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京城酒托騙局:男扮女搭訕網友 20元酒賣數千

酒托女隻是酒托產業鏈中的一環,她們不需要自己尋找“獵物”,不需要長得多漂亮。她們最看重的,一是能說會道,二是會哄男人,必要時也會犧牲一點色相——經驗老道的酒托頭目告訴她們,犧牲色相並不是發生性關係,通常是挽著男人胳膊套近乎,實在不行就親一口。


“昨天一天沒聯係,我發現真的喜歡你了,從來沒有對女人這麼上心,這麼失魂落魄”——9月29日,河北燕郊一處亂糟糟的房間裏,“鍵盤”小黃念著一位網友發來的消息,同事們都被逗樂了,大家沉浸在快活的氛圍裏。


“鍵盤”是酒托產業鏈中的代稱,他們的任務是扮成女性和網友聊天,取得對方信任後,再由“傳號手”將信息發給北京的“酒托女”。“酒托女”邀請男網友去指定商家進行高額消費,金額在數百元甚至上萬元不等。這些金額,由各式人員獲得不等的提成,一名“托頭”自稱月入數萬。


燕郊某機房內,一名鍵盤”在相親網站“聊號”。 

▲記者收到的話術文本

▲三裏屯某咖啡館內,一名女酒托正與顧客交談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張新年律師表示,酒托的伎倆一般是借交友、戀愛、談合作等理由為誘餌,誘騙他人到特定地點高消費,這種行為顯然具有社會危害性。其中,“托頭”、“鍵盤”、“酒托女”、“傳號手”、商家、服務員、保安等均涉嫌違法,尚不夠刑事處罰的,可由公安機關給予治安處罰。構成犯罪的,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近年來,北京等多地均有打擊酒托甚至酒托入刑的案例。

2014年7月,北京警方通報稱對全市8個“酒托”、“咖啡托”、“茶托”類有組織詐騙犯罪窩點開展統一清查抓捕,共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110餘名,依法刑拘104人。

2016年1月,充當“托頭”的朝陽區一酒吧人事部經理李某,被朝陽法院一審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3個月。

在司法實踐中,由於商家賣酒大多是明碼標價,“酒托”行為究竟能否被定為詐騙罪,一直頗有爭議。

廈門思明區法院2016年7月一審宣判一起“酒托”案件,包括三名“酒托女”在內的多名被告人均被以詐騙罪定罪論處。主審法官表示,之所以認定為詐騙主要還是因為其行騙手段較為複雜,先以交友為名將被害人騙至酒吧消費,然後用低價酒勾兌冒充多款高價酒出售,從一開始就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隱瞞真相、虛構事實的手段騙取多名被害人的財物,觸犯了法律底線。

在多起酒托的案例中,還存在被騙者“不願聲張怕曝光”、“不好意思維權”的情況,對此,張新年律師建議,遭遇此類騙局的受害者發現情況不妙,要在第一時間固定相關證據,比如聊天信息、消費小票、發票等,並及時向公安機關報警,也可向物價、工商等部門投訴。


▲以上視頻由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茶為媒聯盟平台

中國式“以茶為媒”跨界共享平台,商家的智囊,消費者的參謀。我們提供公益分享、商標代理、優選茗茶茶具等。歡迎合作、投稿、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