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價真的降了嗎?|麵對“抓不住的東西”你該怎麼辦?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

故事:朋友文峰(化名)調來北京工作,於是攜家帶口舉家搬遷。2014年底賣了老家幾套房子湊首付,準備貸款在北京買一套房子安家。夫妻二人選擇了一套近五環的小兩居,簽合同跑手續還算順利,網簽麵簽也已落實,等待銀行貸款到位,結果等來的是國家限製房價,銀行遲遲不放款。文峰眼看已經違約,某家中介就出主意,向中介借款,但是還貸年限短,每個月還貸壓力極大,利息也比正常貸款多出10多萬,可是當時的他也沒有別的辦法,和親戚朋友借了許多錢,剩下的找中介借款,總算渡過難關。

眼看時間到了2017年初,文峰兩口子工資處於白領水平,每個月除了還貸,供孩子上學,加上日常開銷幾乎攢不下錢。更還不上親戚朋友們的借款,雖然他們知道兩口子壓力大,不怎麼催債,但是倆人還是想早日還上。於是趁著房子滿了2年,想換一套正常貸款的房子,這樣每個月可以攢下存款,還上債務。這樣,兩口子有了合適的買家,就通過中介簽訂了賣房合同,又挑了一套合適的房子,也簽了購房合同,準備商業貸款。誰曾想還沒來得及網簽,等來了3-17國家出台房價調控政策,簡單點說就是“認房又認貸”,對於買房子首套的界定:家庭名下無房無貸白板客戶。

對於文峰而言,哪怕賣了這套房子後名下沒有房子,再一次商業貸款也會按“二套”來辦,首付要交60%,(正常買首套房子首付要交30%),原本準備30%的首付一下子提高到60%,壓力太大了,於是又向親戚朋友借了許多錢,終於渡過了買房“第二關”。好在文峰兩口子心態都比較好,並沒有影響兩個人的感情和家庭氛圍。     

由於3-17房產新政,我本人也是深受其害。心情動蕩多次,在情緒的基線上下波動。對於國家大的宏觀調控政策,我們這些正好趕上此時換房的人不在少數,但是麵對政策,我們的悲鳴猶如螻蟻一般。

在心理學上這樣對我們本身有重大意義的事件被稱之為“應激性事件”,在本文中,我把它叫作“抓不住的事件”(因為以我們自己的小我的力量無法掌控、無能為力)。事情來了,誰趕上,心裏都會不舒服,但是大家的不舒服表現千差萬別。

宮廷大戲《甄嬛傳》中甄嬛參加選妃時有一場景,一排各有千秋的備選妃子,一個老嬤嬤扔出一隻貓,貓此時可以被稱為“抓不住的事件”,考驗心理素質的時候到了,有的人稱之為“修養”,我個人倒是不認為跟“修養”有什麼關係。此時,大家的表現不一,有的姑娘尖叫失態,花容失色,當時便淘汰出局;有的姑娘像後來能成就“大事業”的甄嬛則表現的從容鎮定,才能夠被選擇入宮為妃,最後成就了自己的“事業”。

麵對這樣的“抓不住的事件”,如果換作是你,會選擇怎麼做呢?也許都不由得選擇,下意識你的本性會表現出來,但大體分為幾種:

1.淡定型。該幹嘛幹嘛,不影響正常生活,對於事件的發展先觀察,再伺機而動,從容處理,前文中文峰二人則屬於淡定型;

2.焦慮型。引發廣泛性的焦慮爆發,影響生活的方方麵麵,甚至影響食欲、睡眠,每天焦慮緊緊抓住了他,無法擺脫,但是事情本身並沒有因此而被促進,原本可以幫助他的人也會受他的焦慮影響,想要遠離;

3.憤怒型。稱“狗急跳牆型”,事情會引起他大的情緒波動,對身邊的人生氣,發火,離他越近的人可能越會引火上身,他也不會在意,不惜傷害身邊的人。

可能還有的人是交叉型,先焦慮,情緒消化後變得淡定等。看看你自己是哪種類型呢?

事情多了,你的長期表現代表你心理健康程度的基線水平。如果在數軸上表示的話,橫坐標代表時間軸,縱坐標代表情緒的起伏,把生活中一個個事件影響你情緒的大體波動在坐標軸上標示出來,可分為以下幾種:

1、持續高。比如:躁狂症。遇到什麼事都能特別開心,手舞足蹈。目前發病率比較低。很多大咖對於躁狂症需不需要治療有爭議。

2.持續低。比如:抑鬱症。當今社會很常見,經常有人說“我得抑鬱症了”,這頂烏雲帽子扣起來似乎很容易。當然,抑鬱狀態和抑鬱症是不一樣的。打個比方,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誰都會遇到考試失利、失戀、工作不順心等,大部分人都會傷心,比如心理狀態好的人可能2-3天,多則一周,就好了。有的人則一直走不出來,失落的情緒拖拉個半年一年,甚至更長。而抑鬱症是一種神經症。關於抑鬱症和抑鬱狀態的具體區別在後麵的文章會提到。

3.大起大落。比如:躁鬱症,是一種雙向情感障礙——躁狂發作和憂鬱發作交互或混合出現。

4.大體平穩。是一種比較健康的心理狀態。事情發生的時候並不是不會有情緒,也會有,但是不會“泛化”,也就是不會影響正常的生活。


 

你的心理健康水平是怎麼樣呢?怎樣讓自己的人生在自己的把控之中呢?你是否願意讓自己的生活更加平穩,晉升更加容易呢?來控製你的情緒吧~

怒不過奪,喜不過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