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3年內懷孕14次, 男子竟..

 請點擊上麵  晚上偷偷看!    

她們一直知道楚絡希的身手是不錯的,卻沒有想過,竟然不隻是花架子,難怪麵對幾個肌肉男,她一點都不擔心,這不,幾下就給解決了,地上的幾具“屍體”,還紛紛殘留著驚訝痛苦的表情。 用腳尖踢了踢那姓唐的年輕男,楚絡希好笑的看著他快把自己縮到地縫中去了:“怎麼樣,我說過,別以為是你的地盤,就可以為所欲為。塊頭大又怎麼樣?我好怕啊……” 開玩笑,從小她就為了自己的演員夢在努力了,這武術絕對是她最拿得出手的東西,前世畢業後在影視城蹲點機會,她就是靠身手謀得許多機遇的。不然,在芸芸眾生中,要出頭是何等的不容易啊!如今,再加上娛樂圈混跡的二十年經驗,她自身的武術早就不是當初這個年齡能同日而語的了。 所以,今天碰上她,算這人倒黴! “哼哼,別以為有幾個錢就能隻手遮天,這可是華夏首都,我可等著你來找麻煩。”楚絡希留下這麼一句話,瀟灑的轉身準備走人。 她看得出來,這姓唐的,就是家裏有幾個錢,但也並非特別大富的那種,想揮霍點票票玩玩美女或者明星,卻不見得有什麼勢力或者手段玩硬的。因此,她其實不怕這人報複,拚錢,他未必就拚得過她們仨,何況,她是重生回來的,有的是辦法讓他一無所有,嗬嗬,商場嘛,她也不陌生啊! 她們一直知道楚絡希的身手是不錯的,卻沒有想過,竟然不隻是花架子,難怪麵對幾個肌肉男,她一點都不擔心,這不,幾下就給解決了,地上的幾具“屍體”,還紛紛殘留著驚訝痛苦的表情。 用腳尖踢了踢那姓唐的年輕男,楚絡希好笑的看著他快把自己縮到地縫中去了:“怎麼樣,我說過,別以為是你的地盤,就可以為所欲為。塊頭大又怎麼樣?我好怕啊……” 開玩笑,從小她就為了自己的演員夢在努力了,這武術絕對是她最拿得出手的東西,前世畢業後在影視城蹲點機會,她就是靠身手謀得許多機遇的。不然,在芸芸眾生中,要出頭是何等的不容易啊!如今,再加上娛樂圈混跡的二十年經驗,她自身的武術早就不是當初這個年齡能同日而語的了。 所以,今天碰上她,算這人倒黴! “哼哼,別以為有幾個錢就能隻手遮天,這可是華夏首都,我可等著你來找麻煩。”楚絡希留下這麼一句話,瀟灑的轉身準備走人。 她看得出來,這姓唐的,就是家裏有幾個錢,但也並非特別大富的那種,想揮霍點票票玩玩美女或者明星,卻不見得有什麼勢力或者手段玩硬的。因此,她其實不怕這人報複,拚錢,他未必就拚得過她們仨,何況,她是重生回來的,有的是辦法讓他一無所有,嗬嗬,商場嘛,她也不陌生啊! 她們一直知道楚絡希的身手是不錯的,卻沒有想過,竟然不隻是花架子,難怪麵對幾個肌肉男,她一點都不擔心,這不,幾下就給解決了,地上的幾具“屍體”,還紛紛殘留著驚訝痛苦的表情。 用腳尖踢了踢那姓唐的年輕男,楚絡希好笑的看著他快把自己縮到地縫中去了:“怎麼樣,我說過,別以為是你的地盤,就可以為所欲為。塊頭大又怎麼樣?我好怕啊……” 開玩笑,從小她就為了自己的演員夢在努力了,這武術絕對是她最拿得出手的東西,前世畢業後在影視城蹲點機會,她就是靠身手謀得許多機遇的。不然,在芸芸眾生中,要出頭是何等的不容易啊!如今,再加上娛樂圈混跡的二十年經驗,她自身的武術早就不是當初這個年齡能同日而語的了。 所以,今天碰上她,算這人倒黴! “哼哼,別以為有幾個錢就能隻手遮天,這可是華夏首都,我可等著你來找麻煩。”楚絡希留下這麼一句話,瀟灑的轉身準備走人。 她看得出來,這姓唐的,就是家裏有幾個錢,但也並非特別大富的那種,想揮霍點票票玩玩美女或者明星,卻不見得有什麼勢力或者手段玩硬的。因此,她其實不怕這人報複,拚錢,他未必就拚得過她們仨,何況,她是重生回來的,有的是辦法讓他一無所有,嗬嗬,商場嘛,她也不陌生啊! 她們一直知道楚絡希的身手是不錯的,卻沒有想過,竟然不隻是花架子,難怪麵對幾個肌肉男,她一點都不擔心,這不,幾下就給解決了,地上的幾具“屍體”,還紛紛殘留著驚訝痛苦的表情。 用腳尖踢了踢那姓唐的年輕男,楚絡希好笑的看著他快把自己縮到地縫中去了:“怎麼樣,我說過,別以為是你的地盤,就可以為所欲為。塊頭大又怎麼樣?我好怕啊……” 開玩笑,從小她就為了自己的演員夢在努力了,這武術絕對是她最拿得出手的東西,前世畢業後在影視城蹲點機會,她就是靠身手謀得許多機遇的。不然,在芸芸眾生中,要出頭是何等的不容易啊!如今,再加上娛樂圈混跡的二十年經驗,她自身的武術早就不是當初這個年齡能同日而語的了。 所以,今天碰上她,算這人倒黴! “哼哼,別以為有幾個錢就能隻手遮天,這可是華夏首都,我可等著你來找麻煩。”楚絡希留下這麼一句話,瀟灑的轉身準備走人。 她看得出來,這姓唐的,就是家裏有幾個錢,但也並非特別大富的那種,想揮霍點票票玩玩美女或者明星,卻不見得有什麼勢力或者手段玩硬的。因此,她其實不怕這人報複,拚錢,他未必就拚得過她們仨,何況,她是重生回來的,有的是辦法讓他一無所有,嗬嗬,商場嘛,她也不陌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