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福利 | 貝岑鴨梨の逗比日常

  讓我們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



貝岑在你們的眼裏總是很有距離感,很穩,很man對不對?——Hmm,因吹斯汀!


鴨梨在你們的眼裏總是美美噠,很正能量,很努力對不對?——Wuli朋友們,你們好眼光嗷!


接下來,獨家曝光貝岑和鴨梨的日常,感覺這篇推送會把他倆從神壇的地位推送下來。


來,點開這段配樂,讓我們看看他倆的滑稽表演。



以下內容係鴨梨用第一人稱視角撰寫。


最近天冷了,貝岑澡也不怎麼洗了,頭也能不洗就不洗了。然而他卻把這一切的責任推在我的身上。


“我以前都是每天洗頭洗澡,不洗渾身難受的那種,現在都被你培養成能不洗就不洗了。”


“不僅如此,你現在還不洗衣服,還會去撿穿過的、堆在一起的髒衣服拿來穿。”


“是啊,以前衣服每天出汗必須洗。現在倒好,一星期都不洗一次。”


“這多好啊!省水省電 !”


“天啊!我怎麼這麼不講究了!”


“沒有!跟你說,天天洗澡皮膚容易幹燥,頭也沒必要天天洗,你看你那頭皮幹的,就是因為以前天天洗的緣故!”


“好吧。”


這就是完整的《論歪理是如何戰勝真理》的最佳案例。




這幾天貝岑在等馬競經理的回複短信。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很渴望收獲這份實習機會,一向淡定的他都不淡定了。


昨天我的業務比較繁忙,手機一直“嗡嗡嗡”地震動,每一個震動聲都刺激著貝岑的神經。


——“誰?誰的手機?是你還是我?”


——“哎呀!怎麼又不是馬競經理的短信!”


——“你業務怎麼那麼多?為什麼我手機一點消息都沒有!”


——“你不要讓你的手機響了!我在等我的手機響!”


——“誒誒誒!我收到信息了!——靠杯哦!怎麼是班級群……”


貝岑在焦躁中等待了一天。


今天一早,鬧鈴一響,貝岑一改往日按掉鬧鍾蒙頭繼續睡的習慣,而是反常地把手機開成響鈴握在手上——但繼續眯著眼躺在床上。


隻聽“叮——”的一聲,“馬競終於回我消息了!!!”貝岑瞬間清醒,“經理說過去三天太忙了,問我什麼時候有時間去辦公室!!!”


然後就沒聲音了,我回頭看,在那認真碼字回短信呢。


為了及時回複信息,貝岑一刻也不讓手機離身。洗漱時偶爾掏出來看一眼,上廁所時時刻盯著手機屏幕,吃早餐時把手機放旁邊,開始學習了也分了一半的心思到手機短信上。


等待良久的他突然有感而發:“我現在等馬競回複有種當年等你信息的感覺。”


我立馬抓住了他言語中的“重點”,假裝嚴肅地問他:“什麼叫‘當年’?現在就沒有了哦。”


貝岑秒慫,支支吾吾半天:“現在,額,現在,唔……”


他的大腦在飛速地旋轉,我靜靜觀察,想看看他要怎麼找補。


“現在天天在一起呀!不用等你回信息,有事直接說就好了。反倒是你經常抱著手機不理我,一會兒微博,一會兒微信,哼~”


小公舉實力甩鍋,這還擊那叫一個漂亮!我隻想給他10086個讚!





家裏的衣櫃壞了很久,這些天我的衣服隻能攤在床上或者客廳的沙發上。


要修好衣櫃,我們還少一把十字起。上學的路上我突然想起這件事,於是發信息給貝岑拜托他去買。


“親愛的,記得去買十字起哦!”


“那個,你去學校的路上如果路過百元店的話,順便買了唄~今天下雨,不想出門


“可是上學路上沒有百元店啊,而且我也沒帶錢。”


“那好吧,那我去吧…”


我以為這件事就解決了,然而沒過幾秒,貝岑又發來了消息:


“我剛剛問過衣服們了,他們說躺在床上挺開心的,不急著掛在衣櫃裏呢~”


孩子長能耐了,還能和我的衣服對話了。可是我隻想給他一個迷人的微笑:


“好啦,那我去了。


“去吧


15分鍾後,我到學校了,貝岑來消息了:


“可是親愛的,我沒帶傘


“你為啥不帶傘?難道,你還沒去買?”


“我下樓了,沒帶傘,看外麵下雨我就又上來了


“……”


就像你永遠也叫不醒裝睡的人,我們永遠也勸不動另一個人幹他不想幹的事。




有一天我去醫院看牙,天空突然陰沉了下來,還飄起了小雨。想到早上剛剛曬了衣服,我趕緊給貝岑發信息:


“下雨咯!”


我正想著,貝岑如果回複我:“我知道呀!衣服已經收進來了!”我就誇獎他真能幹。


然而……


“是的呢~看到啦!最喜歡坐在家裏看著窗外下雨,哈哈哈哈!”


他竟然完全忘記了洗了衣服這件事,還優哉遊哉地賞雨!


“趕緊收衣服啊!!!怎麼還有閑心看雨?!”


“是哦!shit!去了!”


男人少了女人得過成啥樣哦?!




以下內容係鴨梨用第三人稱的視角描述,因為鴨梨並不想承認那是自己。

一天晚上,貝岑和鴨梨吃原味酸奶。


鴨梨為了控製糖份的攝入,隻給自己的那杯酸奶裏加入了一咖啡勺那麼多的蜂蜜,卻給貝岑舀了一個湯匙那麼多的蜂蜜。


鴨梨隨意和了和就開始大口大口喝起來,貝岑則是很有耐心地把酸奶和蜂蜜拌均勻。


眼見著鴨梨的酸奶快要見底了,而貝岑的酸奶還沒動過。


鴨梨默默走向貝岑——的酸奶,用她的小勺舀了一口,放進嘴巴。


嗯——酸奶和蜂蜜經過不停地人工攪拌後,相互纏繞在一起,口口絲滑,綿軟而細膩,令人回味無窮,比鴨梨隨意攪和過的少蜂蜜的那杯好吃太多了!



鴨梨又準備舀貝岑的酸奶吃。


“哎哎,這是我的!你手裏的都還沒吃完呢!”貝岑邊說邊用半個身子護著酸奶,“別人手裏的總比自己的好吃是不?”


“你不是別人。”鴨梨一邊說一邊順手抓住了貝岑的酸奶並奪了過來,“不然我們交換!”


鴨梨把隻剩兩口的那杯強行推給了貝岑,並向貝岑拋了個媚眼。


“親愛的——”貝岑哭笑不得,但還是很乖地吃起鴨梨的酸奶來。


獲勝的鴨梨美美地吃了兩大口,突然想起來她要控製體重,於是幹脆把手裏的酸奶全塞給了貝岑,隻剩下勺子還在嘴巴裏。


“我不吃了,吃飽了。”


“你……”貝岑繼續哭笑不得,但是又拿鴨梨沒有辦法。


鴨梨仔仔細細地把勺子舔了一遍,轉身走向廚房。


剛走了兩步,又轉了個身,徑直走向了貝岑,順手就把勺子插進了貝岑的酸奶盒裏。


“你幹嘛幹嘛?不想洗勺子丟給我洗是不是?”


鴨梨並不理會貝岑,身子向後一傾斜,擺了個很誇張的pose指著貝岑說:


“哈哈!你一個人喝了兩杯酸奶!你這個胖子,Yo!”



最後,來一個勁爆的故事。

某天上午,鴨梨拿起自己的睡衣和睡褲聞了聞,然後一臉嫌棄地把它們丟棄在了床上,義正言辭地說:“哎呀!好臭!臭死了!”旁邊的貝岑笑而不語。


當天晚上洗漱,貝岑跟鴨梨說:“你說你衣服臭,我拿起來聞了聞,我沒覺得臭啊!”


“噗——”貝岑話音剛落,鴨梨憋出了一個大屁,和貝岑說的話無縫連接。


“哈哈哈——”貝岑一邊大笑,一邊說,“原來是你的屁把衣服熏臭了!”


“那臭的也應該是褲子啊,衣服為什麼臭?”


“屁是往上走的,那不就把衣服給熏臭了嗎?哈哈哈——”





 -END- 



今 日 作 者

鴨梨

一名奇思妙想、興趣廣泛、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生命不息作妖不止的懶癌重度患者。

雙子座 蛇精病 女王大人


圖片:部分來自網絡

版式:鴨梨



歡迎在下方留言評論

點 讚 打 賞 也 是 歡 迎 的 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