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版掃地神僧:他是量子光學之父,卻專注掃地二十年,年過八旬終獲早該屬於他的榮譽

曆史迷聚集地,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們

問答

視頻

教育

話題

辟謠


本文來自公眾號:超級數學建模

微信號 :supermodeling


我手中的掃把

我將一直握下去


今天

超模君想問大家一個問題:

“你們喜歡搞衛生、掃地嗎?”

喜歡的話

請繼續往下看

不喜歡的話

還是要往下看


有這樣一位老頭

表示隻有拿起掃把

才能使自己清醒、平靜


他就是

量子光學之父

羅伊·格勞伯

Roy J. Glauber

抓著掃把的格勞伯


1925年

格勞伯出生於美國紐約

從小他就不喜歡足球、棒球

這些小朋友該喜歡的東西

(當然也不喜歡掃地)

他最喜歡的是自然科學

並且在物理方麵的天賦極高

12歲就已經自己動手製作了

一個跟房子差不多高的望遠鏡


14歲時還“發明”了分光鏡



1941年

16歲的格勞伯順利考入哈佛大學


受二戰影響

學校的很多教授

都要參與到與戰爭相關的秘密項目中

因此在開學之初

格勞伯憑著自己的天賦以及勤奮

很快就修完了所有著名教授的高級物理課程


第二年

格勞伯被選中

進入美國原子彈理論研究中心

成為曼哈頓計劃中年紀最小的一名成員

參與原子彈的研製


曼哈頓計劃(Manhattan Project)美國陸軍部於1942年6月開始實施利用核裂變反應來研製原子彈的計劃,該工程集中了當時西方國家(除納粹德國外)最優秀的核科學家,動員了10萬多人參加這一工程,曆時3年,耗資20億美元,於1945年7月16日成功地進行了世界上第一次核爆炸,並按計劃製造出兩顆實用的原子彈。


曼哈頓計劃結束後

格勞伯得以重返校園

進行純粹的學術研究

由於在曼哈頓計劃中

他進行了長達3年的

原子彈相關理論的數學計算研究

格勞伯表示自己對核裂變鏈式反應已經厭惡至極


於是

重新選擇了一個研究方向

就是自己從小的就很感興趣的光學


1949年

24歲的格勞伯獲得哈佛大學博士學位

並選擇留在母校繼續進行科學研究


曾有同學問格勞伯:

這算不算少年得誌?

他連連搖頭說“不”:

“有人比我還早,當時還有教授說我算笨的。”



上世紀60年代開始

激光技術飛速發展

然而

科學家們對光本身特性的描述卻頗具爭議


格勞伯認為

量子化的電磁場並不能解釋光的一切性質

大量光子的集體行為跟普通光子存在很大的區別

而為了更好地發展量子理論、探尋光的本質

格勞伯開始了艱辛的科研之旅

終於

在1963年取得突破性進展

並將研究成果論文

首次發表在《物理評論通信》上

隨後的幾篇相關論文

也在《物理評論》等雜誌上發表


格勞伯創造性地

運用量子本性來解釋光的宏觀現象

提出了光子的相幹性量子理論

瞬間引發科學界的大討論


這一理論解決了大量基礎性問題

(成功描述了光量子的運動規律

揭示了光量子的特性

以及大量光量子如何互相影響他們之間的運行方式

產生“幹涉”現象等)

奠定了量子光學的基礎

開創了量子光學這門全新的學科


後來

格勞伯被稱為“量子光學之父


毫無疑問

這是一個諾獎級別的研究成果

格勞伯也一直期盼著

自己能因此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然而

幾十年過去了

這莊嚴的領獎台上始終格勞伯的身影

他看著每一年的諾獎頒獎典禮

看著一批又一批的傑出科學家領獎

而自己逐漸白發蒼蒼

心裏隱隱作痛



終於在1995年

70歲的格勞伯終於等到了諾貝爾獎提名

不過很可惜

最後諾獎還是沒有落到格勞伯頭上



這個時候

格勞伯開始懷疑自己了

懷疑自己對量子光學的研究是不是毫無意義

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能拿諾獎了


而他對拿諾獎的執念

開始影響到他工作

他研究的時候甚至已經無法全神貫注


他還一直問助手:

“我是不是真的老了?”



這時

“伊格諾貝爾獎”(即搞笑諾獎)

邀請格勞伯作為嘉賓參加



也許那個時候

格勞伯會覺得這是天大的諷刺

但他還是參加了

並在頒獎會上與其他科學家相談甚歡


不過

當頒獎結束之後

所有人一窩蜂地離開了會場

唯獨格勞伯

靜靜地坐在那裏

還在想著自己有生之年是否可以拿到諾獎的事情

甚是煩躁


看著台上遍地的紙飛機和紙屑

格勞伯不由得拿起掃把

開始清理起來

搞笑諾獎放紙飛機的傳統


這時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抓著掃把的格勞伯一遍一遍地掃著

竟然發現自己忘掉了諾獎

忘掉了煩惱

一下子平靜了起來


他覺得自己之前對諾獎的在意

簡直是可笑至極


科學家要解決的問題是為什麼,而不是為了拿什麼獎’。

“科學研究在於你的堅持和專心。”



就這樣

格勞伯開始了他的“掃地僧”之路

一年又一年

每年的搞笑諾獎都會有格勞伯的身影


後來

格勞伯甚至已經等不及他們頒獎結束

早早地就開始清掃


終於在格勞伯成為

搞笑諾獎官方“掃帚保管員”的第11年

2005年的某天半夜

格勞伯突然接到諾獎評委會的電話

通知他去領諾貝爾物理學獎


剛開始

格勞伯還以為是自己的某位朋友作弄他

雖然格勞伯對諾貝爾獎早已釋懷

但當得知自己由於42年前

對量子光學的開創性研究成果

獲得諾貝爾獎的時候

還是有種苦盡甘來之感



這一年

格勞伯剛好80歲

已經滿頭白發

終於站上了這莊嚴的領獎台

終於獲得早該屬於自己的真正的諾貝爾獎


“他獲得諾貝爾獎,是學術界許多人都期待已久的事情。”

格勞伯站在真正的諾獎頒獎台上


而在這一年的搞笑諾獎頒獎典禮上

雖然格勞伯缺席

但是“貼心”的主辦方為了感謝老先生多年來的

基礎物理工作(掃地)的貢獻

偷工減料地多加了一頁PPT


搞笑諾獎就是這麼隨意


本以為已經獲得真諾獎的格勞伯

不會再來到搞笑諾獎

更不會來掃地


然而在第二年

格勞伯如期拿著掃把出現在搞笑諾獎台上

繼續自己的清掃工作


這隨意切換的畫風


而這次

格勞伯的一位學生表示受不了了

老師已經不是之前那位可以任人取笑的人了

於是

這位學生上台想要拿走老師手中的掃把


結果

格勞伯卻拒絕了

並語重心長地說:


“你以為諾貝爾獎的真正獲得者就不是常人,他們心靈就沒有汙垢?我手中的掃把,我將一直握下去,因為它能夠讓我清醒、執著地去做自己的事情,這是我清掃心靈的掃把,誰也不能從我手裏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