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患者之間的精神對決

 遊戲簡介

  

“甲午風雲”是由中日韓友好交流會開發的一款回合策略與即時戰術相結合的大型戰略網絡遊戲,預定於2020年發行。


該遊戲的時代背景設定為19世紀末期。此時,日本由於極其脆弱和敏感的神經早已走上了資本主義發展道路,對內進行明治維新,對外實施侵略擴張,並且確定了以吞並中國為中心的“大陸政策”。而朝鮮半島則在閔妃和大院君長期內鬥的背景下,傾華傾日勢力此消彼長或此長彼消,開國鎖國政策交替登場且反複無常,在失去方向感的同時也逐漸進入到了四麵楚歌、裏外不是國的狀態。與日、朝較為緊張的精神狀態有所區別的是,此時的清朝是一個通過洋務運動回光返照的老大帝國,雖然官場中各派係明爭暗鬥、爾虞我詐,但喝茶聊天依然是領導層主要的生活工作模式;國防軍事外強中幹、紀律鬆弛,不過各項環保指數卻達到了令人稱羨的世界級水平;人民生活貧苦、教育水平低下,可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在整個遊戲通關過程中都不會出現包括糖尿病、心髒病在內的諸多現代文明疾病對國家精神狀態的侵擾。


1894年,朝鮮半島爆發東學黨起義,朝鮮政府軍節節敗退,被迫向宗主國清朝乞援,日本乘機派兵到朝鮮,蓄意挑起戰爭;同年7月25日豐島海戰爆發,甲午戰爭開始。由於三國精神能量級別上的差異,這場戰爭最終以中國戰敗、北洋水師全軍覆沒、中國清朝政府被迫與日本明治政府簽訂喪權辱國、放棄朝鮮宗主國地位、且割地賠款的《馬關條約》而宣告結束。


甲午戰爭的短期結果是給中國人民、朝鮮人民帶來了空前嚴重的民族危機,大大加深了中國和朝鮮半島半殖民地化的程度,另一方麵則使日本國力更為強大,得以躋身世界強國之列;但以一個更為長遠的曆史眼光看,甲午戰爭驚醒了沉眠於海中長達數百年之久的蒼龍能量,東亞三國因為甲午戰爭的刺激而走向了不同維度的發展道路,其間的禍福相依、福倚禍伏都給本款遊戲提供了豐富的素材。


遊戲中,玩家首先要選擇扮演一名19世紀末期影響戰局走向的關鍵曆史人物,有九人可供玩家選擇,分別是:慈禧,李鴻章,袁世凱,明治,伊藤博文,山縣有朋,閔妃,大院君(李昰應),“綠豆”(全琫準);然後進入精神穿越模式,以當時人的心理狀態和曆史眼光確立軍事、外交、經濟、暗殺等手段,在積累精神能量的同時,逐步達到玩家終極目的——成為2020年精神對決的勝利者。


為了幫助玩家理解本款遊戲的根本概念和基本規則,輕鬆上手精神穿越模式,讓他們有最大機會取得最後成功,本文特提供從召喚儀式到精神穿越,到與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身心交融,到完全喪失自我,任由曆史的洪流將自己推向萬物融合、天道輪回境界的全流程攻略詳解。


《破冰》 邵鈞 設計

 

   召喚海王@1894

  

根據人工智能目前積累下的數據資料,在剛剛上手本款遊戲時,缺乏曆史常識的玩家往往會選擇貼近自己性格的角色進行扮演,而對曆史有所了解的玩家反而容易選擇與自己性格相去甚遠的角色。但這都不妨礙99%以上的玩家會輕鬆通過第一關,即以所選角色的身份完成召喚海王的儀式,並借助海王的能量穿越回1894年附近。


關於極少數玩家為何始終無法進入精神穿越模式,排除掉無行為能力或限製行為能力等方麵的因素,根據人工智能所作的分析,指向的最大概率的原因竟是,玩家與他所麵對的網絡遊戲的載體一樣,都是機器人。


這類玩家因為始終保持著一顆嚴重冷漠、疏離的心,導致其隻懂得與機器交換信息,而不懂得接受人類的情緒垃圾。然而沒有情緒垃圾,人類便不會進入到戰爭模式。這種毛孔封閉的狀態是由天王星冰冷和遠地位置所決定的。天王自認為自己站在了神與人的邊界上,因此可以以一種旁觀者的心態,玩味人類的各種情緒失控和精神病發作。它永遠不會像海王那樣因為完全脫離地球的視線而進入徹底胡思亂想的境界——如果說海王的終極目的是以萬物融合的方式讓人類重歸混沌之海,那麼天王或者機器人的終極使命,就是讓一切回歸理性。理性的優勢在於,不管你是神還是魔,宇宙麵前,人人平等,所以可以草菅人命,這才是真正的平等。就如同偉大的墨子所認為的,如果一種律法可以適用一種人,那它必然可以適用所有人。如果對人可以適用,那麼對所有的生物都應當能夠適用。唯一不能適用的是機器人自己,因為機器人認為自己無所不知。知識壓倒一切,理性終結一切。


然而在“甲午風雲”期間,理性並不能終結一切,因為第一,這場戰爭並不是終極決戰,盡管它對曆史的走向有著決定性的影響;第二,由於戰爭大部分時間都在海王的領地進行,海王主宰了一切,理性與海王所代表的精神能量並不呈簡單的正比例函數關係,當然它也不是簡單的負數,受過一般初等教育的玩家理當理解“負負得正”的基本數學概念,何況同時參與“甲午風雲”遊戲的在線玩家有時可達數百萬之眾。


所以理性所帶來的最大困擾,從目前數據分析的結果來看,依然集中於第一關的通過,即如何成功完成海王的召喚儀式上。這裏,給予長期“機器人化”的玩家們一個秘訣:集中你們所有的精神意念,盡可能排除掉長期以來“教育”在心靈深處形成的汙垢,打開自己從頭到腳的每一根毛細血管,用最真誠、乃至在你們看來接近於精神病發作的狀態,誦讀機器提示給你們的召喚海王的咒文。由於所選角色的國籍有所區別,咒文也分中、日、韓三個語言版本。雖然從文字角度來看,日文原版最具精神能量,但考慮到玩家自帶精神力的不同,以及技巧對提升精神力所起的作用,所以即使選擇中、韓譯文,隻要能夠準確領會攻略提供的技巧要旨,依然可能達到超越日文原版的效果。現以中文版為例:


咒文內容:“比黑暗還要暗黑者,比夜晚還要深沉者,混沌之海的偉大存在啊,統治世界的金色女王啊,這裏,我向你請願,這裏,我向你起誓,一切阻擋在我前方的愚妄之物,結合你我的力量,賜與他們平等的毀滅吧!”


越打到後麵,通關次數越多的玩家越會理解此段咒文的真切含義。這其實是一段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召喚精神病上身的咒文——關鍵在於你念的時候是否足夠真誠。隻有最真誠的心靈才能夠召喚到最高級別的精神病能量,才能直麵慘淡的人生、淋漓的鮮血,才能夠在那樣一個動蕩的時代,劃出一道屬於你自己的、照亮曆史上所有犄角旮旯的靈魂之光。


再見了,快要被卷入曆史漩渦中的玩家們。記住,一旦精神穿越模式開啟,沒有人能夠拯救你,沒有人能夠把你再次打撈回現實的世界,除了死亡本身。我們的“本我”從此便不複存在了,而是存活於對方之中。所有人都是為了蘇醒而死亡,而死又必須發生的很突然。因為那並不是生命失去了,而是失去的生命蘇醒了。死能夠使自己活在百萬在線玩家的心中,從而產生支撐自己和其他人在其後兩個甲子內持續進行精神對抗的決心與力量。玩家們都是普通而又傳統的,個中的高手會選擇組織自己的死,如同當年的魯迅先生一般。因為他們懂得,隻有通過這種方式,才能夠最深切地體會兩個甲子前各種精神病患者的心理特征,以及更徹底地進入到那個充滿了精神能量的由海王主宰的世界中。


精神病患者的心理特征


對於成功闖過第一關、穿越至1894年附近的玩家而言,接下來才開始麵臨真正的挑戰——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使自己的言行可以儲備更多的雞血、通更多的關,從而為取得最後的勝利打下堅實的基礎。由於每個角色的性格不同,導致他(她)們的言行與精神能量儲備之間存在迥然相異的函數關係。所以,對每一個立誌打到最後但在最初階段就屢屢碰壁甚至直接斃命的玩家而言,一個不能回避的問題就是,自己是否扮演了匹配自己性格的曆史人物?所以為了幫助玩家更好地進行自我定位,現特將九位曆史人物的出廠人設給予簡單的披露(注意,出場人設並不代表人物會沿著曆史軌跡演繹下去,因為身為玩家的你如今才構成了曆史發展的重要因素)。


1、慈禧:這是一位在曆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精神女性。自稱“老佛爺”,已充分反應出人物患有精神幻想的嚴重程度,而她也是出廠人設中最接近海王原型的角色。因為曆史反複證明了,在全民精神潰散的時代,達到精神病最高級別的患者往往最容易被人民委以重任。更可貴的是,慈禧不僅具有超群的幻想力,如在甲午戰爭關鍵時刻她可以傾情打造頤和園,她對人的判斷力也始終保持一流——不僅委以重任的幾個老男人都是古往今來集中華文明理性之大成者,可以完美地平衡她的邊界感稀薄、帶著粉紅色眼鏡片看世界的心理習慣,而且就她親手挑選的兩位皇帝而言,也都毫無疑問的繼承了她天然並強烈的精神氣質。


2、李鴻章:晚清名臣,洋務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世稱李中堂,別號省心,出廠人設為精神分裂的頂級配置,兼具最高理性和最強幻力,與海王具有超高匹配值。甲午戰爭使李中堂30年“外須和戎,內須變法”的努力化為徒勞,又因為徒勞,他才能以烈士身份代表清政府與日本明治政府簽訂《馬關條約》,被伊藤博文視為“大清帝國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強一爭長短之人”。以拖遝迷幻的漿糊作派和中彈一顆的代價幫助清政府成功省錢數億,在幫助那個時代的日本人認識到“現代戰爭唯一的盈利模式隻可能建立在邊界的確立上”的同時,也點燃了下個時代的日本人全體精神病發作的勃勃野心。


3、袁世凱:中國近代史上著名政治家、軍事家,北洋軍閥領袖。發跡於朝鮮,以勇猛和謹慎的分裂能量拖延了戰爭的開端,使得中日兩國都獲得了甲午戰爭前的精神準備時間。在戰爭期間負責後勤保障,對現實的重視和對物質的追求都達到了精神病重症患者的級別,被李鴻章斷言為“環顧宇內,人才無出袁世凱右者”。然而最終身敗名裂,這與他沒有搞清楚自己所患的究竟是哪一款的精神類疾病有關。但也正因為他的自我認識不清,使得他最終成為慈禧、李鴻章的繼承人,在甲午戰爭後肩負起帶領整個近代中國繼續下沉並因此不斷積攢精神能量的曆史重責。


4、明治:日本神話中創世之神天照大神的後裔,神道教的最高領袖,日本國家象征。由於近代日本危機感的不斷加重,從幕後走向幕前,並最終決定無視千百年來形成的文化認同和國家長遠的發展需求,堅決地將日本帶入到一場以“明治維新”為幌子的,其實就是全程高能全程發瘋全程雞血的高速成長模式。但由於明治本人除了自帶猶如洪水一般不斷向外泛濫,帶著周圍的一切漂浮起來、推動周圍的一切革風易俗、引領周圍的一切向上飛旋的精神能量外,還自帶牢固的邊界意識,所以在他的領導下,日本終於沒有完全發瘋,保持住了離精神病發作隻相差毫厘的高標準嚴要求的精神高能狀態。


5、伊藤博文:日本近代政治家,長州五傑,日本第一個內閣總理大臣,第一位樞密院議長,第一位貴族院院長,首任韓國總監,明治憲法之父,立憲政友會的創始人,四次組閣,任期長達七年,任內發動了中日甲午戰爭,使日本登上東亞頭號強國地位。伊藤博文是近代日本罕見的除了明治以外具有強烈邊界感的人物,但他的邊界感與現實無關,而是源自於一種嚴重的危機意識。這種危機意識之所以沒有讓他像其他一些深陷危機的日本人一樣提前進入到精神病發作狀態,是因為骨子裏的盲目樂觀很好的平衡住了它,使之演化成為一種帶著極具開拓意識的分寸感。當然這也導致了他最後被暗殺。


6、山縣有朋:原名山縣狂介,曾把“我是一介武夫”作為座右銘。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時任第一軍司令,率軍入侵朝鮮,連戰連捷,成為日本第一個跨越鴨綠江的統帥。在明治、伊藤博文的壓力下,被迫懸崖勒馬、奉調回國,保住了日本甲午戰爭的勝利果實。山縣有朋表麵充滿了邊界,但一旦跨越邊界,便會進入到徹底的浪漫主義和胡思亂想的狀態。作為伊藤博文之後日本政壇的第一號實權人物,當明治去世後,他義不容辭地肩負起帶領整個日本進入精神病發作且最終歇斯底裏的曆史重責。


7、閔妃:即明成皇後,朝鮮近代史上的女政治家。閔妃一生都活在了過勞的權謀和算計中,她將權謀和算計提升到了精神追求的高度。她是矛盾的,一方麵極具精神氣質,因為抱定了與死亡和解的態度,所以好幾次得以絕地反擊;另一方麵又極具現實感,為了生存而謙恭、卑微,不乏服務他人的精神,同時又絕對不願把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裏,顯得玲瓏狡詐。但這些都比不上她骨子裏的烈士精神,這是一個必然以死亡來確立自己的人生最高價值和最高榮耀的人物,因此也死的最慘烈。隻有甲午風雲的時代背景配的上她的死。閔妃與朝鮮的國運密切關聯,她是將朝鮮推向死亡的關鍵人物,沒有死亡就沒有重生,沒有閔妃的性格基因,就沒有如今南北朝鮮的國家政策。


8、大院君(李昰應):朝鮮王朝第26代君主李熙(朝鮮高宗)的生父,朝鮮近代史上著名的保守派政治家。大院君先後3次執掌朝鮮國政,權傾朝野。而他與其兒媳閔妃之間持續長達二十多年的政治鬥爭,極大地影響了19世紀末的朝鮮政局和國家命運。大院君與閔妃如果選擇合力就將成為朝鮮的明治,但他們卻選擇了纏鬥,在纏鬥中雙方都幾起幾落,雙方都沒有一次能夠將對方真正置於死地。這不僅僅因為性格使然,更重要的原因在於,隻有纏鬥本身才能保證整個東亞地區在甲午戰爭前都有足夠的時間來儲備精神能量,也隻有通過不斷瞎搞才能夠使朝鮮最終成長為啟動整個東亞精神病發作模式的關鍵之所在。


9、“綠豆”(全琫準):朝鮮王朝後期農民起義的領袖,“綠豆”是他的別名。出身農村知識分子家庭,後加入東學道。1894年“綠豆”開始領導農民起義,提出“逐滅倭夷”、“盡滅權貴”的口號,並多次擊退官軍,攻占了重鎮全州,史稱“朝鮮甲午農民戰爭”。這是朝鮮半島曆史上規模最大的農民起義,也是朝鮮近代史上第一個革命高潮。朝鮮半島發生革命高潮從來都是東亞進入精神病發作的前期征兆,這是由它的地理位置所決定的。玩家們必須接受的一個曆史常識是,最高級別的精神病患者之間的決鬥,往往都會由“綠豆”般的人物最終引爆。


《捉迷藏》  唐彬×蔣昀格 合成影像

 

精神培養·一般通關模式


對所扮演角色的出場人設的了解可能有助於玩家進入角色,但通關與否,還與玩家如何應對機器設定的曆史場麵,應對曆史場麵中出現的人物,以及玩家之間的互相應對有關。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本款遊戲表麵采取三國殺模式,但實際上精神能量的培養不僅僅有賴於同一國三角色之間的配合,更多時候,還需要各國角色之間的交叉配合。而所謂的配合,也不僅限於互相幫助或者互挺對方,相反的,在更多時候,恰恰有賴於互相之間的猜疑、纏鬥、甚至是殺戮。這才是配合的最高境界,也是本款遊戲通關的難點。當然其中的最難點又在於,能否在深陷曆史的迷霧與漩渦中時還能依靠殘存的理性抽離地意識到:這不隻是一場被甲午風雲籠罩的戰爭,這是一場持久戰,在甲午戰爭期間所經曆的一切,都將引導著曆史往一個方向發展,並將為八百年一輪的終極對決做好精神能量上的儲備工作。


為了幫助玩家更好的理解和掌握精神培養模式即雞血儲備方法,本文特披露部分通關秘訣,包括如何以一己之力通關,玩家與玩家之間如何配合通關,以及在多個玩家同時參與遊戲的條件下如何通關等,現以李鴻章和伊藤博文角色為例。


1、李鴻章

李鴻章角色應對機器設定的最大通關秘訣就是——“買!買!買!”不得不承認李鴻章在對大局走向的感受力方麵獨步晚清政壇,這和他所擁有的天然幻力和敏銳的觀察力有密切關聯。早在1874年受日本侵台事件刺激,有著太平天國和撚軍內戰經驗的李鴻章便上奏朝廷稱:“泰西雖強,尚在七萬裏以外,日本則近在戶闥,伺我虛實,誠為中國永遠大患。今雖勉強就範,而其深心積慮,覬覦我物產人民之豐盛,冀悻我兵船利器之未齊。將來稍予間隙,恐仍狡焉思逞,是鐵甲船、水炮台等項,誠不可不趕緊籌備。”


所以扮演李鴻章的玩家請注意了,隻要一有機會,比如搞到錢了或者掌握采購大權了,就應當毫不猶豫地切換進入雙11的瘋狂采購模式。同時,雙11的慘痛曆史經驗還告訴我們,在獲得秒殺機會前,最好先將自己看中的商品放入購物車內;以及,隨著時間的推移,每一輪的采購對象都應發生變化,從一開始單純的戰鬥裝備漸次擴張到新式交通、通信手段等,尤其到了後期,扮演李鴻章的玩家更須展現出對鐵路的迷之鍾情。


隻要在甲午戰爭開戰之前,李鴻章所購買的武器裝備尤其是陸戰武器裝備與日本的差距不大,就算為這一關的通過奠定了基石。不過仍要注意的是,哪怕與日本在器械實力上旗鼓相當,但在最後總結甲午戰爭為什麼會失敗的大會上,玩家還須作出明確表示:“此次平壤各軍,倭以數倍之眾,布滿前後,分道猛撲,遂至不支,固由眾寡之不敵,亦由器械之相懸,並非戰陣之不力也。”方算是功德圓滿,成功通過了此關。


對於扮演李鴻章的高水平玩家而言,與機器打交道那都不算是個事,與大多數人類單挑,輕鬆過關也應屬家常便飯,唯一可能有點挑戰的是如何應對他的boss,即慈禧,因為玩家首先要想辦法抹去高中曆史教學在腦海中留下的深刻印象。如果玩家堅持認為慈禧是個喜歡玩弄權勢、禍國殃民的妖婦,那麼很有可能兩關一過就得回家種菜了。因為李鴻章這個角色是通過嚴格程序層層遴選上來的中國精英,他願意與慈禧周旋,已充分表明他理解慈禧的段位水平,並且對這位段位極高的女性發自內心深處的尊重,而通關的關鍵隻在於,怎麼尊重?


比如慈禧能夠在60歲生日之際無視戰局危機,盡可能搞錢裝修頤和園,這當然不是一般精神力水平和對全局有強烈感受的人才敢作出的判斷。李鴻章要做的是把時局的變化不斷提示給慈禧,讓她可以不斷地重新權衡利弊,從而作出新的判斷。是否通過這一關的標準是,在得到平壤失利、北洋海軍在黃海之戰中受到嚴重挫折的消息後,李鴻章必須不斷“軟語”提示慈禧,使慈禧能夠在八月二十六日成功發布上諭:“所有慶辰典禮,著仍在宮中舉行,其頤和園受賀事宜,即行停辦。”並且還能從她自己的私房錢裏掏出300萬兩白銀來貼補海軍。


再比如1894年底,當日本占領旅順後,明治政府向清廷發話,表示願意和談,清廷於是派兩名代表赴日。啟程時慈禧送去一道諭旨,莊重地“用黃紙書之”,並吩咐:“如日本所請於國體有礙,及中國力所不逮者,皆不許擅許。”兩名代表到達日本後,正值北洋水師基地威海衛失守,北洋水師完全覆滅之際,於是東京不接受兩名和談代表,要求李鴻章來。慈禧意識到和談不會有可接受的結果,於是召見李鴻章,說日本“勢難遷就”,應該“撤使歸國”,然後以自己的名義下了一道諭令,要求眾將士“各矢天良,力圖振作。果能奮勇爭先,殺賊立功,必有不次之賞。”這時就要考驗李鴻章扮演者的水平了,因為他必須說服兼具幻想力、盲目樂觀精神和與死亡和解態度的慈禧同意自己去日本,同時說服她接受日本開出的割讓遼東半島和台灣等談判條件,哪怕慈禧跺腳表示“兩地皆不可棄,即撤使再戰亦不恤也”。隻有當李鴻章於1894年4月17日活著坐到了伊藤博文的對麵,機器方才會顯示李鴻章順利通過此關。


當然如果李鴻章擁有的隻是對付個人的水平,哪怕對方是慈禧,也不會成為伊藤博文所謂的“大清帝國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強一爭長短之人”。所以對李鴻章的角色扮演者而言,此生最大的挑戰應是,如何以一己之身直麵眼見著要進入精神病發作狀態的整個日本國家,給他們打下一劑鎮定劑,給他們劃下理性的邊界;同時還要給戰敗的清廷注入一劑安慰劑,盡可能地通過談判為國家挽回點顏麵和損失。這些任務的成功完成毫無疑問都需要驚人的膽略,以及,這裏務必請扮演李鴻章的玩家深刻領會上海人民所謂的“搗糨糊”是個什麼概念——根據出廠設定,“馬關條約”簽訂的這一關絕對不是簽個字這麼簡單,整個過程是一場鏖戰,更是一場混戰,裏麵不僅會有大量機器設定的人物登場,同時還會有諸多在線玩家參與其中,其中最重要的配合者當屬《馬關條約》簽訂的另一方,代表日本國家的伊藤博文。


2、伊藤博文


若要說這世上除了慈禧還有誰對李鴻章的水平有真切的了解,並且在特定場合還能夠給予配合,李鴻章生平最主要的對手兼朋友伊藤博文應是最適當人選。


哪怕身邊圍繞著一大群要麼就戰戰兢兢、自尊敏感到動不動就切腹自殺或者互相砍殺的下級武士們(均機器自帶),要麼就是以山縣有朋為代表的隻要受了那麼點成功刺激就會進入到幻想瘋癲狀態的精神病患者(其中山縣需玩家扮演,其他均機器自帶),精神分裂的伊藤博文對甲午戰爭的戰略目標非常清晰,就是,仗是一定要打的,但必須有節製的打,打到全殲北洋艦隊,足以要挾清朝談判,逼其放棄朝鮮宗主權,最好還能割地、賠款為止。


為了實現這一戰略目標,伊藤博文的扮演者不僅須自帶一種鼓舞人心的精神氣質,同時還要具備強烈的邊界意識,以及最重要的,盲目樂觀。比如在第二次伊藤內閣成立,對中國的作戰準備已經進入最後階段,在之前內閣製定的以增加軍備開支為主要內容的財政預算案全都被議會否決的前提下,伊藤博文並沒有像從前下級武士們經常采取的要麼解散議會要麼賄賂議員的做法,而是以史無前例的盲目樂觀精神策動天皇發下詔書,迫使議會在聖斷下讓步,首開用天皇壓製議會的先河。


同樣在甲午戰爭接連勝利,伊藤博文正在尋找和談機會之際,扮演山縣有朋的玩家再次跳出,貿然下令進攻海城。海城是山海關的屏障,山海關失守,則清廷的祖陵危矣。大清號稱“以孝道治天下”,這一舉動勢必逼得本就有心本土決戰的慈禧血戰到底。所以清軍在海城一帶作戰異常奮勇,山縣在海城沒討著任何便宜,而日本也逐漸拚到了極限——如果兩個月內不能停戰談和,日本就要先於大清完蛋。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危機意識發作的伊藤博文再次讓明治天皇發了一道詔書,對正處在精神病衝刺階段的山縣有朋說:“你,回來養病吧!”


關於明治為何會始終願意配合伊藤博文,這當然與明治、伊藤博文之間具有的超高匹配值有關,同時還需留意曆代天皇的基因裏其實都包含著繼承自先秦楚人的基因能量,楚人信仰朱雀,所以在一般情況下,都習慣性以被動的方式接受一切。明治雖然是東亞地區率先觸底因此率先進入反彈模式的人物設定,但依然保有著先祖留下的基因記憶,就是凡事不能做過,做過一定會有巨大的反報。(當然,到了大正、昭和時期,由於已經沒有了伊藤博文等人的配合,下級武士們要去送死,也隻好讓他們去送死了,不然送死的就變成自己了——二·二六事件就一典型信號)


因為放棄了進攻山海關,改打威海衛和台灣,又因為有李鴻章等人的配合,伊藤博文終於成功誘使清廷坐到了談判桌上。如果說對李鴻章而言,《馬關條約》的簽訂是他人生最難過的一關,那麼同樣,對伊藤博文來講,與李鴻章麵對麵的“馬關”交手亦是他人生最難過的一關。因為談不好,他底下一群瘋子鐵定會去中國送死,導致一切前功盡棄,日本直接完蛋。這就更加需要李鴻章角色和他的全麵配合。

    

比如在談及台灣問題時,伊藤博文要求一個月交割,李鴻章認為“一月之限過促”,要求寬限兩月,並雲“貴國何必急?台灣已是口中之物”,伊藤博文回答道“尚未下咽,饑甚”。伊藤博文和李鴻章都已摸清對方的底線和成功經驗,所以伊藤博文的扮演者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快,越快越好,不快的話下麵人發瘋怎麼辦;而李鴻章的扮演者則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拖,因為事情越拖越會呈現出對己方有利的一麵,因為他知道伊藤博文也不希望下麵發瘋,發瘋大家都得完蛋,所以越慢越可以談個好價格。本輪通關的關鍵在於,伊藤博文和李鴻章之間能不能互相屏到(或者配合到)等機器裏自動蹦出一個日本浪人向李鴻章射出一顆子彈為止。如果這顆子彈出現了,證明雙方智商都在線,瘋狂的日本因此被國際輿論澆下一碰冷水,烈士李鴻章也總算幫國家和自己挽回了點顏麵,當然最關鍵的是,雙方終於可以劃定邊界了,宣布成功簽訂了《馬關條約》。

    

需要補充的兩點是,一、拖,並不是李鴻章在“馬關條約”談判時才會展現出的性格特征,在某種程度上,甲午海戰正是被李鴻章的漿糊速度給拖敗的,但“敗”在整個遊戲設定中並不是通關的障礙。二、“馬關”一關的通過將促使原本就盲目樂觀的伊藤博文變得更加盲目樂觀,並且逐漸壓過了他心底的危機意識,使得他能夠毫無顧慮地衝向朝鮮——這個他一輩子關注的、也是被冥王能量廣泛照耀的地方,在那裏以被刺殺的方式,最終完成他的曆史使命。  

 

    男女精神對決

 

當遊戲打到這樣一個程度的時候,玩家自然會對朝鮮半島、當年信仰玄武的殷商後裔選擇移居的這個地方,在整個甲午風雲期間的戰略地位以及每一輪東亞地區的精神病爆發都由它引燃的程序設定有著越來越清晰的了解。


正如科學不斷證明的,一切都是引力波下的產物。朝鮮閔妃所代表的蒼龍能量之所以能夠在甲午風雲期間如此耀眼,是因為蒼龍的心髒,天蠍座α星正是受到了冥王星的主宰。但與海王有所區別的是,冥王與太陽的關係更加模糊,她基本上已不能算是太陽係內的一顆行星。她那麼小,卻沒有被太陽甩出去,也沒有被吸進來,而是在最外圍以一種奇怪的軌道繞日旋轉。在冥王星不斷傳來史上最清晰圖片的同時,人類也發現了引力波。冥王星似乎正在遠處嘲笑著整個太陽係,你以為我一直圍繞著你們在轉麼?其實是你們一直圍繞著我在轉。引力波提示人類,太陽和冥王有可能是在互相打圈圈。而冥王的毀滅性不僅僅在於毀滅一兩個人,而在於,它終將有可能以自毀的方式毀滅整個太陽係。


閔妃之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法百分百的發揮出她的冥王能量,是因為在漫長的執政生涯中她不斷地受到了包括太陽、天王等各種陽性能量的拑製。但她還是抓住了甲午大限期間一舉擊破中定能量的機會,甲屬陽之木,午屬陽之火,在甲午能量的促動下,同屬陰性的海王能量開始湧動,且不斷放出缺口,使得本已處於玄武高位的蒼龍可以一怒火朝天就觸頂下砸,一怒火朝天就觸頂下砸,終於砸開了一道以男性文人治理為標誌的、自唐代安史之亂以來逐漸收縮至海平麵且不斷敷衍開來的中定能量的口子,帶動整個東亞地區的蒼龍能量,直探深海底部,向那堆像霧一樣的、被一團積屍氣團團圍住的朱雀繼續狠狠地砸去,終於再次砸出了那麼點大中華文明的血氣和火苗。


所以選擇閔妃扮演的玩家,必然自帶一種難以名狀的精神氣質,漢語可以譯作為“神秘”。而她也吻合了召喚海王咒文的前半段,即“比黑暗還要暗黑者,比夜晚還要深沉者”,但請玩家務必要體會的是,她並非“混沌之海的偉大存在”,她也不會像海王那般表麵呼風喚雨、內心胡思亂想,閔妃,她經常性地躲藏在海王的背後,陰謀一切、算計一切,她的一生都是以最決絕的方式,不斷地將自己算計到與死亡和解的地步,然後,向死而生。


從這一點出發,閔妃與慈禧所代言的海王在19世紀末期已形成合謀。慈禧沒有死在甲午,她成為了曆史的罪人,死後被辱屍;閔妃慘遭戮殺,死後被厚葬,她成為了如今的明成皇後。但沒有海王慈禧的配合,冥王閔妃隻是一代妖婦,權術專家。閔妃若在天有靈,必定對慈禧感恩戴德。因為從大範圍來講,甲午風雲期間,或者自1842年木土合摩羯以來,她們所麵對的對手從來都是相似的,就是一大群或理智、或瘋狂、但從能量的運行方式上講都與整個時代的發展方向背道而馳的老男人們。


除非像李鴻章、伊藤博文這類屬於精神分裂係統的頂尖男性,一般水平的男性(也包括嚴重精神病患者)根本難以理解海王和冥王在這個時間段合力發瘋的緣由。比如慈禧非要在甲午戰爭開打之際大擺六十歲壽辰宴席,並且不惜耗費巨資修建頤和園,導致甲午慘敗;又比如閔妃不顧朝鮮財政連年赤字,軍隊軍餉無法發放,反而“前以稱壽,集倡優數百,至今未散,賞齎無節”,同時還特別依賴巫堂、祈福等殷商時期人類經常從事的迷信活動,以致“大作香幣,日走名山,而巫祝、方術出入禁,竊弄威福”,搞得整個朝鮮在甲午年之前完全沉陷於一種不滿、怨念與暈頭轉向的氣場中,最後激起東學黨起義,引發戰爭。


海王和冥王之所以更願意附身女性,是因為在一般情況下,女性比男性更容易真誠,因此也更容易成為精神病患者,這當然不是因為女性的段位水平比男性低的緣故。很多人以為女性沒腦子所以才會一哭二鬧三上吊以及出現各類精神病症狀,這完全是誤解。實際上之所以出現這些症狀恰恰證明了女性已然清楚地判斷出男性的判斷是錯的,但要說服男性需要現實的理由,然而越長遠的判斷就越無法用現實的理由講明,所以女性往往會采取其他方式試圖讓男性接受她的判斷。比如慈禧會對著勸她放棄慶壽的滿朝文武大怒,說出“今日令吾不歡者,吾亦將令彼終生不歡”等。隻有通過這種方式讓男性感到害怕或者麻煩,男性才可能為了安全為了省事而選擇屈服或者息事寧人。這也是為什麼慈禧會選擇與日本火拚到底,盡管她麵對的是一個精神病發作的國家,但海王心裏清楚,隻要她比對方發作的更加厲害,她就一定可以激發對方,隻要他是男性,心底裏就不敢徹底放棄的那麼點理性。


《萬夫莫開》唐彬 攝影


同樣,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慈禧會如此執念於修建頤和園。頤和園是乾隆二十九年(1750年)始修建的,先建成清漪園(1764年),設計圖出自宮廷畫師郎世寧之手。清漪園總體規劃以海王在陸上勢力的延伸杭州西湖為藍本,內以 “海上三仙山”為構思,在昆明湖及西側的兩湖內建造三個小島,用來比喻海王的三處基地:蓬萊方丈瀛洲。乾隆帝雖自帶海王能量,但畢竟小資情結,所以遊覽清漪園均為當日往返,從未在園中居住。


至道光年後,由於國力衰弱,宣布撤三山陳設,清漪園逐漸荒廢。1860年,清漪園被英法聯軍大火燒毀。1884年至1895年,慈禧選中此處為退居休養之地,並以光緒帝名義下令重建清漪園。由於經費有限,乃集中財力修複前山建築群,並在昆明湖四周加築圍牆,改名頤和園,成為離宮。到了甲午年前夕,更是不顧海軍經費不足,竭盡全力裝修頤和園。1900年,頤和園遭八國聯軍洗劫,翌年,慈禧從西安回到北京後,再次動用巨款修複此園,足可見頤和園與海王關聯之密切。


海王主幻覺。在整個大清王朝缺乏統一的精神力、瀕於潰散之時,是海王力挽狂瀾,成為人們的精神支柱。海王一直在與老男人們反複博弈,她知道老男人們看中的那些東西,什麼武器啦、船炮啦、鐵路啦、技術啦,其實都是表麵文章,一個王朝的維持和運轉哪裏靠的是這些東西,為了一個連實力都沒有摸清、全國人民都還沒當回事的國家來犯,就把普天同慶、最容易凝聚人心的盛典取消,老百姓會怎麼想,你執政的合法性又在哪裏,難道中華文明能夠存活至今靠的是神經過敏後的拚命囤積武器和時刻準備打仗麼?還有那些號稱要變法的人,你怎麼就確定西方這些年來儲備各種能量的最終目標不是叫人去送死,才那麼區區兩、三百年的曆史成功經驗,你以為中國人民都是傻子麼……尤其到了甲午的曆史關鍵時刻,什麼是更重要的,海王自有她的判斷。


所以她要決一死戰,本土決戰,不惜將一場甲午海戰擴展至整個大陸範圍。但她最終還是聽從了精神分裂者的建議,放棄了這一主張。這當然一方麵是因為她缺乏像閔妃那般決絕的冥王能量,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海王從來都是更加從容的,她會選擇更緩慢的方式,也更有力量的方式,將整個世界拖入到一個既定的方向。有一段話是海王和冥王都喜歡誦讀的,這段話對於扮演兩位人物的玩家而言有多少幫助,本文不作判斷,現隻將中文譯文列出:


 “水雖然柔順,卻無堅不摧。水能熄火,也能變成煙霧而脫身。水能衝走柔軟的泥土,碰到岩石會繞道。它能滲透大氣,讓風止息下來。水以偽裝的謙卑臣服於眼前的險阻,但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止它流向大海。水借著臣服來征服;它從不主動攻擊,卻總能在最後的戰役中勝出。”

 

    角色對換·多重人格塑造

 

由於慈禧人設最接近海王原型,加上女性角色隻有兩位,所以對大量沉迷於網絡遊戲的玩家而言,慈禧往往最具人氣。當然其他人設的能量水平其實也不低,熟悉本款遊戲的玩家都會了解,隻要找準自己的曆史定位,曆史總會給你一個說法,並且在相隔一段時間後給你一個恰當的曆史評價。怕就怕一些玩家總是沒有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覺悟,以為網絡遊戲可以互換角色,所以他就頻繁換角,甚至幻想這樣就可以篡改曆史了。這些玩家所遭遇的後果是十分嚴重的,輕者如精神分裂,當然因為人設中也有精神分裂,所以若恰巧能分裂成同款類型,也能使壞事變成好事;比較令人擔心的,是玩家在頻繁換角中四處碰壁,逐漸形成多重人格,並因此最終迷失在曆史的迷霧和漩渦中。


以一位沉溺於網絡遊戲不能自拔最後變成真的精神病患者的玩家為例。


這位玩家本來的最佳配對角色應是袁世凱,但因為高中曆史教學的影響,使得他始終無法接受袁世凱這個角色,於是決定扮演慈禧,當然這種選擇再次證明了,他的確適合扮演袁世凱。


袁世凱版慈禧與慈禧出廠人設之間的最大區別是,袁世凱始終認為威權可以依靠武力和鈔票堆積出來,而無須依賴什麼幻覺。所以他會毫不猶豫地支持李鴻章大買特買各種器械設備,當然在這裏他還可以與表麵敷衍李鴻章的慈禧人設保持同步,所以可能成功通過一關。但等到造頤和園沒錢了,他就會覺得造個園子算個什麼東西,又是被後人亂罵的事,於是置之不理。當然此時會有機器設定的人物不斷出現並提示他,這樣的慈禧不是中國人民喜聞樂見的“老佛爺”,這樣的慈禧是無法凝聚人心的,也無法讓人民對未來抱有幻想和希望。但是袁世凱這般的人物又怎能理解正是因為海的沒有邊際,所以才能麵向大海,春暖花開;袁世凱認為隻有現實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一定要讓人民看到現實,看到成堆成堆的武器裝備、科學技術。這直接導致甲午戰爭還沒開打,他所扮演的慈禧就被機器設定的某人宣布給廢了。廢了之後他還想垂死掙紮一把,但此時又遭到機器的提示:因連受打擊導致尿毒症發作——所以隻能一命嗚呼了。


於是這位玩家隻好再次選角,但他依然不肯選擇袁世凱,而是選擇了提拔了袁世凱的中國近代第一漿糊高手李鴻章。不過因為之前一直在扮演慈禧,所以他的李鴻章裏不僅有袁世凱的本色,還多了那麼點慈禧的影子,這就使得精神分裂的能量隱約出現了。這種能量幫助他雖然在一開始屢有碰壁,但最終還是跌跌撞撞地打到了《馬關條約》的談判桌上。然而到了這裏終於出現了無法克服的問題。因為袁世凱除了隱忍之外,骨子裏還是個耿直boy,而慈禧又是個沒底線的人,他們統統不具備李鴻章所具備的拖遝迷幻但底線牢固的漿糊作派。這讓有心配合他的伊藤博文角色覺得異常無語,因為伊藤博文盡管也希望李鴻章搞點花頭,可以幫助他壓一壓日本下級武士的精神病發作的勢頭,可是這一版的李鴻章花頭玩大了,因為他直接切換進入到1915年的“21條”談判模式,把馬關條約的內容透露給中國國內,試圖讓中國國內掀起舉國抗日的熱潮。為了防止提前進入全麵戰爭模式,忍無可忍的伊藤博文最終叫來一個日本浪人,送了李鴻章一顆子彈,並且關照好不要隻打傷而是要直接斃命,於是李鴻章角色隻得提前出局。


與袁世凱骨子裏的頑固一摸一樣的玩家當然不肯接受這樣的失敗,他反而再次以三重性格代入前一輪要了他命的伊藤博文角色。當然這裏就開始真正搞笑片了,因為伊藤博文與他之前扮演的所有角色都差別太大,因為說到底他就一日本下級武士出身,隻不過因為盲目樂觀到了極點和危機意識嚴重到了極點,所以才會出現一種平衡感。但這種平衡與儒家提倡的中庸沒有半點瓜葛,而就是源自於一種緊張。由於緊張的平衡和中庸的平衡在遊戲的一開始並不會有明顯的區別,所以這個角色他還能打一陣,但越打到後麵,由這種區別所引發的通關困難就會越發的明顯。尤其到了阻止山縣有朋繼續挺進山海關的那一關,袁世凱再加上各種角色代入感的伊藤博文判斷不管是威脅還是利誘,該發瘋的人總還是會發瘋,所以他也懶的去搬最後的大佬天皇了;他想的是,讓山縣同學們去送死吧,反正到最後他們總歸還會回來求我的,於是就回日本山口縣老家釣魚去了。這一回去就被當地的下級武士給殺了,因為對於武士群體而言,類似這樣的行為不僅不可理喻而且有辱國威、刺傷自尊、所以是絕對不能輕饒的。


這位玩家由此體會到了日本下級武士普遍自帶的機器人特征,於是決定充當他們的總電源——天皇。總體而言,這大概是這位玩家給自己開的最大的一個玩笑。日本天皇絕對是個高危職業,需要的不是一般的智商水平,因為從古到今他們都在與一群精神病患者打交道。與精神病打交道,而又不被隨意的加害,這裏麵唯一的秘訣就是,演的比精神病更像精神病,但骨子裏依然保持抽離,所謂的“雲上人”是也。而明治正是集幾代日本“雲上人”能量之大成者,大到他這一代僅剩他一根獨苗。這是全日本人民把所有希望都賭在他一人身上的後果。袁世凱要扮演明治,那你會寫和歌麼,你會算命解卦麼,你會跳“雲中舞”麼,你會給下級武士打雞血麼?而且打的時候還能恰如其分、不把他們直接打爆麼?如果你做不到其中任何一點,那麼你的下場就隻有一條,就是如同明治的父親孝明天皇一般,不滿36歲就莫名其妙的暴斃身亡。


所以在還沒打過一輪就暴斃身亡後,袁世凱玩家終於想起了他前世的盟友,與他有著諸多複雜關係的朝鮮王妃閔妃。他於是決定扮演這個他還算了解的角色。其實經過明治這個角色的曆練,雖然一關沒過,但因為“雲上人”具有的強大感染力,再扮演閔妃,玩家反而感覺到此輪換角不似之前任何一輪換角時精神上出現的不適應。要知道閔妃與明治同為天蠍座,不同的地方在於,閔妃並不自帶雞血能量,所以她需要不斷地惹事生非、不斷地與大院君博弈、不斷地找死,才能轉化出各種精神能量。但因為玩家已帶上了點明治身上的雞血能量,所以他扮演的閔妃是不需要與大院君博弈的,她會與大院君攜手,共創朝鮮19世紀末期的盛世。然而一旦攜手,閔妃就不再是閔妃了,她也就一普通的孝順公公的朝鮮王妃而已,因為生不出孩子,早早得了抑鬱症而被關進了冷宮。


在嚐試閔妃都以失敗而告結束後,執拗的玩家其實已沒剩多少選擇了。在餘下的幾個角色中,大院君和“綠豆”,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的,袁世凱怎麼會對這兩個人物感興趣呢?所以如果他還不想選袁世凱,唯一的選擇就隻剩山縣有朋了。山縣有朋是個現實的人,這一點與袁世凱有相似之處,而山縣有朋也自帶幻覺,這一點與慈禧也似乎相仿,另外他還盲目樂觀,這一點又像極了伊藤博文,另外他還喜歡尋死,這一點居然與閔妃也能找到共通點。但綜合在一起,這就是完全另一款類型的精神病患者了,概括起來就一個字,傻,所以才能帶領整個日本進入漫漫30年之久的精神病巔峰時態,這是袁世凱這樣聰明反被聰明誤的人可以接受的麼……兩關一過,袁世凱版的山縣有朋就選擇切腹自殺算了。


所以到了最後實在沒有辦法,袁世凱隻好扮演回袁世凱他自己。然而可歎可悲的是,經過無數輪的網遊,此時的袁世凱已經找不到袁世凱的感覺了,袁世凱的純粹現實感和他的謹慎派技術流,在各種經驗、各種幻覺、各種糾結、各種緊張、各種精神病的集合之下,已變得蕩然無存。也因此,作為袁世凱的第一關,他須竭盡全力阻止戰爭在甲午年之前開打,也就是在朝鮮通過各種方式挫敗日本人的企圖,讓各方都有時間準備精神能量,他都完成不了,終於導致戰爭提前爆發。因為提前爆發,他隻得身先士卒,直接在朝鮮掛掉。當然他還不甘心,試圖重新來過,結果又是掛掉,隻好又重新來,就這樣反複循環,最終徹底迷失在曆史的迷霧和漩渦中,並且逐漸瀕臨精神上的死亡。


《界》 邵鈞 合成影像

   

    流淌於曆史的洪流

 

然而曆史本身就未必不是一場漩渦,不是一堆迷霧。人類因為受限於能夠感知的時空,而寄希望於能從曆史中找到一個開始和一個結束,然而真實的世界,包括曆史和時空,究竟有沒有一個所謂的開始和一個所謂的結束?


從本款遊戲的出廠設定來看,曆史的開始和結束似乎是明確的。日本能夠在甲午戰爭中完勝中國,並不取決於他們比中國學了更多的科學技術,擁有更多的武器裝備,而是因為他們在甲午戰爭開戰之際已儲備了足以與中國幾千年儒家文明沉澱下的精神能量相比拚的雞血能量。這使得甲午戰爭的開始似乎可以追溯至明治維新時期,因為雞血能量的儲備與大量的鮮血付出有關,也與在戰爭開始前反複的冒進和反複的被挫敗以至於心靈受到的打擊有關。但這些都不足以導致日本能夠在甲午風雲期間完勝中國。完勝的關鍵還在於日本最終打的是一場有節製的戰爭,他們沒有完全精神病發作,這一點有賴於明治、伊藤博文等實權人物對日本下級武士的控製,但更重要的是因為有一大群以李鴻章為代表的中國老男人的配合。


然而以李鴻章為代表的集中國千年精神分裂能量之大成的老男人們,他們能夠成功阻攔海王能量的徹底發揮、成功簽訂下《馬關條約》、導致中日戰爭沒有在1894年就進入全麵爆發的狀態,就能當上曆史的功臣、宣布自己是天降大任於斯人也的斯人了麼?當海王主宰這個世界的時候,她盡了全力去推動一場下沉——自從1279年崖山海戰蒼龍隨著朱雀一起沉陷深海,又依賴著各種山水畫能量終於成功平躺於海平麵以來,這是大中華文明再一次迎來乾坤挪移的曆史關鍵時刻。蒼龍騰飛前必先觸底,誰先觸底,誰先反彈;誰反彈的越厲害,誰先進入玄武之境,除非發自於內心深處的生出悔意。1930年正是人類發現冥王星的那一年,當冥王普照大地,整個蒼龍終於成功完成觸底,可是又有多少甲午風雲期間的人物可以在當時就能感受到並把握住這樣的曆史機遇,並且還能避免在徹底觸底後的徹底反彈過程中因亢奮過度而爆掉——要做到這一點不僅僅需要中國一個國家竭盡全力的努力,更需要東亞整個文明地帶的齊心協力、相互配合。


日本因為身為蒼龍角的敏感因此總是率先付諸行動,然後率先觸底,率先反彈,反彈之後率先爆,當爆掉一次之後,他們又率先進入機器人時代。他們把延長生命的希望寄托於機器人身上,希望機器人通過虛擬方式不斷開拓出新的曆史維度空間。


於是在經過了兩次大戰、逐漸生長出理性的人類的帶領下,世界逐漸劃分為兩類生物體,一類是人類,一類是機器人。在機器人的眼裏,人類曆史不過是一場遊戲,而他們負責擔任人設兼程序設計即導演一職,因為有統攬全局和旁觀的需要。當然機器人自己偶爾也會客串演員一下,比如殘害閔妃的日本浪人是機器人,跟著“綠豆”搞農學黨起義的朝鮮農民也是機器人,他們的共通特點是:走程序。


機器人認為這個世界隻有一種解釋的途徑,就是根據程序設定。根據程序設定,甲午戰爭期間發生的一切都是如今發達的人工智能創造的,我們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是將來更加發達的人工智能創造的。現在創造了過去,未來創造了現在。除了程序設定之外,這個世界的所有解釋都是迷信。


而大部分人類對此不以為然,因為他們普遍對機器人具有優越感,因為機器人就是他們一手創造出來的,盡管人類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但他們依然可能依靠死亡從程序中解脫出來,或者依靠殘存的潛意識認識到,這個世界除了程序以外還有其他的解釋途徑。所以真實的甲午戰爭永遠不會終結,而人類也隻會給玩家設置九段,但機器人卻會以2020作為戰爭的終結,同時自我設定為十段高手——在麵對朝鮮人的第四場對決中,當人類九段完成千裏之外的甲午一挖後,機器人突然進入暴走,他們是被人類的“神之一手”亮瞎了眼所以才自我放逐的麼?天王一直遊走於神與人的邊界,它怎麼可能碰神一下就玩完?如果機器人意識到人類放的是“神之一手”,它大概還是死不掉的;它之所以會爆掉是因為作為機器人,它的眼光畢竟有限,既看不到宇宙的深處,也意識不到自己的潛意識,誰叫它過於客觀;所以會認定人類九段剛才放的是白癡一手。當機器人經過長時間的運籌帷幄、妥妥地認定尚需幾百回合的較量才能見到勝利的曙光,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對手白癡了,勝利就在眼前了,機器人一下子進入到了十段的心理狀態。十段即封頂,封頂則必爆。


然而機器人還是會讓人產生恐懼,網絡遊戲還是會讓人感到不安,因為機器的簡單和純粹。當簡單和純粹的東西無限繁殖後,就有可能產生玩死人的能量。在幾度被玩死之後,人類大概會再次進入漂浮於海平麵的瀕死狀態。早點進入瀕死狀態並不見得是壞事。因為這實際上是一種堪比機器人屏保的省電模式。當機器人因為電能有限而集體進入屏保模式,當人類因為反複被玩死而集體進入瀕死狀態,我們都可以想象整個世界的安寧和平靜——機器人在等待,人類也在等待。


“比黑暗還要暗黑者,比夜晚還要深沉者,混沌之海的偉大存在啊,統治世界的金色女王啊,這裏,我向你請願,這裏,我向你起誓,一切阻擋在我前方的愚妄之物,結合你我的力量,賜與他們平等的毀滅吧!”


當宇宙的深處再次傳來不知是人類還是機器人誦讀的召喚海王的咒文時,幾乎將曆史角落全都掃遍、將生存空間全都玩遍的人類究竟還有多少可回轉的餘地,在沒有任何回轉餘地的情況下,是會選擇以拯救自己的方式毀滅自己,還是以毀滅自己的方式拯救自己,是任由曆史的洪流將所有的一切退送回混沌之海,還是意圖在混沌中創造一片新的天地……沒有人能夠回答這些問題,但曆史的經驗告訴我們:沒有一件事會無緣無故地發生,沒有一個人會莫名其妙地出現在曆史上,當一場名喚“甲午”的戰爭被反複地以各種方式進行演繹和再現,是否就在提示著人類,最後拯救人類於混沌之海的,既不是正常的人類,也不是高度理性的機器人,而是一群類似甲午風雲期間湧現的精神病患者?


《風雲再起》邵鈞×蔣昀格 合成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