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閱讀|李小璐出軌全世界都在心疼賈乃亮,但是我卻更加心疼甜馨!


第1章 我就指望著你的不快生活

“我和你老公在香格裏拉1108號房間,做我們都喜歡做的事情,白雅,你為什麼不離婚呢?你就那麼賤嗎!你留不住他的身體,也留不住他的心。”

白雅站在1108號房間門口,淡漠的看著手機上的短信。

長長的睫毛遮住了眼底那一抹暗黑,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

開門聲響起。

蘇桀然摟著美豔妖嬈的助理出來。

他看到白雅,微微一頓,勾起邪肆的嘴角,“又來捉奸啊?幹嘛不進去,外麵多熱,站著不累嗎?”

白雅淡漠的看向他,“怕打擾了你們的雅興,害你看到我不舉,我就罪過了。不過,你病好了嗎?”

蘇桀然聽著她的詛咒,眼中掠過一道慍色,“白雅,當初不潔的是你,何必這麼陰陽怪氣。”

白雅笑了。

笑的,眼淚快要流出來。

三年前,他的前女朋友綁架了她。

她在逃跑途中被一個陌生的蒙麵男人破了身。

她看著他的車子在她不遠處停了下來。

他和車上那個女人顛鸞倒鳳。

而那女的,就是綁架她的女人。

她看著車子的震動,心如刀割。

就連身後每一次撞擊的疼痛都能被比下去。

她不知道那天怎麼過來的,隻是想到,心還發疼著。

“如果讓你聽著不舒服了,那真不好意思,陰陽怪氣習慣了。”白雅慵懶的抬起了下巴。

蘇桀然的眼神冷了下來,“你到底來幹嘛的?別告訴我是故意來讓我不痛快的。”

“恐怕被你說中了,你的預感一向很準。”白雅淡然的揚起笑容。

“你給我滾。”蘇桀然不客氣的說道。

白雅從包裏拿出一份文件,遞給蘇桀然。

蘇桀然沒有接過,謹慎的問道:“這是什麼?””

“她,”白雅瞟向蘇桀然的助理。

“我怎麼了?”助理摟住蘇桀然的手臂。

她聽說白雅雖然是蘇太太,但是一點都不受寵。

今天看來,簡直是被蘇桀然厭惡至極。

所以她有恃無恐。

白雅揮了揮手中的資料,“你是蘇城有名的髒秘,蘇城裏百分之八十的富商跟你睡過,其中有一位,上個月被檢查出有艾滋。”

助理震驚的臉色蒼白。

白雅睨向蘇桀然,“你們有用套吧?如果沒有,我有認識的醫生,要不要介紹給你。”

蘇桀然拿過白雅手中的資料,眯起眼睛,迸射出一道凶光,把資料甩在了白雅的臉上,“你總是能讓人感到不快。”

白雅筆直的站著。

紙砸在臉上,比想象中的疼。

她嗤笑一聲,“你知道的, 我就指望著你不快度過餘生。”

“那我得做點讓你更不快的事情才能讓我愉快起來了,今天不回去,不用等我。”蘇桀然生氣道。

他轉過身,大步朝著電梯走去。

白雅淡漠的站著,麵無表情。

那句不用等他,她知道是什麼意思的。

今晚,他會在別的女人那裏過夜,染上別的女人的味道。

她失身後,他一直沒有碰過她。

在他眼裏,她比不過一個髒秘。

水霧漸漸的彌漫上了清冷的眼眸。

不是她不說,不哭,就表示不痛。

蘇桀然的助理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臉上。

白雅防不勝防,後退了幾步,靠在了牆上。

“你真卑鄙,你破壞了我,覺得能得到他的心?”助理緊握著拳頭火道。

“那渣男的心,我壓根就不要。”白雅反手一巴掌甩到了助理的臉上,“我不是你們能欺負的。”

“那你為什麼不離婚?”助理吼道。

“你還沒有這個權利知道,明天這份資料就會在網上曝光,好自為之。”白雅冷漠的說道,走出了酒店。

夜已深

她攏了攏衣服,走在沒有人煙的馬路上。

月光拉長了她的身影。

有些孤寂,有些落寞。

回到家,隻會讓她的心更不舒服。

她去醫院值班室睡覺。

剛到辦公室,打開了燈。

一個穿著綠色軍裝的士兵麵色凝重的跑過來,著急的問道:“你是值班的婦產科醫生?”

白雅感染了他的緊張氣氛,“怎麼了?您有什麼事嗎?”

“附近有一個孕婦被挾持,現在羊水已經破了,情況非常危急,需要立馬急救。請你跟我走一趟。”士兵緊急的說道。

羊水破了,對孕婦和胎兒來說非常危險。

白雅來不及細想,“我收拾好急救箱跟你去,給我五分鍾時間。”

不一會

她就跟著士兵到了醫院附近的花園小區。

樓道上,站著十幾個麵色凝重的軍人。

他們按兵不動,訓練有素,等著上級的指示。

白雅被領進了案發房間801房間的對麵,802房間。

一眼,她就看到了正在指揮中的男人。

他擁有剛毅的臉型,淩厲的眼神。

深刻的五官,如同雕刻師手中完美的藝術品。

英姿颯爽,驚為天人。

讓她好奇的是,那些認真傾聽的人中居然還有肩膀上兩杠三星的上校。

那他的身份,豈不是將軍?

男人犀利的眼神掃過來,殺氣騰騰。

白雅一怔,被威懾到,低下頭。

他筆直的向她走過來,高大的身影形成的黑影籠罩著她,形成壓迫之勢。

她想起那天晚上的陌生男人,也有著這般強壯的體魄。

所以,她的掙紮沒有半點用。

“抬起頭。”顧淩擎命令道。

他如鷹一般鋒銳的眼神凝視她清秀的臉蛋,緊抿的嘴唇,不怒而威。

白雅迫於他的壓力,抬頭看他。

他一臉冷酷,眼神犀利,叫人膽寒。

她第一次看到這種就算不說話,就讓人肅然起敬的男人。

“我是醫生,不是罪犯。”白雅開口道。

顧淩擎諱莫的眼中閃過一道銳光,淩厲的對著手下命令道:“讓她走,換一個進來。”

白雅不解,“為什麼我不行?”

“裏麵麵對的是三個販毒頭目,他們殺人不眨眼,你敢嗎?”顧淩擎凜然的問道。。

“為什麼不敢?”白雅反問。

顧淩擎冷眸一緊,握住她的下巴,靠近, “想清楚再回答我,進去九死一生,不是兒戲,不是演習。”

他的氣息全部落在她的嘴唇上,很是魄人。

白雅是個倔牛。

別人越是看不起她,她越要做到。

“怕死就不到這兒來了。”她正麵回道,直直的鎖著顧淩擎,臨危不懼。

顧淩擎擰眉,深邃的看著她。

他的眼眸太過漆黑,她清晰的看得到他眼中倒影出的她……

第2章 我沒有出事之前,你就不會出事

“我送她進去。” 三秒後,顧淩擎改了口道。

他鬆開手,往後推開了一步。

“不行啊!”所有人都異口同聲的說道。

尚中校擔憂的提醒道:“首長,您進去太危險了。要是副統知道了,我們不好交代!”

“少廢話,誰進去不是危險,留下待命。”顧淩擎果斷的命令道。

“可是首長……”尚中校還想說什麼。

顧淩擎一道冷冽的目光掃過去。

尚中校閉嘴了,無奈的頷首,“是。”

顧淩擎拽過白雅的胳膊,力道有些重,拉著她往801門口去。

白雅去敲門。

他握住了她的手。

仿佛有道電流從手背上流淌而過。

白雅一驚,抽回自己的手。

她不習慣被男人握。

顧淩擎凜眸冷了幾分,俯視著她的排斥。

他打開手機錄音,麵無表情的說道:“進去之前,說下臨終遺言,如果你死了,我們會送到你的親人那裏。”

“送去我丈夫那裏吧。”白雅淡漠的說道,拿過顧淩擎手中的手機。

“蘇桀然,如果有來生,希望不要再遇,把我的屍體全部捐出去,解剖也好,移植也罷,我們,再也不見。”白雅幹脆利落的說完,把手機還給顧淩擎。

他深沉的看著她,眼中閃過一道異樣。“還有其他的遺言嗎?”

白雅的眼神柔了一些,“把我餘下的錢都給我媽,如果可以,希望你們可以照顧她。”

“可以。”顧淩擎承諾道。

白雅放心了,下頷瞟向門,“可以進去了。”

“裏麵被挾持的孕婦是某高官的女朋友,務必保證她和孩子的安全,另外,我沒有出事之前,你就不會出事,我保證。”顧淩擎沉聲說道。

白雅頓了頓,清冷的目光望進他如宇宙般浩瀚的眼底。

那裏是那樣的寬廣,遼闊。

心裏,又有些酸澀的感覺。

一個絕頂帥哥對她說:我沒有出事之前,你就不會出事。

這樣的承諾,就算是陌生人,都讓人覺得溫暖。

特別是現在,她心中一片荒蕪和冰冷的情況下。

“我沒有怕。”白雅微微揚起嘴角,“不過,還是謝謝。”

“不用謝。”顧淩擎說道。

他把白雅拉到身後,敲門。

門被打開一條細縫。

“讓那個女人一個人進來。”裏麵的人惡狠狠的說道。

“她做手術需要助手,我們就兩個人進來。”顧淩擎談判。

“不行,誰知道你們搞什麼鬼?”

“那就讓裏麵的孕婦死掉,你們什麼人質都沒有?”顧淩擎凜冽了。

威嚴無比,鏗鏘有力,頓時能夠讓人膽寒。

對方猶豫了三秒。

“你有種!進來!”

顧淩擎推開門,走進去。

一支手槍頂住了顧淩擎的腦門。

白雅擔心的看向他。

他依舊麵無表情。

平頭搜查著顧淩擎的身上。

他沒有發現武器。

“你們別耍什麼花招。”他收回了槍。

“疼,救我,救我!”主室裏傳來孕婦的求救的聲音。

白雅衝去主臥室。

裏麵窗簾被拉著。

房間中燈都沒有打開,非常昏暗。

兩個男人手裏拿著槍虎視眈眈的對準了她。

白雅走向了孕婦。

孕婦臉色蒼白,捂著肚子,床上已經濕了一片,“救我,救我。我不要死。”

“最近的B超給我看看。”白雅緊迫的說道。

“抽……屜裏。”孕婦疼的滿頭是汗。

白雅打開抽屜。

在B超上壓著一個相框。

相框裏是孕婦和蘇桀然合影的照片。

白雅微微一怔。

原來,高官指的是蘇桀然。

而那個孕婦,是蘇桀然在外麵又一個女人。

“醫生,救我,我好疼啊。”孕婦握著白雅的手。

白雅緩過神來,抽出B超單子,看了一眼,臉色差了幾分。

“你的胎位不正,臍帶繞頸,不能順產,必須剖腹。還有,你情況緊急,不能局部麻醉,隻能全身麻醉了。”白雅緊急的說道,打開急救箱。

歹徒搶過急救箱,確定沒有武器,才還給白雅。

孕婦搖頭,紅著眼,請求的說:“能不能不要剖腹,他喜歡身上沒有疤痕的女人。”

喜歡沒有疤痕的女人?

果然是蘇桀然的作風。

“那樣孩子會窒息的。”白雅冷聲道。

孕婦眼中閃過一道狠厲,咬了咬牙,“那就讓它窒息。”

白雅眼眸緊縮,閃過反感,“那是你懷胎九月的孩子,現在已經有了生命。”

“沒有他的愛,有這個孩子有什麼用,隻會拖累我,我不要留疤。”孕婦很確定的吼道。

因為激動,她的肚子更疼了。

白雅咬牙,從急救箱裏拿出麻藥,麻利的打開,抽進針管中。

“那隻能對不起,作為醫生我不能答應你。他在我眼裏,已經是一條命!”白雅冷聲道。

她專注的清空針管中的空氣,準備射入。

顧淩擎握住了她的手腕,深邃的眼中閃過一道關心。

他知道滿足當事人意願的重要性。

她會為她的倔強惹上一生的官司。

“聽她的,她是當事人。”顧淩擎提醒道。

白雅甩開他的手,沒甩得動。

她火了,堅定的看進他的眼底,“我是婦產科的醫生,接生孩子是我的責任,如果後麵出了問題,我來背,我不貪生怕死,沒想到你這麼怕承擔責任?”

顧淩擎微微一愣。

他不怕承擔責任,隻是有一瞬,他擔心她出事。

他鬆開了手,冷聲道:“動手術吧,就說是我下的命令,我會跟你們院長打招呼。”

白雅彎身,戴上橡膠手套,嚴肅的對歹徒說道:“麻煩你們都出去,我需要給她動手術。”

“不行,人質必須在我們手上,你就在我們的眼皮底下動手術!”

“她這種情況跑的了嗎?”白雅擔心孕婦的身體被看光。

歹徒提了提槍,對準了白雅。“你再多嘴我斃了你。”

顧淩擎擋在白雅的前麵,“斃了她你們也跑不了。”

歹徒在猶豫著。

“醫生,我不行了,孩子出來了,啊……”孕婦尖叫著。

顧淩擎眼中掠過一道利光。

僵持沒有用。

他打開櫃子,從裏麵拿了一塊青色的床單。

攤開。

他把白雅和孕婦保護在了床單後麵。

“我給你們擋著,動手術吧。”顧淩擎果斷的說道。

第3章 我看你敢不敢?

白雅也不浪費時間, 用醫用剪刀解開孕婦的褲子。

小孩的腳已經出來了。

剖腹都來不及了。

時間一長,孩子肯定會窒息。

“忍著一點。”白雅給她注射麻藥,在她那剪了一刀。

麻藥還沒有麻醉全身。

孕婦感覺到了疼,吼道:“你這個八婆,我要告你,告的你連醫生都沒得做。”

“等孩子平安生下來,你再告,我等著你。”白雅無所謂的說道。

她終於順利接生出了孩子,利落的剪掉了臍帶。

“哇……哇!”孩子響亮的哭聲響起來。

白雅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向孕婦。

孕婦已經昏迷中。

白雅眸中一緊,趕緊放下孩子,查看孕婦的情況。

“軍官。”她擔心的喊道。

顧淩擎看向白雅。

她的額頭上,鼻尖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的心中流淌過怪異的感覺。

“怎麼了?”顧淩擎沉聲問道。

“孕婦現在血壓很低,必須立即輸液,住院觀察。”白雅彙報道。

顧淩擎看向歹徒,毫不猶豫的說道:“放他們走,我做你們的人質。”

那三人麵麵相覷,平頭看向手上的時間。

“飛機還有四十分鍾才過來,我們放她們走,讓你留下來,豈不是多了一個炸彈。”

“我留下來。”白雅說道。

顧淩擎詫異的看向白雅,深邃的眼中流淌過一絲不解。

白雅揚起嘴角,語氣輕柔了幾分,對著顧淩擎說道:“快把他們送去醫院吧,不然小孩孕婦都得死。”

“你們一個都別想走。”平頭吼道。

白雅看向平頭,“留下昏迷的孕婦,嗷嗷待哺的嬰兒,一個訓練有素的特種兵,對你們都是負擔吧。”

“讓他們走。”年紀略大的高個子說道。

平頭點頭,站在了一邊。

顧淩擎睨了白雅一眼,沒有多言。

他彎身背著產婦,單手抱著嬰兒快速出去。

外麵一群人接應。

他們看到產婦和嬰兒安全出來,都鬆了一口氣。

“送他們去醫院。”顧淩擎把孕婦和孩子交給士兵。

他犀利的目光掃向801室,命令道:“尚中校,準備狙擊手。”

“首長,她們救出來了,我們的任務完成,這邊就可以交給普通的緝毒大隊處理,您先休息吧。”尚中校恭敬的說道。

“人質還在裏麵怎麼休息!”顧淩擎冷冽的掃著尚中校。

尚中校領悟不到首長為何生氣。

就像他領悟不了,為什麼這種任務,首長要親自出馬一樣。

“那我立馬安排狙擊手啊。”尚中校頷首說道。

“如果在人質安全和放虎歸山上選擇,放虎歸山。”顧淩擎加了一句。

尚中校更加詫異了。

首長一向雷厲風行,打倒一切敵對力量,絕不姑息的。

怎麼,這次,這麼奇怪。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顧淩擎站在了窗口,望著外麵,目光深不可測的幽黑。

三年前,他去執行特殊任務,任務出了一點點意外。

他被丟在荒郊野外,還被注射了藥性非常強的非常性藥物。

在失去理智,快要爆血身亡的時候。

她就這樣出現了。

他沒有忍住,要了她。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在軍醫院。

他動用了關係,用了兩天的時間,找到了她。

她穿著白色的婚紗,聖潔的就像是天使,站在了教堂的高塔上,義無反顧的和蘇桀然交換了戒指,成了他的新娘。

他以為屋裏被挾持的孕婦是她,所以來了。

他沒有想到,那個孕婦,居然是她丈夫養在外麵的女人。

而她……選了用自己護丈夫的私生子和情人安全。

他不明白,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砰”的一聲,從801傳出來。

顧淩擎心頭一驚,轉身,凜冽的問向尚中校,“801發生什麼事了?”

“目前還不清楚。”尚中校小心翼翼的說道。

顧淩擎掃向802的廚房,和801的廚房是對著的,中間隔了二米。

他走向廚房,凝重的問道:“直升機的情況如何?還有多長時間到?”

尚中校跟著顧淩擎身後,彙報道: “還有三十分鍾到達。”

顧淩擎沒有再說話。

他把梯子架在兩個廚房中間,一躍而上。

“首長,您一人進去太危險了。”尚中校擔心的說道。

顧淩擎犀利的瞪他一眼,“你廢話很多。”

尚中校不敢說話了,趕緊對著士兵命令道: “008,101,立馬跟上,勢必要保護首長。”

“是。”士兵接收到命令,上了梯子。

尚中校擔憂的眼中快要滴出水來。

首長前途一片光明,將來成為總統也有可能。

要是出事了,副統會扭斷他的脖子的。

顧淩擎動作敏捷的跳下梯子,疾如雷電。

一眨眼就靠在了牆上。

他冷冽的目光掃向客廳。

平頭在客廳裏,其他兩個還在臥室。

他蹲下,步履輕盈,目光犀利的緊盯著平頭,拿出腰刀,衝過去。

平頭看到顧淩擎,來不及出聲,已經躺在地上了。

008和101立馬上去處理殘局。

顧淩擎朝著008和101比劃特定一些手語。

008和101點頭。

他們把窗簾無聲無息的取下。

客廳裏麵的視線一片光明!

狙擊手已經待命。

顧淩背部緊貼著牆壁,挪到臥室外,看向裏麵。

白雅坐在床頭,望著空氣沉思。

淡淡的,靜影沉璧,卻有種莫名的憂傷籠罩著。

這種憂傷從內而外,讓人看了,很是憐惜。

“老大,外麵怎麼還沒有動靜啊?”黃頭發的歹徒猛吸了幾口煙,暴躁的撓著頭發。

年長的歹徒陰鷙的盯著白雅那張絕美的臉孔。

他的目光飄向白雅的胸前,多了一道陰暗,“還有半小時飛機才到,想不想享受享受。”

黃頭發領悟過來,看向白雅,猥瑣道:“這女的身材長相都不是蓋的,死前也要做一個風流鬼。”

他丟掉了煙頭,朝著白雅撲過去。

顧淩擎黑眸劇縮了幾分,正預衝進去。

白雅淡定的拿起針頭,對著自己的脖子,冷聲道:“再過來,我讓你們沒有人質。”

“我看你不敢。”黃頭發一意孤行。

白雅用力,針頭進了肌膚。

顧淩擎心裏像是被什麼刺了一下,目中掠過一道銳光,殺氣騰騰,緊迫萬分……

第4章 我要她的全部

歹徒也被她嚇到了,定在了原地,有瞬間的恍惚。

白雅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容,眼中一片荒涼,“來啊,反正我死了,你們都給我陪葬。”

那是明顯的無所謂死亡,冷的,好像十二月的寒。

顧淩擎的目中深邃了幾分,定定的看著她。

“老大,我想弄死她!”黃頭發緊握著拳頭說道。

年長的歹徒站了起來。

白雅也跟著站了起來,朝著黃頭發歹徒走去。

氣氛如在弦上。

一觸即發。

年長的歹徒震驚她的勇氣,用槍指著她,“別再過來。”

白雅嗤笑一聲,很是諷刺,餘光看到了在門外的顧淩擎,微微一頓。

“我要上趟洗手間可以吧?”白雅機靈的說道。

“在這上。”年長的男人謹慎道。

“你們其實跑不掉的,窗外幾十支狙擊槍對準著你們呢。”白雅下頷瞟向窗口。

年長的歹徒一驚,立馬走到窗口,撩起一角,往外看去。

白雅趁機朝著門口跑去。

年長的歹徒意識到上當了,舉起手槍,朝著白雅的腿上開去。

顧淩擎更快一步拽過她的手臂。

她撞到了他的懷裏。

他拉她到身後。

歹徒看到顧淩擎又進來了,意識到危險,朝著顧淩擎開槍,

他摟住她的頭,訓練有素的撲倒在地上。

動作很危險。

但是她的頭枕到了他的手上,一點都不疼。

他雙腿壓在她的身側,溫熱的氣息落在她的臉上。

白雅看進他的眼中。

那裏浩瀚的就像是宇宙。

就這樣看著他,仿佛能忘記一切痛苦和困境,以及……心理深處的傷痛。

“你怎麼又來了?”白雅問出口。

突然覺得自己問的很多餘。

他們是軍人,保護人質,是他們的職責。

“你躺在這裏,貼近沙發,不要動,我會盡一切能力保證你的安全。”顧淩擎承諾道。

白雅看他就像一隻戰鬥中的獵豹,瞬間,就衝到柱子後麵。

窮途末路的歹徒拿起槍便掃射來。

白雅隻聽到砰砰砰的槍聲,在耳邊,呼嘯而過。

柱子上的石頭和外皮脫落。

顧淩擎壓根就沒有回手的餘地。

年長的歹徒拿著掃射槍靠近柱子。

白雅看了他一眼。

再這樣下去,他們都得死。

她脫下自己的鞋子,從沙發後麵丟了出去。

黃頭發的歹徒趕緊朝著沙發射擊。

“砰!”的一聲清脆的響聲。

黃頭發中槍,搖晃了一下,倒在了地上。

年長的歹徒警覺,朝著沙發跳過去。

顧淩擎冒著危險,拉白雅到了電視櫃後麵。

狹小的空間裏,兩人擠在一起。

顧淩擎朝著外麵開槍,不讓歹徒靠近。

白雅抬頭看向顧淩擎。

她沒有想到,會是這個陌生人,盡一切在保護她。

而本該保護她的丈夫,此時此刻,在另外一個溫柔鄉裏。

顧淩擎感覺到她的目光,低頭看她。

一不小心,嘴唇相碰,好像有道電流閃過。

他背脊一緊,轉過臉,和她避開一點距離。

白雅也靠到了牆壁上。

蘇桀然都未曾和她如此靠近。

她死前,親了一個帥帥的首長,不虧了。

歹徒殺紅了眼,掃射電視機。

電視機碎了。

他們暴露在敵人的視野之下。

顧淩擎沒有片刻遲疑的,他側過身,擋在白雅的麵前,把她的頭按在他的胸脯之中,用肉盾保護她的安危,徹徹底底的把她保護在他的胸懷之中。

咚!咚!咚!

她聽到他心髒強有力的跳動聲音,就像大鼓一般。

他身上獨特的麝香味道撲入她的鼻尖,很好聞,很溫馨。

從懂事起,她就沒有過這種溫暖和安心。

記憶深處,那一抹隱藏的痛楚強烈的襲擊而來,交織著蘇桀然的背叛,欺騙。

如果,人生就此結束,至少此時此刻,她有了久違的溫暖感覺——也好!

白雅閉上眼睛,眼角一抹眼淚流出去,躲在這個陌生男人的懷裏,唯一一次靜靜的哭泣。

千鈞一發之際

“砰砰!”兩聲槍響!

躲藏在暗處的008和101號在顧淩擎的指導下,順利的殲滅了敵人。

他們衝出去查看後,回到顧淩擎的身側,敬禮道:“報告首長,歹徒已經就地正法。”

顧淩擎放開白雅。

她睜開眼睛,嘴角往上揚起,“沒想到這樣還活著。”

顧淩擎不明白她的語氣,好像有些失望。

他感覺胸口有一絲涼意,俯視,看到一片潮濕,詫異的看向白雅。

白雅爬起來,一雙漂亮的大眼睨向他,清澈中有著拒人千裏之外的沉靜,仿佛一潭平靜的水麵,清冷,卻也淡定。

顧淩擎起身,擔憂的問道:“你沒事吧?”

白雅扯起向上的嘴角,“首長保護的很好,我沒事,任務完成,我先回去了。”

她轉過身。

“留下手機和姓名吧,回去後我會申報,頒發獎項給你。”顧淩擎一臉正色,就像在辦理尋常的手續。

隻是,其實這些事不用他一個首長處理。

“不用了。軍民合作,應該的。”白雅看向掛在牆上的時間,兩點多了!

“我明天還要上班,走了。”她沒有等顧淩擎的回答,走進主臥,拿起自己的急診箱。

顧淩擎站在門口,挺拔的身姿肅立在那裏,深邃的看著她。

她經過他,不再言語,打開門走出去。

房間中很安靜,仿佛她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顧淩擎再次俯視一眼胸口的濕潤,有種莫名的情緒。

“008 ,101,跟著她,確保她安全回家再回營。”他嚴肅的命令道。

“是!”008,101,快速離開。

尚中校鬆了一口氣,走進來,恭敬地在顧淩擎的麵前站立。

“報告首長,此次任務在首長的明智領導下,完滿結束,二十八名隊員已經在外麵整裝待命,請首長指示!”

“回去。”顧淩擎簡單的說道,走出門。

樓下,一輛軍用的路虎已經整裝待發。

顧淩擎身體微傾,上了後車座。

車子經過白雅。

顧淩擎下意識的看向窗外。

白雅拎著急診箱走在回醫院的路上,瘦瘦弱弱的,又有著古道俠風的灑脫。

“尚中校。”顧淩擎喊道。

“是。”尚中校立馬扭頭,聽候顧淩擎的指示!

“去查一下她的境況,我要全部。”顧淩擎麵色冷酷的下命令道,眼中流淌過深諳。

第5章 你可以滾蛋了

位於寧區半山腰的別墅裏。

幽暗的燈光,蘋果香薰的房間。

粉紅色的床上,床單褶皺。

蘇桀然坐著,半眯的著雙眸,濃黑似墨扇般的睫毛擋住黑蓮般的眼眸,看不清他眼中時而閃現的蕭殺。

紅潤的薄唇,性感的微微張開。

他就是雕刻師手中的天使,精致的外形,魅惑的性格,以及臉上永遠帶著的迷人的笑容。

蹲著的女子賣力的用口舌取悅他最薄弱的神經,發出旖旎的魅惑之聲邀請他。

“我想要。”女孩請求著。

他低頭,勾起邪魅的微笑,捏著她可人的下巴,抬起來。“想要?”

“嗯。”

“今天有點累了,改天吧。” 蘇桀然幾乎殘忍的說道,站起來,走進了浴室中。

今晚,覺得,沒什麼意思。

早早的,蘇桀然就離開這個金窩。

出了別墅,他拿起手機,給白雅打電話過去。

一聲,兩聲,三聲……

白雅都沒有接。

他邪魅的勾起嘴角,喃喃道:“會耍性子了?很好。”

他又撥去她居住在市中心公寓的電話。

一聲,兩聲,三聲。

他的耐心漸漸的在消退了。

“喂。”家裏的女傭碧池迷迷糊糊的聲音響起。

“夫人呢?”蘇桀然冷聲問道。

“是先生啊。夫人現在還沒有回來。”碧池回答道。

“今天不是她值班吧?”蘇桀然目色更冷。

“不是。”

碧池話音剛落,蘇桀然就掛上了電話。

“白雅,學會夜不歸宿了!”他加快車速,朝著醫院開去。

*

白雅回到了醫院,打開抽屜,拿出手機。

兩點三十一分有一通蘇桀然的電話。

她扯出一抹傷感的笑容,沒有回過去,放下手機。

她在抽屜裏翻出傷口貼,碘酒。

走到鏡子麵前,歪著脖子。

針眼大的地方已經結疤。

不細看,看不到。

為了安全起見,她給自己貼上了傷口貼。

坐回到椅子上。

她用棉簽沾了一些碘酒,擦拭了手上的指甲傷痕,貼上了三個傷口貼。

弄好後,她躺在辦公室的休息床上。

“哢。”門被推開。

白雅防備的坐了起來。

蘇桀然看到她在,緊繃的臉上露出平日裏迷人的笑容。

他雙手放進了口袋裏,慵懶的走到她的麵前,“今天不用你值班,怎麼不回家睡?”

白雅看向他脖子上的吻痕。

他剛辦完事!

“你怎麼來了?”她跳過他的問話,穿上鞋子,起身。

“路過!”蘇桀然閑暇的說道,看到她脖子上的傷口貼。

他俊逸的臉上勾起諷刺的笑容,“白雅,什麼時候學會了苦肉計?”

她定定的看著他雲淡風輕的樣子,

在他的臉上找不出半分內疚和羞愧的神色。

仿佛劈腿的不是他,把女人搞到生孩子的不是他。

一股腦怒從心中出發,眼神也變得尖銳了起來。

“是啊,苦肉計!但這種痛比起你劈腿來……”

“嘶!”

她還沒有說完,蘇桀然伸手扯掉了她脖子上的傷口貼。

白雅覺得脖子那塊的皮膚被拉扯的疼。

疼的發涼,直到腦際,硬生生的打斷了她要說的話。

她愣愣的站著,眼中幾分的恍惚。

蘇桀然打量她光潔的脖子,閃過反感。

“脖子上壓根沒傷,白雅,你心機琢磨的太深了,小醜演的再好終究還是小醜。”蘇桀然諷刺的說道。

她覺得心中涼涼的,連和他說話的必要都沒有了。

“你可以滾了。”白雅不客氣的說道。

蘇桀然的眼中掠過一道利光。

他握住她的下巴,把她推坐在床上,幽眸死死地盯著她冷淡的臉孔,譏諷的說道:“知道我為什麼不屑碰你嗎?”

她抿著嘴巴,不說話,睜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心裏被觸動的琴弦緊繃著,拉著的疼。

就是現在這樣。

她要把他的殘忍嗜血印在腦子裏,心才會慢慢的冷卻,直到不再疼為止!

蘇桀然看她不說話,更加的生氣,毫不掩飾對她的厭惡,“因為你孤傲的讓人討厭,做作的又讓我倒足了胃口。”

她的睫毛閃動,盈水的眼睛蒙上一層氤氳的霧氣,靜靜的盯著他,沒有哭泣,也沒有反駁。

胸口那處卻一滴一滴的在流血。

“知道,為什麼明知道你厭惡我,我還要嫁給你嗎?”白雅反問道。

蘇桀然微微一頓,擰起了眉頭,打量著她的眼眸。。

白雅揚起笑容,就像是那一朵千嬌百媚的芙蓉。

她笑起來,顛倒眾生,傾國又傾城。

蘇桀然有些癡迷在她的笑容中。

“因為,我要看著你痛苦,你和你的情人一起綁架我,我沒有證據,隻能帶著你一起毀滅。”白雅決絕的說道。

蘇桀然甩開她的臉。

“等著收我律師信,我要跟你離婚,想和我一起毀滅,不要做夢了。”蘇桀然沒有理智的說道。

他轉過身,從她的桌子上抽出紙巾,狠狠地擦著。

好像碰了什麼髒東西一樣。

把紙揉成一團,丟進了垃圾桶裏。

轉身,快速的朝著門外走去,隨手,帶上了門。

砰的一聲。

白雅看著那緊閉的門,坐在了床上,眼中有些潮濕。

她躺回床上,閉上眼睛,胸口的那抹傷痛卻蔓延開來。

曾經,她是全心全意的愛著他的。

但,她的愛,對他來說是什麼。

提出結婚的是他,背叛的也是他,離婚的又是他。

她好像一個真正的跳梁小醜,扮演著被人嘲笑鄙夷的角色。

心口疼的發緊,甚至是無法呼吸。

她蜷縮的更緊,緊摟著自己的身體,仿佛從自己身上可以吸取一點熱度,不至於讓她冰冷的死去。

終究沒有睡著,直到天空中泛出一道白色!

*

基地

顧淩擎翻看著尚中校交過來的資料,眉頭擰了起來,漆黑的眼中掠過一道內疚。

他不知道,結婚後的她,過的這樣淒慘。

她和她的丈夫是分居的,公婆關係很不好,母親進了精神病院。

她的丈夫,查出來的情人就有十六個。

基本上是兩個半月換一個女人的頻率。

顧淩擎合上資料,對尚中校命令道:“去跟那邊的院長打聲招呼,讓她升為副主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