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傳銷猖獗:上百個資金盤出現問題 數百億元資金被騙


  “投資5000元就可成為‘雲家人’,否則你將錯過幾百萬”“五行數字貨幣與官方對接成功,執照已下發”。在知情人的介紹下,我們加入了一個名為五行幣的傳銷微信群,隨即收到許多類似宣傳語。


  一位自稱“團隊助理”的人介紹,隻要投資5000元購買5000數字貨幣,就可獲贈五行幣一枚,發行上限5億枚,將來會全麵替代紙幣,參與者經過五輪持續投資,數字貨幣就可兌現近410萬元。


網絡圖


  我們發現,這個微信群成員每天都在增多,高峰時一天能新添10多個,個別成員還會在群裏推薦“善心彙”“九千兆”“長青樹”等投資項目,讓人眼花繚亂。


  五行幣真有這麼神奇?


  幾經周折,我們采訪到河北唐山的胡欣,其母在春節期間開始投資五行幣。她表示,五行幣的收益主要是後進入者為其帶來的獎勵提成,“每天都有大量新人注冊投資,後麵每注冊投資一人,前麵會員將獲得其投資額1%的數字貨幣,所以大家都搶著先注冊。”

  “我媽已經投了至少3萬元,就等著數字貨幣升值呢!”胡欣說,以上還隻是靜態收益,五行幣也有動態收益。比如介紹一個人注冊投資,就能拿到其投資額10%的現金提成,這叫“推薦獎”;如果推薦兩個人注冊,可獲得額外25%的提成,稱為“對碰獎”。


  “其實傳銷組織還設計了更誘人的提成方式。”胡欣提供了一張五行幣群裏流傳很廣的“層級關係圖”,圖中根據投資金額大小將會員分為“Y、S、M”三種級別。“推薦人的級別越高,獎金就會越多,有時遠不止10%,裏麵的算法像函數一樣複雜,各地區也略有不同。”胡欣說。


  胡欣告訴我們,這些獎其實就是鼓勵會員多拉下線,“我知道有的人已經建了9個群,發展了數百人。現在他們也開始勸說我媽拉人頭,說能拿到很多回報。”


  在上線的鼓動下,胡欣的母親一個月內就拉到了兩個人。“說有1000元推薦獎,但我媽並沒有拿到,上線忽悠她用這些錢買了原始股。”胡欣認為,經濟損失不是最令人擔憂的,“我怕她認清真相後,內心會承受不住,更害怕她把更多親朋好友拉進騙局。”


  “此類金融傳銷雖然打著創新的幌子,借助微信、QQ等社交平台傳播,但並沒有改變依靠拉人頭賺錢的傳銷本質。”中國反傳銷協會會長李旭解釋,相比傳統傳銷方式,金融傳銷更具迷惑性,通常有靜態、動態兩種收益。


  靜態收益是指參與者投資後可以“守株待兔”,傳銷係統會通過拆分新投資者的錢,給原投資者利息;動態收益也就是“拉人頭”,利用層層發展下線來獲得提成。靜態收益能夠在短期內實現虛假的“增收”,掩蓋其詐騙行為,而動態收益才是它真正的資金來源,反映出傳銷的本質。



網絡圖

  實際上,在組織規模不斷擴大後,五行幣的傳銷行為並沒有局限在網上。


  家住北京西城區的孫靜文,其父母在去年深陷五行幣騙局。她向我們展示了一個小視頻:遼寧淩源市一所小學正在操場舉辦活動,小學生們統一身著印有五行幣組織標誌的服裝,口中大喊著宣傳口號。


  “傳銷組織竟然以慈善之名給小學捐款,再把天真的孩子們當成宣傳工具。”李旭認為,這些事件表明金融傳銷的社會危害性並不亞於傳統傳銷,同樣會成為影響社會穩定的嚴重隱患。


  互聯網金融快速發展,打著“虛擬貨幣”“互助理財”“股權”旗號的傳銷也泛濫成災。特別是比特幣的持續熱炒,讓很多人相信虛擬貨幣能夠迅速升值,以“虛擬貨幣”為名義的傳銷更加泛濫,名聲比較大的如“恒星幣”“亞歐幣”“珍寶幣”“馬克幣”等,炒作“新概念”、鼓吹“零風險”、重獎拉人頭。



以恒星幣為例,該傳銷組織對外宣稱恒星幣是“世界十大數字貨幣之一”,依靠微信來拉人頭發展下線,其盈利模式是“上線吃下線的錢”,從“一級礦工”到“三級董事”設立了35個層級,在全國發展會員超過16萬人,涉及金額超過2億元。


  中國政法大學資本金融研究院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隨著虛擬經濟、金融創新日益活躍,借助互聯網、金融平台開展的傳銷活動越來越多,目前已經有上百個這種模式的資金盤出現問題,數百億元的資金被騙,嚴重擾亂了市場經濟秩序。


  該研究院副院長武長海表示,金融傳銷有“去產品化”特征,通過吸收民間資本形成資金池,但其本質還是傳銷,利用承諾的高收益甚至天價收益進行詐騙,違背了金融本質和金融發展規律,必然會威脅到金融安全和社會穩定。(文章來源:人民日報)

長按二維碼關注,查看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