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七個月,我辭職回去讀研了


去年夏天,第一批95後從大學畢業步入職場,如今畢業已經過去七個月了,他們在職場過的怎麼樣?讓我們來聽聽屬於他們的職場故事。


1



畢業七個月,我辭職回去讀研了

姚劍是某985高校的畢業生,畢業後選擇在老家當一名公務員。


與其說「選擇」不如說是向父母「妥協」。


姚劍透露當初正是父母慫恿他報考公務員,一直勸說他畢業進事業單位。


“在他們眼裏,穩定就是基礎,公務員等事業單位就是保障。說的直白一點,就是他們不用操心了,”


姚建說道。


可姚劍在辦公室部門待的這幾個月,感覺每天過的都非常煎熬,渾渾噩噩,對現在的工作缺乏熱情。


“感覺每天就是寫材料,各種材料,小到通知、請示、文稿,大到規劃、綱要、報告。而且每天都是幹著機械的活兒,偶爾開個小會,接待下群眾,然後每天到點下班,一天就這麼過去了,感覺真的沒有學到什麼。”


姚劍抱怨道。


由於周圍全是中年領導,姚劍覺得和他們溝通比較累、認為他們的思維和認知和自己完全不一樣,說直接點還是在於「代溝」


最近感覺自己行屍走肉一樣,每天不知道自己活著幹嘛,也不知道將來會怎麼樣,迷茫、焦慮從踏入單位門的那一刻就一直伴隨著他。


他也和父母談過不喜歡現在的工作,想放棄,父母也看的出來,但還是勸他多適應適應,會習慣的。


可壓抑了好久,上周姚劍終於做出人生最重要的決定,辭掉現在的工作,準備讀研。


“讀研是因為沒有找到自己喜歡的職業,與其每天幹著不喜歡的事,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我覺得還是讀研吧,至少將來可以站在更高的層麵去理解,增強自己的係統思維能力和專業深度,也是為了再就業”


談到自己的新選擇姚劍說道。


姚劍認為自己985讀研出來,將來的提薪晉升肯定都比現在要好,趁現在還年輕,就當投資自己,至少將來自己的學曆、履曆會比現在好。


“我也不知道將來會怎麼樣,現在選擇是對還是錯,但是管他呢?既然不喜歡,就不用在勉強自己,至少現在還有機會選擇,我怕我現在不做出選擇將來一定會後悔”


姚劍解釋道。


在對未來的工作選擇時,姚劍回應道“沒想好,到時候再說吧,走一步算一步,現在還不是選擇的時候”。


或許這就是95後的性格吧,「有態度」


年輕有的是大把時光,有的是機會,有的是方向,同時有的是試錯的成本,其實路根本沒有選擇,心是羅盤,到處重重迷霧,隻能往前看。


讓我們祝福姚劍吧。



2


三個月試用期,領導說我不合適把我勸退了

李靜畢業在一家公司做新媒體運營。


每天工作就是公眾號寫寫文章、發發微博,整體想的就是怎麼增加幾個粉絲,提高閱讀量。


得益於自己寫作水平,入職3個月的時間裏也寫過閱讀量較高的文章。


公司人手不夠,李靜的壓力也比較大,每天都要寫一篇原創文章,很多時候沒有靈感完全不知道寫什麼,讓她很焦慮。


好不容易寫完稿子,李靜想趕緊發完回家,但規定文章必須給領導看過才行。


“這篇文章寫的是什麼鬼,會有人看嗎?你會看嗎?你自己都不願意看,粉絲怎麼會想看,重新再寫吧,對了文末不要忘了加我們公司的廣告。”


這樣的對話經常出現在她和領導的溝通日常裏。


李靜說她一開始對領導要求修改文章沒有意見,但是她比較反感的是明明晚上6、7點寫好的文章,發給領導審閱,領導往往8、9點才回複。


“效率太低了”,李靜抱怨道。


等領導看完了,又要重新改,等文章改好發出去,都已經晚上11點了。


被折磨了一天,好不容易回到家,還要開公眾號的留言,為了那幾個粉絲還要假裝熱情地互動,這一互動又到了12點。


等李靜洗漱完,刷會兒手機,就到1點了,不得不睡覺。


長期工作上的壓力,對領導的不滿,李靜的心態開始變得焦躁不安。


好幾次領導覺得文章還需要修改,她反駁道自己覺得沒有問題,而且此前幾次發的文章閱讀量還可以,不願意改,直接發了出去。


上周三,李靜還是照常把文章遞給領導審閱,但領導遲遲沒有答複。


李靜等的不耐煩了,原本她打算文章發完和自己閨蜜一起出去吃飯。


她覺得沒有什麼大問題就直接發了。


等和閨蜜聚餐結束後,領導給她發了條微信,讓她明天一早就去辦公室。


第二天領導找李靜談話了,把李靜最近身上的各種問題全都告訴她。


工作不認真,不聽領導意見,談話最後領導說感覺李靜不適合現在的工作,委婉的告訴她被開除了,讓她開始尋找新的崗位。


出了領導辦公室門外,李沫的眼淚忍不住的嘩嘩而下。


“明明試用期3個月即將到了,以我的能力應該馬上就可以轉正了,但是偏偏這個時候把我勸退,感覺當初他們就是想找個人替個班,幹完3個月的活就趕人走,太惡心了”


李靜委屈的說道。


李靜說自己入職的3個月,為了提高文章的閱讀量,每天文章發完就立馬轉到朋友圈,甩到各種微信群裏,甚至還要厚著臉皮求著好友幫忙轉發。


這期間好友有屏蔽她的朋友圈,在陌生群被也有群主踢出去,但李靜稱:“我也沒有辦法,領導隻看閱讀量,我為了好好表現隻得這樣了。”


在談到自己被辭退的原因後,李靜認為主要還是領導管理不善,導致自己長期積累的負麵情緒短時間發泄出來。


最近李靜的狀態一直不好,為了怕父母擔心,她都不敢把被辭退的事情告訴父母。


想到自己獨自一人在外生活,剛進職場就遇到職業生涯第一個挫折,李靜哽咽了。


職場就是這樣,公司不在乎你做了什麼,隻在乎你給公司帶來了什麼。


我的上司曾經和我說過:“隻看結果,不看過程,你的過程再完美,不好意思,隻要你的結果不完美,照樣pass”。


很多年輕人從大學畢業身份還沒轉換過來,許多事情還沒想明白,就迫不及待的想仗劍走天涯了。


覺得天下靠一把劍一壺酒就能把理想裝在心中肆意馳騁。


可等到你進入社會以後,經曆了跌跌撞撞,幾經波折,經曆了一些事情才能知道——原來這才是現實。



3


畢業七個月,掉的頭發比大學四年還多


崔靜是一名應屆女產品經理,入職七個月她覺得自己的壓力非常大。


上周五下班路過一家服裝店時,無意間發現門口鏡子裏自己的發際線越來越高,頭發日益稀疏,走近一看,腦殼也日漸發亮。


當晚回到家的崔靜徹夜未眠,她覺得這才工作幾個月,發際線就這麼高了,那以後怎麼辦?


頭發掉的比大學四年還要多,她甚至有點擔心照這樣下去還能嫁的出去嗎?


但她也明白,這七個月頭發掉的多主要還是工作帶來的。


作為一名女產品經理,天天分析需求,畫原型,熬夜寫 PRD ,已經很折磨人了。


每天還要把大量時間在和程序猿、設計濕哥哥溝(si)通(bi)上。


“哥,再給加個功能唄,哥?

“哥,這個功能很簡單的哇”

“哥,不改了!這次保證不改了,哥!”


崔靜說上麵的這些話基本每天都要和開發哥哥說個幾遍。


產品經理不好當,作為一名女產品經理就更加苦逼了,崔靜吐槽道。


為了維護好和開發哥哥的關係,她點過外賣、送過零食、取過快遞,她說她這麼做完全為了工作。


好不容易說服了設計,程序員又不幹了。終於熬到周五,下班前老板臨時又加了一個需求,無奈又得加班到深夜。 


崔靜說最忙的是新版本上線,那段時間忙的跟狗一樣,天天陪著技術加班。


終於熬到新版本上線,還要燒香祈禱不要有大問題,不然周末又得加班了。


上班躲運營,下班躲開發,崔靜調侃道。


回到家後,看著鏡子裏的發際線,更加發愁了,睡也睡不好。


崔靜說最近她都在朋友圈向好友求助如何護發。


她還透露在剛剛過去的雙十一買了好幾瓶「霸王」,以前根本不會用的東西,現在不得不用了。


在外界眼裏他們是程序猿鼓勵師,靠畫畫原型、提幾個需求就能月入五位數。


可崔靜說外人不了解肯定會有偏見,工作快五個月了,自己成長確實很快,工作也非常飽和,對自己比較滿意。


但談到自己經常熬夜、工作壓力大,加上生活作息沒有規律帶來的發際線問題,崔靜也很苦惱,同時他調侃道: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嘛”。


                                      

4


985畢業有什麼用?還不是付不起房租 


張磊是山大畢業的,畢業之後在一家金融公司工作。


公司加班多,晚上10點下班,早上11點上班也是常有的事。


工作上張磊逐漸步入正軌,可生活上從畢業到現在他一直被一件煩心事困擾。


時間回到7月,恰逢畢業季也是租房困難期。即將入職新公司的張磊為了租房操碎了心。


每天在不同的租房APP上來回切換,58、自如、房多多、豆瓣、隻要市麵上提供租房的,張磊都挨個找了遍。


又想住的離公司近,又想住的好,最關鍵還要價格低廉,明知道世上沒有這麼好的事,張磊每天還是偏執地尋找合適自己的房子。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相對不錯的單間,可一打聽房租就要3000一個月。


眼看入職日期即將來臨,費了好大勁也沒找到合適的,現在看的這個房子勉強還可以。


張磊打算自己先把這個單間租下,然後找一個室友合租平攤,這樣自己的壓力也很小。


為了自己看中的房子不被其他人租走,最後他還是向中介妥協了,可中介說還要另加1000元的中介費。


張磊不想糾纏太多,明知道中介就是坑人,可又有什麼辦法呢?還不是得向現實低頭。


租完房,張磊又開始在豆瓣租房小組離瘋狂的招室友了。


找到室友了,可更糟心的日子剛剛開始。


每天早上7點半,室友的鬧鍾會準時響起,這可讓張磊受不了了。


由於自己住的離公司近,加上加班多,張磊一般早上9點起床,可室友每天一大早的鬧鍾讓他睡意毫無。


除了鬧鍾外,室友每天洗漱、吹風機扇葉軸摩擦發出的噪聲讓他幾乎奔潰。


租房到現在四個月,張磊說他沒有一天睡好過。室友醒他就醒,室友沒醒,有時他也醒。


“我本來睡眠質量就差,加上工作壓力也比較大,因為室友,現在我整個人幾乎是奔潰的,睡眠質量不好,第二天工作也沒有狀態。”


為了這個事情,張磊和他的室友已經吵了好多次。


張磊說室友不懂得尊重別人,室友卻反駁當初是他找的合租,如果不想合租可以自己找個單間,想怎麼睡就怎麼睡,還說讓張磊多習慣習慣、理解理解。


想想自己找的房子還可以,離公司又近,張磊實在不想再搬一次家。


好不容易熬過來,一旦開始新一輪租房、搬家,又得麵臨著赤裸裸的生活。


“985畢業有什麼用?還不是付不起房租”


張磊談到自己最近現狀吐槽道。


哎,在北京沒有朋友,什麼都得靠自己,還不是沒有錢,否則何必如此遭罪呢。


他發誓,明年無論怎樣,他一定要換一個單間一個人住,至少少讓自己受一分罪,現在隻有好好工作,能忍則忍。


談到租房記得曾經有個女孩時說過:“我扛過了工作的壓力,挨過了失戀的痛苦,卻因為洗澡沒熱水蹲在地上又罵又哭。”


對於選擇北上廣的人來說,租房確實是一道難過的坎。


每天如螻蟻般地活在城市中,白天工作裏任勞任怨,飯局上談笑風生,可回到家的那一刻,才讓自己看到現實的真麵目。



5


工作三個月,我發現自己變得油膩了

劉嘉今年畢業進入一家國企單位,每天早上8點半上班,下午5點半下班,和那些選擇在互聯網、在金融行業的同學相比,他覺得自己還是比較輕鬆的。


另外單位包吃包住,有電視、廚房、冰箱,配套設施也比較齊全。


作為今年的管培生,劉嘉經常參加公司的一些業務培訓,而且還經常出差,在總部和分部之間來回穿梭。


對於工作,劉嘉覺得自己已經適應了,但就是害怕應付飯局。


這不畢業才幾個月,他就被領導拉去參加了不下10次飯局。


每次都是吐著回去,而酒桌上那些形形色色的人,令他很反感。


尤其是酒桌飯局上那些中年男性,各個看似滿腹經綸,實則垂涎欲滴,頂著啤酒肚,頭發禿頂,滿滿的一股中年油膩猥瑣男形象。


劉嘉加了領導的微信,朋友圈裏全是“中國牛逼”、“不讚不是中國人”的文章,從上到下透著一股俗氣,他很反感。


由於工作需要,入職短短幾個月,劉嘉已經參加好幾次飯局,和不同的人打過交道,自己也漸漸的「油膩」起來。


偶爾參加個飯局,陪領導接待了某些「社會成功人士」,也會發個朋友圈:


今天酒又喝多了,又見了XXX企業家,收獲很多,向他學習.......


劉嘉自己也感覺可能因為環境的問題變得油膩了。


最近他也開始焦慮了......


他害怕自己到了中年,也像麵前的領導一樣,淪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男。


少年鮮衣,則青年怒馬,至於中年,則步履滄桑。


青年未必油膩,但的確滿是人間煙火氣。



06@李明


工作快五個月,我給自己買了人生第一台Switch遊戲機。哈哈哈,很開心,終於可以用在自己掙來的錢買自己一直渴望的東西,我感覺很滿足。



07@江文


工作四個多月,雙十一給父母買了個按摩椅,最近剛剛到貨。


昨天和父母打電話,雖然電話那邊父母說自己剛畢業,沒多少錢,不要亂花錢,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們心中的喜悅。


等我將來掙得更多的錢了,一定要好好孝敬父母。


08@宛如808


畢業這幾個月,我覺得我的遊戲水平得到很大的提高哈。


從剛進公司每天中午休息的時候,陪著那些大哥哥、大姐姐打王者榮耀,到現在又換成一起玩吃雞,原本對遊戲不感冒的我迷上了哈哈哈。


而且靠遊戲來和公司同事打交道感覺輕鬆多了。





焦慮、迷茫、失落、好奇,理想與現實的對立,這種狀態在剛畢業的年輕群體中如影隨形。


明明是剛畢業風華正茂的年齡,卻又被中年危機、中年油膩刷屏。


明明是剛畢業為了理想奮鬥卻被各種第一批90後已經禿了,最後一批90後都開始養生了的文章充斥網絡。


但是越來越高的發際線,日益發亮的頭腦殼,逐漸鬆弛的啤酒肚,原本屬於中年人的符號如今也正在向新一代的職場新人轉移。


北上廣、黑中介、異地戀、發際線,該經曆的一個都躲不了。


發生在這一屆職場新人的真實故事。


原標題:畢業五個月,我辭職回去讀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