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縣青年在馬莊發生一起車禍致使小轎車兩名當場身亡, 後來自首竟然"老"了三十多歲?原來是兒子闖禍爹想頂鍋

臨沂費縣馬莊鎮近日發生一起嚴重交通事故:一輛大貨車直接碾壓過小汽車的車身後衝進了溝裏。大貨車直接撞倒了溝裏的楊樹,黑色小轎車更是被撞的麵目全非,幾乎報廢。小轎車內三名人員,兩名當場死亡。貨車司機早已不見了蹤影。

主動投案的楊某會

就在交警全力偵查肇事司機行蹤時,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楊某會主動前來投案,說他就是貨車司機。這位貨車司機交待他當天下午開著工程車從費縣一個沙場拉了一車沙送到馬莊鎮,走到出事地點時為了躲避前方一輛貨車急打方向衝到了對向車道裏,就這樣與一輛對麵來的小轎車迎麵相撞。他看到轎車上有人傷得厲害,害怕挨打就離開了現場。

監控錄像中的駕駛員

投案人楊某會對事故過程描述得有鼻子有眼,而且和事故現場完全吻合。可當民警調取肇事貨車行駛軌跡的卡口錄像時卻發現,駕駛座上並不是楊某會,而是一名男青年。難不成這投案人還能返老還童不成?


費縣交警大隊事故處理中隊民警 郭遠翔:我們繼續詢問楊某會,調取卡口照片上開車的並不是你,出事故的不是你,楊某會就承認了說確實不是他開車出的事,是他兒子楊某。

犯罪嫌疑人楊某會:“兒子說他又出事了,考慮到已經有一次交通事故了,判的緩刑。兩個人商量著我去,他在緩刑期間沒有駕駛證……”

 

肇事司機楊某被抓獲

原來愛子心切的老楊聽到兒子撞死人後立馬慌了神,考慮到兒子正是緩刑期,就主動提出了替兒子頂包。這父親是關心則亂,兒子聽到父子倆計謀被識破後,竟然完全不顧牢房裏的老父親,直接和警方玩起了躲貓貓。楊某更換了手機號,聯係不上人,交警趕到楊某家裏也沒找到人。後來經過偵查鎖定了肇事嫌疑人楊某的行蹤。8月9日中午,楊某在臨沂蘭山區一個小區裏被成功抓獲。而被捕後的楊某依然是滿嘴胡言,一口咬定是自己父親開的車。

最終在監控錄像鐵的證據麵前,楊某終於低下了頭。承認是父親替自己來頂包投案。目前,楊某因涉嫌交通肇事被刑事拘留,楊某會因涉嫌包庇罪也被公安機關依法處理。案件還在進一步處理中。




俗話說: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這爺倆兒幹的事可是一點都不光彩,兒子闖禍父親來頂包,小楊你的良心就不會痛嗎?

就算實在沒辦法必須並排時,主動退後半個車身或者前進半個車身(推薦前者),可有效避免因視覺盲區產生的誤判。





而且即使對方車輛失控,也不會導致連環車禍,殃及自己。

總之,高速上離其它車越遠越好,實在不行必須要並行的時候,盡可能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裏。另外城市道路同樣適用本條規則。

2、急刹車的時候掃一眼中央後視鏡

如果後麵的車貼你很近,在前方距離允許的情況下先重踩一腳刹車,提示後車,再放鬆刹車,為後車留出反應時間和距離,盡力避免追尾。

如果後方沒車,盡早打開雙閃提示後方車輛。(這裏說的急刹車不是一腳跺死的那種,一腳跺死的緊急情況你也沒啥可做的了,聽天由命吧)

3、不能盲信聽從導航指揮

自己適時看一眼導航的屏幕,該哪個路口拐或者哪個道口下一目了然。

提前知道行車路線,提早並線,避免發生事故。另外高速或者高架橋上如果錯過路口,千萬別刹車或猛打方向盤企圖挽救,你是在玩命。

4、最高車速=可視距離-反應距離-刹車距離-安全餘量

換言之,就是當你可以看見前方有狀況,反應過來,踩下刹車,直到停下,前方還有一段你自己定義的安全餘量。有了這個公式,同樣限速90的鄉間道路,白天和黑夜的安全行車速度肯定就是不同的,雨天和晴天也是不同的。

如果你已經掌握了上文中所說的“2秒規則”,那更是如虎添翼。

5、小心超越大型車

跟卡車並排的時候由於中央氣體流速快,壓強小,你會被“吸”向卡車。

超越瞬間,這個氣流消失,你會有一種被彈開的感覺,如果在超車道,小心別“彈”到隔離帶上。

另外,絕對不要跟大型車並排行駛!

6、跑長途之前必須做檢查

哪怕是最基本的車況檢查,也能降低至少80%的事故發生率。

檢查的基本項目包括但不限於:輪胎胎壓是否正常、機油、冷卻液是否缺少、玻璃水是否充足、製動是否有效、有無亮起故障指示燈等。

7、車停高速,人必離開

高速路上車壞了或者出事之後,停到緊急停車帶,車上所有人(注意,是所有人)趕緊跑到隔離帶外。

車子周圍半徑10米內不要留人。並在後方150米外放置三角警示牌。

8、讓速不讓道

遇到緊急情況第一反應是踩下刹車,而不是去掰方向盤!

很多事故的發生本可避免,但由於駕駛員經驗欠缺或一時慌張操作不當,導致了難以預計的後果。

緊急情況下,一定要首先降速,隻要速度降下來了,各種後續操控才會起作用。

9、眼光要放遠,不要僅僅停留在前車

可以露出1/4個車身或者透過前車的車窗看前車的前車。這樣你就相當於變向給自己騰出了2倍的車距。發現前車的前車刹車了,你也立馬刹車。因為你知道,你的前車肯定也會刹車的。


最後再說個沒什麼用的:

10、別亂使用燈語!

所謂燈語,無非是從國外學來的一些行車規則。但是,這類規則國內既沒有宣傳也沒有大規模推廣,真到用的時候,能看懂的有多少人得打個問號,不把你的閃燈當做挑釁就已經很不錯了。

很多人自以為掌握了所謂燈語,就認為別的司機應會知道。殊不知,當你使用網上流傳的“閃一下=你可以走、閃兩下=我不讓你”等等燈語時,其實並沒有什麼用。



來源:齊魯新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