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搶劫,強奸,綁架,女孩子獨自旅行有多危險


回 複 約 嗎 送 你 一 個 特 別 推 送

前兩天果姐看到一個新聞說每年至少有250萬人莫名消失,她們可能被賣作性奴、奴工、割去器官,或隨意屠戮。這世界上存在著許多你根本不知道的危險角落,不敢想象的罪惡行徑。網上還公然放出一張一名被綁架的女模特被拍賣的照片,誰也不知道她的下場是什麼。最近幾個月,中國人在海外神秘失蹤的噩耗越來越多。果姐在國慶發這篇文章,就是想要提醒在外麵遊玩的年輕單身姑娘,一定要保護自己,尤其是關注HUGO的寶寶一般都很好看,你們很容易成為人販子和犯罪集團的目標。


我十分喜歡旅遊,也時常獨自旅行。


獨自旅行的風險較之結伴或者跟團風險係數較高,但是在渴求寧靜不希望被打擾的時候自由度也高些,並且並不是每次旅行都能找到想去同樣地方、時間合適、性格相投的夥伴,因而很多時候,需要獨自一人旅行。


獨自旅行雖然有危險,但也沒有到談虎色變的程度,因為許多風險是可以規避的,那麼該女孩子獨自外出,該如何保護自己的安全呢?


選擇相對安全的、周邊環境較安全的酒店,隨身攜帶報警器。


貴一些的酒店,相對來說安全係數比較高一些,但也不是絕對的,比如說前些日子某知名酒店女孩遇襲的事件。


但總的來講貴一些的酒店還是要好一些,但仍需要做一些自我保護措施。


我旅行時有一個習慣,就是一定要盡量選帶安全鏈的酒店,並且會隨身帶一個報警器,之後把椅子、行李之類的重物堵在門口。


報警器在淘寶上就可以買到,很便宜,十幾塊錢,外形像一個鑰匙環,不同的是環部處一旦被拉掉就會發出120分貝的報警聲,振聾發聵。


將報警器帶環的一端固定在牆上,另一端固定在門上,一旦門被打開,環部就會被推掉,報警器就開始狂叫,那麼整層樓的人基本都別睡了……


我前些年去過雲南磨憨,磨憨與老撾接壤,特色就是老撾的站街女、老撾的新娘……


去之前就聽朋友說過那裏的安全形勢對於女性來說不太友好,因此選酒店時特意選擇了帶星級的。



我獨自旅行時睡眠都比較淺,那天晚上淩晨兩點時,我隱約聽見了一陣窸窣聲,淺眠之下立即醒來,還沒來得及開燈,就聽見‘滴’的一聲門鎖刷開聲。


我立即跳起來開燈,大吼一聲,“誰!”


正常的竊賊在被主人發現後第一反應應該是逃跑,但這個人卻正相反,飛速地掏出一個專門對付安全鏈的鐵剪,動作十分嫻熟、迅速,不到五秒鍾安全鏈就報廢了。


門被推開一小條縫時被門口的行李和椅子擋住,但報警器已經開始狂叫,來人似乎沒想到我會有這種東西,嚇的扔下剪子就跑了。


我立即報警,左鄰右舍以為出了火警,也都跑出來,跟他們解釋了事情緣由後,一對兒中年夫婦陪我去前台等警察。


到了前台後,我要求找他們經理,但前台十分傲慢,說時間太晚了不叫。


我要求調監控,他說他沒有資格得經理來才行。


並且試圖打電話阻止警察來,說我是騙子,想訛錢。


中年夫婦中的大姐跟我說,“妹子你這樣好好說不行,你得大吵大鬧,要不他們覺得你好欺負。”


已經深夜,我本不想打擾其他住客,但前台的行徑實在惡劣,隻好上前推倒了他們迎賓的花瓶,開始大鬧起來。


沒多久警察來了,好在警察十分負責,立即強行進保安室調出了監控,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好巧不巧,今天晚上的監控居然消失了。


前台的回答是,他們酒店的監控壞了。


晚上我入住前特意看了一眼攝像頭,夜拍的紅外線燈都是開著的,不可能壞了。


被我拆穿後,警察打電話從指揮中心調來了技術人員,用數據恢複的方法最終複原了錄像。


看到錄像結果的那一刹那,我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入侵者居然是這個酒店的保安,可是已經逃了。


給我做完筆錄後不久,保安就被抓住了,我向警察說,很想知道為什麼在被我發現之後那個保安還破壞了安全鏈。


據保安交代,他和前台勾結,前台隻要發現獨自入住的旅客就會把酒店打掃用的門卡交給他,之後他在半夜潛入,盜取財物。


他已經進行了好長一段時間了,頭一次被發現,當時很驚慌,就想衝進去,想辦法讓我“安靜一點”。


至於用什麼方法,想想都驚出一身冷汗,如果不是我警惕性較高,會是怎麼樣的結果?



盡量避免在公眾場合打電話、更不要相信任何人,哪怕TA看起來很善良。


我大學去貴州時坐的是火車,對坐是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兒,我們兩個的旁邊是兩個五十歲左右的婦女,穿得十分體麵,長得也十分富態、慈眉善目,看起來絕對像是純良之輩。


上車沒多久,兩個女人就開始跟我攀談,“小姑娘去哪裏呀,一個人嗎?”


我向來對人警惕性較高,因此故意戴著耳機假寐,對她們的問題置若罔聞,兩個人自知沒趣就開始問我對坐的女孩。


女孩警惕性倒也不低,隻說自己去玩,沒說去哪兒,但女孩子生性開朗,三個人相談甚歡。



一會兒女孩的母親給她打電話,因為火車上坐的距離很近,因此即使在對麵都能聽見談話內容。


“惠兒,你還有多久到貴州?”


“十七個小時。”


“你自己一個人小心點啊。”


“好嘞。”


晚上熄燈後,女孩起身去上廁所,我睜開眼看了一下,恰好瞥見坐在我旁邊的婦女飛快地掏出什麼東西倒在毛巾上,然後快步往廁所的方向走去。


我起初並沒在意,隻想著是不是女人也急著去廁所。


又過了一會兒我對麵的女人也去了,並且把她們隨身帶的大箱子也拖了過去。


我立即覺得事情不對。


我幾乎飛奔著跑到列車員的辦公室,在列車員的陪同下去了廁所,其中一個女人站在門口望風,一看見我們就開始敲廁所門。


列車員用鑰匙把廁所門打開時,裏麵那個婦女正努力地在把女孩兒的腿塞進行李箱裏……



在外搭車隨時看著手機地圖軟件。


旅行時不可避免地需要乘車,現在智能手機的地圖定位功能是一個很實用的工具。


自從智能手機普及之後,我每次乘車時第一個工作是拍下來車牌號發給我媽。之後就是打開手機的定位功能,輸入目的地,對車輛的行徑有個大致的預判。 


這個方法對於大部分地方都實用,隻要你的數據信號能連通,就能使用。


去年我去青海時,就身體力行地實驗了這個方法。


我當時從火車站下車,坐車去酒店,走到一半時我發現司機的路線開始有些偏離,開始我沒有太在意,畢竟司機繞路多賺錢也不是什麼秘密。



可他開的方向離目的地幾乎背道而馳,並且偷偷從後視鏡看了我好幾眼的時候,我就有些警惕了,故意拿起電話假裝在打電話,“喂,二哥,哦我正在去酒店的路上。”


 “沒事兒,行李不多,啊?你已經在酒店等我了,哎呦,我可能還得一會兒才能到呢,嫂子也一塊兒去了啊,你們警察局今天不加班啊?”


 “哦車牌號啊,拍了的,我報給你啊青A…,哦你可以自動定位我的位置啊,師傅,我哥說你方向好像開錯了。”


司機聲音中隱約透露出一絲緊張,“哦,XX路在修路,所以得繞繞。”


他大概以為我不認識路,掉了個頭幾乎原路又開了回去。


第二天我出門的時候,經過了那條路,暢通無阻,也沒有任何新翻修過的痕跡。



出去玩的過程中不要隨便曬出定位、酒店照片還有飯店照片。


今年三月份去北京出差時,我剛在一家飯館坐下,就有一夥男人怒氣衝衝地闖進來,巡視一圈後直接衝到了靠窗戶邊桌上的一個女孩兒那。


為首的男人二話不說,“啪”的就是一巴掌,然後破口大罵:“你這個不要臉的臭婊子,背著勞資偷男人,還跑到北京來了,你以為我就找不到你了是不是?”


周圍吃飯的人都在圍觀,對於這種家庭紛爭,大部分人都會抱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想法。


但我是女生,而且向來看不慣對於別人使用暴力的行為,剛準備出聲製止就看見那個女孩捂著臉哭道,“你別胡說,我根本不認識你!”


男人立即高聲大叫道,“臭不要臉,我可認識你!你姓張,叫XX,湖南長沙人,XX醫院護士,電話號碼是189XXXX0039,你跟姓秦那個小子今年初就勾搭上了,他就在五環的XX大樓上班,你跑來看這個小白臉,連孩子都不管了!”


男人振振有詞,看著也是一切信息都知道得十分清楚,周圍的人似乎都認定了這是一起家庭糾紛。


可女孩哭得更厲害了,“你胡說八道,我根本不是長沙人,更沒有結過婚,你幹什麼!”


男人立即動手拉她,“跟勞資回家,別在這兒丟人現眼。”


女孩死活不肯走,哭著向服務員求情,“報警,快報警,我不認識他,你相信我!”


服務員可能是不想惹事上身,可能是真的不信,“姑娘,你就跟他回去吧,孩子都生了,別這麼自私。”



我在姑娘說她不認識男人的時候已經悄悄打電話報了警,擔心他們知道警察來就逃走,因此強忍著沒出聲。


眼看著其他幾個人也要動起手拉她,姑娘哪能抵擋得了,顧不了那麼多我趕緊出來製止,“你們住手,就算她真是你老婆你動手打她也是要被抓的,我已經報警了,有什麼話等警察來了再說。”


男人聞言臉色立即大變,用手指著那個女孩,“算你運氣好,遇到愛管閑事的,今天放過你。”說完惡狠狠地看我一眼,“你給我等著。”


說完轉身就走,周圍的人依舊沒有一個出言阻攔,我人生地不熟目的是救姑娘,而不是惹禍上身,因此也沒有說話。


人走後姑娘抱著我痛哭流涕:“謝謝你,謝謝你,我真的不認識他們,你相信我。”


警察來了後簡單問了情況,姑娘說她根本不認識他們,警察說以前處理過這樣的案子,多是受害人喜歡在手機裏曬出來的行程,就被有心的人盯上了。


姑娘聽後如夢初醒,說她一來北京就發了朋友圈,酒店、飯店、商店,總之幾乎直播了自己的旅遊過程,來這兒吃飯前也秀了定位。


遇到這種案子他們也沒辦法,要麼像這樣來的時候人已經跑了,要麼人家說自己認錯人了,最多拘留上幾天,更多的他們也做不了。


這個社會有很多危險,尤其女孩子獨身一人的時候遇到危險的幾率就更大,希望女孩子們看到這篇文章後,都能提高自我保護意識,保護好自己。

版權歸作者所有,HUGO整理發布


作者: 芥末烤雨,簡書作者,寫有趣或者奇怪的文章。微博@芥末烤雨。

轉載請聯係作者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