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主義的“烏托邦” ———小約翰·柯布對經濟主義的批判與反思

經濟主義的“烏托邦”

小約翰·柯布對經濟主義的批判與反思

王俊

 

摘  要

經濟主義是經濟全球化的價值核心,它對當今人類社會和自然界的影響既深刻又隱秘,而且在某種程度上關乎人類社會未來的走向和命運。經濟主義在使我們享受當下豐碩成果的同時,也讓人類的未來蒙上了一層陰影。對經濟主義編織的烏托邦進行考察和批判,能夠讓我們更深刻地認識經濟主義的本質。

關鍵詞:經濟主義;教會主義;國家主義;偶像化

[中圖分類號:B712. 6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000-7660  (2013 ) O 1 - 0012 – 04]

 

經濟全球化是當前整個世界經濟發展的整體趨勢,也是各國關注的焦點。這其中有大家熟知的原因,如經濟發展全球化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緩解各國經濟發展急需的資金以及提供廉價的勞動力市場和廣闊的全球市場等。但經濟全球化背後所體現的西方整個社會圍繞的價值核心發生轉換卻很少有人注意到。這種價值核心的轉換會給一個社會甚至整個世界帶來深遠的影響。經濟全球化的價值核心是經濟主義,經濟主義給我們帶來的好處無需多言,然而其消極後果卻少有人論及。對經濟主義及其消極影響進行深入考察,有助於更好地了解這一轉換背後的隱憂和敲響這個時代的警鍾。

一、價值核心的轉變與經濟主義的崛起

每個社會都有其所推崇的價值核心,這是整個社會得以維係的重要條件,也是社會成員得以了解自身和在社會立足的必要條件。但問題是,作為整個社會基礎的這種基本信念一旦成為人們崇拜的偶像或者說具有了某種偶像的特征,那麼它所帶來的後果可能是非常嚴重的,甚至是非常可怕的。在歐洲中世紀,基督教及其教會是西方很多國家和社會運作的根基。換言之,教會的說教構成了中世紀人們的世界觀和推動人們行動的決定性價值因素。在這種社會價值核心偶像化背景下,即使人們最初的想法是好的,行為結果也可能恰恰相反。而且導致的後果往往是產生的惡要遠遠多於所得的善。例如,西方曆史上著名的十字軍東征,雖然促成它的因素很多,但是應該承認如果沒有狂熱的基督徒抱著從異教徒手中收複聖地的信念,以及他們相信這是在行上帝的意旨的話,那麼十字軍東征也不會發生。此外,還有不公平的對待猶太人問題和懲罰那些不承認耶酥為救世主的態度和行為,以及拒絕給予婦女參與諸多社會事務的權利等。在這種價值核心偶像化的背景下,即使是道德的人也會被引導做出邪惡的事情。

之後,基督教教會因為內部的分化及其偶像化帶來的破壞性後果逐漸喪失了對社會價值和人們生活的主導權,取而代之的就是國家主義。國家主義變成了公眾生活的組織原則,而且教會很大程度上毫無批判的接受並支持了國家主義。教會還聲稱上帝會保佑他們自己的國家,即使在國家主義挑起國家間競爭和敵對的情況時也是如此。在國家主義走向偶像化的過程中,教會選擇了沉默。國家漸漸的取代教會而成了健康、教育和社會福利的提供者。同時國家也成了個體犧牲小我以成全大我的忠誠對象。然而這種爭取國民忠誠的行動也引發了不同國家之間的競爭和敵對,這為以後國家主義帶來的巨大災難埋下了伏筆。當然,國家主義取代基督教及其教會之後,大大減少了原先成為社會不穩定因素的基督教不同宗派之間的爭鬥,而且國家主義也為社會的各個部分和階層提供了某些保護措施。但是這種迷夢很快為國家主義帶來的災難性後果所摧毀,至今仍深深印在人們腦海中的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清楚的表明國家主義究竟給社會和人們的生活帶來了什麼。但遺憾的是人們似乎仍然沒有從中吸取教訓,改變的隻是他們所崇拜的對象。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國家主義為經濟主義所取代。經濟主義是與經濟全球化密切聯係的一個概念,它是從小約翰·柯布(John B. Cobb. Jr.)所講的國家主義引申而來的。兩者是不同曆史時期社會價值的核心,而且都披上了神聖的偶像化外衣。經濟主義具有這樣兩個突出特征:一是偶像化特征。當下,經濟主義已成為現代社會的新焦點和人們所追逐的新目標,它正取代國家主義而成為主導整個世界曆史的力量。正是從這種目標、實踐和價值相統一的角度上講,經濟主義具有了偶像化特征。財富變成人們虔誠崇拜的對象,成為了上帝。二是主導性和排他性,即其他一切的價值目標都必須從屬於它而不能與之並列。經濟主義就是指在一個體係中,經濟價值被視為首要的價值並由其決定國家乃至國家之間的政策,所有其他價值都要從屬於它。而且,經濟主義總要通過特定的經濟理論呈現,新自由主義經濟學(Neoliberalism Economics)就是經濟主義在當下的重要表現形式。美國著名生態神學家小約翰·柯布對經濟主義的批判也是針對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展開的。

二、經濟主義的迷夢與破滅

國家主義的崩潰並沒有導致社會價值核心偶像化的消除,它隻是為另一個新的社會價值核心所取代,那就是現時的經濟主義。經濟主義取代國家主義具有很多顯而易見的好處。這也部分地解釋了為何經濟主義可以獲得如此高的地位和如此廣泛的支持,包括基督徒在內。但是單憑這些還不足以讓所有其他的價值都服從於經濟價值。經濟價值的至上性需要體現為財富的增長能夠解決人類麵臨的眾多問題。小約翰·柯布認為,經濟主義對現代人作出的承諾如下:一是財富的增加會消滅引發階級爭鬥的貧窮問題,隻要作為整體的財富這塊餅做大了,所有的階級都會受惠。因此沒有必要從富人那裏分一杯羹來提高窮人的生活水平;二是經濟的增長可以提高就業率,並且可以把失業率控製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三是當人們習慣於市場中的行為自由時,就會反過來要求參與政治生活的自由,它可以提高人們的參政意識和推進民主進程;四是經濟增長會帶來人口觀念的轉變,因為伴隨經濟的增長,人們會傾向於要更少的孩子,這樣就沒有必要采取強製措施來控製人口增長;五是經濟增長將會解決環境日益惡化的問題,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會促使人們更多的關心環境和采取必要的措施來保護環境;六是經濟增長可以讓人們掙脫束縛去追求更多的其他價值。

然而,小約翰·柯布對經濟主義所做的上述承諾逐一做了反駁。對於經濟主義承諾要消滅貧窮,小約翰·柯布指出,現代經濟發展的巨大成功來源於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體係高效的生產和資源分配。很多國家的領導者在規勸其人民時會說這種經濟增長是解決貧窮問題的先決條件。現時所做的一些犧牲隻是暫時的,這種犧牲是為以後經濟發展做準備。但是小約翰·柯布卻對此不以為然,有這樣三個原因讓他不能相信現時的痛苦隻是暫時的,以及政治家們宣傳的造成這些痛苦的政策將會很快撫平人們的傷痛。

第一,小約翰·柯布認為,經濟增長要想消除貧窮,其前提條件是政府製定的經濟政策核心是為窮人謀福利,然而為了最大程度的促進經濟增長的政策都是以經濟發展為中心的,而不是把為窮人謀取福利作為中心,經濟增長的結果實際上是讓財富越來越集中到那些已經富有的人的手中,隻會讓富者愈富。而且小約翰·柯布指出,經濟實際上隻需要達到少量的增長就可以解決絕大部分的貧窮問題,古巴和印度的喀拉拉邦就是例證。

第二,小約翰·柯布認為,作為衡量經濟增長指標的國民生產總值(GNP)的計算方法存在很大的問題,原因是它與經濟增長實際帶來的福利之間存在著相當大的差距。眾所周知,GNP是為經濟學家和大眾普遍接受的衡量經濟成功的標準指標。GNP的計算方法有兩種,這兩種計算方法分別對應於貨幣從家庭流入商業生產領域和同樣的貨幣從商業生產領域流入家庭。前一個過程是把購買所有商品所需要的資金加起來,包括消費,投資等。後一個過程是把商業生產活動為生產所耗費的資金加起來,這部分花費的絕大部分流入了家庭,包括工資,地皮租金和貸款利息等。

但這裏存在的問題是GNP並沒有真實的反映現實的經濟狀況,它隻強調了經濟活動而沒有關心人們的福利是否得到了真正的提高。小約翰·柯布認為,同GNP一樣,目前通行的GDP的計算方法也隻是衡量了構成人們福利的某些方麵或者說是隻是衡量了經濟因素,但人們的福利實際上是由眾多層麵構成的(包括政治、環境和健康等),而不僅僅是經濟因素。誠然構成人們福利的經濟因素是非常重要的,但也不應因此而取代構成人們福利的其他方麵。這就好比把整體中的某個部分抽離出來代表整體,並認為這個部分即使從整體中抽離出來也不會有什麼改變,這顯然不是真實情況。GNP和GDP衡量的經濟指標都忽略了它們所帶來的社會代價(如環境破壞、道德墮落等),它們隻計算了經濟活動所產生的正麵效應,從而誇大了經濟增長真正帶來的福利。

而且在小約翰·柯布看來,把GNP作為衡量經濟成就的指標其不合理之處還在於:一方麵它在計算經濟增長時沒有減去經濟發展所付出的代價,例如一個國家某個時期國民生產總值增長的一部分來源於本國的木材出口,但是在GNP中並沒有把這種砍伐所帶來的樹木資源的減少(未來可供砍伐的樹木會逐漸消失),以及由此所引發的生態災難包括進去。顯然,這樣的經濟增長隻是暫時的,根本無法維持下去,而且其做法無異於“殺雞取卵”。另一方麵,GNP沒有把維護社會治安和社會公正的警察和監獄機構,法院等方麵的花費加進去。如果把所有這些經濟增長所帶來的花費從GNP計算出來的增長的國家財富中減去的話,那麼通常所謂的實際增長就不存在了。這就是說真正可供窮人分享的財富並沒有獲得增長。富人們增長的財富是以其他人越來越貧窮為代價的。因此衡量經濟發展的恰當指標應該把經濟活動的正麵效應和負麵效應綜合起來衡量,它不應該隻強調經濟活動,還應該把經濟福利和其他福利都納入到衡量的範圍之內。

第三,小約翰·柯布認為,當代經濟全球化背後還存在一個根本的錯誤觀念就是天真地認為經濟增長可以無限的持續下去。但是小約翰·柯布指出,無論是從經濟增長所需要的自然資源來看,還是從大自然所能吸收的廢物來看,這種無限製的增長都是不可能的,技術能夠提高使用的效率和減少廢物的產生,但它不能從根本上解除這些限製,如果經濟學家們還抱著這些天真的想法不放,那麼經濟增長可能根本等不到解決貧窮問題的那一天,因為在此之前它就會遇到這些致命的發展瓶頸。

對於經濟主義的其他承諾,小約翰·柯布也逐一做出了反駁。經濟主義承諾會控製失業率,小約翰·柯布的看法是,到目前為止從美國的經濟來看,整體經濟增長在這方麵的確取得了成效。然而失業率雖然受到了控製,但是工作的質量包括工資水平,工作安全防護等卻下降了,作為第一世界國家代表的美國尚且如此,第三世界的情況就更加糟糕了。小約翰·柯布認為,第三世界的傳統社會為大部分的國民提供了一些就業,但是現代化的進程削弱了這一係統從而使得失業率攀升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一旦這種情況發生,通過實現工業化來促發展似乎就成了唯一的希望,但是因為可供發展的基金是由那些對就業問題毫無興趣的人掌控的,因此當資金發生流動時,就業發生的波動就會非常劇烈,因此這類經濟發展事實上無助於失業人群。

經濟主義承諾自由市場會提升政治民主水平,小約翰·柯布認為,從某種程度上說這是能夠實現的,但是必須注意的是參與經濟活動的機構是否真正允許人們參與到與其生活以及國家相關的基本決策中來,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常常是否定的,因為全球市場的自由導致了地方經濟可能是由遠在海外的某個商業集團控製的,而市場的自由化規則使得地方政府對於經濟事務的幹預是很有限的。在小約翰·柯布看來,在一個圍繞經濟為中心而組織的社會,國民所能決定的隻是應該選舉誰來配合這種全球化的經濟發展趨勢。經濟主義承諾經濟增長會控製人口爆炸,在小約翰·柯布看來,經濟增長和人口爆炸兩者之間的確存在某種聯係,不限製人口增長,要提高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就會變得非常困難。但是小約翰·柯布指出,通過更加仔細的研究我們就會發現,實際上家庭規模的大小更多是受婦女在社會中的地位這類因素而非收入多少的影響,而且一味的追求經濟增長的政策隻會讓貧窮的那部分人更加貧窮,好的人口政策應該依賴更多的因素來限製人口增長而非隻靠經濟增長這一個因素。

經濟主義承諾經濟增長會遏製環境惡化,小約翰·柯布認為,更富裕的人們的確會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環境保護上。但是他也同時指出,環境惡化是由那些隻顧追求經濟增長的政策造成的,可能等不到大家都能來關心環境保護,環境就會惡化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了,而且環境的惡化也阻礙了人們走向富裕的道路,正確的做法是直麵處理如全球變暖這樣的環境議題,而不是等經濟發展了再騰出手來解決環境汙染等生態問題。

經濟主義還認為,經濟上足夠富裕的人們才能去追求他們所期望的其他價值,如藝術、旅遊、進修等。在小約翰·柯布看來,與經濟主義的其他主張一樣,它有其合理之處,但是如果以此來證明經濟主義的政策是合理的話,那麼就會低估其可能產生的破壞力。而且,小約翰·柯布認為,經濟主義的理論依據是古典經濟學和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理論,它把對自我價值的關心定義為通過最少的努力獲得最多的產品和服務。盡管市場的成功需要個體的誠信、團隊合作精神和勤奮,但是經濟主義的理念卻在腐蝕著這些價值,因此經濟增長會讓人們擁有更多的自由去追求這些價值的說法很具有誤導性。而且小約翰·柯布認為,問題還不止於此,因為人們大部分的價值需要從社群(human community)那裏獲得以及培養。但是追求經濟增長的政策卻在不斷的抵製傳統社群,同時圍繞經濟活動這個新的中心長起來的新社群也是如此。21實用主義和個體價值哲學強調的是個體口味,而這也是現代經濟理論建構的基礎。但是群體共享的那些價值是不可以降低到可以因個體口味而變化的層次上的,道德資本的掏空比物質資本的掏空付出的代價更大。因此,要想實現人類種類繁多的價值,社會就必須以這些價值為發展目標,多目標協同作,而不是單純的以經濟價值為主導和依靠經濟增長來解決所有的社會問題。

三、結語

現時代,經濟主義正逐步凸顯其偶像化特征,小約翰·柯布敏銳的捕捉到了這種偶像化向。經濟主義與之前的歐洲17世紀的基督教及其教會主義、19世紀至20世紀的國家主義存在著驚人的相似。這使得小約翰·柯布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經濟主義的偶像化傾向會給人類及其社會帶來不可預料的可怕後果。但是必須注意到的是,小約翰·柯布主要是從基督教神學的角度發對經濟學進行批判,這是一種全新的嚐試。在很多方麵,小約翰·柯布偏重的是從人文價值角度來看待經濟現實和經濟問題,這就使得小約翰·柯布的這種批判很難獲得經濟學家們的認同,當然也就難以達到推動經濟變革的目標。要破除這個障礙就必須深入經濟學的內部嚐試與經濟學家進行對話。筆者認為小約翰·柯布對經濟現實和問題的批判應該和經濟學內部對現代主流經濟學展開的批判結合起來,這樣做的好處是一方麵這種參與可以深入到經濟學的內部,另一方麵又可以向經濟學家展示其所忽視或者看不到的其他層麵。

 

①③④⑤⑥⑦ John B. Cobb, Jr., "Liberation Theology and the Global Economy” ,in Joerg Rieger(ed.), Liberating the Future,Minneapolis, Fortess Press, 1998,p.32; p.32; p.32;p.32;p.38; p.38.

西方經濟學中的新自由主義是指20世紀中期以來的與國家幹預主義相對立的經濟自由主義。諾姆·喬姆斯基(Noam·Chomsky)在《新自由主義和全球秩序》一書中對新自由主義作了解釋“‘新自由主義’,顧名思義,是在古典自由主義思想的基拙上建立起來的一個新的理論體係,亞當·斯密被認為是其創始人,該理論體係也稱為‘華盛頓共識’,包含了一些有關全球秩序方麵的內容……所謂華盛頓共識指的是以市場為導向的一係列理論,它們由美國政府及其控製的國際組織所製定,並由他們通過各種方式實施—在經濟脆弱的國家,這些理論經常用做嚴厲的結構調整方案。其基本原則簡單地說就是:貿易自由化、價格市場化和私有化‘’    ⑧⑨⑩Herman E.Daly and John B Cobb, Jr, For the CommonGood, Boston, Beacon Press,1994,p.63;p.39;p.40;p.40;p.40

⑪⑫⑬⑭⑮⑮⑯⑰⑱⑲⑳John B. Cobb, Jr., "LiberationTheology and the Global Economy” ,in Joerg Rieger (ed.), Liberating the Future, Minneapolis,Fortess Press, 1998,p.38; p.39; p.40; p.40; p.40.p.40;p.40; p.41; p.41;p 42;p.42.

21Herman E. Daly and John B Cobb, Jr, For the Common Good, Boston,Beacon Press,1994, pp.49一5


本文轉載自《現代哲學》2013年第1期