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以後,輝哥就不想再伺候別的女人了

每個人都有特異功能,但能自我發現的人極少,曾水輝無疑是個幸運兒。

曾水輝,輝哥,從前人見他麵都會尊稱他一聲tony總監,在他還幹美發行業的時候。

人長的白、枯瘦、離子燙、大眼溜丟的冷帥,那時候的他像極了剪刀手愛德華。

 

別的美發師四門基本功課:洗、剪、吹、推。推不是推油哈,別想歪了,推是推銷會員卡。

輝哥不一樣,輝哥從來不推銷會員卡。

因為輝哥有絕活兒--處理車禍現場。就別人剪壞的頭,做壞的發型到他這幾下子就處理好。

客戶都是哭哭唧唧進店來,高高興興回家去。


就問哪個女生遇見這樣的發型師還會玩大冒險去找別的發型師霍霍自己的腦袋。

店裏有小工想跟他學,輝哥卻總是說做多了就會了。小工在心裏翻了個白眼兒,切,就是不想教唄。


輝哥其實還真不是不想教別人,就是客人來了他就知道怎麼弄,就條件反射一樣。

天賦這個東西是沒法傳授的。你說氣人不。

 

輝哥還有一門手藝不是天生的,用剃刀刮臉和剃光頭。就是單純的覺得老手藝不該丟。

買冬瓜在家偷摸苦練了好一段時間。那時候天天拿剩下的冬瓜做湯喝。手藝練成之後聽見冬瓜湯三個字都想吐。

我想在網上找個剃刀冬瓜的圖

結果出來的都是這個貨呢

 

有了這兩手藝,使輝哥擁有了兩撥差別極大的忠實客戶。一部分是漂亮小姑娘,另外一部分是光頭大哥。光頭大哥們為了在外儀表莊嚴,這頭隔三差五就是要刮一次的。因為謝頂的男人如果不剃禿,是無論如何都威嚴不起來的。你何時見鐵拐李不都是想笑嗎。

 

漂亮小姑娘稀罕他人帥活兒好。光頭大哥喜歡他活兒好話少。你不主動和他聊,他一句話都不多說,大哥們就喜歡個耳根子清淨。最主要的是,上輝哥這剃頭能喝茶。

 

茶開始是輝哥特意為大哥們準備的,後來大哥們嫌他的茶葉不好,就自己帶茶過來,帶了好茶葉不算,還帶自己的壺自己的杯子。


大哥們是虛榮的,這個大哥拿了陳年普洱,那個大哥賽著拿了大紅袍過來,這個大哥整個建盞過來,那個大哥下次來就弄個全手名家紫砂。大哥們見麵還都互相品鑒吹噓暗自較勁。喝多見多聽多了,就這麼活活的把輝哥熏成了茶的行家。

 

這兩部分客戶最終促成了曾水輝做發型師四年後從事的新行業。

 

在漂亮小姑娘這部分客戶裏,輝哥優中選優,把其中最優秀的一位直接晉級成了輝嫂。漂亮賢惠的輝嫂小輝哥七歲,就是有些醋,不想讓輝哥再擺弄別的女生的腦袋。

可除了做頭發還能幹啥呢?除了擺弄人腦袋也就得數在大哥們那熏出來的關於茶的事兒最了解。可做茶買賣人太多競爭激烈。

 思來想去還是憑手藝吃飯,幹別人沒做過的鋦瓷。

憑手藝吃飯,這飯吃的踏實。

鋦瓷時的輝哥

認真工作的男人最迷人兒


鋦瓷是老手藝,把碎裂的瓷器紫砂,對瓷拚縫,用線箍牢,再打孔用鋦釘抓牢修複。將本是一件應廢棄之物賦予新生。


這玩意,不好整。操作的時候手要極穩,穩對於輝哥來說不是難事,剃刀刮冬瓜不是白練的。就普通人隻要多加練習也是可以做到的。

 

難就難在,有的薄胎瓷厚度僅1毫米,要在上麵打孔再鋦釘,打孔淺了鋦釘把不住片,打孔深了容易直接幹穿整個器物就都廢了。

那這孔要打多深?輝哥說就憑感覺唄,感覺到了就停。

輝哥對於修複是有特異功能的。

修頭和修壺都是如此。你就說氣人不。

一隻穿旗袍的壺


鞋拔子也能鋦

其實他是茶側了


小銀嘴兒吻起來是甜的嗎? 


我編不出來了


除了鋦補,手閑不住的輝哥

也砸點別的東西玩


您了就看這工作室吧


如今輝哥的樂裡工作室開了有幾年了,憑借著人帥活兒好,穩穩的手數錢從來不抽筋。敢生兩個兒子的人,你想去吧。時常歎氣晚上又得加班活兒幹不過來。

還真是,太氣人了。

 

如果你喜歡茶器古董

有一堆收藏

為以防萬一,加他吧

·樂鋦·

雖然可能你會用到

但希望你一直不會用到






二維碼常有

而打賞不常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