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於無形——那些混跡於正常人中的人格障礙者

今天看了兩個令人痛心的新聞:一個是成都錦江柯基犬死亡事件;另一個是9歲男孩因丟手機被母親毆打身亡。以下兩段事件回顧,已經跟進的可以直接跳過。


第一個事件:2017年12月23日,成都姑娘小吳的柯基犬萊恩走丟。經過打聽,她得知萊恩被小區門衛撿到送給兩名男子,兩男子又輾轉送給一名女子。小吳聯係上該女子後,對方不斷以買狗糧狗窩、女兒喜歡狗為借口向她索要錢財。1月11日上午,小吳打聽到女子的家庭地址,上門討要,但對方一直不開門。小吳撥打110報警,民警到場後,女子開了門,但拒不承認家中有狗。隨後,小吳在該女子所住樓棟下發現奄奄一息的萊恩。經搶救無效,萊恩死亡,醫生推斷萊恩係高處墜落導致傷亡。目前,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龍泉驛區分局已介入調查。


第二個事件:1月5日,江蘇泰興黃橋9歲男孩明明,獨自出門玩弄丟了手機。尋找數小時無果,明明坐在雪地裏大哭。最終他還是回了家,母親得知後非常生氣。她用膠布將明明的手腳、身體捆綁起來,不讓他反抗;用木棍從傍晚6點打到深夜11點,打了歇歇了打;期間隻喂了幾口水。6日一早,明明隻穿著秋衣秋褲趴在自己房間冰涼的地板上,永遠地閉上了眼睛。鄰居們都說,明明的母親對別人客客氣氣的,但對明明卻“易燃易爆”,三天兩頭都要打孩子,下手還狠。甚至還有鄰居哭著說,可憐的明明解脫了。


大家看完這兩個新聞,無不義憤填膺,要求法律嚴懲,並呼籲網絡暴力大軍再次來襲。狗哥剛才翻了翻法條,把狗狗從樓上扔下來摔死,可能觸犯的刑法罪名是故意毀壞財物罪,但構成此罪要求毀壞財物數額較大或者有其它嚴重情節,第一個事件中的惡毒女子何興麗故意將狗狗摔死,主觀上符合故意毀財,但狗狗的身價未必達到“數額較大”(5000元以上),摔狗狗的行為也未必被認定為“情節惡劣”,因此第一個事件中的女主很有可能被治安管理處罰,被處罰之後再民事侵權賠償小吳。剛才又看了一眼微博,有人爆料何興麗騙了學生100多萬,這個信息有待查證。


第二個事件,很多朋友都認為這個母親手段殘忍,行為惡劣,把自己的孩子打死,應該是故意殺人,但以目前新聞裏的信息來看,她隻構成了虐待罪,作為孩子的母親,她主觀上是虐待孩子的心理,客觀上虐待行為導致了孩子死亡,除非有明確證據證明她打孩子就是為了殺死孩子,才能認定為故意殺人。而虐待致人死亡,最高隻能到七年有期徒刑(二年以上七年以下)。


法律處罰常常不能符合人們的期望。還好,網絡暴力像一把雙刃劍,有時會無腦的傷害到無辜的人和單位,有時卻可以對那些沒有受到應有懲罰的人窮追猛打,對這些嚴重碰觸民眾心理底線的人以震懾。在億萬網絡自媒體的聚光燈下,妄圖悄悄任性作惡而不被發現隻能是自欺欺人。大眾輿論對明顯不符合人倫道德行徑的批判越來越及時強烈,這也許就是科技進步反哺道德進步的表現。



看看第一個事件中,受害人與何興麗的微信對話,可以看出何興麗不僅是個壞人,而且是個病人,她很享受那種操縱戲弄別人的感覺,這是一種變態的支配欲,當自己將要被揭穿時歇斯底裏地將狗狗從高樓扔下,對無辜的生物沒有一絲憐憫,(狗哥對此很生氣),像一個死不認錯玉石俱焚的孩子,當意識到無法逃脫後又跑到派出所大哭一場博輕饒,這樣的人怎能教育孩子?


第二個事件的深層報道,這個家庭裏的父親常年不在家,也不給家裏補貼,背後什麼原因不得而知。可能正是因為家庭關係的殘缺,導致這位母親心境障礙,遇到生活的壓力和挫折時無法從內心化解,把自己身邊唯一可以控製的孩子當做發泄口,並將這種病態的心理宣泄方式儀式化(心理成癮),從而造成了今日的慘劇。


冷靜地分析,這兩個事件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兩個事件中的兩名女主角都有嚴重的心理問題。兩個事件都是因心理問題導致的人間悲劇,她們都早就該去看心理醫生的。隻不過,她們,包括我們,包括整個社會,對心理上產生的問題從來都不夠敏感,從來都不夠重視,對心理問題的認識,也從來都是模糊不清的。


大眾印象中,心理上得病是那些思維和知覺出現歪曲,情感變得遲鈍,精神嚴重失常的情況。實際上,大眾印象中的“瘋了”或者精神失常僅僅是心理問題的一種,那就是精神分裂症——一種嚴重的心理病理形式,患有這種病的人人格似乎解體,外在表現很明顯。但是,精神分裂症僅僅是萬千心理疾病的一種而已,還有很多較之溫和的心理疾病,比如心境障礙中的抑鬱症,比如電影中常見的分離性身份識別障礙(多重人格);還有一些更加溫和無害的,比如焦慮障礙中的社交恐懼症,比如強迫症,厭食症、等等等等。


也許,正常人和那些大腦明顯異常的精神症障礙者有很大的差別,但是,正常人和心理有問題的人之間並沒有什麼“防火牆”。如果給所有人(包括你、我、他)的心理健康程度打分,並把這些分值用類函數圖形表現。大概情況是,從心理健康到心理疾病並沒有什麼明顯的分界線,心理問題的出現與嚴重程度是量化漸進式的(圖二),並不是斷崖式的(圖一)。

 (圖一:大眾印象中的心理問題係數值與人群分布)

 (圖二:真實人群中心理問題係數連線是漸進的)


所以真相是:心理病變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它可能潛伏在你小區某個人的心中,甚至我們自己有時會因生活環境的壓力而出現心理問題,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發現不了身邊人的心理問題,當自己心理有問題時又無法正確麵對,一味地逃避。當這些小問題慢慢累積,一般的人格障礙會漸漸對心魔形成依賴,量變終究會引起質變——大部分悲劇都是由一個個被忽視的心理問題引起的。這些心理隱患就像處在潛伏期的病毒,人格障礙者就像攜帶這些病毒的患者,生活中任何一個刺激源都可能讓他們失控,心理隱患藏的越深,越能殺人於無形。


由於集體主義模式化的人際相處,我們很難發現身邊的人言行舉止有何不妥,又因為大眾意識中對“精神問題”的避諱,沒有人會承認自己心理出狀況,而且很多人認為隻有嚴重精神問題才會看心理醫生,這是對心理谘詢行業的偏見。觀念的改變尚需時日,真正的勇士敢於直麵事實,時刻關注自己和親人朋友的心理健康,學會和自己的心靈對話,出現問題及時進行心理谘詢,把負麵情緒殺死在萌芽中,這是社會文明程度提高的應有之義。



狗哥往期類似文章回顧:

為何虐童事件近期集中爆發? 細思極恐···

《東方快車謀殺案》:當法律無能為力時,誰來匡扶正義

成年人,隻不過是更熟悉社會規則的孩子

氣場不合 如何破

心理學強勢入門:這些電影跟教科書更配哦

《芻狗》 一個小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