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微商之路令人震驚...

                           

金鼎大廈,濱江最豪華的一棟寫字樓,陸陽就在第二十六層的鴻宇廣告公司上班。

試用期三個月。

陸陽已經熬過了兩個月零十九天。

他想好了,等成為這裏的正式員工以後,他要用每個月豐厚的工資和獎金租一個寬敞整潔的大房子,不再讓女友劉菲菲跟自己擠在三十平不到的小屋子裏受苦了。

入秋以後氣溫下降,陸陽昨晚著涼了,今天一上午跑了三趟廁所,此時他正蹲在衛生間一個格子間裏賣貨。

從大四那年陸陽開始做微商,賣化妝品,麵膜護膚乳精華水美容皂,凡是女人樂此不疲往臉上招呼的他全有,而且貨真價實童叟無欺,一年多下來他的固定客戶也不少。

剛剛又賣出了一盒麵膜,六十八塊錢,除去成本能賺二十塊不到,他樂得屁顛屁顛,心說,晚上可以給菲菲加一個肉菜了。

這時,格子間外麵傳來兩個同事的說話聲,是跟陸陽同在試用期的小張和小趙。

“我剛才經過人事部門口,無意中聽到人事部長說,這批十個試用期員工最多留三個人。”

“真的假的?那完了,我來了兩個多月一個創意也沒被采納,我肯定是留不下了。”

“我看最有希望的是陸陽,他點子多人緣也好,上次那個礦泉水廣告的案子他就做得不錯,客戶很滿意。”

“走吧,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再往別家公司投幾份簡曆去。”

兩人離開衛生間,陸陽一邊在朋友圈裏發廣告一邊聽著兩人議論,卻沒多大反應。

自己的工作表現自己最清楚,別說留下三個人,就算十個裏頭留一個,保準也是自己。

在這方麵陸陽還是很有信心的。

叮——

六十八塊錢到賬,陸陽嘴角勾起一抹笑,心情不錯。

他一抬頭無意中發現門板角落貼著一張不起眼的小字條,上麵一個二維碼,下麵一行小字很模糊,陸陽看了半天才看明白:“需求大量冥幣,加微信詳談。”

這是哪個二百五開這種玩笑,膽小點的恐怕就能把屎嚇回去。

陸陽膽子大,他從來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能賺錢的機會,有需求就意味著有錢賺,反正加好友又不花錢,加個聊聊唄。

掃描二維碼,加微信好友,對方的頭像一片漆黑啥也看不清,名字更搞笑,叫黑無常。

陸陽心說,這二貨可真敢給自己起名字。

叮——

一條信息傳來,黑無常說話了:“唉呀媽呀,終於有人加我了。”

對方打字的速度快得驚人:“我需要冥幣,越多越好,趕緊給我燒來。地址寫地俯斷腸路回眸小區A棟,黑無常收。”

嘶——

這都是些什麼玩意兒?

陸陽倒吸一口氣,差點沒把手機掉了。

正在這時,電話突然震動起來,他手一哆嗦手機真的掉了。

屏幕摔花了,不過好歹能勉強看清上麵顯示著文員陳心怡的名字。

“陸陽,在哪呢?”

“我在衛生間。”

“快點回來,五分鍾後要開會,大老板來了,要親自看看你們這批試用期員工的工作。聽說今天就會決定你們誰去誰留。”

“這麼快?”

“大老板要出差,所以這事就提前了。你快點吧。”

陳心怡掛了電話,陸陽也趕緊解決完,剛從格子間裏出來,迎頭正撞上頂頭上司王經理。

王經理四十多歲,輕微謝頂,一雙三角眼,鼻梁上架著副金絲眼鏡,大肚翩翩。

看到陸陽從裏麵出來還差點撞上自己,王經理板著臉,盯著陸陽足足看了一分鍾,怒道:“你小子偷懶都偷到衛生間來了,寧可聞著臭味也不想坐在辦公桌前是不是?”

“不是,王經理,我——”

“我什麼我?我看你就是強詞奪理。”

媽逼的,我還一句話沒說呢,強什麼詞,奪誰的理了?

一個人要是太有才氣,就容易招來別人的嫉妒,陸陽就遇到了這種情況。王經理之所以不喜歡他,就是因為陸陽太有才氣了,鬼點子太多。

一個手下要是比上司能力出眾,那上司的位置早晚有一天不保。王經理哪有喜歡陸陽的道理?

王經理盯著陸陽手上的電話看了看,一臉嚴肅道:“陸陽,鴻宇廣告公司是一家很專業的公司,我們要求員工在工作時間必須全心全意專心工作。可是我已經不止一次看見你玩電話,我會如實向人事部反應你消極怠工的表現。”

陸陽眉頭微微皺起,心裏問候著王經理祖宗十八代。特麼的,公司哪個員工沒玩手機?別說別人,就是你王經理不是也常常坐在辦公室裏打遊戲,還搖紅包呢,你咋不說?

好歹人家是頂頭上司,能不能過試用期還得他說了算,此時陸陽懂得退一步海闊天空的道理。他露出微微的笑意,解釋道:“王經理,我沒有。”

“什麼沒有!你還頂撞上司!”

“——”

“怎麼著?瞪著我幹什麼?”王經理板著臉,比用熨鬥燙過還平,半點表情都沒有,冷冷道:“你現在就回去,在家裏好好反省反省,寫一份三千字的檢查明天交給我。”

“王經理,我不能走,一會要開會。”

“這個會跟你沒關係,你不用參加。”

“大老板要——”陸陽話說了一半就收住了,他想說,一會大老板要看十個試用期員工的工作表現,還要確定誰去誰留的問題。

可是這話一旦說出來,無疑就會把陳心怡給賣了,所以他不能說。

“還不走?是不是想等我叫保安把你請出去?”王經理怒了。

陸陽也怒了,特麼的,是金子總會發光,他就不信前幾天剛剛做出來的那個讓客戶十分滿意的礦泉水廣告案子會被埋沒,大老板一定會看得到。

走就走!正好今天還有一件大事要辦,早點下班不是更好!

陸陽一轉身,大步朝外走去。

王經理眼裏閃過一道譏諷,暗罵一句:“土包子!”

天景花都,濱江市郊新建的一處高檔小區,依山傍水,是塊好地方,當然,房價也是高得離譜。

據說開發商是濱江市數一數二的大富豪,一期工程才剛剛建成,二期蓋了一半,三期的地基就已經打好了。

售樓處,劉菲菲一身得體的小西裝,精神,幹練,熱情洋溢,正在接待一對年輕夫婦。陸陽手裏掐著一支火紅的玫瑰靜靜的站在一邊欣賞著女朋友的絕色容貌,眼裏全是小幸福。

片刻,年輕夫婦離開了,似乎沒有買的意思,劉菲菲對著兩人的背影狠狠白了一眼。她剛一轉身,正好看到陸陽,冷冷道:“你來幹什麼?”

“接你吃午飯。”陸陽把花遞過來:“今天是我們在一起整整一百天,來個小紀念。走吧,哥今天請你吃大餐。”

“不用了。”劉菲菲撇撇嘴,沒再理他,拎了手提包轉身就往外走。

陸陽笑嘻嘻的跟在後麵,一邊走一邊稱讚:“唉,我陸陽的媳婦長得就是漂亮,你看這臉蛋,這身材,這氣質,這——”

轉眼間他就傻眼了,還有半句話愣是沒說出來,因為,他眼睜睜的看著劉菲菲鑽進了一輛紅色寶馬車裏。

一上車她就趴到一個男人懷裏親他的嘴,笑得跟朵花似的。

那男人注意到了陸陽吃了蒼蠅似的表情,指了指窗外,對劉菲菲道:“你男朋友?”

劉菲菲這才轉過臉來看了陸陽一眼,不屑道:“前男友。”

“菲菲,你說什麼?”陸陽有點懵。

劉菲菲一隻手臂搭在車窗上,探出那張精致的,化著濃妝的俏臉,鄙夷道:“陸陽,我說,你——被——我——甩——了。哼,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那副德行,一臉窮酸樣,從早到晚賣化妝品,賺幾十塊錢都能樂得屁顛屁顛的,你說你還能有多大出息?老娘真是瞎了眼竟然跟你在一起混了一百天,簡直在浪費我的青春。彼特就不同了,人家年少多金,積極又上進,有頭腦,有眼光,比你強上一百倍。”

陸陽聽明白了,這妞找到了金主,換句話說,人家嫌自己窮,把自己一腳給蹬了。

那些在電視裏才能看到的狗血劇情竟然真真切切的發生在自己身上,陸陽愣了半晌,沒發飆,沒哭著喊著求劉菲菲回心轉意,而是很快就接受了事實。

陸陽撇著嘴微微一笑,手裏那支玫瑰花被他扔在腳下,狠狠踩碎。

沒有愛情,玫瑰也失去色彩。

他冷笑一聲,看著正一臉得意與驕傲表情盯著自己的劉菲菲,道:“我追你的時候用節省下來的零用錢給你買了一台平果筆記本,那時候你不嫌我窮酸?上個月我送你一條金項鏈的時候,你不嫌我窮酸?我賣化妝品一次賺幾十塊錢,我愣是把這些幾十塊錢攢起來給你買專櫃的衣服,帶你吃西餐,那時候你不嫌我窮酸?劉菲菲,我自己省吃儉用對你卻比誰都大方,你有什麼資格說我窮酸?”

“得了吧,還好意思說,別人跟男朋友在一起都是想買什麼買什麼,想吃什麼吃什麼,我跟你在一起呢?想買點什麼都得先算計著花,就怕明天喝西北風——你不窮誰窮啊?”

劉菲菲懶得再理他,轉臉跟彼特一臉嫵媚道:“親愛的,我們去吃法國菜好嗎?吃完了飯我要去逛商場,人家看中一件大衣,好漂亮呢。”

“好,你說怎樣就怎樣。”彼特看著陸陽,這話顯然是說給他聽的。

陸陽嘴角一勾,突然笑了。他趴在車窗上看著車的男人,很瘦,可以用單薄來形容。臉色淡白,找不到二十幾歲男人該有的力量感。

“彼特是嗎?嘖嘖嘖,看你這副瘦弱的小身板,不知道能不能扛過三晚。”

“什麼意思?”

陸陽嘴角揚了揚:“兄弟,我就是提醒提醒你。菲菲這妞需求可是很大的,每天晚上不折騰兩個小時都不算完,我就是替你這身體擔心,怕你扛不住啊。我反正是每次都能讓她滿意,你嘛——”

陸陽搖了搖頭,歎息一聲。

彼特不是傻子,他聽出這話有嘲諷之意,不過他還聽出另外一層意思。好像對方在說:“這妞是哥玩剩下的,早就不知道換過多少個姿勢在哥胯下承歡,你盡管拿去,哥不介意。”

彼特的臉色很不好看。

陸陽目光轉移到劉菲菲臉上,這妞已經氣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咬牙切齒瞪著自己。

可是這個時候陸陽又說了句更讓她氣到抓狂的話:“妞,要是這家夥不行,回來找哥,黃瓜茄子香腸隨便你選。”

言外之意,你就算回來找哥,哥也不稀罕再碰你一下。

說完,陸陽轉身就走,沒有半點留戀——對這樣的妞,不值得。

“陸陽,你去死!”劉菲菲歇斯底裏,尖叫著。

叮——叮——叮——

手機接連收到三條微信消息,陸陽懶得去看。

愛情沒了,女人走了,他一時有些空虛。

雖然他並不留戀那種隻認錢不認感情的女人,但是說到底這個女人也曾與自己在一起過三個多月,記憶裏的影子仍然會存在。

叮——叮——叮——

又是三條消息。

陸陽晃了晃腦袋,把與劉菲菲有關的記憶都拋開。愛情雖然沒了,可是生活還是要繼續,他很沒形象的往馬路邊上一蹲,頂著秋日的豔陽一條一條回複消息。

有兩條是客戶發來的,預訂一款潤膚皂。

潤膚皂利潤極低,一塊香皂最多賺三塊錢,可是陸陽沒嫌少,仍然回複得很認真,很熱情,保證第一時間發貨。

陸陽心說,賺三塊是三塊,為了那妞哥委屈了好幾個月,從今天開始哥得為自己活。

他現在隻有一個目標——賺錢,賺很多很多的錢。

還有一條是鐵哥們馬浩發來的消息,就倆字:“借錢。”

馬浩與陸陽是發小,好得像一個人似的。看到這倆字陸陽沒多問,幹脆道:“我這一共有五千,先給你用著。”

不等對方回複,陸陽直接微信轉賬。

——五千沒了。

剛轉完賬,又來了三條消息,是黑無常發來的。這貨看樣子很執著,加上之前沒看的三條,竟然一共發了六條信息過來。

“哥們,你看到我說的話沒有?”

“你咋不回信呢?”

“在下黑無常,你應該聽說過我吧?”

“我需求大量冥幣,晚上十一點之前你燒給我,不然就來不及了。”

“我滴王母娘娘啊,你要急死我了。我貼那張小廣告差不多小半年時間,到今天總算你加了我為好友,咱們也算是緣分,你今天幫了我,回頭我湧泉相報,如何?”

“唉——你急死我算了。”

陸陽看到這裏,頭發絲幾乎已經根根倒立。此時明明豔陽高照,可是他真真的感覺脊背冷嗖嗖的,一股莫名的寒意襲上心頭。

“你到底是誰?“陸陽試著回了一條消息,不由得全身打了一個冷顫。

太特麼詭異了。

這貨回信速度超級快:“我是黑無常,黑無常,黑無常——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你要冥幣?”陸陽問。

“閻王的三姨太生了二胎,明天辦百日宴,各路小鬼搶著去賀喜,我也不能落後。而且下個月閻王公開選高級助理,這個職位我盯了很久了,誌在必得,現在不給閻王上炮,更待何時?奈何現在地府管理太嚴,連保護費都難收,我上哪弄錢送禮啊?隻能求助你們陽間人了。你趕緊的,給我多燒來。”

這下陸陽真的確定自己撞邪了,無意中加了個微信好友,竟然還是地府的——鬼!

不過,貌似地府也夠與時俱進的,也玩起微信朋友圈了!

坐在馬路牙子上,陸陽盯著屏幕上的聊天內容反複看了五遍。劉菲菲突然提分手轉身就坐上了高富醜的車子裏沒能讓他感到多震驚,當下這事卻讓他有種五雷轟頂的感覺。

這到底是惡作劇還是真的?

陸陽想了想,問對方:“我給你送冥幣過去,你能給我什麼?”

對方回道:“你想要什麼?”

“錢。”陸陽想都沒想就回複了這個字。

“好說。”黑無常道:“你們陽間經常有因為天災人禍來到我們這裏的人,他們身上帶了好多錢,反正留著也沒用,我給你送去些。”

“怎麼送?”陸陽好奇起來。

“這個簡單,我拍個照就行。”黑無常接著說:“不過你得先把冥幣給我燒來,你們陽間的人最不講信用了,我們第一次合作,我總得提防著點。”

“燒,現在就燒給你。”陸陽快速回複了幾個字。

他心想,甭管這是真的還是惡作劇,燒點紙有啥了不起,特麼的,權當是給劉菲菲和那個彼特提前隨份子了。

說幹就幹。

馬路對麵是醫院,醫院旁邊的胡同裏就有賣花圈壽衣的小店,裏麵自然有紙錢、金元寶一類的。陸陽掏出兜裏僅有兩張紅票遞給老板:“全買金元寶。”

提著四大兜的金元寶回到租住的小屋,陸陽開始行動。

他住的小屋在樓頂,房子很破,唯獨天台寬敞,曾經他與劉菲菲在這裏曬過太陽,吃過燒烤,如今物是人非,那個女人再也不會回來這裏。

陸陽找來一個鐵桶,把金元寶一股腦全倒進桶裏,一邊碎碎念:“媽蛋的,不就是個女人麼。等著,一年後,哥叫你後悔都沒地兒哭。”

忽——

一把火點著,陸陽坐在一邊看著熊熊燃燒的大火,給黑無常發了條信息:“出來收元寶。”

鐵桶裏的大火足足燒了十分鍾總算熄滅了,黑無常發來一條信息:“哈哈哈,我雇了兩輛馬車才運走,兄弟,你真給力!說吧,你想要多少錢,我這就給你送去。”

陸陽抹了把額頭上的汗,道:“我改主意,不要錢了,你能幫我做件事嗎?”

“說說看。”

“我女朋友,不,是我前女友剛剛跟我分手,然後跟一個叫彼特男人在一起。”

陸陽話剛說了一半,黑無常發來一條信息:“得,我明白,這件事包在我身上,晚上就行動。”

“你會讀心術?”陸陽心說,這家夥也太強了吧,我的話才說了一半他就明白了。

“這點小事對我來說太簡單了,不是跟你吹,哥除了不能左右陽間人的思想和行動,其他事情哥沒有不會的。”

“你就吹吧。”陸陽發過去一個豎起的中指。

黑無常突然沒信了,過了好一陣他發來一張圖片,一遝華夏幣。

陸陽剛盯著照片看了不到兩秒鍾,詭異的事情發生了,自己手上憑空竟然出現了一遝錢,仔細一看,就是圖片上的那一遝。

黑無常說:“我不能白要你的元寶,給你一萬塊華夏幣作為回報,有買有賣才叫生意嘛。至於今晚要幫你做的那件小事,當是免費幫你個忙好了。”

二百塊買的元寶,一下子換回來一萬塊!

這才是真正的一本萬利啊,說不心動那是屁話,這可是工作以來陸陽見過最多的一筆錢。

不過這並不是最讓他吃驚的,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與地府之間隻要發一張圖片,上麵的東西轉眼就可以到對方的空間。陸陽心說,那要是拍一張劉菲菲的照片發過去,會怎樣?

↓↓↓由於微信篇幅限製,隻能發到這裏啦!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後續劇情高潮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