這附近不是沒有人嗎?!”周漢卿轉頭看了一眼周圍,看到自己的手被周夢芷毫不猶豫的撥拉在一邊,聲音無比失落的解釋道。

“那也不行!萬一被別人看到了,我們兩個人就全完了!”周夢芷原本蒼白的臉上因為緊張,出現了微微的而紅暈,“周漢卿,你給我最好注意一點。”

“夢芷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嗎?看到你生病,我卻不能第一個上前關心你,你知道我有難過嗎?為了你,我還要偽裝成你的表哥,每天看你和顧天駿卿卿我我,可是我卻什麼都不能做,我真的好辛苦!”周漢卿看著周夢芷那張美麗絕倫又帶著病色的臉,激動的再一次抓住了周夢芷的肩膀。

“我已經說過了,我們之間是永遠不可能的,我也告訴過你,你要是不想呆在我的身邊,可以離開!”


 

第四章:讓那個女人消失

“夢芷,你知道我舍不得你的!”周漢卿抬起眼睛,眉頭快要皺成了山丘。

“那你就閉嘴,好好當我的表哥!當顧氏公司的經理,當別墅裏的管家!然後享受你的榮華富貴!”周夢芷盯著周漢卿,冷冷的說道。

周漢卿看了看周夢芷那張絕情的臉,慢慢的低下了頭:四年了,自從周夢芷嫁給顧天駿,已經過了四年了,這四年來,他天天看著周夢芷和顧天駿如膠似漆,舉案齊眉,他的心就像撕裂了一般的疼。

雖然他能趁著顧天駿出差的時候和周夢芷溫存一下,但是,那一點點的溫暖,根本不足以抵擋著四年來帶給他的痛苦!

他顧天駿算什麼東西?顧天駿和夢芷在大學的時候才認識,可是他,從自從有了記憶以後,就開始守護夢芷了!他看著周夢芷上小學,初中,高中,大學!他一直追隨著她的腳步,陪在她的身邊,保護著她,愛護著她!

可顧天駿呢?他除了有錢有權長得帥了一點,他還有什麼?顧天駿憑什麼讓夢芷受了那麼多的苦!

“漢卿,不要讓我為難好不好?”周夢芷看到周漢卿那失落的神色,語氣緩和了很多,她用雙手捧起周漢卿的臉,看著他的眼睛說道,“漢卿,你答應過我的,要守護我一輩子的。無論我要什麼,你都會給我的。”

“是,我答應過你,所以,我一定會做到的。”周漢卿對周夢芷痛苦的點點頭,這個他從小愛到大的女人,就算她讓自己去死,他也是願意的。

所以,看著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又有什麼呢?至少,他還可以天天看著她!

想到這裏,周漢卿的情緒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他深吸了一口氣,勉強的對周夢芷笑笑:“夢芷,剛才是我情緒太激動了。”

“沒關係的。”周夢芷對周漢卿輕輕的搖頭,善解人意的說道,“我知道你是因為在乎我,才這麼激動的。”

周夢芷說完,伸出手摸摸周漢卿的頭發,溫柔的說道:“我的胃還是有一些疼,能把我送回別墅嗎?”

“嗯,我馬上把你送回別墅裏好好休息!”周漢卿連忙點頭,從後座走下車,坐上了駕駛座上。

周夢芷坐在後座上,嘴角揚起一絲得意的笑容,她滿意的看著周漢卿緊張的轉動方向盤,急急忙忙的要送自己回別墅。

這樣挺好,有一個男人心甘情願的為自己賣命,還有一個自己喜歡的、並且有錢有權的男人養著自己,她周夢芷還有什麼好奢求的呢?

想到顧天駿對自己的的溫柔體貼與嗬護,周夢芷的心中一陣的滿足。

然而,就在這時,周夢芷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那個在洗手間,讓顧天駿失神的女人。

雖然現在周夢芷都想不起那個女人的樣子了,但是剛才顧天駿失神的情形,卻讓周夢芷刻骨銘心。

周夢芷咬咬牙,她覺得任何事情都必須防患於未然,那個女人既然引起了顧天駿的注意,那麼,為了不讓自己的地位有絲毫的動搖,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那個女人沒有機會出現在顧天駿的麵前。

周夢芷眯眯眼睛,然後抬起頭,對正在專心開車的周漢卿說道:“漢卿,你還記得剛剛,我們在洗手間遇到的那個女人嗎?”

“哪個女人?”周漢卿皺皺眉頭,他從來不注意看別的女人,因為他的眼裏隻有周夢芷。

“就是在我胃疼的時候,還要闖進來的女人。”

周夢芷這麼說,周漢卿倒是有一點印象了:“記起一點來了,怎麼了?”

“幫我處理一下吧,既然天駿對她有些另眼相看,那我希望她永遠不要出現在天駿的麵前。”

此刻周夢芷那柔美的臉上,出現了一股與她氣質不符的陰狠:一般試圖靠近顧天駿的女人,她都不動聲色的解決了,這個引起顧天駿的女人,當然也不例外。

“夢芷,你是不是有些草木皆兵了?”周漢卿透過後視鏡看著周夢芷美麗的臉,黯然的想到到:夢芷,顧天駿在你的心目中就那麼重要嗎?

“漢卿,你剛才還對我說過,無論我讓你做什麼,你都答應的。”周夢芷一看周漢卿有些不太願意的態度,立刻壓著火,裝作很難過的樣子,“難道你說的都是騙我的嗎?”

聽到周夢芷如此失望的聲音,周漢卿立刻著急了:“夢芷,我怎麼會騙你呢?你知道的,我做什麼都是為了你好!”

“那就請你再幫我一次好嗎?幫我把那個女人趕出H城!”周夢芷繼續對周漢卿說道。

周漢卿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他點點頭,說:“好的,等把你送到莊園,我馬上就去辦。”

“那你先給我說說你的計劃。”周夢芷不放心,要求周漢卿所以說一下具體計劃。

周漢卿抿抿嘴唇,無奈的說:“我會像以前一樣,調查那個女人所在的公司,通知一下那個女人的上司,說是顧天駿的意思。讓那個女人離開。”

聽到周漢卿這麼說,周夢芷終於放心的點點頭,她欣慰的看著周漢卿說道:“謝謝你,阿卿。”

周漢卿沒有說話,隻是用一聲輕輕的歎息聲回答了周夢芷。

林氏公司的宴會上……

顧天駿打發了一群想要和他套近乎的老板之後,便自己一個人獨自的坐在角落裏,靜靜的喝酒。

他的目光遊離的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心中還是擔心周夢芷的身體狀況。

與此同時,在洗手間和安染相遇的情景,還是久久的縈繞在顧天駿的腦海中。

四年了,已經過去四年了。

在那個雨夜,他在暴怒和酒精的刺激下,傷害了安然。而從那天起,安然也消失了。

對於和安然的婚姻,顧天駿剛開始的心態全部都是兩個字——利用。

但是,漸漸地,顧天駿發現,無論自己怎麼冰冷的對待安然,她總是用那麼明媚的笑容看著自己,還帶著一些讓人忍不住憐愛的小心翼翼。

當自己將離婚協議書放在她的麵前時,顧天駿也忘不了安然那張悲傷絕望的臉。顧天駿也忘不了,當他回到別墅裏,發現了已經簽字了的離婚協議書還有那張支票時,心中湧出來的愧疚。

而四年後的今天,安然已經變成了陌生人,對自己帶著恨意的陌生人。

那麼,以後也當做成陌生人吧。當顧天駿下了這個決定的時候,心中有著微微的失落,他不知道是因為是自己對安染的懷念,還是對她的愧疚。

“喂,三哥,想什麼呢!”林敬澤——林氏集團的總經理,他穿著一身騷包的粉色休閑西裝,手裏端著一杯淺藍色的雞尾酒走到了顧天駿。


 

第五章:搭訕

林敬澤就是這個生日宴會的主人,今天是他二十六歲的生日,商界上的大人物都來了。

在林敬澤的身後,分別跟著顧天駿的好兄弟,大哥厲則天,二哥遲景逸,顧天駿排行第三,林敬澤最小,是最近兩年才來H城發展,然後結交了這三個哥哥。

厲則天的父輩都是軍人,自己也在軍隊擔任不小的官職。遲景逸的家族世代都是醫生,H城大部分的醫院都是他家的。

顧天駿是管理房地產這一塊兒的,林敬澤則是管理珠寶這一方麵,他自己也是一個珠寶設計師,當然,四個人當中也屬他性子最鬧。

林敬澤和顧天駿勾肩搭背,壞笑著問道:“怎麼?三嫂剛走沒幾分鍾,就想的不行了?”

顧天駿用冷眸看了林敬澤一眼,沒有說話,隻是嫌棄的將林敬澤的胳膊甩到了一邊。

“哎呦呦,嫂子走了,三哥連笑臉都沒有了,果然是我這個做弟弟的沒地位!”林敬澤捂著胸口,一副“我好難過”的樣子。

厲則天站在一邊,就靜靜的看著林敬澤耍寶,並沒有理會他。

倒是遲景逸,他喝了一口香檳,向顧天駿問道:“天駿,夢芷的病情上個星期我剛剛看過,沒有什麼大礙。隻是身體太虛弱,好好調養就是,今天是不是累到了?要不要我再去一趟!”

“不用了,二哥。”顧天駿對遲景逸微微一笑,說道,“夢芷是因為太累的緣故,回家好好調養就行了。”

“嗯。”遲景逸點點頭,便不再說話。

周夢芷的身體狀況遲景逸是知道的了,除了身體天生的虛弱意外,她的身體還有另外一些不能言說的病症,好像是因為多次流產造成後天身體虛弱,再加上憂思過渡才會這樣的。

但是這些話些話他不能明說,也隻能偶爾暗示一下天駿好好的注意一下了。

這個周夢芷,和天駿大學就在一起了,又等了天駿好幾年,期間聽天駿說,她受了很多苦,以至於身體成為了現在這個樣子。隻可惜,以她的身體素質,很難再有孩子了。

這時,林敬澤突然捅捅遲景逸的胳膊,小聲的說道:“大哥二哥,我看到了一個美女,你們看那個女人怎麼樣?”林敬澤用下巴示意他們三個人看看去。

在林敬澤的提示下,三個男人目光遊離,然後定格在一個穿著禮服的身影上,同時愣住了。

林敬澤看到這個三個人的反應,得意的說道:“怎麼樣,不錯吧?”

厲則天和遲景逸立刻對視了一眼:安然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她不是在四年前和天駿簽完離婚協議書之後,就不告而別了嗎?

林敬澤是在顧天駿和安染離婚以後,才認識並且成為好朋友的,所以他並不認識安然但是厲則天和遲景逸認識。

現在,敬澤好像要上前和安然搭訕,可是,天駿怎麼想?

想到這裏,厲則天和遲景逸很明顯的看到,顧天駿的臉色僵了一下。

遲景逸想了一下,便伸手拍了拍林敬澤的肩膀,欲言又止。

可是林敬澤還是像沒事兒人似的,轉頭就對顧天駿認真的說道:“三哥,你不是說要和我一起進軍服裝產業嗎?那個美女旁邊站著的好像是蘇氏集團的一個副總,跟著蘇老頭子和我老爹還有我見過麵,我們去會會他!”

“副總?蘇氏集團的總經理,也就是董事長的兒子沒來嗎?”顧天駿皺皺眉,林氏集團邀請他們也算給了一些臉麵,怎麼就派了一個副總就過來了?

“蘇老頭子給我們家老頭子打完電話了,說他身體不適,那個新上任的總經理好像還有事情,也親自打電話過來說明歉意了,所以也沒什麼。”林敬澤聳聳肩,說道,“那個老頭子的兒子好像叫什麼蘇清揚,我本來是不認識他的,但是我妹妹曉曉啊,天天就在我麵前念道她!”

林敬澤說道這裏,歎了一口氣:“也不知道蘇清揚那個小子有什麼好的,竟然把我那個驕縱的妹妹迷得五迷三道的,一聽說蘇清揚回到H城了,吵著嚷著也要從國外回來,還說什麼要去蘇氏公司工作,我家老頭子一聽,就說女孩子哪有這麼不矜持的,所以還是把她關在了家裏。”

“不過,我對蘇清揚那個小子,算是有印象了。”林敬澤說了一那麼大通,但是厲則天和遲景逸卻完全沒有聽進去,因為他們還在想象,天駿和安然見麵,將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景!

林敬澤說完,聽到沒有人回應他,就莫名其妙的轉頭。

結果,林敬澤看到,不僅是二哥遲景逸,就連大哥厲則天,都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感興趣的那個女人!

“不是吧,連大哥你這個已經娶妻生子的禁欲係軍官,也對別的女人感興趣了?”林敬澤看著三個神情怪異的哥哥,調侃道。

厲則天連忙將目光收回,看了他一眼:“閉嘴!”

“好好好,就大哥二哥三哥知道的多,那你們就在這裏幹看著把,我要去行動了!”

林敬澤說完,也沒顧那三個人已經僵掉的臉色,徑直的向安染和胡副總走了過去。

“林總好!”胡副總老遠就看見了林敬澤向自己走過來,連忙一邊上前迎接,一邊熱情的打招呼。

安染原本就跟在胡副總的身邊,自然也跟著胡副總迎了上去。

“胡副總,好久不見啊!”林敬澤對胡副總微微一下,然後對安染紳士的點點頭。

“林少爺還記得我,真是讓我有些受寵若驚啊!”胡副總連忙露出殷勤的笑容,和林敬澤說笑著。

“怎麼,你們蘇總什麼時候才忙完啊?我還想結交結交他那個朋友呢!”林敬澤笑笑,他原本打算拉著顧天駿,和蘇氏公司來一場大合作的,結果蘇氏公司的總經理,換成了蘇老頭子的那個兒子。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林敬澤打算先考察考察再說,雖然說聽妹妹林曉曉說,這個蘇清揚是服裝設計和企業管理的雙碩士學位。但是實際領導公司的能力怎麼樣,他還得觀望一段時間,畢竟這次和三哥顧天駿聯合的投資可是大手筆。

“蘇總經理要去英國領取一個服裝設計的國際大獎,回來的時候,得知他的導師生病了,所以就把回國的時間推遲了一下。”胡副總認真的解釋說,“我們蘇總說,沒能參加您的生日宴會,是他的遺憾。”

“哎呀,不要這麼客氣,來日方長嘛,反正我們兩家公司最近也要合作一些項目,不著急!”林敬澤和胡副總寒暄夠了,就拍拍他的肩膀,眼睛轉向了安染。

林敬澤看著安染那雙漂亮的桃花眼,問道:“這位小姐是……”


 



由於微信篇幅限製,隻能發到這裏啦!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後續劇情高潮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