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汙染的環境開始瘋狂報複:中國一年430萬的新增癌症患者


來源:騰訊圖片

環境汙染對中國的影響,已經日益嚴重。

據權威統計,中國2015年約有430萬人確診癌症;280萬人死於癌症,平均每天7500人。且發病率和死亡率還在攀升。

科學界已經達成共識:接近90%的癌症成因與環境和生活方式有關。

近幾十年來,農村患癌人口急劇上升,成因與日趨惡化的農村環境有著直接關係。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條河,那就是自己的母親河。我的母親河是一條可以流向長江的小河流——隆興河。如今,我的母親河滿目瘡痍,流淌地不再是清澈地河水,而是我的眼淚!圖為2016年2月4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北溝村,斷流的河道中肆意生長地綠藻和野草。



我的故鄉地處江漢平原腹地,素有“魚米之鄉”和“中國水稻第一縣”美譽的湖北省監利縣。由於舊體製弊端的積累,農業走入了困境,農村發展艱難。圖為2016年2月3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幾隻鴨子在斷流的河道裏覓食,河水出現綠藻主要是河水受到了汙染。



特別是農村生態破壞日益嚴重,農業環境受到嚴重衝擊,農民利益受到極大傷害,人民群眾對環境的焦慮和不滿越來越突出。圖為2016年1月27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村民把公共河道改成的私人魚池。從龔場鎮鎮政府到渡口村,幾十公裏的隆興河上,堵塞河道建魚池的現象,十分普遍。



當前,國家安全飲水工程雖然基本解決了飲水問題,但不能解決水汙染的問題。圖為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劉市,一座橋頭堆積如山的垃圾,常年無人清理。由於村裏沒有固定的垃圾處理場所,村民們隻好把垃圾倒在了河裏堵死了河道。這些固體廢物主要包括生活垃圾、種植業固體廢物、養殖業廢物和建築固體廢物等。



村莊環境衛生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主要來自人的生活汙染和畜禽糞便汙染。圖為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往日的河水變成了臭水溝。在走訪過程中,發現農村垃圾隨地堆放在田間地頭、路邊或自家的屋簷下,沒有任何的防滲等環保措施。一到夏天,丟棄的瓜果皮會滋生大量的蚊蟲,氣味難聞。生豬隨地養、汙水隨手潑、垃圾隨處倒等不文明習慣與要建設的新農村相差甚遠。



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河道斷流後,許多農用船隻棄在河裏,任其腐爛。造成農村環境汙染的原因,有農民環境意識淡薄、農田過量施用化肥農藥、農民聚居點環保基礎設施滯後等原因。


農村汙染的治理關係到我國9億農村人民的生活質量,也直接影響著我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目前全國有60多萬個行政村,農村人口達到91960多萬人,人口分散,農村汙染難以集中處理。圖為2016年2月9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當地鎮政府門前的河道裏積滿了枯死的水浮蘆,河畔上也被種上了蔬菜。 



2016年2月11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隆河村,政府花了巨資重新整治的隆興河再次被汙染。筆者在走訪的龔場鎮大部分農村地區,很少有集中固定收集垃圾的垃圾箱(或垃圾池),即使某些農村有這些設施,由於當地農民環保的意識的淡薄,垃圾依然隨地亂丟,垃圾箱(或垃圾池)最終隻能成為擺設。生活垃圾形成的汙染已經成為農村環境汙染的主要“元凶”之一。



春節期間,筆者在家鄉多個村莊采訪發現,留守在家種田的大都是60左右的老人,有句話描述得很形象,“七個老人八顆牙,人人都是白頭發”。隻有臨近春節,村裏才看見有年輕人。很難想象,發展現代農業和建設新農村的重任壓在這些老人們的身上。圖為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劉場村,一名小孩在河邊玩耍。



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幾名婦女在河邊殺魚,生活汙水直接排在了河裏。農村生活汙水絕大部分未經處理直接排放,生活垃圾大多隨意堆放。這些生產或生活行為對農村生態係統等造成潛在的威脅。



2016年2月4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鄭家村,村民在魚池摸魚。



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魚池裏的死魚。 



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劉場村,村民在水井邊洗菜。一段時期,因受水汙染影響,村民家家戶戶打了水井。



2016年2月5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朝陽下的自來水塔。據了解,這座水塔於1985年左右修建,當初是附近中學校和鄉政府機關以及的少數居民的飲用水,至今已廢棄10幾年。


2016年2月11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由於農村地區的疏於管理,一條自來水管裸漏在河邊。監利縣各村的生活用水一般來自於自來水、地表水和地下水,農村生活汙水一般由院內汙水溝、門外汙水溝、潑灑在門外空地三種方式排放。



在中國,癌症已成為疾病死因之首,且發病率和死亡率還在攀升,對公眾健康造成巨大威脅。據統計,中國去年約有430萬人確診癌症;280萬人死於癌症,平均每天7500人。湖北省腫瘤登記中心2013年公布數據。據統計,目前湖北省(按6700萬人口計)癌症年新發病例數約為16萬,年死亡數約為11.5萬,三年累計現症病例近20萬與上世紀70年代相比,湖北省城鄉居民惡性腫瘤死亡率上升了88.9%,高於全國增長水平。圖為2016年2月4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在鄉村醫務室前輸液的村民。



癌症大數據提示,接近90%的癌症都可以追溯到生活方式、環境因素,隻有10%-30%的癌症可以歸結為基因突變。圖為2016年2月4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鄭家村,65歲的彭德茂常年胃病,基本沒有勞動能力,他疑似胃癌,但無錢檢查。彭德茂隻有三個女兒,都已出嫁。他本想再生個兒子,但老婆早就結紮。現在倆老的基本生活就靠撿廢品,想申請低保村裏一直沒批準。



2016年2月9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65歲黎宏柏站在兒子的墳墓前。10多年前,他的獨生兒子因肝癌去世,隨後,兒媳婦留下才幾歲的小孫子也改嫁了。三年前,黎宏柏也因在工地摔斷脊椎,喪失了勞動能力。為了給還在上大學的孫子交學費,家裏的負擔現在落在了他老婆身上。黎宏柏說,他的老婆61歲,在廣東做保姆,今年春節都沒回來。 



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57歲的柳會新是村裏的種糧大戶,包租了150畝水稻田。柳會新說,現在種地雖然實行了機械化,但通往田地的道路還沒修建,河道早已無法行船,去地裏幹活都要涉水過河。每年收割水稻時就像做“賊”一樣,都要在夜裏進行。因為隻有趁其他農戶不注意,讓拖拉機偷偷從他人農田駛過。



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一根栽在菜地的電線杆。村民柳會新說,地裏的電線杆本來是用於農田灌溉,應該靠近河道,便於抽水,但由於沒有規劃,公器就會被私用了。


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這是農戶自己沿著河道牽的電線,用於農田灌溉。



2016年2月5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在家打麻將的村民。而今,許多優秀農耕文化漸漸在麻將聲中丟失。“掙錢”成了農村的主要價值取向,一切都為了錢。封建迷信、抹牌賭博,大操大辦等風行,嚴重地汙染了農村的精神和文化生活。


2016年2月3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劉場村,一位道士在一輛新的豪車前祭拜。龔場鎮被稱為中國的玻鋁之鄉,90%以上從事玻鋁生意,大多數是農民身份的商人,農村出現了一大批“有車族”。這本來是一件皆大歡喜的好事兒,但不少農村“有車族”其實負債累累,買輛小轎車並非因為生活富足,而是出於相互攀比“爭臉麵”。最新統計,2015年上半年我省城市居民收入13752元,農村居民收入4965元,倍差2.77。其次貧富不均的問題。市場經濟下的農民迅速分化成多個階層,監利縣千萬富翁一大批,但也有很大一批貧困戶,他們或因災、因病、因疾而貧困,苦苦奔波。 


為推動全省新農村建設取得新進展,湖北省環境保護廳在2010年8月製定了《全省農村環境連片整治示範工作方案》,以保障農村民生、切實改善農村生產生活環境,《方案》至今實施了5年,監利縣很多鄉鎮農村環境質量仍沒有明顯改善。圖為2016年2月9日,湖北省監利縣龔場鎮新莊村,放飛孔明燈的小孩。




在中國,幾乎每個人身邊,都能認識或接觸到至少一個罹患癌症的人。癌症,已經成為國人不可承受之痛。

生態有其規律,不要以為自然環境沒有意識就可以肆無忌憚的蹂躪和破壞它,當大自然忍無可忍之時,隻會對國人展開瘋狂報複。







《天涯連線》本期熱帖


☞ 大廈將傾?萬達投資海外項目被叫停重罰,王健林這次真的懸了……

☞ 朝鮮涉核研究科學家攜家人乘船投奔韓國

☞ 【經典照片】中印軍隊邊境對峙

☞ 大揭秘!納粹心靈控製器——Volksempfänger的黑曆史

☞ 日本首例未成年人被判死刑案——死刑的意義就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