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宣布回歸 Super Junior7名成員名單確認回歸倒計時40天

曾經紅極一時的sj如今宣布回歸!這可讓不少迷妹開心的跳了起來。雖然韓國偶像團體有很多,但Super Junior的人氣依然很高,但由於組合隊員入伍導入sj解散。而不久前,sj成員一起發布一張圖片,宣布sj回歸倒計時40天,Super Junior7名成員名單也確認了下來。



sj宣布回歸


Super Junior 成員將在40天後重新回歸,這對於這群老少年的粉絲來說絕對是等不及,許諾一定要買專輯為老少年打call。在7月和8月的時候,銀赫、東海和崔始源都已經陸續退伍了。從12年開始,組合成員可以說陸陸續續的服役退伍了,11月份底強勢回歸歌壇,粉絲奔走相告,喜悅在心裏,很值得期待。


為了這次回歸,sj都有了不少的活動。聚餐,開會,出席形象大使,登錄時尚雜誌封麵,擔任紅十字形象大使,在越南、東京都有活動。可以說是熱身足夠,前戲充分,就等待11月的高潮來臨,讓粉絲再目睹高中時代的偶像天團。有多少人,書桌上臥室裏手機相冊都是哥哥們的照片,聽的也都是哥哥們的歌聲。其實,最難得的是你曾經深愛過,三五年後依然可以重逢的感覺!


回歸的成員有銀赫、東海、崔始源、金希澈、李特、藝聲,還一個誰來著,忘了。不過很多粉絲留言是圭賢厲旭的真愛粉,他倆沒有回歸也是心痛難當。12周年,一個輪回,他們經曆了所有組合該經曆的每一個階段,也擔心再次回歸,是否還有粉絲繼續喜歡他們,不過看網上恭喜聲一片ELF和你們相殺相愛多年,未來的路還是會一起懟下去。


霸愛追婚:嬌妻不要跑

讓寧文軒黑臉的是他手中的那張單子,竟然是某某男科醫院的結紮手術的掛號單,而且掛單人的名字就是寧文軒三個大字杵在那,讓他有吐一口血就倒地不起的衝動。
他咬了咬唇,看向神情似笑非笑的林老爺子,一臉快哭了的表情,道:“爸,你這是……”
“文軒呀,我知道這樣做是有些委屈你了,但這也並不是說不過去的舉動,畢竟你已經有了致遠這麼好的繼承者,這也算是為了保證當初我和你爸媽的初心。”林老爺子語重心長地道。
這是最穩妥的辦法,杜絕任何女人生下寧文軒的孩子,也就是杜絕任何可以對寧致遠地位有威脅的人出現。
寧文軒握著掛號單的手緊了緊,心裏很明白林老爺子打的是什麼算盤,雖然心裏有些許的不舒服,但很快他也釋懷了。
對於前妻林雨柔他的確是沒什麼感情,隻能說上相敬如賓,但對於寧致遠他是真的打心裏疼愛的,再加上韓菲兒連同韓家一起算計他,他也就沒什麼好顧及的,畢竟隻是他們做初一,他做十五而已。
他心下一狠,抬頭看向林老爺子堅決地道:“好,爸,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林老爺子並不意外他的決定,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之前一直沉默任由他們大肆宣揚婚禮,為的就是等今天給韓家一個巴掌。
林老爺子伸手拍了拍寧文軒的肩膀,幽幽地道,“嗯,你能理解我這老頭子的擔憂,我很高興,當初我果然沒看錯人,好了,那我就先回去,你別忘了,婚宴結束後,就過去,掛號單上有時間,你可別遲到。”
寧文軒點頭,道:“嗯,我知道了爸……”
他眼底一閃而過一抹冷冽,想著韓菲兒,嘴角揚起微冷的笑,反正他知道她騙他的時候,就沒想過今天會和她洞房花燭。
“嗯,那我就先回去,你自己好好招呼賓客……”林老爺子說完,站起身就要往外走,但是寧文軒有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後還是問了出來。
“爸,致遠那孩子還好嗎?”
林老爺子聽他提起疼愛的外孫,眉也隨之一皺,歎了口氣才道:“致遠在我那一切都好,隻是性子與以前大相徑庭,整個人看起來有些陰沉……”
寧文軒一聽,頓時在心底的內疚感翻騰而上,他一直忙著工作,忽視了寧致遠,以至於他媽媽一去世,他怨他,搬過去和林老爺子住,他一年來幾乎都沒見過他幾麵了。
想了想,他朝林老爺子道:“爸,我想把致遠接回來,你看……”
林老爺子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絕,“文軒,我知道你想致遠,但這孩子的心結太重了,現在都還不肯見你,今天還在家裏發了好大的脾氣,你就再等等吧,等再過些時日,他自己想明白了,你再去接他回去吧。”
寧文軒雖然想接寧致遠回去,但也甚至自己兒子的脾氣,要是他不是自願回去,誰也拉他不走,也隻好無奈的同意林老爺子的建議,道:“爸,我聽你的,致遠這孩子就多勞你費心了。”
林老爺子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不用擔心,便帶著老管家站起身離開了。 


如果您覺得這篇小說符合您的口味,關注公眾號“微影片兒”回複“霸愛追婚:嬌妻不要跑”即可免費觀看啦!或者掃描下方二維碼也可以看哦!



婚宴大堂的眾人一見林老爺子下來,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屏住呼吸仔細的觀察著情況,可是讓他們始料不及的是,林老爺子竟然嘴角含笑,心情明顯很不錯的離開,這正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按理說,林老爺子不反對這場婚禮,那就不會宴會還沒開始就離去,但要是他不同意,但這笑意盈盈的離開也說不通啊!
待林老爺子的身影消失在大家眼前之後,安靜的眾人瞬間沸騰了起來,交頭接耳的討論著,場麵真是熱鬧非凡!
老管家打開車門讓林老爺子坐進去,他也隨之坐了上去,關好車門,然後示意前麵的司機開車。
車子啟動,很快的離開了四季酒店,老管家這才低笑起來,朝閉眼養神的林老爺子興奮地道:“老爺,你這招真是高!估計韓家現在多高興,明天就得多失望,嘖嘖嘖,想想我都想笑,哈哈……”
林老爺子抿了抿唇,把浮現在嘴邊的笑意壓下去,瞥了眼大笑的老管家,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地道:“別忘了要把消息泄露給各大媒體,明天的娛樂八卦頭條可別易主。”
“放心吧老爺,我早已經告訴那些狗仔了,就連內容我也暗示他們,寧先生會選擇去做這個手術,是因為太在意他和小姐的感情。”
林老爺子聽之,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重新閉上雙眸養神,隻是在合上的那一刻,一抹不讓察覺的陰冷在眼底閃過。
韓家,嗬嗬,真當他林家好欺負是嗎!
既然你想要打林家的臉,那我就還給你一個響亮的大巴掌,打得你一臉懵B,想反應都反應不過來!
以為嫁給女兒過來就可以撿個現成的大便宜,那知道會白白搭了個如花似玉的女兒。
林老爺子暗暗想著,隻要他這把老骨頭還在,他就會守住寧致遠應得的一切!
車子朝林家老宅駛去,但卻不巧遇上了車流高峰的時間點,短短半個小時的車程硬是駛了一個多小時才回到老宅。
“老爺,到了,我們下車吧。”
林老爺子這才睜開眼,下車,隻是才剛剛站穩腳,一臉焦急的林嬸就從裏麵衝了出來,嘴裏還不停喊道:“老爺你可算回來啦!您要是再不回來,就出大事了!”
可能是跑得有點急,林嬸有點停不下來,差點就撞到林老爺子的身上,還是一旁的管家出手拉住她,這才止住她往前衝的力道。
管家白了林嬸一眼,道:“你這是要幹嘛啊!這慌慌張張的,有事不會慢慢說啊!”
林老爺子到底是見過大場麵的人,臉上神情淡定如初,看著林嬸問道:“到底是什麼事?”
“少爺!是少爺……”林嬸急急回道,撫著胸口深呼吸著,不行,她得喘口氣再和他們說,一路跑來就要跑斷氣了。
林老爺子眉心蹙了蹙,緊接著問道:“致遠?致遠怎麼?他又發脾氣?”
“不是……不是的,是……是……”林嬸還沒喘過氣來,說話斷斷續續的,一旁的管家看得著急了。
“你倒是說呀!少爺?少爺他怎麼了?”
林嬸一時也整理不出思緒來講,一急,直接說道:“哎呀……你們自己進去看就知道。”
林老爺子無奈,但也心急寧致遠,拿著拐杖大步流星的朝屋內走去,管家在其身後也急忙跟了上去。 林老爺子還沒進到屋內,大老遠就聽見裏頭的動靜。
“你家大人呢!叫你家大人出來!”一個氣急敗壞的男聲傳了出來,聽起來相當的氣憤。
接下來就是寧致遠有些淡漠的嗓音,“我家沒大人,我說的還不夠明白嗎!想要多少錢你隨便開,隻要你把這丫頭就給我養。”
“你這臭小子,有點錢了不起了是吧,且不說我絕對不會賣我的女兒,你難道不知道現在買賣人口是犯法,你再不把我女兒還給我,我立馬就報警!”
“隨便你。”寧致遠是很有恃無恐的,反正他家的勢力就是警察來了,也拿不了他怎樣。
李父被他這一副傲慢的模樣氣得差點沒背過起來,指著他的手指都微微顫抖了起來,“你……你……”
被寧致遠強行抱在胸前的李佳人,一見自己的爸媽臉色陰沉的可怕,頓時也掙紮著要回父母的身邊,但他卻固執不肯放手,惹得她小嘴一癟,哭了起來,“哥哥,你快放開我,我要爸爸媽媽,你放開我……”
剛才還鎮定自若的寧致遠,被她這麼一哭,頓時心煩意亂了起來,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拍了拍李佳人的後背,言語僵硬的哄著她,“你別哭啊,跟我在一起不好嗎?我可以每天給你好吃的蛋糕。”
李佳人可不依,哭的那叫一個可憐兮兮,豆大的眼淚一顆接一顆從小臉上砸下來,“不要,我不要蛋糕,我隻要爸爸媽媽,我要爸爸媽媽,嗚嗚……”
一旁的李媽媽一看李佳人哭的稀裏嘩啦的,頓時心疼的要命,伸手想要把她抱過來,但寧致遠就是不肯撒手,她心急呀,隻能先坐到寧致遠身旁哄著李佳人,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佳人乖,不要哭,媽媽就在這,別怕,媽媽一會兒就帶你回家。”
李佳人被寧致遠摟在胸前,立即就止住了哭,肉呼呼的小手一直朝李媽媽伸著,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李媽媽,想要自己媽媽抱抱,但礙於寧致遠不肯鬆手,隻能眼睜睜的看著。
她回頭可憐兮兮的看著寧致遠,低低喊了一聲,“哥哥……”
那神情很明顯就是說要媽媽抱,不要他,寧致遠被她看的有些心軟,雖然不想讓她離開自己的身邊,但也隻好放手,但還來不及放手,他頭上就已經挨了一拐杖,疼的他赤牙咧嘴的大叫起來,“啊,好疼!”
原來是林老爺子進來,他把剛才寧致遠的話都聽在耳裏,氣得直接就動手,拿著手中的拐走杵了杵他的後腦勺,氣憤的喊道:“臭小子,看什麼看,還不把孩子還給人家!”
寧致遠這才不情不願的“哦”了一聲,然後依依不舍的把李佳人遞到李媽媽的懷裏,看著小丫頭頓時笑開花的臉,他胸口竟然有些鬱悶,虧他剛才對她那麼好,又是伺候她吃蛋糕,又是吹頭發穿衣服的,可是一轉眼,就把他的好忘到天邊去。
李佳人窩在自己媽媽懷裏,笑的正歡呢,根本就沒看到身旁某人一臉的幽怨瞪著她看,不過估計就算她看見,也不懂這哥哥幹嘛這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