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渣男為了讓妻子淨身出戶,竟幹出這樣的事情!太無恥了!

偷歡


文:浪小妞


01


女人的嬌吟聲跟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在房間交纏著響起。


良久,房間終於平靜下來,趙哥抱著小魚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極樂。


“趙哥,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在家裏。。。”


小魚修長的手指在趙哥胸前畫著圈圈,嬌聲說著。


趙哥低頭看小魚,年輕又嬌嫩的臉蛋,一雙眼睛像是能勾出魂來。


“小妖精,別急,就快了。”


“可是你一個星期前也說快了的。”


魚嘟囔著紅唇嬌嗔,直起腰身露出姣好的飽滿。


趙哥眼中頓時極亮,翻身覆在小魚身上,他眼中閃過一道光芒,嘴裏說著。


“這次是真的快了,乖乖再等等。”


不一會房間內的嬌喘聲再次響起,夜色正濃,房裏的春色不停。


而此時就在他們偷歡的酒店樓下某一層,一場宴會正在進行,陳曦一身得體的禮服,手持酒杯正跟客戶碰杯洽談。


姣好的麵容,略豐滿的身材,優雅有禮的談吐,渾身散發出一股迷人的自信。


她幾乎是這場公司舉辦的宴會焦點,陳曦卻並沒有理會投到她身上若有若無的視線,這樣的目光她從小便能從各種人身上的感受到。


她從小便學習好、長相好、家境好,同學們的羨慕嫉妒對象,她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情況。


她這一生唯一不順的可能就是父母十年前的車禍去世,隻給她留下了一筆不菲的財產,她父母本是大學教授,雖說不是大富,但也比一般小康家庭要好不少。


不過,人生總有逆境順境,雖然父母的去世給她的打擊極大,但好在當時的男朋友趙輝一直在她身邊陪著她,安慰她。


而且這十年來,他們兩的感情一直很不錯,隻是因為她要忙著工作,小孩的事情便一拖再拖。


陳曦端著酒杯,站在陽台處看著城市的燈火,想著是不是該考慮要個孩子,她終於在三十五歲生日前升職為公司總監,可以開始考慮了。


想到老公趙輝,陳曦抿唇笑,嘴角閃過少女般的甜蜜,拿出手機打給趙輝,卻聽電話那頭一直無人接聽。


她皺了皺眉,有些疑惑,今天是星期六,老公一般都在家休息的,過了一瞬,她鬆了鬆眉,可能是去洗澡了沒聽到。


02


“陳姐,不好意思,打擾到你了嗎?”


突然身後傳來一聲抱歉,那聲音竟然是極近的距離,說話吐出的氣息都噴到了她的後脖頸處了。


陳曦皺了皺眉,回頭看去,卻是公司新來的員工,唐慶。


才二十四五歲的小夥子,身材高大,麵容俊朗,笑起來很有感染力。


陳曦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退,隻身後就是欄杆,根本無法拉開兩人的距離。


“沒事,我出來透透氣,進去了。”


陳曦笑了笑,準備從他身旁走過離開,這個陽台並不大,一個人足足夠,兩個人,特別還有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一下子就顯得有些擠了。


“別,還是我進去吧,本就是我打擾到你了。”


唐慶連忙擋住她的去路。


陳曦皺眉,兩人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裏推讓,不可避免的有些身體接觸,不知道是她的錯覺還是什麼,總感覺唐慶有意無意的撞擊她的胸部。


陳曦臉上微紅,本就是喝了不少的酒,男人獨有的氣息噴在臉上,讓她感覺更熱。


“啊!”


突然胸口一涼,陳曦驚叫一聲,低頭看去,隻見她胸前的禮服上濕透了一片,這是件低胸V領的白色禮服,此時禮服已經濕透,在燈光照耀下絕對明顯。


見此,陳曦臉色頓時沉了下來,這個唐慶太不知輕重了。


“啊,對不起,對不起,陳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慶也看到了她胸前的一幕,原來是剛才他們兩推讓的時候,唐慶手中的酒杯不小心倒下,杯裏的酒就這麼倒在她胸前了。


他手忙腳亂的想要去幫陳曦擦,可在快要碰觸到陳曦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盯著陳曦飽滿胸部看,臉上頓時漲紅不已,眼神飄忽的連忙直起身。


“咳,陳姐,你在這等會,我去找人幫你。”


說著他就要轉身出去。


“等等。”


陳曦本以為他是想占自己便宜,正想嗬斥他的時候,他卻縮回了手,一副著急手足無措的樣子,心中微軟,之前她還以為這個唐慶是在故意磨蹭她的胸呢,是她想多了。


“不用了,我在這裏吹吹風,等衣服幹了再進去。”


反正都濕了,現在再進去擦洗一番也依然是濕的,今天風大剛才在這裏吹吹等差不多幹了,也不那麼明顯,到時候宴會也差不多結束了,再出去也不會太打眼。


03


唐慶停下來,有些猶豫,進退兩難的樣子。


“真的沒事,你進去玩吧。”


陳曦笑笑,衝他揮手,轉身看向外麵的萬家燈火,這樣安靜的吹吹風也挺舒服。


唐慶看了眼宴會廳內的杯酒交酌,走到陳曦身旁。


“陳姐,你的酒也倒了,我給你去拿一杯果汁來吧,酒喝多了不好。”


說著他看向陳曦手中空空的酒杯,陳曦才反應過來不僅是唐慶的酒倒了,她的也一樣。抬眸見唐慶一臉的歉意跟關心,陳曦笑了笑,將酒杯遞過去。


“謝謝。”


是她想多了,這小夥子不過是想討上級歡心,積極些罷了。


她想起自己剛開始進入職場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的討好著領導,期望能得到領導的關注提拔。


唐慶接過酒杯,轉身進入了宴會廳,不久回到了陽台,遞給陳曦一杯果汁,他那杯還是紅酒。


“還沒祝賀陳姐晉升,恭喜陳姐。”


唐慶衝陳曦真誠又帶著點笑意的說道。


陳曦彎唇笑,她今天升職也非常開心,聞言跟他碰了碰杯。


便見他仰頭一口將杯裏的紅酒全給喝了,喝完還倒下酒杯空了空,衝她咧開嘴笑得歡快,就好像升職的是人是他一般。


“我幹杯,陳姐你隨意。”


陳曦笑了笑,本打算隻是抿一口,見此也不好太拂他意,仰頭喝了兩口,杯中果汁去了大半。


“謝謝。”


唐慶見她喝了,勾唇笑了起來,眼中閃過一道亮光。


陳曦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卻見他依然笑得爽朗,便沒再注意,轉頭看向外麵。


唐慶卻沒有立刻離開,有一句沒一句的跟陳曦聊起天來,陳曦才發現這個唐慶懂的倒不少,也許培養一番,以後在工作上會有一番不錯的成就。


04


也許是說話的緣故,陳曦感覺自己非常渴,一口一口的很快就將杯中的飲料給喝完了,可是那股渴意卻一點都沒有降下去,而且她感覺自己越來越熱,體內好像有一股火在燃燒一般。


本來吹得有點涼意的風,此時都讓她感覺很是滾燙,她不自覺的用手扇風。


“陳姐,你怎麼了?”


不知道為什麼,陳曦感覺唐慶的語氣有些奇怪,她此時頭昏昏沉沉的有些迷糊,努力想讓自己清醒些,卻覺得無力。

不對!


她連忙咬了一口舌尖,讓自己清醒些,可也不過一瞬,不好,是唐慶,他做了什麼?


“你。。。”


她臉色大變,想要斥責唐慶,卻突然感覺一股強烈的男人氣息靠近,腰間一緊,自己便投入到了唐慶的懷裏。


明明心裏惡心厭惡不已,可是身體卻該死的想要更加靠近他。


“唔。”不


自覺的呻吟出聲,下一刻便感覺一雙大手在自己身上遊動,陳曦身體不自覺的顫抖,她眼中閃過一絲清明,很快又陷入混沌中。


“陳姐,你說我們在這裏偷歡是不是特別刺激?”


耳邊是唐慶突然變得邪惡的聲音,陳曦眼淚頓時流下,身體卻越來越軟,她不是不經人事的小姑娘,下麵已經濕的不成樣子,身體因為唐慶的撫摸更加柔軟,這一切都讓她絕望不已。


“陳曦!”


突然一道帶著怒意的聲音響起,陳曦跟唐慶都是身體一僵。


未完待續

浪小一個行走江湖,放蕩不羈的天蠍姑娘,寫得一手好文,開得一手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