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生是社會公平正義的體現


招生是社會公平正義的體現

史飛翔

 

時下正值高校招生錄取,每天都會接到親朋師長有關招考問題的各種電話。感慨之餘忍不住聯想起曆史上和招生有關的幾個清廉故事。

薩本棟先生執掌廈門大學期間,國民黨某軍軍長親自登門找到他,要求讓其兒子免試入學,薩本棟嚴詞拒絕,他說:“歡迎你的兒子通過考試錄取後來廈大學習。”此外,國民黨海軍某地司令也給薩本棟寫信,提出以其兒子能錄取入學為條件,願將所屬造船廠的機械設備無償送給廈門大學。當時廈門大學身處逆境、物質非常匱乏,亟需這些設備,但是薩本棟還是拒絕了。他拿著這位海軍司令的“慷慨信”,對學校其他領導和教師說:“難道我們可以拿學校的規章製度做交易嗎?”

19376月,熊慶來先生應雲南省政府主席龍雲邀請,回鄉擔任雲南大學校長。熊慶來到達昆明後與龍雲“約法三章”:增加辦學經費,提高雲大教授薪俸;在教學、人事、行政方麵不幹涉學校的自主權;不得批條進人。同時他還提出省政府不得幹預雲南大學校務行政,龍雲欣然接受了這些條件。但是不久,龍雲的手下要人、雲南省政府高官陳夢安便拿著一副做工精美、價格不菲的鑲邊工藝品來到熊慶來家。寒暄幾句後,陳夢安直入正題:“聽說貴校今年的招生工作就要開始,我家小侄想來報考,他特意托我來請熊校長關照一下。”熊慶來沒有正麵回答他,而是陷入了沉思。過了一會,熊慶來鄭重地對陳夢安說:“陳先生,校務會議剛剛開過,對今年的招生工作,作了具體的規定,新生一律按分數錄取,分數不夠者,可以先到選修班補習一年,爭取明年再考。”陳夢安笑著說:“熊校長不必認真吧!”熊慶來認真地回答:“這個‘真’是非‘認’不可的。考分不夠說明基礎不牢,這樣的考生就是被錄取,將來學起來也會感到很吃力。求知識、做學問和蓋房子一樣,要有堅實的基礎,要紮紮實實,實事求是,不允許半點的虛偽。這和搞政治不同,搞政治可以說許多空話、謊話,一時還可以欺人惑眾,如果把官場的這一套搬到求知識、做學問上來,那是根本行不通的。聽說陳先生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對於如何求知,應該有所體會吧!”陳夢安說:“熊校長,您的見解有些不合時宜嘍!今天上大學談何求知?還不是為謀求一個出路!”熊慶來聽後氣憤地說:“如果說是為了謀求出路,我看不如陳先生在省政府給令侄安排一個合適的位子,那要比上大學輕鬆得多。念書、做學問都需要有吃苦的精神,不想吃苦,做不出成績又談何出路?古往今來一切有成就的人,他們所想的絕不是個人的出路,他們所迷戀的也絕非錦衣玉食,他們是把全部的心血都無私地獻給了他們所熱愛的事業,所以他們獲得了成功!在科學上,一切成就決不屬於那些妄想不勞而獲的人!”最後,熊慶來用這樣一段話結束了談話:“陳先生,今年的招生工作,學校專門抽調了一些教職員成立了招生辦公室,我不再過問此事。我的二兒子今年也要報考大學,因為我是雲南大學校長,所以不允許他報考雲南大學!”陳夢安聽後瞠目結舌,深感震驚。這時熊慶來拿起他那副鑲邊工藝品說:“請你帶回去吧!我幫不了你的忙,無功怎敢受祿呢!”

傅斯年先生晚年執掌台灣大學,為了刹住招生說情之風,他多次在報紙發表聲明,稱假如自己以任何理由答應一個考試不及格或未經考試的學生進來,那就是對校長一職的失職。他奉勸至親好友不要向他談錄取學生的事,不僅如此,他還在校長室門前樹一告示牌:“為子女說情者,請免開尊口!”

招生工作是教育公平的重要體現,關係到千家萬戶的切身利益,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原則,基於此,我們衷心地期盼相關部門和人員能像曆史上的那些學人大師一樣堅持公平、維護清廉。須知公生明,廉生威。


     

 史飛翔,文化學者、散文作家。中國作協會員、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陝西省社科院特邀研究員。鹹陽師範學院、寶雞文理學院等高校兼職教授、研究員。陝西省首批重點扶持的一百名青年文學藝術家。“陝西省百優人才”。《讀者》雜誌簽約作家。已出版暢銷書《民國大先生》《追影:真名士自風流》《曆史的麵孔》等15部。有多篇文章入選教材及各種選本。


潛心做事,努力前行

  責編   渭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