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第一年,你是怎麼熬過來的?


文 / 純白日子

01

盡管已經立秋,深圳的熱空氣仍然裹著全身,濕乎乎的讓人難受。

中午吃飯時看到一公司門口大勢的歡迎一群眼神迷茫的畢業生,才發覺又是一年畢業季,惶惶然察覺自己工作一年。

時間過的太快,讓人無法應對。

就像剛畢業時,一向反對我去那麼遠地方的母親也默默幫我收拾好東西,送我上車。我不知該說什麼,抱了她一下,轉身上了車,從後視鏡看到她在抹眼淚,直到我看不到她。

深圳的七月比武漢還要熱,在屋裏不動能感受到背上的汗往下滑,樓下的商鋪淩晨兩三點還在營業,三四點環衛工人開始打掃衛生。

剛來的一晚,我聽了一夜的嘈雜聲。

第二天去公司報到,簽了合同。第三天便坐上大巴去東莞,參加公司一個月集訓。

軍訓、上課、吃飯、開會,每天從早上五點半一直到晚上十二點、甚至一兩點。七月流火的東莞,每天頂著太陽曬來曬去,一個月,黑了幾個度,瘦了四五斤。

這個時候,雖然累但每天被虐的開心的不行,對未來雖不知但依舊相信;但從訓練營回來到公司,不知是訓練營綜合症還是工作綜合征,我陷入了深深的迷茫期。

每天重複思考著幾個問題:我為什麼要來深圳?為什麼要工作?工作的意義在哪?這幾個找不到答案的問題在我腦海裏轉了無數次,逼得我一晚一晚的失眠。又恰逢開學季,我更是無所適從,開始恐懼上班,天天嚷著想回學校。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開始進入半抑鬱狀態,身邊風吹草動都能讓我抑製不住的想哭。

張先生晚回微信、我媽的電話、大街上的乞討者、麵館裏的一口麵、夕陽的餘暉都曾讓我哭過。在深圳書城,看著周圍人來人往,我的淚開始往下掉,邊哭邊和張先生探討工作和人生的意義。

這場討論持續兩個多小時,我也哭了兩個多小時。

現在想來,我可笑的表現是在異鄉的焦慮和對未來不確定性的抗拒,也在潛意識中意識到:上學時的愉悅,是對將來的無限展望.

而工作,是將你所有關於理想的想象變成了現實。


02

在這場討論沒結束幾天,正在規劃著畢業第一次的十一黃金周怎麼玩的時候,公司要求我去成都出差半個月,承接一個和政府的項目。

坐在去往成都的航班上時,我的心裏還在打顫:剛畢業,什麼都沒培訓我就要上手了?我第一步要做什麼?成都那邊的同事我能搞定嗎?怎麼跟政府人員溝通?感覺自己好像是一個剛入伍就要上戰場的新兵,槍都沒摸過就要和敵人持刀相見。

晚上十一點多飛機落地,打車擔心是黑車,拖著個大箱子等機場巴士,左手拎著公司的產品和展示牌,我仰頭看著機場的天空,心裏默念:其他的已經顧不了了,上吧。

項目地點是在成都市的郊區,費盡周章的到酒店時,前台的服務已經睡著了,拚著老命把她叫醒,等到房間裏洗漱完,已經是兩點多了。想著明天需要見供應商,資料還沒有準備全,也不敢睡覺,打開電腦把資料補全。

入十月的成都,已經見涼意了,我披著個小毛毯,這一下就到了四點了。還好政府這次比較給力,項目進行的還算順利。

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政府的一位接待人員說:“我才知道你是剛畢業的,幹的不錯啊。”努力了十幾天,第一次聽到這麼鼓勵的話,鼻子一酸,卻忍住了眼淚。


03

回到公司後,領導又把我安排到另一個第三方的項目裏,我以為自己會在這個項目裏學到經驗,沒想到卻是一個噩夢的開始。

帶我的人是個男生,之前跟他接觸過一兩次,可能因為沒工作上的接觸,所以也就隻是表麵上的客氣。現在在他的項目組,受他領導,他所有的脾氣都顯露出來。



“你怎麼搞的,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會?”

“我告訴你,沒人會教你,我跟你說,你愛聽不聽。”

“你在哪呢,昨天讓你做的,你怎麼還沒弄好?”“你不是讓我明天給你嗎?”“你不要說話,聽我說……”

……

碰到一個三觀不合的負責人,代價太大。每天晚上,我留到最後一個加班,他卻在玩王者榮耀、刷網頁,美其名曰:“給我鍛煉的機會”。

對於他,我在心裏吞下了無數次髒話,不過最後由於他的不善管理,項目組得以停掉,這也是後話。

在這365天中,在40度高溫下站立一小時的那刻,在麵館裏吃到了家鄉味道的瞬間,在我拖著箱子走在夜裏的刹那,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加班抬頭望見窗外月光的時候,我都想要過放棄。

可是,我都堅持了下來。

自己選擇的路,如何不能堅持下去?如果不能堅持,怎能看到自己可以完成漂亮的走正步、踢腿;如果不能堅持,怎麼知道原來粵菜也有它的味道,如果不能堅持,怎麼明白自己可以如此勇敢;如果不能堅持,怎麼體會母親在收到禮物的開心?


04

畢業一年,雖難卻依舊充滿希望。

而在迷茫之中也找到了一些自己定義為健康向上,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錯的事情.

比如:戶外。在近半年的時間裏,和張先生爬了深圳的三座山,完成了東西衝穿越、黑排角穿越,徒步清遠林西峰林和海濱棧道,去了香港,走過的每一步,看到的每一處風景,到達終點的每一笑聲,這些可以觸摸的感覺緩衝了我的焦慮和不安。

比如:運動。每周一的時候,和公司同事打羽毛球;周末的時候,和張先生打羽毛球;天熱的時候,張先生帶著我去遊泳。揮拍彈跳和呼吸之間,讓我逐漸的平靜下來。

比如:讀書。在這半年時間內,我看完了武誌紅的心理學係列,讀完了東野圭吾的一係列作品,在書中,我看到了人性的偉大和善意,也感受到了惡意和仇恨,慢慢的開始接受自己,反思自己。

畢業一年,我仍有對詩和遠方的期待,

像日月輪回交替,不理朝夕。

像星辰奔波億萬年黑夜,不訴怨語。

像風走了八千裏,不問歸期。

像這歲月如此殘忍,卻又這樣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