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體育係列梳理2] 幼兒體育的問題何在?


編者按:

高大上。這是很多人參加完去年11月的北大首屆全國幼兒體育論壇的感受。很多人原以為高大上等於“奢華”、“名利場”、“私密小圈子”,但一場北大基因的論壇,讓人看到真正的高端在於思考、實事求是和人性。包括教育局、體育局、高等師範學校的政策製定者、高校學者專家、幼兒園園長、企業總裁等在內的、來自全國18個省的200位參會者濟濟一堂。鄧亞萍等四位奧運冠軍的到來讓現場星光熠熠,充滿了強大的氣場。開幕式的很多嘉賓都表示,自己雖是“應邀”,卻也是“硬要”來參會。論壇上發出的爭鳴與共識,至今仍然是幼兒體育領域的高峰和旗幟。現今再次梳理,業內共勉。


第二篇:幼兒體育的問題



長沙師範學院黨委副書記楊斌一針見血地總結了幼兒體育存在的七個不足:


1、  幼兒體育活動目標淩亂

2、  幼兒體育活動內容的隨意性大

3、  幼兒體育活動的測試及評價成人化

4、  幼兒體育活動的安全保障不足

5、  缺乏幼兒體育活動的環境設施

6、  政策實施難度大,事故救急缺乏

7、  缺乏幼兒體育的專業人員

其中,專業人員的短缺已經直接影響了活動的開展成效,使幼兒體育活動質量難以保證。


下麵,我們來深入探討。


問題1:政府重視不足


遵循中國特色梳理一下政府在這個領域的角色,大家發現,幼兒體育是無審批、無標準、無監管的“三無”地帶。政府重視不足,主管部門模糊,政策和資金支持不到位,應急預案缺乏,應試製度滲透,等等。


“總局有群體司、青少司,教育部有體衛藝司,衛計委有婦幼健康司,各部門隻能有所交叉,但尚未形成合力。”

——國家體育總局群體司副司長範廣升


“在我國很多涉及大眾體育和體育教育的政策製定過程中,體育界的影響力還很小。比如,體育明明是健康話題裏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體育就是主動健康,然而《健康中國2030》的起草由國家衛計委牽頭,更側重於健康醫療,隻有很小的篇幅提到了體育。”

——北大婦女兒童體育研究中心主任董進霞教授


“幼兒體育教育非常值得、也必須值得社會關注,也應當引起政府和家長、幼兒園園長和老師的更大關注。家長當然關注幼兒健康,但存在知行分離。幼兒園為了規避一些風險,有意無意地把體育給弱化了。政府也關注體育,但說起來重要,做起來不重要。”

——山東體育學院體育社會科學學院副院長張基振教授

                           

(圖)徐州幼兒師範高等專科學校體育係主任劉偉、山東體育學院體育社會科學學院副院長張基振、延邊大學體育學院副院長金鋼鐵(從左至右)


“幼兒園需要政府支持,除了精神上支持我們、多愛我們,一定還要有實在的東西。第一是政策,第二就是實實在在的錢。比如我辦園成本是2000,政策你隻給900,那剩下的怎麼辦?化緣去?違規操作?沒有政策,好老師都跑了。還需要一些紅頭文件,比如老師的水平必須是什麼樣的,要有專項教師資格證書。比如多大的幼兒園必須配備幾名老師。”

——北大幼教中心主任王燕華


(圖)北京市東城區安外三條小學校長程洪、武漢實驗幼兒園體育老師張俊夫、成都濱河幼兒園園長易沈蓉、北大幼教中心主任王燕華、濟南七裏山幼兒園園長張魯萍(從左至右)

“幼教人都非常努力,遵照孩子天性,讓他們自由成長。但到小學就立馬打回原形,回到課桌前。”                    

——湖南省軍區幼兒園餘海燕

問題2:教育目標存在爭議


幼兒體育究竟該達到什麼樣的教育目標?運動技能?創造力?興趣?健康?大家發現,運動技能是一個繞不開的目標,但又好像不能成為最主要的目標。那麼,什麼是最主要的教育目標?社會並沒有共識。


有人說是興趣,也有人提出反對。


“對孩子來講,興趣最重要,其次是增強體質,發展動作。目前幼教界各種培訓班盛行,體育教育不能功利化。可以通過特色教學,引進課程等形式開展體育活動,但本質是培養興趣。”

——湖南省軍區幼兒園教學副園長餘海燕



“完全興趣主導也有問題。因為第一,孩子的興趣經常變;第二,興趣多來自於成就感,所以教育工作者如何鼓勵、引導孩子更為重要。”

——北大婦女兒童體育研究中心主任董進霞教授

“遊戲隻是媒介,來傳達教育的目的。”

——台灣國立大學黃永寬教授


有人說是創造力。比如,畢業於武漢體育學院的武漢實驗幼兒園體育老師張俊夫分享了他曾經探索教學目標的三個階段:


“第一步,看山是山,孩子就是玩。

第二步,看山不是山,孩子是玩,但我們要讓孩子學會一些運動技能、規則。但我們真的交給孩子運動智慧了嗎?‘墊子就是爬嗎?’

第三步,看山不是山,給孩子更多創造力、智慧。比如孩子很喜歡幫老師搬東西,教給孩子怎麼搬重物,教給了孩子自我保護,孩子的自我保護是最好的保護。孩子喜歡玩水,我就在操場上搭了兩個大水池,一個胖孩子讓其他扛水的孩子把水倒在推車裏,自己輕鬆地推著車走了。這就發揮了孩子的自主創造。”

——武漢實驗幼兒園體育老師張俊夫


(圖)武漢實驗幼兒園

體育老師張俊夫


還有人說,教育目標本來就不可能統一。

已經從事幼兒籃球近二十年的曾海老師曾經收集了五百多份視頻和數據資料,先後到廣東、浙江、台灣等地觀摩思考幼兒體育到底怎麼做,並且對自己的孩子從出生到上小學做了多年追蹤實驗。他在多年的實踐摸索後發現:

 “我們體育課程無外乎四個教學目標:認知、技能、情誼、體適能。你一堂課想達到什麼目標,其實是你自己的價值取向。我們有什麼樣的價值取向決定了我們對教學成果的評價,它不是政府出台一個政策,也不是學校裏有老師教你。”

——湖北師範學院副教授曾海

(圖)湖北師範學院

副教授曾海


問題3:內容的科學性不足


與會者們普遍認為,目前幼兒體育的科學性嚴重不足,活動內容隨意性大。包括:什麼鍛煉項目、技術、時間、強度、頻度是科學的?什麼是真正符合孩子興趣特點的?自主遊戲和老師引導的課程教學如何分配比例?幼兒體育活動的測試及評價如何避免成人化?

“目前幼兒課程做了各種嚐試,但內容選擇、實施、評價未必科學。幼兒園在承擔科學化研究課題過程中,每個環節發現很多問題,認為科學化存在一片空白,需要大家去做。”           

 ——湖南省軍區幼兒園教學副園長餘海燕


“在實踐過程中能看到很多的經驗和教訓。第一條教訓就是,我們要敬畏幼兒體育。我們是成人,我們從童年中走出來,卻往往忘記了童年。我們很難按照孩子的想法去做,在教學中也很難明白孩子在想什麼,都是按照成人的想法來做。我們應該試著按照孩子的想法去做。”

——湖北師範學院副教授曾海


 以玩為主,但不是過早(技能)訓練,因為規則強加太早時,孩子可能還沒有喜歡上,就已經被束縛了。台灣的小學是沒有專職體育老師的。”

——台灣國立體育大學黃永寬教授

 

“我幹了一件很傻的事情。我兒子6歲的時候我讓他去打高爾夫,結果半年就出現了一些職業病。”

——玩勝體能創始人李曙光


“其實我們把孩子看得太簡單了,用大人的眼光去看,走路時會告訴孩子‘前麵會摔跤’,其實孩子未必。需要了解孩子是怎樣發育起來的,從孩子的身體、心理、動作發展全麵地去看。研究幼兒體育要用數據說話,用事實說話。”

——北京體育大學運動人體科學學院羅冬梅教授


(圖)北京體育大學運動人體科學學院羅冬梅教授


“像力量、速度、耐力等體能能力的測試窗口要在7歲以後。所以幼兒體能測試測不出東西,說明不了問題,也很難練。”

——美國德州大學殷澤農教授


(圖)美國德州大學殷澤農教授


問題4:教學缺乏跨界專業人才


與會者們普遍認為,既懂得幼兒教育、又懂得體育教育的專業人才極其匱乏。幼兒園教師普遍缺乏體育教育培訓,老師們出於安全因素考慮,通常會壓縮幼兒的體育活動時間等方法,直接導致幼兒的身體負荷不夠,身體素質鍛煉不夠。加之幼兒園教師流動性很大,專業人員的短缺已經直接影響了體育活動的開展成效,使體育活動質量難以保證。


 “現在的問題是,搞幼教的不懂體育,而懂體育的不懂孩子,隻會說‘不對,再來一遍!’這樣不行的,要說‘寶貝兒,非常棒,再來一遍!’”

——山西省體育局體操中心雷麗雲

 

 “期待看到更精準的、針對幼兒園一線教師的高端培訓。”

——濟南市中區教育局副局長劉彥玲 

   

(圖)天津體育學院體育人文社科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旭光、山西省體育局體操中心雷麗雲、奧運冠軍陳中、濟南市中區教育局副局長劉彥玲(從左至右)


問題5:性別問題被忽視


  性別問題的提出給幼兒體育塗了一抹重彩,也讓人意識到,這些問題太嚴重,也被我們的社會忽視了太久。


男孩和女孩的教育誤區


作為兩個男孩子的母親,跆拳道奧運冠軍陳中指出了當前我國教育界普遍存在的對男孩子教育不公的弊病,對幼兒體育提出了新的機遇:

                           


“我們會看到很多現象,比如今天來到現場的幾位奧運冠軍都是女性,在奧運賽場上也是一樣,中國的冠軍中男孩子占的很少。近年的體質監測中,不達標的也更多是男孩子。所以我申請了很多次,我必須要來參加這次活動。希望我們每個父母和園丁能夠正確地對待孩子。

對女孩子我們經常說,‘你要堅強,要自立,我們女孩子不能輸給任何人!’但對於男孩子,我們總在說‘不要打架!坐那好好的!不準亂動!’經過這樣的教育後,我們的男孩子長大了能做什麼?我們每個人都很愛惜自己的孩子,但這種愛是不是真正的愛?又會讓我們的祖國成為什麼?

所以真的有一些感觸。希望我們的男孩子更有陽剛氣,不要讓中國的男孩子太過於(蘭花指)。”                           

——跆拳道奧運冠軍陳中


男教師匱乏對孩子的影響

當前我國幼兒園太缺乏男教師了。有數據顯示,日本的幼兒園中男教師占全體老師的比例為10%,而中國隻有1%。與會者們認為,在幼兒體育教學方麵,男教師的感染力和示範引領作用是巨大的,這種性別優勢是不可替代的,孩子們需要接觸更多男教師。


 “我們全區幼教老師隻有1名男性。今天我帶了18名園長來參會,全部是女性。”                              

——濟南市中區教育局副局長劉彥玲

(圖)濟南市中區教育局

副局長劉彥玲

 

曾經開過民辦幼兒園、現在山西省體育局體操中心任職的雷麗雲表示:

“我們園50多個老師都是女老師,隻有司機是男性。”

——山西省體育局體操中心雷麗雲

 

然而,男老師缺乏的部分原因在於,幼兒園男教師這個職業麵臨著很多挑戰。北京六一幼兒院體育專職老師劉玉忠以切身體會道出了幼兒園男教師的現實困難和應對建議:


 “除了社會認可之外,在園所裏也會麵臨一些問題。一個就是幼兒園對男老師的支持。幼兒園對男老師的態度,是把你當一塊磚、哪需要就把你往哪搬,還是認可你,讓孩子盡可能多地接觸你,尤其是讓男老師上體育課?很多男教師在幼兒園就是一個隨機應變的職位,真正能支持男教師在幼兒體育這個領域做下去的幼兒園是很少的。我們園在這方麵做得好,因為園領導很看重體育。

另外在家庭這塊,幼兒園男老師麵臨的問題是,你是一個男人,你能不能支撐起一個家庭?反過來,你的家庭能不能支撐你從事這個職業?如果一個男老師走出校園之後沒有解決掉個人問題,就會是很麻煩的。

當然,最大的問題還是你能不能悅納自己,能不能接受自己的職業,這個問題是主導你人生的。你能不能接受這個環境?好多幼兒園進了男教師,但不久他就離開了,他接受不了這個環境。你能不能堅持下來,尤其有的幼兒園裏隻有一兩個男教師,你就要很孤獨地往前走,而且很有可能需要你摸索著往前走,很辛苦。

……現在這個群體在壯大,在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和重視,我覺得不管從社會、園所、家庭還是個人,我們的發展阻力越來越小,我們能看到自己的前途,能看到自己的職業越來越好,能看到孩子們一天天的成長。希望未來男教師的隊伍越來越壯大。”

——北京六一幼兒院體育老師劉玉忠


母親對孩子參與體育的影響

父母的教育觀念、對體育的理解和參與,都將對孩子產生莫大的影響。其中,父母對孩子參與體育的影響還可能極為不同。

 “在座的女士們,我問一個問題:使你們最揪心的事情是什麼?安全、孩子、教育。這就是問題,父母親不是你們最揪心的,丈夫更不是,真正令你們揪心的是孩子。健康要抓兩個問題,一個是母親,一個是孩子。”

——北大體科所所長郝光安教授




近一年過去了,論壇上提出的問題,整個幼兒體育領域解決了幾個?這一年都有哪些進步?今年的幼兒體育論壇將於10月13-15日落戶山東濟南,由北大婦女兒童體育研究中心聯手山東體育學院共同主辦,與大家繼續探討幼兒體育發展之道。特別通告:今年的論壇邀請到了利津二幼的趙蘭會園長,現場剖析利津遊戲背後的苦與樂。

報名截止日期:10月9日。參會免費!點擊“閱讀原文”填寫報名表。


敬請關注國慶推送:

[幼兒體育係列專題1] 幼兒體育的意義何在?

[幼兒體育係列專題3] 幼兒體育的經驗何在?

[幼兒體育係列專題4] 幼兒體育的LIVE研討

[幼兒體育係列專題5] 幼兒體育的內涵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