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市場愛怎樣的美人



成長股往往是學院出身的人看起來最蒙蔽的投資領域,特點是拿起財報, 要利潤沒有利潤,現金流往往也欠佳,淨資產也就那麼點,什麼PBPE都是一個很高的數字,看了就讓人肝顫,但他們往往是最活躍的,也是在冒了風險以後能過獲得最豐厚利潤的投資。


由於成長股往往涉及的是最新的產業,而且市值規模較小,需要資金支持多過自己造血,我認為這個方麵來說,對成長股的分析和風投的思路是十分接近的。我覺得思路可以總結為: 講一個又大又新又熱的故事。 


本文拿滴滴打車這個典型的風投案例來討論:究竟資本市場愛怎樣的美人?



大:就是對所處行業市場的分析,市場大,並且可以快速長大,這個是吸引關注的成長股的基本條件


什麼叫市場大,就是行業天花板高,可以預測市場空間大,對標的標的市值高。這個方麵最忌諱的就是小而且確定性高, 很明顯,如果要下一個有風險的注,投資者希望是一個回報大的注。例如電子商務,3D打印,人工智能這樣的領域理論上都可以顛覆現有世界,這種是超大型概念,在這種領域中下注,即是風險大賠率也大。在這其中的靠譜者市場可以給予超高的估值以支持他們的事業,比如亞馬遜在搭建了一整套網上購物的物流,雲計算,會員,商鋪體係以後,市場已經把整個的傳統零售商作為對標對象,所以市值遠超美國三大線下賣場之和。 滴滴打車直接對標了整個出租車市場,直接改變人類的出行方式,想象力空間巨大,天花板一眼看不到頭,所以能夠吸引到大量資本的關注。


其次就是增長率高,能快速長大。這個條件往往要擴展業務的可複製性強。 


個人思考了幾條可複製性強的條件:

首先是邊際成本要低,如果可變動成本占成本的大頭,每增加一份收入,都要帶來大量的支出,尤其是現金支出,而不是收入越大,成本所占比例越低,那麼資本往往難以為繼。滴滴打車的業務是平台型的,並不需要自己大量購置車輛,邊際成本十分的低,理論上承包整個市場所需的資本也不會太誇張,相比之下共享單車所需要投入的資金就大大增加,每增加一份租金收入都要購置資產。



其次擴張所需要的核心資源增長不受限製。 比如如果擴張需要特定的人才或者資源本身數量不足,那麼雖然目標很遠大,但增長速度並不會如人意。比如愛爾眼科擴張所需要的醫生需要不斷挖人和培訓,而滴滴所需要的司機則是可以快速獲得。


當然最根本的,快速增長條件就是新的模式能帶來更高的效率,從長期來看,效率高成本低的模式一定會超過效率低成本高的方案,這個是長期來看社會進步的必然。網約車節省了盲目等待時間,調動了社會閑置資源,減少了司機和乘客的信息不對稱,這個是這個行業高增長的根本因素。


最後就是有可能快速形成壟斷。 首先就是壟斷才能得到豐厚利潤。 在新興行業,尤其是網絡行業,龍頭企業有非常強的優勢,甚至最後龍頭會成為整個行業的代名詞,如果行業天然適合形成壟斷(比如具有較高的網絡效應),資本會極為火熱的追捧自己的標的以幫助其快速成長,最終壟斷行業奪取定價權謀取利潤。



這三點,就可以給投資者以未來大量獲利的希望, 天花板廣讓未來的收益高,增長率高讓未來兌現快,壟斷能保證這個產業未來不是惡性競爭殺價,防止超額收益在自由競爭中被抵消掉。因此這種行業往往能吸引到市場極大的注意力,並且忍受短期內虧損燒自己的錢而不是看到企業的短期利潤。



新: 就是新的商業模式,新的核心資產,新的估值方式,這個是對成長股估值的思維轉換以及公司本身特性的分析。


成長往往建立在新的技術上,而新的技術往往需要新的商業模式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比如同樣是坦克,德國的坦克集群閃電戰就把法國下放到步兵分散布置的坦克打的落花流水。


但在一個新技術出來之時,並不知道究竟哪個商業模式才是最合適的,這個時候選擇對的商業模式也是一種核心能力。這個時候特點是商業模式五花八門,都在試圖尋找一個最優利用技術盈利的方法,特點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誰的商業模式故事講的更圓,和後麵的財務表現相應對,就更能獲得市場的認可。滴滴打車和uber講的故事描繪了一個較為完整的估值故事,包括了明確的基於互聯網技術的盈利模式及發展戰略,與對手競爭的資源與能力,行業的前景等,雖然對於公共管理等問題並沒有完美的答案,但是也已經是對於互聯網的一種先進運用了,相比之下,一些傳統的外國出租車公司最多也就是多一個網上訂車的頁麵。兩者相比,顯然就是坦克用來打閃電戰和把坦克用來當炮台的區別,雖然都是租車和互聯網,但市場估值差上幾個台階也是正常的了。


而在新的技術下,公司的核心資產也會發生變化,由於成長型公司往往不盈利,財務意義上的資產往往不能看,所以往往需要先判斷出新技術下核心資產是什麼。比如facebook 的活躍客戶和客戶數據,才是它的真正需要估值的核心資產,這部分資產的價值會隨著商業模式的成熟而得到極大的增長。對於滴滴來說,大量的活躍用戶,用戶的數據,以及流量入口都成為重要的資產,這些雖然不反應在財報的資產表上,卻是滴滴的價值和競爭優勢所在。


在新的核心資產和新的商業模式的還沒有完全產生出理想的現金流之前,我們必須將思考模式從單純的財務估值轉換到核心數據估值,就像我們總是用PBPE之類的指標估值,而成長股則是思考在新的商業模式下,新的核心資產未來能產生的價值。 要做到上麵的三點,思考成長股必須得出市場對它的經營方式的理解以及最重視的地方,不然就會陷入看哪裏都是泡沫的困境。



紅: 這個是關於市場風向的分析。

不能免俗的是,最好的成長股就是在熱門的風口上的, 時代大勢上的,雷軍有言,風口上豬都能夠飛起來,離時代大勢越近,越能得到市場的普遍認可。並且本身時代大勢也能夠給企業帶來較好的發展機遇。如果在風口上,標的又是稀缺標的,那可以說是當紅炸子雞了,甚至連雞犬都可以升天。 類似於全通教育,無論從財務指標還是實際上的互聯網核心資產,該公司可以說都十分欠佳,但是由於幾乎是A股唯一的純正互聯網教育標的,依然在過去被資本市場寄予厚望,股價在牛市時漲了無數。 滴滴可以說是踏上了最火熱的互聯網,共享經濟,大數據,移動支付等一係列風口,並且十分純正,那麼一直能得到資本的全力背書也是十分合理的。



所以成長股,就是在思考它是否是又大又新又紅,A股上一般能符合兩個就是少有的標的了,可以說往往會成為市場重點的關注目標,這種投資其實也和風投一樣,其實是在賭自己信的這個故事是否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