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已經不滿足於做芯片,而是卯足勁兒成為時尚圈網紅



TECHNOLOGY & ART








將動植物作為飾品佩戴不是什麼新奇的潮流。從夫人們懷中的貴賓犬,到藝術家 Cecilia Valentine 的“皮草有靈”項目,再到設計師 Susan McLeary 用植物設計的首飾,都為飾品增添了生命的活力。


最新的“活力首飾”來自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基諾項目(Project Kino)”,沒有用到任何活著的生物,而是由靈活的小型機器人在衣物上遊走。



這種小型機器人由麵料兩側的磁輪吸附在衣物上,並能由天線接收信號控製運動軌跡。它們也相對自主,沒電時會返航無線充電。項目的名稱來自“Kinetic(動力學)”一詞,指這些機器人會通過運動不斷改變服裝的設計。團隊已經開展了約一年的工作,為機器人設計了許多功能。


比如:

改變服飾圖案

變換首飾的形狀

劃出可消退的痕跡

......

通過搭配的變化,讓同一套服飾能隨時改換細微的風格



麵料的材質選用了天鵝絨
所以圖案可以擦除重畫


      實驗室也探索了一些更實用的有趣功能。通過添加傳感器,機器人可以積極響應環境的變化,成為智能的服飾助手。比如雨過天晴時,機器人監測到溫度升高,就會自動拉下帽衫的繩子,省掉用戶抬手的力氣。



另一個模塊則能實現接聽電話的功能。連接的手機有電話進來時,機器人會移動到佩戴者的嘴巴附近充當話筒。有消息推送時則會移向手腕以提供觸覺反饋。



CHANEL 2017






      2016春夏將大皇宮變成機場的候機室;2015年秋冬高級時裝直接把秀場變成了一個賭場;2014年秋冬是在一個超市裏。然而2017的春夏發布會,房子變成了一個數據中心,現場充斥著錯綜複雜的光纜與電線,到處堆疊的硬盤、金屬格等裝置將秀場打造成“香奈兒數據中心”。



那些數字音符,就像插著網線的交換機上的LED指示燈一樣,蓄勢待發。但不等這節奏達到高潮,戴著白色頭盔和護甲、身穿斜紋軟呢套裝,武裝成Chanel機器人(The Chanel-bot)的模特便走向伸展台。




NEW YOURK FASHION WEEK






對於科技與時尚的關係,如今也不單單僅保留在這種“外層“的環節。Fashion Tech這一詞的出現便很好的說明了如今科技和時尚的關係,因為科技的發展逐漸的改變著服裝以至於時尚行業的變化,曾經的手工製衣,如今更多的被機械化製衣所取代,從早期的設計草圖,到製衣過程中的機械化縫紉剪裁,包括精細的拉花工藝都受到科技的影響。


英特爾當時在紐約時裝周期間展示了基於英特爾®Edison 所製作的智能時裝。而本次時裝周英特爾更是聯合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CFDA)共同製造一場基於科技而轉化出的時裝秀。




英特爾與CFDA的合作,開始利用基於英特爾®Curie™ 所設計的服裝,英特爾®Curie™ 的大小如同紐扣一般,但是性能足以比擬一款計算機,它幫助設計師來增加服裝所麵對的多種可能性,並根據後台的編程來解決這些問題,比如黑天在陰暗的街道,根據穿著者的生理反應來激活服裝內的照明設備。這樣的設置就是很好的增加服裝的機能性。



英特爾和服飾品牌TOME便製作了一款智能概念包品,設計師結合當下最入時的設計,將英特爾®Curie™ 嵌入到耐磨的材質中,結合APP為使用者提供如測量環境溫度,監測有毒氣體和大氣壓等實用的提示功能,這是一次科技與時尚實用性的結合。



英特爾還和Baja East合作,Baja追求自由地漫遊流浪,無論是到沙灘或穿梭都市,從動感衝浪到街頭漫遊都既舒適且型格十足。



HUSSEIN CHALAYAN



LED dress by Hussein Chalayan and Swarovski



Chalayan的發光裙設計還是讓時尚界為之讚歎。不僅僅在於發光,服裝上的光圈還不停地變幻。將科技與時尚結合的先鋒大師,除了Hussein Chalayan難尋他人。




把一些科技麵料以及新型技術運用在時裝上在時尚界或許已經數見不鮮。從20世紀30年代Elsa Schiparelli將塑料拉鏈第一次運用在時裝,再到60年代未來主義大師Pierre Cardin將塑料引入時裝混搭真絲。進軍春夏高級定製時裝周官方日程的荷蘭設計師Iris Van Herpen更是憑著獨樹一幟的高科技麵料和未來感設計把3D打印技術在服裝上詮釋地淋漓盡致。無論哪個年代的時尚圈,都不乏一群追求科技的先鋒設計師。

來源:時代空間(timesspace)

編輯:founcher

文中涉及圖片或音樂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廈門國際時尚周分享內容如有侵權請及時告知,本平台將會在第一時間撤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