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新醫改下IVD行業投資及並購機會在哪?


最近幾年,IVD行業顯然成為醫療健康產業與資本市場關注的重點,無論是在全球市場上還是國內市場上,IVD的市場份額都在持續地增長。在火熱的大環境下,新醫改下IVD行業投資及並購機會在哪?


近日舉辦的第四屆中國IVD產業投資與並購CEO論壇上,山藍資本創始及執行合夥人劉道誌博士與多位行業知名投資人就新醫改下IVD行業戰略發展、投資及並購展開深度探討。


本次論壇由CHC醫療谘詢主辦,山藍資本為論壇的戰略合作夥伴。近300位來自全球IVD行業政、產、學、研、資、媒的高層精英從行業現狀、政策解讀、創新技術及投資熱點等多角度共謀行業發展。


山藍資本是專業的醫療投資運營基金,關注生物醫藥、醫療器械(體外診斷和基因技術、微創介入、植入器械、微創外科器械及醫療機器人)、醫療服務等高成長細分領域, 已經投資了國科恒泰、瑞奇外科、景昱醫療、海普洛斯、朗合醫療等多家醫療明星企業。



主持嘉賓:

劉道誌 | 山藍資本創始及執行合夥人

發言嘉賓:

劉明宇 | 樂普醫療投資總監

陸勤超 | 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夥人

姒亭佑 | 步長製藥資產管理中心總經理

許靜波 | 複星醫藥高級投資總監

餘    睿 | 華興資本醫療與生命科技組董事

鍾    傑 | 迪安診斷戰略投資總經理


以下是發言實錄:


主持人:目前國內體外診斷設備在某些方麵還是比較薄弱的,進口占壟斷地位,設備怎樣才能突破這一點?


許靜波體外診斷包括儀器和設備這兩個主要元素,縱觀體外診斷發展,從開始的時候手工操作,慢慢發展到現在實驗室自動化,設備在體外診斷行業的發展中占了很大的比重,包括以前半自動生化到全自動生化,到流水線、半自動免疫、全自動免疫,現在微生物也要全自動。儀器綜合了20多個甚至更多的科學綜合的體係,我們以前技術力量薄弱,現在隨著各種技術的發展,慢慢我們也趕了上來,現在的全自動生化儀器中國已經有了,邁瑞、迪瑞做出來之後,價格相比國外降了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


測序儀器麵臨的挑戰還是很大,在五年以內趕上國外還是很難。但是我們也發現了一些亮點,在國外品牌一統天下的二代測序儀器當中,我們能做,在試劑上、建庫上也可能有一些作為,我們想寄希望於所謂的三代或者更下一代,做一個彎道超車。


姒亭佑:國內設備目前要超越進口設備還是比較困難的。三代測序部分現在麵臨比較大的挑戰,一個是精準度,第二個是成本,因為Illumina成本還會下降,所以成本挑戰還會比較大。在科研上,美國跟中國的係統還不一樣,國內如果沒有設備就沒有辦法有試劑盒,沒有試劑盒就進入不到臨床市場做科研。但有些在國際上不那麼好拿到的樣本,在中國樣本數量上還是比較多的,在這上麵我們的發展比較快速。


主持人:大家認為基因測序的終極夢想就是全民健康人群的測序,這個市場變成了消費者和健康人群。這個演變過程的驅動力是什麼?


陸勤超其實基因測序最開始是在科研服務上麵發展起來的,後來延伸到臨床應用上,像華大和貝瑞和康就是從無創產前基因測序方向切入的,後來又延伸到現在大家做的比較多的腫瘤套餐、腫瘤預測、個性化的用藥、腫瘤的手術術後複發的預測。現在有一些公司,包括華大也在做一些心腦血管基因測序方麵的一些產品。這些臨床應用在大病種方向會有很多很好的應用,比如癌症領域,專門做肺癌、胰腺癌,各種癌種突破,這是非常有潛力的。最近有一些趨勢是基因測序向消費者演變,美國紅杉投了一家公司,主要做健康人群風險檢測的產品,是針對個人基因組消費者的檢測,消費者在家裏采樣,寄到公司,然後拿到報告的方式,很可能會越來越普及,我比較看好消費者應用方向,這是一個順其自然的演變。


主持人:現在化學發光進入了比較鼎盛的時期,產業未來的走勢如何?現在還有沒有投資機會?


劉明宇化學發光現在屬於過熱。現在很多化學發光項目估值都是2個億,其中一些還沒有拿證。但它有一定合理性,因為化學發光未來是主戰場,特別是進口替代的主戰場,化學發光量很大。從我來講有兩條線,一條線是技術品牌,第二條線還是要看定位:一個是正麵戰場,你要跟羅氏等去拚,另外兩個一個是體檢,通量比較大,要求沒有那麼高,另一個是基層,對質量可靠性要求比較高。


我的觀點是:與其去買這麼貴的,還不如去找團隊,也可以自己開發因為化學發光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所以晚一兩年、兩三年賺這個錢問題不大,重點是我們布局一個未來,現在樂普大概有49個IVD開發項目,接近20個是化學發光領域的,這是我們的一個基本策略。


主持人:在政策鼓勵下,第三方外包服務行業未來的發展趨勢是什麼樣的?


鍾傑: 在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獨立實驗室發展了將近60年了,發展到現在醫學檢測外包市場占了美國醫學檢測市場將近35%的市場比重。美國最大的獨立實驗室能夠開展的檢測項目,大概有4700多項。美國的醫學檢測外包通過過去幾十年的發展,形成了相對壟斷集中的業態,目前有兩家綜合性實驗室占了檢測外包60%的市場份額。


中國回過頭去看有三個發展階段。從2003年地方實施標準到2009年實驗室標準的出台,這個階段是實驗室萌芽階段;2009年到2016年是中國第三方醫學診斷外包跟資本市場接軌以及開始有小規模並購的發展階段; 現在2017年,我能夠感受到目前獨立實驗室慢慢開始分化了,大概分兩類:一類是目前常規檢測,發展方向是區域中心的趨勢;另外一個是特檢,隨著基因測序、質普技術新的技術平台的發展,開始往特檢實驗室方向去發展。從整體來看,我相信隨著前麵三個政策的出台,在未來的6—7年裏麵,中國常規的實驗室會迎來比較好的整合機會。另外,根據國外發展的經曆,常規實驗室跟特檢實驗室發展到一定階段是分不開的,所以一些相對成熟的特檢項目慢慢會變成常規項目,也有可能會出現並購的機會。


主持人:大數據以及基於大數據的人工智能在醫療領域已經受到關注,請問從全球視野來看這個領域未來的發展機會和方向是什麼?


姒亭佑:關於測序部分,隨著華大、貝瑞和康的上市,排序賽基本上形成一個定式了,後續最大的差異將會在大數據,以及針對基因生物試劑分析上麵,我們認為這是未來的核心,因為設備大家都一樣。在這方麵,我們認為有幾個方向是目前可以走的:第一是藥物改變和使用,現在美國也批了,不是對器官做靶向藥物,而是針對基因做,這是一個巨大的紅利。還有新的治療方法,基因藥物的分析和靶點,這都是目前相對比較空白的,我們認為這是未來一個方向。


大數據是未來精準醫療的發展方向,現在數據還不足夠用到AR,但是大數據的分析、經營的表型、分類分型,我相信未來有很大的成長。所有的投資都是在談未來,如果你純粹隻是在創業,再回去做貝瑞的商業模型,我認為已經過時了,所以各位可能要考慮新的商業模式。


主持人:IVD和精準醫療投資目前到底熱到什麼程度,是發燒了嗎? 

餘睿:基因測序、基因診斷領域的投資去年達到了一個高峰,我們自己內部做的一個研究顯示,基因診斷、基因測序領域,無論是融資的數量、融資的金額,都占到整個診斷行業總融資量的一半以上。 個領域是目前全球生物技術發展最快的領域,是熱點中的熱點。

 

去年為什麼這麼熱?因為進入資本市場的錢越來越多,所以要融資的公司也越來越多,從2013年開始,有幾百家做基因診斷的公司誕生,我們看到今年相比去年肯定是冷卻不少,很多投資機構認為中國的基因診斷行業存在較大的泡沫,隻是大家對泡沫嚴重程度的看法可能不一樣。還有一個觀點就是認為現在各個公司產品同質化競爭比較嚴重,大家做的產品好像都差不多,估值非常高。


談到熱度,如果以去年為標杆100%的話,今年上半年我認為是降到了60%—70%的樣子,但基因診斷技術畢竟在全球範圍內不斷進步,還是有可能產生巨大的breakthrough,所以熱度還是會有,隻不過投資人會趨向於理性,不會瘋狂地搶項目。


主持人:談一談IVD的並購。

劉道誌:IVD是一個特殊行業,現在有幾十家上市公司,但是集中度比耗材、設備都要低。IVD行業最後一定是集中的趨勢,現在是不是一個最好的集中機會?主要的困難是大家想並購的時候估值太高,確實超出了客觀規律,假如回歸正常價值,應該是非常好的並購機會,大公司並購一些中小公司。這個機會是不是到來了,大家可以想一想,像樂普、迪安一直在並購,但是仍然擋不住上市公司一波一波的上市,所以這是一個特殊的階段,這個階段會持續多久?我感覺不會超過5年,集中度就會在IVD領域凸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