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老板讓我看她新買的內衣好不看,關鍵她是穿在身上的…

    豹紋、絲襪、短裙、長靴、乳罩甚至鋼管,之所以能夠吸引男人的眼球,主要因為這些都與一個詞彙相關聯,那就是性感。

    性感這兩個字對男人而言,殺傷力巨大,能夠輕而易舉地控製男人的欲望,激發男人的荷爾蒙衝動。

    此時,坐在艾曉東麵前的陸霜就是一個超級性感的女人。陸霜,創世地產的銷售總監,是艾曉東的上司。準確地說,是上司的上司。

    隻見陸霜穿著一身職業OL裝,白色的襯衫,搭配黑色的短裙,再配合一雙玻璃色的高跟鞋,讓她看上去性感極了。

    再看她的姿色,飄逸的秀發下是一張標致而妖媚的臉,冷豔紅唇,一雙勾魂大眼,再配合魔鬼般的身材,儼然組合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漂亮尤.物。

    當然,除了妖媚的臉給人視覺上的強烈衝擊外,她那秀美的鎖骨看上去還非常誘人,飽滿的胸部呼之欲出,在深V領的映襯下,若隱若現,讓人看了不想犯罪都難。

    不過,性感歸性感,但陸霜是一個非常強勢霸道的女人,人如其名,外表冰冷,冷若冰霜。

    “艾曉東是吧?”陸霜沉默了半天,突然開了口。

    艾曉東的身子不由得顫了一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從進來到現在,差不多有十分鍾了,期間陸霜隻是看他的簡曆,一直沒有開口說話。“恩,陸總監,請問有什麼指示嗎?”

    陸霜把艾曉東的簡曆往桌子上一扔,轉了下靠椅,正麵對著艾曉東,冰冷的目光像箭一樣投射在艾曉東的臉上。“先做個自我介紹吧!”

    艾曉東聽到這裏,忽然有點蒙。心想,都入職這麼長時間了,當初蘇薇早就麵試過自己了,怎麼還要麵試?盡管心裏有牢騷,但麵對總監,麵對高層領導,他也不敢懈怠,於是便誠惶誠恐地說道:“我叫艾曉東,今年二十三歲,濟城人,性格開朗,為人隨和,學的是計算機網絡專業。”

    “完了?”

    “大概情況就是這樣。”艾曉東詫異地看著陸霜,暗想,她這什麼意思,難道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

    “你還沒畢業?”

    艾曉東點點頭,心想這是什麼節奏,難道不要沒畢業的?要趕自己走?自己可是已經在這幹了這麼長時間了啊。“是的,我還沒畢業,不過今年學校裏沒什麼事,我就提前出來找工作實習了。”

    “我看了你的簡曆,看到你是學計算機的。”

    “對,我學的是計算機,網絡技術專業。”

    “你是學計算機的,我們是售樓的,這一點也不對口啊,你為什麼來我們這上班?怎麼不找一份與計算機專業相關的工作?”

    這女人準是找借口趕老子走!

    艾曉東聽到這裏,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就這麼被炒了,也未免太悲催了點。於是,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努力穩了穩自己的情緒,用略顯顫抖的語氣說道:“我加入咱們公司有兩方麵的原因,第一,金紅雷在咱們公司上班,他是我的大學同學,這份工作是他幫我引薦的,聽說非常好,我就過來試試了。第二,我雖然學的是計算機,但我並不是太喜歡,沒有挑戰性,我……喜歡有挑戰性的工作。”

    陸霜仍舊麵不改色,坐在豪華的靠椅上,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強大的氣場,典型的職場女精英類型。“你來我們創世地產多長時間了?”

    “快半個月了。”

    “在這之前,我一直在北城出差,對你的情況一點也不了解。現在你能告訴我,這期間你推銷出去了幾套房子?”陸霜凝視著艾曉東的臉,冷冰冰地問道。

    靠,開始切入主題了,這分明就是要炒老子的魷魚啊!艾曉東的心一直懸空著,他最怕就是陸總監問這個,可越怕什麼偏偏問什麼,這可怎麼辦呢?

    該怎麼回答呢?

    艾曉東情不自禁地皺起了眉頭。

    “問你話呢,怎麼不吱聲呢,剛才不是挺活躍的麼?和主管還有說有笑的,現在怎麼不說話了?”陸霜的語氣忽然加重了幾分,顯然,她對剛才艾曉東的表現非常不滿意。

    辦公室裏一下子壓抑了許多,靜得幾乎沒有聲音。

    艾曉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作為一個新人,麵對這樣位高權重的領導,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他的心咯噔了一下,雙腿有些發軟。“還……還沒有賣出去,不過有一兩個客戶一直在跟進。”

    可能是太過緊張的緣故,以致他在回答的時候,嗓音都是發顫的。

    “這麼長時間,你一套都沒有賣出去,這就是你所謂的挑戰嗎?”陸霜用輕蔑的語氣說道。

    “我……”艾曉東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支支吾吾的,半天說不上話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陸霜一回來就拿他開刀,就僅僅是看自己在上班時間和蘇主管聊天嗎?

    聊天也沒什麼吧,怎麼就看不慣呢?

    “來公司這麼長時間了,一套房子也沒賣出去,還有心思和蘇主管鬧著玩?你有把蘇主管放眼裏嗎?簡直是目無領導,像你這樣的員工,要你幹嗎?”

    聽到這裏,艾曉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靠,自己不就是和蘇主管走得近一些麼,蘇主管性格好,為人善良,平易近人,沒一點架子,很好相處,而且又是一個美女,誰不想和她走得近一點啊。就因為這個,就把老子開了?憑什麼啊!“我哪裏目無領導了,陸總監,您聽我解釋,剛才我和蘇主管……”

    “別說了,我什麼都看見了,你用不著跟我解釋,我也懶得聽你解釋,這樣,你……”

    還沒等陸霜把話說完,艾曉東就打斷了她的話,急忙說道:“陸總監,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好好幹的,我喜歡這份工作,非常喜歡這份工作,對我來說,它很有挑戰性,我喜歡這樣富有挑戰性的工作,請您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賣出去的,如果到時候我還賣不出去,您再炒我魷魚也不遲啊。”

    陸霜一愣,“再給你一次機會?”

    “嗯,求陸總監再給我一次機會,隻要再多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把房子賣出去的。”艾曉東信心滿滿地說道,在這種情況下,他也隻能盡量往好了說,不管怎樣,必須先要自保,隻有留下了,才有可能把工作做好,要是這樣被開了,什麼可能也沒有了。

    陸霜仰起臉來,重新大量了艾曉東一番。她沒想到艾曉東會這樣委曲求全,這種表現雖然她不喜歡,但至少表明了他的誠意。她翹起二郎腿,右手擔在靠椅架上,兩個手指在上麵跳動了幾下。“行,那我就再給你點時間,說吧,多長時間”

    “十天?”艾曉東試探性地說道。

    “什麼?十天?”

    艾曉東一聽沒戲,趕緊提議道:“一周,隻要陸總監再多給我一周的時間,我肯定能把房子賣出去的,我向您保證!”

    “保證?你拿什麼保證?”陸霜借此又給艾曉東出了一道難題。

    我靠,這未免也太欺負人了,果然是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啊,這年頭做人就不能太老實,太老實了就容易被欺負!

    艾曉東沉默了,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總覺得眼前這個霸道的女人在刻意刁難自己。

    “又不說話了,看來一點自信都沒有,既然連自信都沒有,那還是收拾一下走人吧。”

    “別別別,陸總監,我有自信,隻要您再多寬限我幾天,我保證把房子賣出去,要是賣不出去,您再趕我走,成嗎?”

    陸霜直視著艾曉東,她想從艾曉東的眼神裏看出男人的那種自信來,她沒有接話,隻是一直盯著艾曉東,這種架勢有點咄咄逼人。

    艾曉東實在不敢直麵陸霜的眼睛,馬上將視線往下壓了壓,不往下壓還沒事,這一壓他的視線竟然轉移到陸霜那修長而又雪白的大腿上了。

    “往哪看呢?”陸霜頓時把腿放了下去,下意識地緊並了下雙腿。

    艾曉東隻好又把目光抬了起來,他原本沒有冒犯陸霜的意思,可剛才看陸霜大腿的時候,他卻沒有管住自己的眼睛。這會兒,他又情不自禁地將目光投向了陸霜的領口。

    盡管眼前這個女人比較強勢霸道,但不得不承認,她是一個美女,而且還是一個極品,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強大的魔力。

    陸霜下意識地低了下頭,發現艾曉東的視線正對著自己的領口,勃然大怒道:“不該看哪裏,你偏偏看哪裏,再亂看把你眼睛珠子摳出來!”

    艾曉東急忙又把視線挪開,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仿佛像是中了魔似的,總覺得目光有些不受理性的控製,總是情不自禁地想多看陸霜一眼。

    真是該死!

    “又往哪看呢,看著我!”陸霜見艾曉東的目光投向了別處,心想這個家夥還是大學生呢,簡直一點禮貌都沒有,要不是發現他有骨子韌勁兒,剛才就直接將他轟出去了。

    艾曉東著實不敢直視陸霜的眼睛,他覺得陸霜的眼睛像刀。“陸總監,希望您能再多給我幾天的時間,一周就行,如果在一周之內我還完不成任務的話,您再開了我……”

    還沒等艾曉東說完,陸霜就伸出手,衝他做了個手勢,“三天,我就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內你要是還完不成任務,就給我卷鋪子走人!”

    “才三天啊?”艾曉東咧了咧嘴,表情很是糾結。

    “怎麼,嫌少?”

    艾曉東剛想點頭,可轉念一想,陸霜能夠再多給三天時間已經夠給麵子的了,從被金紅雷拉到這家公司到現在已經過去那麼長時間了,自己一套房子都沒賣出去,倒是金紅雷,剛來沒幾天就陰差陽錯地賣出去了一套,直接拿了一筆提成,他太羨慕嫉妒恨了,要不是因為這個,他也不會來這裏工作。“夠了,三天就夠了,謝謝陸總監能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把房子賣出去的。”

    “這可是你說的,就三天,三天之後我們創世地產要舉行表彰大會,希望到時候你能拿銷售業績說話,如果你做不到的話,那不好意思,你還是該去哪就去哪吧,我們創世地產要的是銷售精英,不是整天在這混日子的人,明白嗎?”

    “明白。”

    “雖然你是大學生,但我看重的不是學曆,而是能力,學曆再高,沒能力又有什麼用?”

    “是是是,陸總監說的是。”艾曉東附和道,隻要不炒自己的魷魚,怎麼著都成。雖然隻寬限了三天的時間,但好歹也給了自己一次機會,要不然就這麼被炒了,那得多丟人啊。

    “還有,以後給我老實點,要是再讓我發現你上班期間和蘇主管打打鬧鬧的,就給我滾蛋。蘇主管是你上司,你居然目無領導,你可真是膽大包天!”

    聽到這裏,艾曉東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不會了,以後絕對不會了,當時我就是和蘇主管開了個玩笑,她是我上司,我怎麼會目無領導呢,我一直很尊敬她的……”

    “行了,別說了,我懶得聽你解釋,記住,三天時間,三天之內你要是賣不出去一套房子,你就給我走人,我醜話說在前頭,到時候別怪我沒提醒你!”

    “嗯。”

    “沒你什麼事了,出去吧!”陸霜衝艾曉東擺了擺手,隨即轉了下靠椅,將視線轉移到了電腦上,再也不想多看艾曉東一眼的樣子。

    艾曉東小心翼翼地出了辦公室。此時,他的臉色灰灰的,看上去異常沉重。

    隻有三天的時間,要想賣不出去一套房子談何容易,如果賣不出去的話,三天過後,自己就得滾蛋了!艾曉東想到這裏,就有種莫名的壓力,無形的壓力,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在感覺到時間不夠用的情況下,人總是會感覺到時間過得飛快。

    轉眼間,兩天過去了,艾曉東還是沒有賣出去一套房子,盡管沒少跑腿,也沒少出去打廣告,可仍舊毫無所獲。

    眼瞅著還剩下最後一天了,要是再賣不出去的話,明天晚上就要卷鋪子走人了。艾曉東內心的那種緊迫感越來越強烈,他甚至可以預測到自己的下場了。

    果然,銷售代表不是這麼好當的!

    艾曉東回到自己的辦公位上後,用眼睛的餘光刻意朝著陸霜辦公室的方向掃了一眼。

    明天晚上就要開表彰大會了,既然是表彰大會,就是表彰那些最近銷售業績好的員工了。艾曉東心想,目前他和李建軍一樣,都沒賣出去房子,同學當中就金紅雷賣出去了,他也不知道金紅雷是怎麼走得狗屎運,不管怎樣,金紅雷賣出去了,到時候肯定受表彰,發一大筆提成。

    媽的,人比人,就是氣死人啊!

    艾曉東越想越不福氣,雖然他比金紅雷來得晚,但是這段時間他覺得自己比金紅雷付出得多,可付出並沒有獲得回報,直到現在,他連一套房子都沒有賣出去。

    老子不服!

    艾曉東很不服氣,在學校裏,無論是成績還是人緣,他都比金紅雷強,金紅雷天天打遊戲,好幾科都掛了。然而,金紅雷加入創世地產後,卻表現得格外出色,讓他不得不刮目相看。

    不想還好,艾曉東越想越生氣,最後實在坐不住了,又起身走了出去。

    艾曉東來到一輛黑色別克車前,掏出一支煙,點上剛抽了一口,就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嗓音太熟悉了!

    艾曉東沒轉身,就聽出是蘇薇了。

    “曉東。”蘇薇滿麵桃花地走了過來。

    艾曉東急忙把手中的煙掐了,收起沉重的心情,努力擠出一絲微笑,親切地叫了一聲:“薇姐。”

    蘇薇來到艾曉東麵前,打量了他一番。“你怎麼出來了?”

    “出來抽根煙,透透氣。”

    “怎麼,堵心了?”蘇薇笑著說道,笑容是那麼迷人。

    艾曉東沒想到蘇薇會把他的心事猜得這麼清楚,自己已經很努力控製自己的臉色和情緒了,可還是被心細的蘇薇看出來了。他苦笑了一下,目光投向蘇薇。

    蘇薇是創世地產名副其實的美女主管,是艾曉東的上司,二十五歲,已婚,不但長得漂亮,而且活得也漂亮。平日裏,她對艾曉東頗為照顧,一方麵是覺得艾曉東還沒畢業,另一方麵是艾曉東工作起來很努力,加上又是她手下的兵,而且還能說會道,油嘴滑舌,時不時地誇她漂亮什麼的,讓她很喜歡艾曉東這個員工。

    今天的蘇薇,和往常一樣,一身職業裝扮,白色襯衫搭配黑色的裙子,黑白搭配,總是那麼和諧。再配合她那高挑曼妙的身材,讓她看上去格外漂亮。

    少婦就是少婦,總有一種特別的魅力!

    艾曉東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他就是覺得眼前的蘇薇特別有魅力,風韻而又迷人。

    “幹嘛用這種眼神看我,我說錯什麼了嗎?”蘇薇笑著問道,語氣非常溫柔,而且富有磁性。

    艾曉東急忙搖搖頭,“沒有沒有。”

    “曉東,你怎麼了?我看你好像有心事。”

    “沒……沒有,我哪有什麼心事啊。”

    “真的沒有?”蘇薇直視著艾曉東,似乎要洞穿他的內心一樣。

    艾曉東弱弱地說道:“真沒有。”

    “跟我還撒謊,都寫在臉上了,還說沒有,說說看,怎麼了?和女朋友吵架了?分手了?”

    “拜托,薇姐,我還沒女朋友好不好,哪來的分手啊。”艾曉東有些哭笑不得。

    蘇薇聽完很是驚訝,“不會吧?你還沒談女朋友?你說這話我咋就不信呢。”

    艾曉東偷偷地窺了蘇薇一眼,要蘇薇不提還好,這一提苦惱又來了。

    “真的,我現在是單身好吧。”艾曉東說這話的時候,顯得很無奈。雖然沒有女朋友,但他目前有一個喜歡的女生,不過還沒表白,隻能說一直在暗戀。

    艾曉東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表白,主要是覺得自己條件太差了,出身農村家庭,父母又都是農民,沒什麼文化,生活條件非常拮據。對他來說,在校期間每個月的生活費都是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又怎麼好意思找女朋友呢。

    但凡條件好點,艾曉東早就表白了,可他太麵子了,礙於家境不好,讓他很是自卑。很多時候,他都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卑微的存在。

    沒有勇氣去追求自己喜歡的女生,是不是很悲哀呢?

    “不應該啊,現在的大學生,按理說都應該談戀愛了呀,你怎麼不談一個女朋友?是不是沒中意的?要是沒中意的,回頭我給你介紹一個,咱公司美女多的是。”

    “薇姐,你就別調侃我了,我這會煩著呢。”

    蘇薇揚起嘴角,嫣然一笑,“終於招了,我就說你有心事,剛才還死不承認,跟我說說,怎麼了這是?”

    艾曉東看了蘇薇一眼,見蘇薇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和蘇薇對視的瞬間,他的心跳竟然有些加速了。說真的,在創世地產除了另外兩個同學李建軍和金紅雷,和他走得最近的也就是蘇薇了。蘇薇作為銷售主管,是他的頂頭上司,平日裏對他照顧有加,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除了李建軍之外,也就隻能和蘇薇發發牢騷了。於是,他歎了一口氣後,用抱怨的口吻說道:“薇姐,你還不知道,明天這個時候我就該卷鋪子走人了。”

    蘇薇一驚,狐疑地問道:“怎麼回事?好好的,為什麼要走?不想幹了是麼?”

    “該怎麼和你說呢。”艾曉東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此時此刻,他的腦子裏亂哄哄的。

    蘇薇以為艾曉東不想幹了,覺得有些惋惜,沉默了少許後,才說道:“也是,這工作不是那麼容易幹的,再說了,你是高材生,學的是計算機專業,應該去一些高新技術企業工作,而不是在這賣房子。”

    艾曉東一聽蘇薇想偏了,急忙解釋道:“薇姐,你想多了,我不是想跳槽,我當時進入創世地產的時候就跟你說過,我喜歡有挑戰性的工作,雖然我沒有售樓經驗,但是我願意嚐試,我願意挑戰自己,我相信自己能夠勝任這份工作。我雖然是學計算機的,但專業學得一塌糊塗,再說了,這邊也沒什麼好的互聯網公司,除非去北上廣,在這種二線城市找一份對口的工作,沒你想象的那麼容易。”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還要走?這段時間姐姐我可是待你不薄啊。”蘇薇調侃道,當然,她也隻是想開個玩笑而已,並不是刻意難為曉東,如果曉東執意要走,她也不會攔著,畢竟人各有誌。

    “你以為我想走啊,是陸總監下了驅逐令,領導要炒我的魷魚,我也沒辦法。”

    “陸總監要開你?為什麼啊?”

    “還不是因為我無能,到現在還沒有賣出去一套房子,加上前兩天看我不順眼,所以決定要讓我滾蛋。哎,想起來就覺得遺憾,我喜歡在你手下做事,可我實在太笨了,太無能了,以致到現在還沒有賣掉一套房子,看來我真不是幹銷售的料。”

    艾曉東的話音剛落,一陣風卷著狂沙突如其來,一眨眼的功夫,不但吹亂了蘇薇的頭發,而且還掀起了她的黑色裙子。

    哇,蘇薇的腿真的好白啊!

    太勾人了!

    艾曉東看到這裏,內心深處的欲望竟然有些蠢蠢欲動。

    真是該死!

    蘇薇下意識地用手拉了拉裙子,幸好穿的不是那種寬鬆的長裙,要不然的話,這陣風非讓自己走光不可。她捋了捋頭發,視線轉向艾曉東,發現艾曉東正直勾勾地看著她,臉頰唰地一下就紅了。

    迷人的紅暈,渲染了她的美麗,嬌羞的樣子,簡直迷死人了。

    要是蘇薇還沒結婚的話,該有多好啊,那樣自己就可以追求她了,風韻性感,胸又大,性格又是如此隨和,哪個男人不想上啊。

    蘇薇為了掩飾臉上的尷尬,衝艾曉東笑了笑,說道:“起風了,要不我們進去吧,去我辦公室說吧。”

    “天氣這麼悶熱,在外麵吹吹風透透氣不挺好的麼?”

    蘇薇明白艾曉東為什麼不願意和自己進去,肯定是害怕再撞見陸霜。“也好,那你告訴我,當時陸總監是怎麼跟你說的。”

    艾曉東回憶了下那天的情形後,說道:“她本來想直接把我開了,是我求了她半天,她才勉強答應讓我留下的,她限我在三天之內把房子賣出去,賣不出的話就走人,現在已經過去兩天了,明天是最後一天了,沒戲了,隻有一天的期限了,我怎麼可能在一天之內就能將房子賣出去呢,所以,明天這個時候,我想我就該離職了。哎,我的第一份工作就這麼黃了,真不是一個好的開頭啊。”

    蘇薇聽艾曉東說得這麼傷感,心裏一酸,對他很是同情。“這樣,曉東,你先不要這麼灰心,待會我去找陸總監談談,你才來公司幾天啊,怎麼能開你呢。”

    “謝謝薇姐,不過,陸總監本來就對我有成見,你要是這會兒去找她,她會不會再給我穿小鞋啊。”

    “不會的,她可能就隨口一說,你別當真,她也是故意給你點壓力,你隻要好好幹,這期間別弄出什麼亂子,我相信陸總監是不會那麼絕情趕你走的,我們創世地產這麼缺人手,怎麼會輕易炒你魷魚呢。”蘇薇安慰道,她暫時也隻能這樣艾曉東了,因為她了解陸霜的脾氣,冷酷無情,說一不二,在工作上比較苛刻,要想說服陸霜,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覺得她是很認真的,哎,就這樣吧,還有一天,如果明天還賣不出去,我就主動走人。”艾曉東已經提前預料到了自己的下場,離開創世地產基本上可以說是板上釘釘的事了。於是,他緘默了少許後,將視線再次投向蘇薇那張嫵媚的臉蛋,突然說道:“薇姐。”

    “嗯?”蘇薇詫異地看著曉東,透過曉東的眼神,她能夠看得出來,曉東有話要說。

    “明天晚上你有空嗎?”

    “怎麼了?有事?”

    艾曉東咬了咬嘴唇,剛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蘇薇見狀,不由得一笑,心想這家夥真是的,看上去還有些難以啟齒,他這是想對自己說什麼啊,該不會是比較敏感的話吧。“曉東,你想說什麼?不要吞吞吐吐的,有什麼話就說出來。”

    “如果你有空的話,明天晚上我想請你吃飯。你看我來創世地產也這麼長時間了,這段時間你這麼照顧我,臨走了請你吃一頓也是應該的,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賞臉。”艾曉東最終還是硬著頭皮說了出來。

    “敢情你是想約我吃飯啊,就這事還支支吾吾的。”蘇薇打量著艾曉東,說真的,在這件事上她覺得曉東還挺有人情味的,臨走了還記得請她吃飯,這段時間沒白栽培。

    “主要是我沒多少錢,不能請你去大飯店吃,怕你不肯賞臉。”艾曉東說出了自己的顧慮,確實,就他目前的條件還不足以請蘇薇去上檔次的飯店,也就隻能在學校周邊的一些普通飯館請了,要是賣出去房子還好,有了提成至少可以請蘇薇去好點的飯店搓一頓,可現在他還沒這個經濟實力。

    “隻要你有這個心就行了,還說什麼去大飯店,在哪吃不是吃啊。”

    艾曉東聽了之後,有些喜出望外,“這麼說,你答應了?”

    “想請我吃飯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

    艾曉東的臉立馬耷拉了下來,“怎麼請你吃飯還要有條件啊。”

    “當然。”

    “那你說說看,條件是什麼?”艾曉東早就想找個機會請蘇薇吃頓飯了,像蘇薇這樣的絕品美女,誰不想多多接觸啊,就算得不到什麼實質性的好處,起碼能養眼。再者說了,這段時間他一直承蒙蘇薇照顧,在蘇薇手下做事,雖然沒做成什麼成績,但蘇薇對他很是包容,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想找個機會好好感謝下蘇薇。

    “要不這樣,這頓飯呢先記著,等你真正賣出去房子拿到了提成,再請我怎麼樣?”

    “薇姐,我沒別的意思,雖然我手裏沒什麼錢,但請你吃飯的錢還是有的。”

    蘇薇重新打量了下艾曉東,發現他長點還挺順眼的,盡管談不上多帥,最起碼是那種很順眼的,就是黑了點。

    艾曉東見蘇薇遲遲不肯表態,心涼了一大截,於是便用懇求的語氣說道:“薇姐,你就別駁我麵子了,我是真心實意的,就想請你吃頓飯而已,你就別提什麼條件不條件的了,你這個條件太苛刻了,我明天就要離職了,還怎麼賣房子,你這不是存心給我出難題麼?薇姐,你是不是不願意啊,不願意的話就算了。”

    “不是,請吃飯這麼好的事,我怎麼會不願意呢,可是……”

    還沒等蘇薇說完,艾曉東就猜測道:“你明天晚上是不是有約了啊?”

    “沒有,曉東,你忘了,明天晚上公司要開表彰大會的。”

    “我知道,我是說開完表彰大會後請你吃飯,當然我也不知道開到什麼時候,如果早的話,就直接請你吃飯,如果太晚了的話,那就後天晚上。後天晚上你沒什麼事吧?如果你沒什麼事的話,就後天晚上了啊,到時候有事你也推了哈。”

    蘇薇一聽艾曉東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也不好意思再拒絕,隻好點頭答應。“好吧,那就後天晚上吧,你這張嘴啊,真是說不過你。”

    艾曉東嘿嘿一笑,“多謝薇姐賞臉,薇姐你實在是太好了,就這麼說定了,不許反悔哈。”

    話音剛落,艾曉東就聽到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

    “艾曉東,你給我過來!”

    艾曉東內心一顫,壞了,是女魔頭!完了完了,聽這口氣吧,不祥的征兆啊!

     蘇薇見狀,頓知不妙,便小聲地提醒道:“曉東,待會陸總監要是問起來,你就說我找你談話了。”

    艾曉東也沒顧得上接蘇主管的話,隻是點了下頭,就轉過身,朝著陸霜所在的位置,快速地跑了過去。

    來到陸霜麵前,艾曉東知道凶多吉少,隻能硬著頭皮笑著說道:“陸總監,什麼指示?”

    陸霜惡狠狠地瞪了艾曉東一眼,“任務完成了嗎?”

    “還……沒有。”艾曉東說這話的時候,幾乎是壓著嗓子說的,聲音低得幾乎他自己才能聽到。

    “沒完成你還在外麵開小差,閑的沒事幹了是吧,記住上次你說過的話,三天之內賣不出去一套房子,你就給我走人!”

    靠,這女的咋就看老子不順眼呢,每次老子和蘇薇在一起的時候,她都有意見,為什麼啊!在這個問題上,艾曉東有些想不通,捫心自問,卻沒有答案。“陸總監,我沒有開小差啊,剛才蘇主管找我談話呢。”

    陸霜冷哼一聲,“你小子是偷跑出去抽煙了,別以為我什麼都沒看見!”

    “陸總監,其實我……”

    “別解釋了,我懶得聽你廢話,我剛才已經吩咐下去了,待會你和李建軍出去發宣傳頁。”

    “知道了。”

    “記住,你還有一天的時間,到明天這個時候你如果還賣不出去一套房子……”

    “我就走人!”

    “知道就好。”陸霜冷冰冰地說道,轉身回辦公室之前,還不忘白了艾曉東一眼,顯然,她對艾曉東沒什麼好感。

    艾曉東在售樓處門口佇立了幾秒鍾,看到李建軍提著一個手提袋從裏麵走了出來。不用看就知道,裏麵裝的全是宣傳頁。從加盟創世地產到現在,他的工作明麵上聽著很有內涵,銷售代表,可他總覺得自己幹的工作就像是搞推銷的,基本上三天兩頭就要出去跑,去大街上發宣傳頁,有時候還要去大街上舉牌子遊行。

    去發宣傳頁的途中,李建軍見艾曉東悶悶不樂的,出於好奇,便拍了下他的肩膀,笑嗬嗬地問道:“怎麼了,東哥,咋看著沒精打采的,是不是又想林姍了?”

    艾曉東扭頭看了下李建軍,見李建軍笑得很詭異,下意識地兜了他一拳,“你小子就知道胡說。”

    “我胡說了嗎?我還不了解你嗎?對了,你們倆發展到什麼地步了?上了她沒?”李建軍一臉的壞笑。

    艾曉東瞪了李建軍一眼,“你再瞎說我廢了你,你小子就知道八卦,腦子裏裝的都是些不良思想,真齷齪。”

    “我隻不過關心一下而已,看樣子還沒戲啊,東哥,你得加油了,不管怎麼樣,先拿下她再說啊,免得夜長夢多。”

    “靠,你小子說什麼呢,什麼叫夜長夢多,你就不盼點好。”

    “真的,她可是醫學院護理係第一美女,追求她的人多了去了,你要是再不下手的話,可就晚了。”

    “你給我閉嘴!”

    “好心當成驢肝肺。”

    艾曉東也沒再說什麼,隻是深深地歎了口氣。

    “歎什麼氣啊?”李建軍狐疑地看著曉東,他總覺得曉東哪裏不太對勁兒,作為曉東的同學兼舍友,他太了解艾曉東不過了。

    “建軍,這兩天我也沒告訴你,明天我就要離職了。”艾曉東也不想再瞞著了,畢竟李建軍和他的情況差不多,弄不好下場都是一樣的。

    “離職?為什麼?”

    “賣不出去房子,陸總監就要把我開了,咱們倆一塊進來的,到現在你也沒賣出去房子,如果把我炒了,開你是遲早的事,所以,你也做好心理準備吧。”

    李建軍大吃一驚,“真的嗎?”

    “騙你幹什麼,你想了,公司會養閑人嗎?你賣不出去房子,沒有銷售業績,沒給公司創造利潤,公司會養著你嗎?”

    “說得也是,看來今天下午我們不能偷懶了。”

    艾曉東也沒再說什麼,和李建軍坐車去了市區。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艾曉東發了半天的廣告,仍舊無人問津。他很失望,也很無奈,以致於返回到學校後,他連吃飯的胃口都沒了。渾渾噩噩地來到宿舍的門口,他砰地一腳踹開門,一邊脫衣服一邊往自己的床邊走,他覺得太累了,渾身累得要死,就想上床睡覺,豈料剛脫了背心,竟然聽到一個女生大聲尖叫了起來。

閱讀後續章節,精彩誘人情節不容錯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