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劫收費站就像外帶麥當勞一樣便捷,卻是隻有少數人從事的工作

強尼·威廉姆斯搶了快15年高速公路收費站,當問到他為什麼要搶劫收費站的時候,他說:“搶銀行和超市太90年代了,另外我也要保持職業的理智。”

如今有眼光的劫匪們從多年的業內經驗總結出,高速公路收費站是一項讓他們值得投入的產業。

就像開車經過麥當勞的Drive Through拿到打包好的漢堡和可樂,減速、停車、打開車窗,在收費站卡伸手接過收費員遞過來的現金而不是收據,沒有第二種方法可以像搶劫收費站一樣更容易拿到錢。

搶劫官府,就像自殺一樣,是一種浪漫的犯罪。

一個成功的搶劫犯,不管他如何有罪,都激勵著公眾相信,規則並不總是如它們所表現的那麼強硬和體麵。

“當所有人都希望所謂的壞人死的時候,我希望他活著;當牛仔們壓榨印第安人的時候,我支持印第安人。”

塞薩爾·胡裏奧在服刑5個月後在獄中對記者說。

2015年,胡裏奧在加州犯下11起收費站搶劫案,總共搶到了4萬美元。

他每次出手前都詳細勘查線路,掌握收費員交換班時刻。車身各個角落裝滿GoPro,得手之後回放仔細研究過程。

胡裏奧從來沒被抓住過,卻在最後一次動手後3個月到警局自首了。

“社交網絡上有人稱我是英雄,但我不是,我搶劫收費站隻是因為錢就在那裏。”

美國有極為發達的高速公路網絡,其中收費公路的比例卻少得可憐,不到4%,收費站並不是隨處可見。

盡管如此,公眾仍有很大比例把這種政府攔路收費看做是打劫和敲詐。

“我加汽油的時候已經交過稅了,為什麼還要留下買路錢?”



“收費站搶劫是真正的美國夢。隻要無辜的人沒有受到傷害,我們的社會就會喜歡劫匪。”

他們很少有同夥,總是獨來獨往,也幾乎不會危及任何工作人員和路人的安全。

“他們的所作所為可能聽起來真的很無聊,但顯然每次都是非常認真的工作。”

每次搶來的錢都在1000-4000美元之間,這種低調的搶劫避免了電視新聞的追蹤,因為沒有人會對這些芝麻大的數目感興趣。

警察甚至不會公布他們的監控照片。

“這些收費站劫匪通常都很有禮貌,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真的開槍。”

打劫也許是一種沒有技術含量的活兒,但如今你已經不可能用老套的方法打劫一家銀行了——舉起手來!這是搶劫!把錢裝在這個包裏!然後坐著你的車逃跑。

這樣的事情已經不可能發生了。如今的生物技術(比如虹膜和指紋掃描)、定時保險庫、無聲警報、藏在錢裏的染料包……會使你的行動變得極其困難。


安保工程已經進入了數字時代,然而你並不是沒有別的選擇,也不用同步最先進的科技。

收費站不同於銀行的優勢就大多了:沒有持槍的保安,監控盲區很多,不需要掌握挖陷阱下毒之類的技術,不用安排內應,你甚至都不用打開車門走下車。

一切的要訣就在於動作夠快,隻要有合適的裝備,腦袋裏裝好幾條進出的線路,還要保證下手後兩小時之內讓你開的車消失,或者已經在黑市上轉手了。


什麼時候搶劫收費站最合適?從統計數據上看,上午比下午好:上午搶劫比下午搶劫收獲更大。

上午平均能搶到3180元,下午1705美元,但好像劫匪對於大數據分析並不在行,收費站搶劫案往往發生於下午,而且他們更喜歡周五。

“可能是因為劫匪要睡懶覺,或者如果他們早上起得來的話,就成上班族了。”

根據聯邦調查局的統計,美國每年大約發生400起收費站劫案。周五是高發期,每年212起;接下來是周二105起,周四35起,周三22起。

但沒有證據表明,在哪一天搶收費站更有可能成功。

整體上看,美國的收費站劫匪成功的話,平均能搶到2120美元,被抓到的幾率為19%。搶銀行被捕的幾率則高達35%。

澳門市民常常在早上起床後會先到菜市場隔壁的賭場押上兩把大小,贏了就拿錢去買菜,這是他們的區位優勢。

美國的收費站劫匪則不具備這種天然地理條件,在全美50個州中,34個州有高速公路或橋梁、隧道收費點;其他16個州則完全沒有收費點。

劫匪對待這些為數不多的收費站就像與草場和諧共生的遊牧民族,從不過度開墾。

總是在引起警察通緝和輿論關注之前銷聲匿跡,俄克拉何馬、佛羅裏達、紐約、賓夕法尼亞、新澤西……一個州一個州地遷徙下去。

這也是生活在路上。

------

beebee可能是你見過的最野的公眾號了

關注我,要不不給彈JJ

你看著辦吧寶貝兒


回複【壁紙】,每天領取一個花臂大妞

ps:都他媽點個吧,點了讓你彈雞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